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罪证 ...

  •   昏昏沉沉间,江遂发现自己动起来了。
      
      他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奇异光景,一时分不清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过了须臾,他才发现,并非是他在动,而是别的“物件”在动,而他被迫和这个物件一起移动。
      
      奇怪的房间,奇怪的景象,还有一个奇怪的小盒子。
      
      那小盒子被一只手拿着,江遂努力往上看,想看看那只手的主人是谁,但眼前的视野范围并不由他掌控,这时候,他听到一个极近的声音说道。
      
      “年度真香排行榜第一佳作……《乾元记》?”
      
      这个声音深沉又陌生,听起来像是自言自语,江遂本来在思考这个声音究竟是谁,然而听到他的后半句以后,江遂眉头一跳。
      
      乾元——不是如今皇帝使用的年号吗?
      
      江遂来不及思考,连忙向前方看去。这只手的主人似乎躺在床上,如今天气热,他穿着一条印花的大裤衩子,左边腿随意搭起,右边腿翘起来,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晃悠着。
      
      江遂不忍直视。
      
      有辱斯文!简直是有辱斯文!
      
      还不快把腿放下,本王都能看到你的内裤边了!
      
      ……
      
      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又开口了,这人似乎有边看边念的习惯。
      
      “一代帝王,忍辱负重,韬光养晦,只为手刃自己的仇人,当大仇得报时,他站在承天门的城楼上,极目远眺,心中充满壮志。如今无人可以阻挡他的脚步,这天下,终究还是回到了卫氏一族手里,他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人,深情执起他的手:爱妃,看,这就是朕和你共享的江山。”
      
      江遂正恍惚着,突然,那声音活泼起来。
      
      “哈!又俗又雷又土,江山这套二十年前就不流行了,名字没意思,文案还这么雷,这书怎么排上第一的,肯定刷票了吧!”
      
      即使这么说,他还是点开看了起来,而且一看就是一宿,身体力行的印证了这本书真香排行榜第一的实力。
      
      ……
      
      他看的津津有味,江遂跟他一起看,却看的瞳孔震感强烈。
      
      这、这这本书——
      
      讲的是他和他认识的人啊!
      
      书里用全知的视角,详细讲述了从乾元帝登基以来,发生的众多故事。乾元帝作为主角,小时候爹不疼娘不爱,好不容易熬死了爹,当上皇帝,还被摄政王捏在手心里,摄政王表面对他好,实际就是把他当傀儡,心都黑透了。乾元帝小时候什么都不懂,一直听摄政王的话,后来他渐渐长大,发现了摄政王的狼子野心,就决定除掉他。
      
      摄政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所以,乾元帝装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从不违背摄政王的命令,还经常给摄政王端茶送水、捏腰捶腿,他一面麻痹摄政王的神经,一面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经过他的努力,众多大臣都背地里反戈了,包括摄政王的亲信们。乾元帝见时机已到,和军师商量以后,很快就给摄政王安排了一场鸿门宴。
      
      早就众叛亲离的摄政王自然落网了,乾元帝很记仇,他为了发泄自己多年来的怨气,把摄政王关起来,折磨了七七四十九天,直到他眼瞎舌烂、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地方了,才终于慈悲的结果了他。
      
      摄政王被除,乾元帝终于可以亲自执政,他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无比推崇这位年轻的皇帝,最后的结局,皇帝接受万国觐见,成为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而在他身边,他的那位军师,此时已经是皇后了,也和他一同享用着滔天的权力与富贵。
      
      全文完。
      
      这本书不长,就二十万字。看书的人有个习惯,看一章,就要翻翻底下的评论,有时候评论比正文长,他也要坚持着把所有评论看完,此时翻完最后一页,他又点开了评论区,然后啪啪打字。
      
      “真香!大大写的好真实,细节好评!天快亮了,我去睡觉了哈哈哈哈哈。”
      
      他看完心满意足了,江遂却是再也没法平静了。
      
      因为……
      
      他就是那个倒霉的摄政王啊啊啊啊!
      
      江遂的三观都被重塑了,书里的细节不仅书粉觉得好评,连他这个角色都觉得好评,不论是办公方式、臣子姓名、还是日期,全都和江遂记得的那些对得上号,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书里的剧情也是真的,他这个“心黑”的摄政王,马上就要香消玉殒了!
      
      ……这个成语似乎用的不对。
      
      江遂脑子已经彻底乱了,书里的信息量太大,他一时之间都找不到头绪,脑袋嗡嗡的,而这个时候,眼前晃动了一下,那只手把会显示字的盒子放下了,他全部躺下,准备进入梦乡。
      
      而就在他闭上眼睛以后没多久,江遂慢慢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耳边隐隐传来低低的呼唤。
      
      “太傅。”
      
      “太傅,醒醒,再睡下去,晚膳又不想用了。”
      
      江遂睁开了眼,人却还没清醒过来,他身上盖着一份奏折,想来是边看奏折边睡着了,看着江遂这个呆呆的模样,唤他的人忍不住低笑一声。
      
      这个笑声吸引了江遂的注意力,他转过头,看向坐在他床边的人。
      
      书中的乾元帝——也就是卫峋,他穿着一身暗黄色的帝王常服,如墨的长发半束在金冠中,一双琉璃般清透的眼睛分明无尘,在自己身边时,他的唇角总是淡淡的挑起。如果仅看这张脸、这个神情,江遂甚至会认为,这人对自己是极温柔的。
      
      卫峋像往常一样说道:“太傅睡得好沉,朕唤了太傅许久,都没得到回应,是不是做了什么好梦?”
      
      梦。
      
      这个字像是开关,瞬间把江遂的记忆唤醒,梦里看到的书,还有书里的内容,他全想起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良心的狗皇帝快滚开!
      
      江遂僵硬着身子,内心其实已经像个破洞的气球一样满天乱窜,一边窜还一边尖叫,但他不敢表露出半点情绪,他怕卫峋察觉到他的异常,然后给他表演一个现场宰人。
      
      这样想着,江遂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
      
      “臣……”
      
      只这一个字,就让卫峋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如果是以前,江遂肯定发现不了这么微小的变化,但他今天是难民心态,大人物有个风吹草动,都能让他心脏狂跳。
      
      他后面的话没说出来,而卫峋垂眸片刻,转过头,吩咐道:“都出去。”
      
      站在卫峋身后不远处的大太监表情不变,应了一声是,然后就带着宫殿里的所有太监宫女退出去了。
      
      他们都走了,卫峋就不用再顾忌什么,他坐的离江遂更近了一些,还主动伸出手,想要扶江遂坐起来,只是江遂不敢让他碰,在他的手伸过来之前,就已经自己坐了起来。
      
      卫峋越发觉得奇怪,他的手还伸在半空中,他拧眉看着江遂,“阿遂,你怎么了?”
      
      人前太傅,人后阿遂,卫峋一直都这样,三年前,他还会称呼江遂为阿遂哥哥,只是有一天,他突然就改了称呼,过去江遂没深思过,如今,他顿悟了。
      
      肯定是那时候卫峋就已经对他起了杀心,所以才不愿意再叫他哥哥了!
      
      江遂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比刚才正常了一些,“我没事。”
      
      卫峋抿唇,看起来有些不高兴,“可你以前不会用‘臣’这个自称。”
      
      江遂虎躯一震。
      
      又是一条罪状,原来他在无形间,已经留下这么多把柄了么。
      
      江遂打起精神笑了笑,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有几分惨淡,“君臣有别,在外人面前,我本就该称自己为臣。”
      
      卫峋沉默,他不喜欢江遂用一切会让他觉得遥远的字眼,可刚刚江遂说的“外人”两字又愉悦了他。
      
      也是,对着外人,总要做一些表面功夫,只要私下里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密,就可以了。
      
      想到这,卫峋顺从的点点头,“阿遂说的是,是朕疏忽了。”
      
      私下里,江遂对卫峋很随意,可他却不允许卫峋再用“我”这个自称,这是为了避免卫峋以后口误、落人口舌,当时卫峋很乖的答应了,可这个行为,放在现在的江遂面前,那就是又一条血淋淋的罪状。
      
      这分明是只许摄政王放火,不准皇帝点个火折子啊!
      
      难怪他未来会死的这么惨……
      
      江遂脸白了一分,趁着卫峋没发现异样,他快速说道:“臣睡得太久,如今头有些昏沉,想出去散散心,今夜就不去武英殿同陛下共理朝政了。”
      
      卫峋如今是半亲政状态,江遂原本的计划是用五年时间让卫峋逐渐过渡到独自亲政。为了教卫峋怎么处理奏折,他每天晚上都会和卫峋一起工作将近两个时辰,因为结束的太晚,他几乎每天都睡在皇宫里,也就是他现在躺的这个文华殿,在过去,这里是太子才能居住的地方。
      
      江遂已经来不及思考自己到底有多少条僭越作死的罪状了,他只想赶紧逃离皇宫,好好想想,自己还有没有抢救的可能。
      
      卫峋担忧的看着他,“若不舒服,朕还是叫御医过来吧。”
      
      嚯!
      
      可别,千万别!
      
      御医是专门给皇帝看病的,他哪有那个资格请动御医啊,实锤了,卫峋绝对是在捧杀他!
      
      呜呜呜可怜他年纪轻轻就瞎了眼,竟然没看出来卫峋早就已经不信任他了。江遂不敢再耽误下去,推却之后,就离开了文华殿。卫峋站起来送他到文华殿的门口,他站在高大的门槛内,目光沉沉的望着江遂离开。
      
      刚出皇宫,咻的一下,树上跳下来一个人,他是江家养的暗卫之一,名叫江六,江遂不在皇宫里的时候,都是他贴身保护江遂。
      
      “王爷,您是要回王府么?”
      
      江遂看着这个暗卫就头疼,他可没忘,书里卫峋抄他家的时候,他养的这些暗卫就是他私自屯兵的罪证。
      
      长长的叹了口气,江遂摇头,“先不回,本王想散散心。”
      
      江六半跪在地上,闻言,抬起了头,“您是想……”
      
      江遂轻咳一声,悄无声息的往江六身边挪了一步,然后用别人听不到的气音偷偷说道:“听说新开了一家叫聚春楼的地方,你来掩护本王。快一些,晚了好看的姑娘就都被点走了。”
      
      江六:“……”

  • 作者有话要说:  江遂受,卫峋攻,攻受全书无前任
    每晚九点固定更新
    *
    原来的脑洞忘光了,半年前换成了现在的脑洞,如果不喜欢,就以后再见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