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爱伦坡 ...

  •   乱步焦急地寻找爱伦坡的下落,福泽谕吉不放心他,就跟着他一起找,森鸥外也派出了芥川和黑蜥蜴跟他们一起。
      
      森鸥外:好歹是自己儿子和儿媳,女儿不亲,儿子亲。
      
      兵分两路,最后他们在中原中也家附近找到了爱伦坡的踪迹,福泽谕吉到现场时中原中也正和一个人打起来。
      
      那个人一手使火,一手放水,两种异能力使用的非常融洽,浑然一体,十分绚丽、精彩,令人惊叹。
      
      这就是阳月,七金道中攻击第一,17岁的年龄,但是实力不可小觑。
      
      “没想到这个阳月这么厉害。”但是与他打的正火的中原中也也不弱,甚至隐隐占着上风,森鸥外还真是幸运。
      
      福泽谕吉每次见到中原中也都忍不住如此赞叹,中原中也现在发挥出的还不是他全部的力量,若是他能够完美的控制荒霸吐的力量,那种力量就可以称之为“神”了。
      
      “中也前辈!”
      
      芥川龙之介带着手下赶过来,一行人不好随意插手,站在下面看着。
      
      矢立肇和爱伦坡就站在房顶上,在他们与矢立肇之间隔着一层不停流动的水幕防止他们攻击,另外在他们出现后有水从四周将这个地方隔开,黑蜥蜴的人除了芥川和广津都被隔开。
      
      芥川皱眉,“这应该是水无月的能力。”
      
      “小心梦见和维。”福泽谕吉握着刀柄站在江户川乱步前面。
      
      江户川乱步的目光一直在矢立肇身边的爱伦坡身上,他一直低着头,刘海挡住他的脸,手里捧着“书”,书页随着风翻动。
      
      广津拦住水无月,两人斗了起来,芥川和中岛一起冲上前想要突破矢立肇面前的水幕将爱伦坡带出来,矢立肇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芥川和中岛敦攻击。
      
      水幕纹丝不动,芥川发现这个水幕一直不去,可有时候会变得薄弱一些。
      
      这种情况要么和他们的攻击有关要么就是和施展异能的人有关。
      
      芥川多注意了几眼水无月和广津的打斗,发现了端倪,广津和水无月可以算是旗鼓相当,虽然水无月的异能很厉害,可毕竟年轻,跟广津这个老辣姜比还差的多。
      
      经验很好的弥补了他年龄大的问题,水无月一个不是攻击系的异能,一个异能使用在多处,就这样被牵制住。
      
      芥川心想,真不愧是那里面逃出来的,经验不足,但异能的控制确实很厉害。
      
      芥川使用暗号传递给广津信号,让他尽可能的控制住水无月,他找时机突破。
      
      他再通过眼神与中岛交流,一切都很好的避开了矢立肇,他和中岛敦之间的默契不是旁人能理解的,与广津交流用的也是港黑特殊的传递方式,就是躲在暗处的两个人防备也不会发现。
      
      福泽谕吉没有动作,只是牢牢的护在江户川乱步前面警惕着四周,这里面出了能力比较特殊的矢立肇,他都有一击之力,可是那个矢立肇到现在也没看见他的子兽。
      
      江户川乱步脑子转的飞快,他的眼睛一直看着爱伦坡,分析着他的情况。
      
      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眼都没往这边看,看来是真被控制住了,那应该怎么解除控制。
      
      维的异能是通过与人体的接触或者间接接触施展的,上次就是通过谷崎润一郎抱过的那个假人,通过假人给谷崎施展控制,最后再通过谷崎控制谷崎直美,这种可以潜藏的控制方式,要解决必须一举清除。
      
      广津用“落椿”弹开逼上来的水无月,这个水无月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怎么跟银一样,打起来跟不要命一样,明明是远攻非要近战。
      
      广津躲过水弹翻到一边,“嘶”的一声扶住自己的腰。
      
      “哎呀,老头子了,腰不行了。”
      
      水无月笑的温和,“那就快点结束吧。”
      
      “是啊。”广津站起身,“那就快点结束吧。”
      
      水无月快速的攻过来,广津猛地往下一弯腰,下蹲成马步,右手准确的抓住水无月正在施展异能的手腕一扭,“啊。”水无月发出一声痛呼,广津将她的手扭到背后,推着她紧紧的靠在墙上。
      
      水无月扭过头,“你!”
      
      广津将左手放在她的后背上,“小姑娘,小小年纪,别这么不要命。”
      
      说着他发挥出“落椿”的全部力量,水无月一下子陷到水泥墙里,强大的斥力冲击让她晕了过去。
      
      芥川那边也趁机一下子攻破水幕与矢立肇打起来,周围的水全部落下,湿了一地,外面黑蜥蜴倒了一地,福泽谕吉带着江户川乱步跳到一旁的屋顶上。
      
      见芥川那边成功了,广津靠在旁边的墙上点燃一根烟,又是体术又是异能的,他现在是一点力气都没了。还好是个小姑娘,要是来个有经验的,恐怕就要交代在这了。
      
      矢立肇非常厉害,他的左手隐隐闪着红光,敏捷的躲过芥川和中岛敦的攻击,拎着爱伦坡的衣领将人扔了出去。
      
      隐藏许久的维和奉先接住了人,爱伦坡昏迷着。
      
      “代号为“时”的奉先。”江户川紧紧盯着他怀里的爱伦坡,奉先歪头看着江户川乱步恶意的笑了笑,他看了看自己怀里的爱伦坡,“你很在意他。”
      
      “我原本还以为是梦见。”
      
      维在房顶上坐下来,“看来你们都得到我们的情报了,梦见他不适合打斗,我也觉得很麻烦,每次都要人保护。”
      
      乱步从福泽谕吉身后走出来,“坡是怎么回事,你们要利用他做什么?”
      
      “不知道。”维用手撑着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生气的乱步,“生气了?但是你再怎么生气,我也不知道,矢立肇那家伙的想法我们没人知道,反正我只是没地方去跟着他而已,不知道这些也没什么吧?”
      
      奉先抱着爱伦坡笔直的站在一边也不坐下,好像一切都与他没关系。
      
      维无聊的看着奉先,这个人明明是一个有着精神分裂的精分,结果现在倒看起来正正经经的。
      
      “把他还给我。”
      
      “我还给你也没意思,矢立肇达到目的前不会让他离开的,还给你,你们侦探社现在还有谁能打?”
      
      福泽谕吉抽出刀,维赶紧摆摆手,“别别别,我可打不过你。”
      
      维拉着奉先就消失了,江户川乱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简直要气炸了。
      
      矢立肇游刃有余的抵挡着芥川和中岛敦的联合攻击,他的子兽在他周围时而显现挡住袭向他的攻击。
      
      中原中也那边和阳月的打斗也快有了结局,阳月的体术和中原中也相比差远了,中原中也可是港黑体术第一,而且中原中也是重力操纵使,对于阳月来说被中原中也引到空中战斗很毫力。
      
      看准时机矢立肇将手里的东西抛了出去,那是爱伦坡的“书”,刚刚带着爱伦坡时他偷偷留下的。
      
      那“书”直直向中也飞去,挡在阳月和中原中也中间,“书”突然翻开发出强烈的光芒,中也感到有股陌生而又熟悉的拉力将自己往里面拉,中也无法反抗。
      
      慢慢的中原中也身上跟着发出光芒,光芒愈亮,中原中也整个人忽的一下被吸了进去,“书”又飞回了突然出现的爱伦坡手中,爱伦坡手中的书飞快的合上,然后他的脚下出现一个五芒星的法阵,有蓝色锁链飞出缠绕在书本上,来来回回缠了好几圈,最后“铛”的一声,锁链断开,一切都消失了,只有被缠绕的书掉回到爱伦坡的手中。
      
      “晴明桔梗印。”芥川皱着眉头,怎么会是这个印。
      
      “芥川,你说什么?”中岛好奇的问。
      
      “不,没什么。”
      
      奉先出现在墙边带走水无月,广津一阵惊骇,他一点都没察觉到有人接近,这就是时空间的异能吗?
      
      矢立肇五个人带着昏迷的水无月站在一起,他抬起水无月的脑袋,满脸是血,“啧啧啧,没想到居然这么不怜香惜玉,水无月醒来又要扔东西了。”
      
      维吐槽,“她有什么时候不生气的。”
      
      “也对”矢立肇放下手,“那么,我们,下次再见。”
      
      空间一阵扭曲,屋顶上的矢立肇一行人离开了。
      
      广津带着醒来的黑蜥蜴众人走到芥川身边,“芥川先生?”
      
      芥川低下一直仰着的头,“先回去吧,我们先把这件事汇报给首领。”
      
      “那么福泽先生,我们先离开了。”自从知道福泽谕吉和森鸥外在一起后,每次见面或者离开,芥川总是会打声招呼,意外的福泽谕吉好像因此对芥川的印象改善了一些。
      
      福泽谕吉点点头,“恩。”
      
      “乱步,我们也先回去吧。”
      
      江户川乱步低着头,“社长,我想要找一个人。”
      
      “谁?”
      
      乱步抬起头,“菊池宽。”
      
      福泽谕吉问,“你确定要找他?”
      
      “确定。”乱步转身往回走,福泽谕吉跟上他,“菊池宽一向知道的很多,而且他很厉害不是吗?”
      
      福泽谕吉只好应下,他不太想跟菊池宽打交道,菊池宽那人虽然做事直接但心思深沉,人又嫌麻烦,很多时候就扯皮了,他实在应付不来,森鸥外跟他相处良好。
      
      “那你知道他在哪?”
      
      乱步回头一笑,“他现在在池袋。”
      
      “池袋?他不在老家带着跑池袋做什么?”菊池宽是个很爱家的人,认识的人很多,但是很少离开香木,一般有什么事都是珍珠夫人处理的。
      
      “他最近在旅游,上次还给我寄了一包北海道特产。”
      
      “他居然会旅游?我怎么不知道。”说起来还是他和菊池宽认识的久,他和乱步只见过两次,为什么乱步会知道他旅游。
      
      “因为那时候你跟森鸥外一起去泡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和安娜不一样,七金道里面的人全都是神经病,偏偏年纪还小,异能不受控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