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中原中也的神学》万年竹叶青 ^第62章^ 最新更新:2019-12-03 16:15: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2、突袭 ...

  •   “青地”集团的攻击很快就到来了。
      
      可能是之前挑衅港黑的成功让他产生了错觉,觉得港黑不堪一击,他们率先动作的是侦探社。
      
      侦探社在一个晚上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攻击,“青地”借谷崎直美对侦探社的三个主力下了手。
      
      太宰治、国木田、中岛敦陷入不明原因的昏迷,谷崎润一郎和谷崎直美失踪,侦探社失了战斗力。
      
      一切发生的悄无声息,那天晚上太宰治因为要加班留宿侦探社,中也第二天去看他发现躺尸的三人组,与谢野在给他们检查。
      
      与谢野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三人的身体情况,没有什么损伤,一切正常,除了昏迷不醒。
      
      她站起身收好医药箱,“没受伤,看样子应该会谷崎上次一样的情况,但是谷崎和直美联系不上。”
      
      宫泽贤治担忧的问:“谷崎前辈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吧?”
      
      “既然是失踪那就没事。”乱步从社长办公室走出来,“我已经联系社长了,社长说他马上就到。”
      
      “乱步先生。”
      
      “乱步先生有什么线索吗?”与谢野和宫泽贤治看着江户川乱步,中也也看着他,乱步扶了扶自己的帽子,“应该喝上次的事件有关,药是直美小姐下的,对方通过谷崎控制了直美小姐。”
      
      “上次水无月背后还有个人跟他一起行动。”
      
      “这样啊,那这种睡着的我记得是那个叫维的异能。”宫泽贤治看着乱步,乱步点头,“就是维。”
      
      矢立肇、阳月、水无月、梦见、维、奉先这六个人是他们筛选出来,和“青地”合作的人。
      
      这六个人里矢立肇是组织起他们的人,水无月是水系异能者,精通结界之术;阳月是水火两系异能力者,在七金道里这个人的攻击力是最强的,能够自由的运用两种对立的异能;梦见可以操控植物以及读取人的记忆;维是操控系,可以操控人为他所用连带着可是施展幻境。
      
      最后是一个代号为“时”,七金道编号A3的时空间异能者,根据情报可是瞬移、隔离空间之类的异能,以为时空间异能出现的比较少,所以级别高,但是情报少。
      
      七金道里关着的最低都是两种能力又不稳定的异能力者,同时他们的心理存在着很大问题,被黄金之王关起来并研究他们的能力。
      
      矢立肇是上次对青之王势力动手才会被关进去,只知道异能力好像很强大,具体的没来得及研究。
      
      “他们是精神操控了谷崎,然后借着谷崎操控直美小姐,让直美小姐给他们三个下药。”江户川乱步拿起谷崎直美的书包,在外皮上还沾着些白色粉末,“这些粉末是特质的迷药,毕竟太宰治曾经是黑手党干部,如果不特殊点放不到他。”
      
      “中岛和国木田就算了,太宰治绝对在他们计划之内,等他们昏迷后好控制他们,还真是环环相扣。”他们找出人的时候谷崎的事已经发生,他们放松警惕,自然不会想到已经安排好了。
      
      “可是他们直接对社长出手不就行了?社长虽然厉害,但是利用我们这些社员的话,社长也没办法吧。”
      
      “那就是他们这个计划要快速,社长不是他们可以轻松拿下的,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个老狐狸。”他们可能会在路上出手,希望没事,要不然就没战斗力了,镜花又不在。
      
      中也走到沙发上躺着的太宰身边坐下,反正森鸥外肯定也会来的,这次的对手有读取记忆的,要知道太宰脑子里的东西有很多不能让人知晓。
      
      “中原先生不回去港黑吗?”
      
      中也打了个哈欠,“不用。”
      
      他昨天下班的时候森鸥外早就走了,多半是去找了福泽谕吉,若不出意外,这两人会一起过来。
      
      从中午等到太阳下山,连乱步都忍不住急躁起来,在太阳的最后一丝光辉消失后,侦探社的门被打开了,福泽谕吉和森鸥外到了。
      
      两人看起来整整齐齐的,并没有发生打斗的样子,但是他们都知道并不是这样。
      
      中原站起来向森鸥外行礼,“boss”
      
      森鸥外毫不意外中也的出现,今天中也在港黑没有工作,而且太宰出事他肯定在。
      
      “中也君,怎么样?”
      
      今天我到这里时太宰他们三个就昏迷了,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有没有人进入他们脑中就不清楚了。
      
      森鸥外环视一周,“镜花不在吗?”
      
      福泽谕吉说:“昨天有个任务去了异能特务课汇报,要后天才能回来。”
      
      泉镜花是留得后手,她很聪明又经过港黑训练,再加上夜叉白雪,她不出事,侦探社还有一份武力。
      
      至于国木田,自从知道那几个异能者的能力之后福泽谕吉就有这个打算。
      
      不出意外国木田就是下一任社长,可他还有些东西没有放下,若趁此能让他想通也是一件好事,反正他们会保证人身安全,至于能不能出来,他选择给予他看中的后辈信任。
      
      看透自己内心之后的国木田应该会被打磨的更加出色,这样他才能更放心的把侦探社交给他。
      
      至于太宰治和中岛敦,一个简单直白的不用担心,一个心黑的不需要担心,有中原中也在,他好不容易追到的人才不会甘心放手。
      
      而且太宰治的智慧所有人都知道,每回遇到危险,敌人都会先想办法制住太宰治,他们已经习惯了,与其想办法避开,还不如顺其自然。
      
      森鸥外拉着福泽谕吉走近沙发,他靠着沙发背,突然伸手捏了捏太宰的脸颊,“手感没小时候好了,不像乱步,和以前感觉差不多呢。”
      
      森鸥外对江户川乱步笑了笑,江户川乱步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种被捏的火辣辣的感觉好像又回来了,他不再说话,与谢野沉默不语。
      
      福泽谕吉将人拉起来,“我们在来这里的路上遇到了袭击,出现的是维,但是梦见应该也藏在周围,两个人合力在脑中编织梦境,那些场景可能很真也可能很假,而且出来的方式不确定,完全取决于自己的看法,某种程度上确实很难破解。”森鸥外和福泽谕吉看到的是对方,他们与彼此的纠缠太长了,长的不能忘记。
      
      他们出现在了同一个梦境里,用的并不是自己真正的身体,他们更像是有一部分意识在梦境里自己的身上。
      
      那是异能频发那几年他们相处的日子,不得不说还挺怀念的,他们互相怀疑,他们针锋相对,他们彼此暧昧。
      
      那些的不满、找茬,在现在两人眼中都有了调情的意味,他们在各自的身体里看的很爽,顺便记记对方的黑历史。
      
      身为一个医生,森鸥外确实不靠谱,也有人来找他麻烦,总之各种各样的人加起来他也是吃了不少苦头,最后还是夏目漱石看不过去,让福泽谕吉过来保护他。
      
      就此他们两人相处了一段不是很愉快的日子,不过现在想起来还是很不愉快啊。
      
      森鸥外和福泽谕吉吐槽,森鸥外现在都觉得以前的福泽谕吉闷骚,福泽谕吉觉得森鸥外太过放飞自我,可能这就是隔着万重山谈恋爱吧。
      
      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会沉迷过去的人,那只是假象,他们觉得现在的养老生活挺不错的不用变了。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如何出去,里面的日子不停的前进,编织梦境的异能力者也很强,他们没找到什么突破点,直到一个时间点的出现,他们忍不住了,那就是两人告白的时候。
      
      告白的时候,原本是森鸥外打算来一场浪漫而又血腥的告白,可没想到先说出口的却是福泽谕吉,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真不浪漫!
      
      也就森鸥外是个奇葩接受了他的告白,两人又继续相爱相杀着,恋人关系一点都不妨碍他们互捅刀子,死不了就行。
      
      接下来的事就假爆了,他们当时的□□总是伴随着粗暴,温柔什么的,很少的,就连福泽谕吉这个银狼仿佛都被它勾出男人的本性,浑身上下都是掠夺者的气息。
      
      果然小屁孩,毛还没张齐。
      
      森鸥外叹口气,“还是太年轻了。”
      
      福泽谕吉:“啊。”
      
      森鸥外看不下去了,直接给那个福泽谕吉一手术刀,福泽谕吉那边同样也是一刀砍,下手毫不犹豫,没想到这一刀下去,两个人就都醒了过来。
      
      他们两个都是狠的下心的人,坚持自己的看法,这种出来的方式挺适合他们的。
      
      但是出来后他们还是有些惊讶,虽然在梦境中他们知道时间流速不对,但是和别的类似的异能不同,别的大多时差都在一个小时内,但是他们出来后已经下午了。
      
      他们先是跟着对方留下的踪迹追查过去,目的地是“青地”的一个废弃仓库,维他们在那里待了一会就离开了。
      
      “我们没有发现什么就回来了。”
      
      福泽谕吉继续解释,“本来我们打算先联系你们的,但是打斗的时候我们的手机摔坏了,这才没有联系。”
      
      “对了。”森鸥外想起什么看着江户川乱步,江户川乱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森鸥外的话打破了他的冷静,“我当时好像看见爱伦坡了。”
      
      江户川眼睛陡然增大,咬着下嘴唇,森鸥外说出口那就十有八九是真的。
      
      坡他今天早上有事出去了,因为侦探社发生的事,为了安顿剩下的普通社员看着太宰治他们,他还没来得及联系坡,结果坡被他们抓住了吗?
      
      可是坡最多只是个外编人员,社员家属,管他什么事?居然把坡牵连进来,那群人绝对不可原谅!
      
      江户川乱步让自己冷静下来,“坡失去意识了吗?”
      
      福泽谕吉也看着森鸥外,他没有发现爱伦坡的踪影,森鸥外好像在回忆,“我也不确定,我们打起来的时候,因为跳起来的缘故,我好像在不远处的街角暗处看见了他,并不确定有没有受控制。”
      
      “但是我见他手里有拿着“书”,多半和谷崎他们相同,看起来没有受伤。”
      
      那就好,江户川乱步松了一口气,福泽谕吉也看不过去他这么紧张,拍了拍他的脑袋,“坡那么聪明,他们应该是想利用他的头脑来与我们作对,这时候就要靠你了。”
      
      江户川冷静下来,福泽谕吉吩咐,“那么我们就先把这三个人带到秘密基地吧,宫泽联系镜花让她尽快赶回来。”
      
      “没问题,社长。”宫泽贤治笑的一脸天然。
      
      森鸥外站起身,“那我就不打扰了,等我有线索了我再联系你。”
      
      “另外中也君就留下来帮忙护送吧,记得联系红叶君。”
      
      森鸥外看着他忠心的干部,中原中也能力强又忠心,为此拒绝军方的请求也不亏。
      
      “是,boss。”
      
      森鸥外独自一人回港黑,他还有事要安排。
      
      森鸥外与白银之王是在灰之王被选出来时认识的,学院岛的事他也知道,为了不让自己误会黄金之王要做什么,他还特意与自己谈过话。
      
      他们这次的目的是中原中也,但是他们已经跟自己做过保证,港黑和中原中也绝对不会有事,白银之王的保证还是可靠的。
      
      而且事情结束后,黄金之王控制了军方,还会给他很大的利益,百利而无一害。
      
      得到保证他就不会干预,但是中原中也对于他们的计划知道多少呢?他到底知道哪些他不知道的东西?
      
      森鸥外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什么该去问什么不该去问,起码这件事是他现在不应该知道的,可是他很好奇。
      
      他和白银之王关系很好,他认识阿道夫威兹曼的时候,黄金之王还在与威兹曼纠缠不清了,那么大人了,还是不敢把威兹曼留下来,他没少在福泽谕吉面前嘲笑黄金之王。
      
      他比白银之王小上许多,但意外的相处不错,福泽谕吉对于白银之王的评价也很好,因此对森鸥外的嘲笑他选择默认。
      
      正因为和黄金之王认识,要不然当初的龙头战争也不好过,也因此军方才会产生忌惮,所以才会有了织田作之助的事。
      
      白银之王将自己流放到天上已经几十年了,自己也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看到他,没想到他这次会下来,而且现在还有两位很可爱的同伴。
      
      黄金之王也因为学院岛的事恢复到二战时的状态,这两个老头子还真是越活越年轻,他和福泽谕吉看起来都比他们大了。
      
      学院岛之后,听黄金之王说伏见宫的后裔也已经加入了政权的夺取,又是一阵大变动,真是腥风血雨啊,森鸥外假惺惺的感叹。
      
      现在发生的事,不如交给芥川处理吧,顺便也锻炼一下。
      
      上次与夏目老师见面,夏目老师对芥川的评价挺不错的,很少见他这么夸人。
      
      A最近很不安分,现在他没空处理,让他发挥一下余热,等事情结束了,干部就该换人了。
      
      只是有时间找芥川谈谈的好了,他到底是怎么认识老师的?总感觉夏目老师提起芥川的表情很……
      
      奇怪?

  • 作者有话要说:  原本想写二战森鸥外的但是时间线不允许,以k时间线为主调动。
    国家政权三方势力,黄金之王、伏见宫、军方。
    军方势力弱总爱偷偷搞事,但却是黄金之王与伏见宫的平衡点。
    双首领是既闪瞎人眼又相爱相杀,现在常私下见面但也互相嫌弃。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