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东边亮起微光时,希德打了个喷嚏。栖在他肩头的元素荧火似乎被唬了一跳,蹦出三尺高,又颤颤巍巍地飞回来。
      卡尼亚斯睡眠很浅,立刻清醒过来。
      他看到揉着鼻子的圣子仍维持着昨天的团子坐呆在原地,略有诧异。
      
      希德看他一眼,收回目光。
      看什么。
      没见过认床的熊吗?
      
      两人整理好行囊,便朝着卡尼亚斯所画路径前进。
      熊远远跟在青年的身后。
      希德不喜欢和别人身体接触,尤其是讨厌的人。呆在艾伯特肩上,是因为切尔特大公子走路快得像用跑的,他根本跟不上。
      卡尼亚斯的速度比艾伯特慢很多,而且每走几步路,都会回头耐心地等希德跟上来。
      
      一头蒂亚戈白虎弹开利爪向青年后颈扑过去,青年先知似的侧身一避,迎面而下的铁刺网将老虎罩住。
      被困住行动的猛兽不断嘶吼着,卡尼亚斯将网踩实了,等熊小步小步跳上远处的枝头,方才起行。
      
      希德观察到,卡尼亚斯基本按照直线的方向行走,路线曲折之处,也只是因必须绕过较崎岖的地形,好像并不在意从暗处蹿出的野兽。
      这里已经深入森林,是积威已久的魔物的领地,平常的野兽挤不进来。艾伯特实力强大,也得小心应付。
      可卡尼亚斯不惧怕那些魔物锋利且带着剧毒的爪牙。比起一团火球行天下的艾伯特,卡尼亚斯甚至很少借助魔法,仅仅运用带钩子的绳索、藤蔓与弹药,以猎人的巧方制住野兽的行动,等待希德跃过危险地带,再将绳索回收。
      卡尼亚斯没有割下它们的耳朵。仿佛于他而言,这些逡巡于山岭、使无数旅人学生断送生命的凶兽,是连魔法都无需使用的废物。
      
      困惑浮上了希德的脑海。在学院的传言里,卡尼亚斯一直是个不学无术的坏蛋。除了一张脸好看一点、旧女友多一点之外,并没有让其他学生可以称道的地方。
      
      为确保学生的安全,帝国学院雇佣了蒂亚戈山脚下的佣兵团,在山岭与失语之海相接的峭壁处拉了一条栅栏作为界限,栅栏上镶嵌着用以驱赶魔化物的牧师之石,并派驻导师巡视,以防脑子进了圣光术的学生越过界限,去失语海送命。
      卡尼亚斯来到铁栅栏边时,首先问到的是一股刺鼻的烟味,希德差点又打了个喷嚏。随后,他们看见一位在学院颇有名声的魔导师坐在那里,眯着满是皱纹的眼睛,翻看一张最新的学院报纸,手里捏了一柄刻满浮雕的骨龙烟斗,并毫无形象地翘着腿,悠闲自在地吞云吐雾,时不时把他遮住秃顶的三角帽摘下来,扇几下风。
      
      卡尼亚斯躲在一棵樟树后边,低声道:“大人,您最好捂一下耳朵。”
      熊:?
      
      未等他应答,卡尼亚斯压住兜帽,从腰间拔出嵌着骨爪的匕首,如一头苍鹰跃出丛林。
      当青年破出树荫,他身旁的空间忽地扭曲了,如一幅闻名于世的抽象派油画,被人从中央倾下大雨般的黑水彩。
      一阵风爬过扭曲的空间,被割裂成波纹激荡开来,化为蚊音,仿佛无数困居山林的亡魂啼出最后的凄鸣,回荡于瘴气缭绕的浊空。
      
      高阶空间魔法,沉浸之间。
      魔导师被深浸之间笼住,立刻察觉到有人入侵,举起一根魔杖发出咆哮,栖居魔杖顶端的石蛇闻声,睁开眼吐出信子。
      在空间外的希德听来,魔导师的咆哮被深浸之间降调成猛兽作呕的低沉声色,刺得人耳膜作疼。
      希德后知后觉地捂紧耳朵。
      很难听。
      
      魔导师的法杖蛇眼亮起一点光芒,荡开一层满刻咒文的光圈,驳杂的噪音登时清净不少。
      他意图用光明魔法抑制沉浸之间。
      但没等魔导师吟唱咒语,一道陨星坠落般的光华横过他的法杖,以凤凰木打制的高级法杖登时断成两截。
      魔导师心猛的一沉,寒意从脚底窜上来。
      这可是闻名帝都的炼金术士为他打制的寒蛇之杖!
      连钻石都无法将它切开!
      失去法杖的魔导师等于老虎拔了獠牙。他扔开法杖,取出一颗硬化水晶球。几丝雷光从中滚落大地,吼断从四面八方冲向他的荆棘,并在他周遭形成电光闪溢的保护圈。
      
      他惊疑地注视四周。
      普鲁维尔保佑,他甚至没有看到是谁袭击了自己。
      但能默发沉浸之间,至少也是和大魔导师等阶的人物,以及一个身价不菲的刺客……
      绝不是他能解决的恐怖人物。
      他心中升起使他更为恐惧的预感。
      魔导师迅速撕开几道防护卷轴,正要取出通讯水晶逃出去寻求救援,一团扭曲的影子却已无声绕到他的脊骨之后。
      鬼魅般的青年眼底冰冷,脚下黑纹蠕动,冲天电光被瞬间掐灭。冰凉杀机里,他反握刀柄,稍一用力,五体不勤的魔导师便失去意识,倒在地上。
      竖握匕首的暗影冷淡地立在原地,恍若审判生死的死神。
      
      由于沉浸之间的阻隔,希德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卡尼亚斯解开沉浸之间时,魔导师已然栽倒,不省人事。
      卡尼亚斯收刀入鞘,望见熊跟了过来。
      “只是失去意识,您不用担心。”
      希德看了看卡尼亚斯,又看了看那位魔导师。
      每一名能够在校留任的魔导师,都是当年帝国学院的佼佼者。
      魔导师已步入中年,稀少的头发似乎能显示出他曾经学识渊博。但他倒在了这里,而还未毕业的四年级差生卡尼亚斯连衣服都没乱。
      卡尼亚斯大概从那双干净的眼睛里瞧出了什么,笑道:“导师没有看到是我袭击了他。”
      熊:……
      原来重点是这个吗?
      
      卡尼亚斯转开一小瓶显形药水,沿着栅栏洒过去。
      猫熊跟在他身后,观察地面。
      很快,一处土壤浮现了两串鞋印状的荧光。
      在卡尼亚斯走过的地段里,只有去时的脚印,没有返回的。
      希德反而暂时放了心。
      因为,当返回的脚印显现出来时,可能只剩下一串了。
      
      卡尼亚斯举头瞥向栅栏的另一边。
      藏匿着黑暗巨兽的大海被更加浓郁的烟雾笼罩,日月战栗着隐匿了行迹。
      隐隐地,可以听见古怪的咆哮与吞咽,那声音仿佛来自人类还未诞生的远古。被称作万兽之王的龙狮虎豹早已在旷古威压下发抖地噤了声。
      这就是噤声之渊名字的由来。
      “您还想要找他?”
      闻言,蹲在铁栅栏上的熊回过神来。
      
      卡尼亚斯的话语飘忽幽远,希德总觉得他并不是在客套。
      低沉暧昧的语气里,似乎还匿着许多令他胆寒的东西。
      纵使是成名已久的雇佣兵与魔法塔中的大贤者,面对这道传说中的渊薮也要退避三舍,人类作家们早已在作品中将噤声之渊代指为亡灵居所。
      可当青年望向深渊的方向,声音里没有半分惧意。
      如果他点头,卡尼亚斯绝对会带着他去噤声之渊找艾伯特。
      
      从深渊刮来的海风咸湿而腥臭,牵起青年的衣角,仿佛在召唤他往深处迈进。
      那股气息竟与黑发红瞳的青年诡异地和谐一致,好像母亲在拥抱亲吻她优秀的后裔,浓郁的黑雾擦过他锋利的眉梢,以诡异的轻柔爱抚着英俊的人类青年。
      似乎是被预感操纵着,一股战栗攫住希德的心脏。圣子立刻化为人形,抓住他的手腕,把卡尼亚斯从虚幻的魅影里扯回来,五指凉得可怕。
      卡尼亚斯垂着头颅,缓缓看了过来,似笑非笑,指尖安抚地触过少年的软发。
      他看到希德耳廓上泛起了淡粉色,一直延伸到纤细秀美的锁骨深处,像一条包装礼物的锦带缠住了颈子。
      很好看。
      
      希德这才发觉自己做了什么,慢慢松开手。
      “不要去。”
      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在对空气说话。
      卡尼亚斯静静凝视着小圣子:“好。”
      
      他想了想,问:“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希德抬起头,反问:“你不用做调查作业?”
      卡尼亚斯疑惑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恍然大悟。
      
      ……作业?帝国学院的?
      他忘了,那种可有可无的东西。
      
      此地不能久留。很快其他人会循着动静找到这里来。
      卡尼亚斯往回走了几步,许久都未听到熊跟上来的脚步声。
      转过身去时,圣子大人仍旧坐在铁栅栏的墩子上。
      望着他的表情,像是要被遗弃荒郊野外的小孩似的。
      
      变形咒需要调整全身的骨骼肌肉,对精神消耗很大,希德恢复人形后,半天之内无法重新使用同样的咒语。
      经过上千次天人交战,圣子殿下还是被他的学长给轻轻地抱了起来。
      满脸通红地。
      
      除了女仆以外,希德从来都没被其他人抱过。就算是在懵懂的婴儿时期,切尔特一家也未曾向那个摇篮里被抱养来的孩子伸出手。
      卡尼亚斯除下了兽皮护手,一手托希德的背,一手搭住他的膝窝。
      青年的抱法很绅士,保持了两人距离。
      但感受到陌生男子的气息裹住自己,希德仍旧浑身紧绷,每根头发都几乎要翘起来。他听着卡尼亚斯踩过落叶的声音,低着头,捏住青年的衣领,眼神乱飘。
      他又感受到了那天藏在灌木丛里,被猎人注视着的慌张。
      
      什么圣子的威严修养高傲凛然不可侵的玩意儿,通通被他扔到了九霄云外。
      他想着,昨天夜里吃了两个青蛇果……青年睡着的时候,他又悄悄自己切了一个。
      他怕自己太重,卡尼亚斯把他给掉下去。
      
      不过,他多虑了。
      圣子殿下虽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可外表青涩,骨架又纤小,轻轻软软,像是还在当魔法学徒的小孩子,眼睛又单纯又通透。
      卡尼亚斯是一名优秀的猎手,扛过老虎的尸首,背过棕熊的残骸。
      所以,希德,这只小熊猫,对他而言……
      差不多像兔子一样轻,一只手就能提起来。
      
      未免太轻了。
      卡尼亚斯想。
      
      “殿下要多喝牛奶。”
      “……在喝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啊~~~第一抱~~~~~~
    今天也是吸熊的一天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