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脑疾 ...

  •   聚春楼是一家新开的青楼,能在如今这个风尖浪口上开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自三年前,卫峋尝试亲政以来,他下达过最多的政令,就是清理京城里的秦楼楚馆。
      
      江遂也搞不懂,为什么他们的皇帝这么痛恨有颜色的娱乐业,三年来大大小小的青楼被他关了个七七八八,剩下还存活的,要么是卖艺不卖身的清水青楼,要么就是偷偷开在胡同巷里的暗门子。
      
      青楼是烧钱的玩意儿,普通百姓逛不起,自然拍手称快,而日夜流连花丛的纨绔子弟和急需在温柔乡里恢复元气的朝中大臣们,就对这项政令苦不堪言了。
      
      江遂也是叫苦人群中的一员。
      
      皇帝始终走在扫黄打非的第一线,身为摄政王,江遂自然不能和卫峋唱反调,憋了许久,直到今天,他实在是憋不住了。
      
      压力太大,摄政王表示,他需要看几个美人缓解心情!
      
      ……
      
      主子有令,莫敢不从。即使满脸都是不赞同,但江六还是安全且低调的把江遂带进了聚春楼,甫一进去,老鸨就迎了过来,用她那张涂了二斤面粉的脸对着江遂,笑靥如花道:“哎呀,贵客上门了,姑娘们,快来接客呀!”
      
      老鸨那只拎着帕子的手作势要搭上江遂的胳膊,只是还没碰到,江六就已经挡在了江遂面前,“我家公子不喜人碰。”
      
      老鸨登时瞪大了眼睛,来逛窑子的公子哥,还不让人碰?
      
      江遂稍稍松了口气,幸好江六反应快,不然他就要出丑了,故作镇定的清了清嗓子,他问道:“你这里有雅间吗?”
      
      管他让不让碰,只要给钱就行,老鸨立时又笑了起来,“有有有!贵客楼上请!”
      
      江遂端着脸,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身叮嘱老鸨,“多叫几个漂亮的姑娘上来,要身体好的、身段柔韧的。”
      
      哎呦,这公子看着年轻,一开口就是老车夫了,老鸨笑的眼睛都快没了,“没问题,您就请好吧!”
      
      江遂今年二十三岁,脱去官服的他,就是一个貌比潘安的年轻贵胄,尤其他还长了一双招人的桃花眼,被他那双含水的眼睛看过来后,连身经百战的花魁都遭不住。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翩翩郎君,竟是那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
      
      一时间,聚春楼沸腾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有钱又好看的公子一来来俩,和这样的公子春风一度,别说赚钱,哪怕不要钱,她们也乐意!
      
      经过一场厮杀,最终胜利的姑娘们雄赳赳气昂昂的上楼,等到了门口,又立刻换上一副娇滴滴的模样,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里面都没人出来。
      
      老鸨站在楼下迎客,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楼上,饶是上了年纪的她,也不得不感叹一句。
      
      好威武的公子!
      
      而此时,江遂的房间中,一位姑娘香汗淋漓,呼吸急促,柔弱的向江遂告饶:“公、公子,奴家实在是不行了……”
      
      江遂坐在离她两米远的地方,正抱着茶杯看的兴起,“继续继续,再转两圈,美人起舞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啊,再坚持一下,你看,她们都还能跳呢。”
      
      “……”
      
      那是因为她们不用转圈啊!
      
      姑娘崩溃了,自从进来,江遂不要她们伺候,只让她们跳舞,发现她会连续转圈,江遂眼睛都亮了,赏给她五百两银子,就让她一直转,刚开始她还挺高兴的,毕竟转几圈就有这么多打赏,可是,她已经转了半个时辰了!
      
      再这样下去,她的头都要从脖子上转掉了!
      
      江遂看她确实很难受,只好可惜的挥挥手,让她出去休息一会儿,至于剩下的,还要继续跳。
      
      长这么大,江遂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看美人跳舞,在乐声和舞姿中,他的心情也能渐渐平静下来,就如同现在,小命堪忧的紧张感逐步褪去,一只胳膊撑着头,江遂终于可以好好想想,日后该如何是好了。
      
      正沉浸在思绪里,突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袍的男人走进来,看清房内情景之后,他长笑一声,“听说聚春楼来了一个不为亲香、只看跳舞的怪胎,我过来一看,果然是你。”
      
      看到来人,江遂有些吃惊,“何云州,你回来了?”
      
      何云州是江遂的发小,两人同样是官二代,只不过后来江遂的爹没了,而何云州的爹如今还在做官,还是个大官。几年前何云州入仕,靠着拼爹和拼发小的关系,起步就是鸿胪寺少卿,年初的时候,朝廷缺一个出使邻国的使者,卫峋就把他派了出去,本来以为没有一年半载回不来,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到京城了。
      
      只是,到了京城没第一时间去跟卫峋述职,反而先跑来逛青楼,何云州,不愧是你。
      
      ……
      
      鱼找鱼,虾找虾,何云州和江遂关系好,可不是没道理的。他反身关上门,大喇喇的走到江遂身边,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昨日才进京城,长途奔波好几个月,我可不想一回来就去上朝,便在这里住了两天,温香软玉在怀,谁想看那群老头子的风干脸啊。”
      
      说完,他看向江遂,没脸没皮的笑道:“你呢,最近过得如何?没有我的生活,是不是少了很多乐趣。”
      
      何云州身量细瘦,虽然没有江遂长得这么夺人眼球,但也是一位淡雅清隽的浊世佳公子,他也喜欢逛青楼,而且特别喜欢拉着江遂一起逛青楼。和江遂在青楼里点一壶酒就不动了不同,他势必要搅乱一池春水再离开,也不知道有多少青楼女子被他撩动了芳心,从此决意吊死在他这棵无情的歪脖子树上。
      
      不过他说得对,自从他走了,江遂就很少出门了,因为别人都不像他,如此熟知京城里的花街柳巷。
      
      ……
      
      何云州笑意吟吟的望着江遂,江遂也回望着他,却没有回答一个字。
      
      何云州觉得怪异,便伸出手,在江遂眼前晃了晃,“江遂,江王爷,你没事吧?”
      
      江遂没事,他只是想起来了那本书的内容。
      
      书里的自己那么凄惨,到最后已经是众叛亲离的状态,他的下属、亲信、门生,甚至连暗卫都投靠了卫峋,只有何云州,一如既往的站在他这边,以一己之力,和整个朝堂抗衡。
      
      当然,这样做的他最后肯定没有好下场,也就比江遂稍微强一点,死的很痛快,没受到折磨。卫峋判他满门抄斩,临了,他都没怨过江遂一句。
      
      想到这,江遂的神情变得动容,他一把抓住那只在自己眼前不停乱晃的手,哭哭啼啼道:“云州,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何云州短暂的愣了一下,然后,他猛地抽回手,惊疑不定的看着江遂,半晌,他转过头,用质问的语气问江六,“我不在的这段时间究竟出了什么事,怎么你家王爷都患上脑疾了?!”
      
      江遂:“……”
      
      你才有脑疾!
      
      何云州是少数可以让他全然信任的人,只是做梦看到未来这种事情,未免太过匪夷所思,江遂想了一会儿,还是坐直了身体,他打算让其他人都出去,和何云州单独谈一谈。
      
      只是还没开口,外面就传来了一阵骚乱。
      
      江六反应极快,他走到窗边,稍微打开一条缝,看清外面的情形后,他回头告知江遂:“王爷,羽林军来了。”
      
      江遂还没说什么,何云州先炸了,他惊恐的瞪直双眼,什么淡雅、什么清隽,通通消失不见。
      
      “什么?!”
      
      “他们怎么会来?!不行不行!要是让别人看到我在这里,一定会告诉我爹的!上回挨打的伤刚好,我不想再挨一次啊!没办法了,江遂,你自求多福吧,我先撤了!”
      
      说完,他就风风火火的跑到房间另一端,熟门熟路的掀开窗户,然后一条腿跨了过去,衣摆碍事,挂在窗缝里,拽了一下没拽动,何云州眸光一沉。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下一秒,他当场脱了外衣,慌慌张张的穿着中衣跑了。
      
      满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逃跑的方向,不管是聚春楼的姑娘,还是江遂,此时心里都飘过了同一句话。
      
      他好熟练啊……
      
      何云州可以不要脸,江遂却不行,他僵硬的站在原地,还没想好该怎么脱身,突然,大门被人撞开。
      
      一队杀气凛凛的羽林军破门而入,身上的铠甲叮咣作响,为首的人环视全屋,冰冷的目光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看这架势,知道的是来查青楼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有人通敌叛国呢。
      
      羽林军是皇帝的私军,他们经常在皇宫值班,而江遂作为皇宫的常住人员之一,早就在所有羽林军面前混了个脸熟了。
      
      看到江遂出现在这里,为首的人目光一顿,然后抱拳低头:“不知王——”
      
      江遂头皮一紧,连忙赶在他说下一个字之前打断了他,他重重的咳嗽了两声,那人果然没再继续说下去。
      
      只是看着他的目光有些怪异。
      
      江遂负手站立,神情云淡风轻,实际上心里都紧张死了。
      
      开玩笑,怎么可以让这里的人知道他是摄政王,青楼消息最为流通,今天他的身份暴露了,明天就连山旮旯都知道摄政王逛窑子的事了!他也是要面子的啊!
      
      似乎明白了江遂的顾虑,那个人很快就改了口,“不知王公子也在这里,卑职奉命搜查此地,不想打扰了王公子的雅兴。”
      
      江遂呵呵干笑,“无妨,本公子也正准备走了。”
      
      说着,他暗中摆了摆手,示意江六赶紧跟自己一起出去,可他只走出了一步,就被羽林军拦了下来。
      
      “王公子留步,今日打扰实属无奈,卑职在外面备了马车,请您等一等,卑职命人送您回去。”
      
      这一瞬间,江遂被何云州上身了,他也僵直的瞪大双眼,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了一丝惊恐,“不、不用了吧?”
      
      羽林军抬起头,憨厚一笑,“用的,这也是我家公子的命令,王公子不会忘了吧?”
      
      江遂:“……”
      
      朝廷规定,在职官员出入青楼,抓住以后按官位和品级送吏部或大理寺处置,至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自然就只能送到“一人”那里去处置了。
      
      这边,江遂绝望的上了那辆一看就是早就为他备好的马车,而另一边,武英殿里,烛火通明的宫殿十分安静,大太监秦望山拿着拂尘,无声伫立在桌案旁,少年帝王漠然的坐在龙椅上,放下批了一半的奏折,他微微闭上眼睛,缓解了一会儿眼睛的酸涩。
      
      慢慢的,他睁开双眼,问向身边的太监,“人带回来了么。”
      
      秦望山卑躬屈膝,低声回答:“还在路上,再有半盏茶的时间,就该回来了。”
      
      卫峋听了,突然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那便备膳吧,一来一回的,太傅也该饿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卫峋:朕为什么喜欢扫黄打非,你心里没数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