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马甲号是究极BOSS》质谱仪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00: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雨声淅淅沥沥。
      忽然之间,在卡尼亚斯的面前,红猫熊变成了眼眶湿漉的圣子。
      卡尼亚斯垂头看着。元素荧火的簇拥之中,少年金灿灿的眸子亮亮的,撑在落叶上的手小而白皙,干净得像几片冰雪叠在一起。
      这孩子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两人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希德开口:“转过去。”
      青年别过眼神,并体贴地为他取出纸巾。
      大抵是雨势太大的缘故,卡尼亚斯甚至没有听到抽噎声。
      
      卡尼亚斯回头时,希德将干燥的纸巾还给了他,并慢吞吞地把针织斗篷的兜帽重新戴上,盖住了银光熠熠的软发。
      和他微绯的脸庞。
      他这才明白过来,卡尼亚斯早认出那只一头栽进灌木丛里的蠢熊就是他了。
      希德现在还能保持表面的冷漠,但假使卡尼亚斯稍微提一下那件事……
      也许熊会夺路而逃。
      
      希德没有先说话。他一开口就会是死亡话题。
      于是圣子机智地把自己缩成一个沉默的团子。
      
      所幸,卡尼亚斯似乎忘记了那只逃脱他枪口的毛绒绒的猎物。
      “您怎么坐在这里?”青年环顾四周,“艾伯特去哪儿了?”
      整队时他看见希德和艾伯特呆在一块儿。
      “不知道。”
      “大人与他同一组?”
      希德点头,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最后歪着脑袋沉思。
      艾伯特现在估计不需要他这个队友。
      “您的头饰要掉了,大人。”
      希德闻声回神,面无表情地把脑勺后面的海洋之心摁回辫子里。
      “……谢谢。”小圣子声音很轻,耳根有点粉。
      “您接下来的打算?”
      “等他。”
      
      卡尼亚斯忍俊不禁。
      小圣子虽然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可语气仍旧是小孩子软软的腔调,似乎变声期未降临在少年的身上。
      更何况圣子一直用那双亮闪闪的眼睛瞅着他。
      奶里奶气的,有问必答,一点儿威慑力都没有。
      “已经傍晚了,艾伯特今天大概不会回来,您要等一夜吗?”青年保持撑伞的姿势,坐到少年身边,低头注视他,目光温和,“您可以来我的队伍,明早我带您去找他。”
      希德垂着眼,没搭话。
      卡尼亚斯见他沉默,又说:“抱歉,我忘了一件事。”
      
      一阵光芒闪过希德的眼角。
      希德将视线转回去,看到卡尼亚斯翻过根骨分明的手,掌心里多了一枚种子。
      在纤维状的光辉下,几根藤枝伸出种皮,以一种奇异而瑰丽的姿态蔓延弯曲,分支成数以百计的微小枝条,如同丝线的藤条彼此缠绕,组成一叶精细唯美的镂空银书签。
      
      卡尼亚斯将书签递给希德:“送给您的。”
      圣子大人疑惑地盯着他。
      “邀请一年级生参与调查,照常例老生要赠送一件入队礼。”青年耐心解释,“新生成绩会被算入同组老生的评价,与义工的性质一样。礼物相当于回馈。”
      希德听着,嗯了一声。
      艾伯特没跟他提过这个说法,也没送他礼物。
      即使是今天。
      
      长久的沉寂。
      等到卡尼亚斯几乎错以为圣子是在表达抗拒,希德才从他掌心慢吞吞地拾起了书签。
      他双手捧住这枚精致的银色书签,看了足足半天。
      很漂亮。
      
      不仅仅是漂亮。
      这显然不是青年临场设计的纹理。希德认出了这种绮丽华美的纹路,它是一支花的印象图腾,来自被人类美学博士共称为爱神之眼、与这里相隔很远很远的精灵之森的银蔷薇。
      几年前,公爵受皇命之托,以骠骑将军的身份护送外交首长,与精灵女王签订盟约;回到宅邸后,他给夫人、凯莲娜和艾伯特一人送了一支银蔷薇。
      希德没有。
      公爵说,女王只允许他摘三朵。
      
      希德将手合拢,小心又仔细,以防书签的哪一角被压皱了。
      少年很好地维持了面上的平淡,卡尼亚斯却看到他悬在额间的碧石亮了许久。
      这是抑制魔法的饰物,圣子的精神力似乎因为某些原因发生了较大的紊乱。
      随即,少年抬起那双亮得舀了一瓢银河星海的眸子,轻轻地说:“好。”
      
      雨很快便停歇下来。
      希德的斗篷已经被淋湿。卡尼亚斯解下外套,给希德披上,去外围找了一些青蛇果和木柴,猎了一头野猪,回来支起烤架。
      青蛇果是蒂亚戈山岭的特产,生食苦涩,加热后却如芒果吐司般香甜。
      希德伸出手来烤火,火焰把少年的脸蛋照得红扑扑的。卡尼亚斯将青蛇果串在木棍上烤了一会儿,取出折刀,将一个硕大的青蛇果外皮连蒂切开,递给希德。
      希德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咬了一口,眯起了眼睛。
      “再给您切一个?”
      “……嗯。”
      
      希德专心致志地嚼着青蛇果,手里还捧着一个,看卡尼亚斯在地上用树枝画地图,腮帮子鼓鼓的。
      卡尼亚斯正偶然偏头一望,便看见圣子认真瞧着他的手指,睫羽轻颤,两眉细长,好像精雕细琢的羽毛,末梢差一点便撇入了发鬓。由于光元素的凝聚,光明圣子的睫眉、头发大多呈雪色。
      ……乍一看像冒着白光的小包子。
      很好吃很甜的那种。
      
      “艾伯特往哪边去了?”
      卡尼亚斯画得很好。希德思索片刻,往图上指了一个方向。
      青年暗下了目光。
      小圣子指的方向,是噤声之渊。
      
      卡尼亚斯的异样未持续太久。
      他在标志着山岭与失语海交接的地方画了一个倒三角,随后细致地规划道路,一条曲线将三角形与他们所处位置相连。
      天色渐暗,周围除了火光,只有散发暗淡光泽的菌类植物。大多夜行野兽惧怕火焰,只在远处窥视。
      两人用完晚餐,卡尼亚斯从背包里翻出卷轴,用升温咒烘干了小圣子的雪貂法袍,将剩余的肉制成肉干装进行囊,从几个树洞里搜罗出一些干草,在树下铺开。
      当他再次取出怀表时,已经过了十一点。
      卡尼亚斯抬头,发现希德还是坐在篝火旁,下巴搁在膝盖上,一语不发地盯着他。
      
      他绕过火堆,走到小圣子身旁。
      “不早了,殿下去休息吧。”
      希德摇头:“我可以帮忙守夜。”
      没有他的绒毛熊,他是睡不着的。
      数羊数到日上三竿都没用。
      
      卡尼亚斯拗不过希德,捧了一本书,侧卧在干草上。
      青年将更多更软的干草留给了圣子。但希德没过去,只是盯着火焰出神。
      他想起五岁那年的某个晚上,他正和凯莲娜争抢玩具,被切尔特夫人撞见。夫人面色冰冷,将他训斥一番,把他锁在卧室门外,凯莲娜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那天,也是在和这篝火同样温暖的魔法壁炉前,希德被女仆长抱在怀里,度过了第一个不眠的夜晚。
      当时他未得知隐藏在切尔特家族背后的黑幕,不明白自己最敬爱的母亲为何偏袒凯莲娜。她给予了艾伯特和凯莲娜母亲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一切,却连一个正眼都不肯给他。
      
      小圣子回头,望向背对他的卡尼亚斯。
      他看了一会儿,悄悄往青年的方向挪近了一些。
      其实他不怎么想去找艾伯特。
      他不想和切尔特家的人过生日。
      
      夜晚,森林四溢着魔法荧光,希德看着火星与光点缠绕着攀往星空。
      卡尼亚斯呼吸平稳。他估计青年已经睡着了,悄悄取出那枚流光溢彩的书签,握在手里。
      然后,他无声地对跃动的火光说了一句话,轻轻笑起来。
      
      生日快乐,希德·切尔特。

  •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熊是galgame主角的话,大概好感已经被刷到恋人未满了(攻天生自带满级玩家属性(。
    以及文名又被否了(。。
    天要下雨熊要嫁人啊啊啊撸秃头皮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