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也不离婚》桃禾枝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5-09 21: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第5章
      
      穆暖苏突然惊了一下,如果她说她在等他,霍之洲会不会以为自己在提出某种邀请?
      不行不行。
      
      她连忙补充:“我还要玩一会儿,你先睡吧。”
      
      霍之洲仔细研究着她的神色,似是在斟酌她的话。
      
      穆暖苏心不在焉地玩着手机,始终觉得有道审视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就在她快要受不了的时候,旁边的床铺一凹,有人坐了上来,那道令她不适的目光也随之消失了。
      
      霍之洲靠在床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防蓝光的眼镜,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平板电脑。
      他还有几个邮件没看完,正好处理一下。
      
      穆暖苏等了一会儿,旁边的人还没有睡觉的意思。
      她偷偷地用余光打量着旁边的男人。
      
      他的表情很严肃,应该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他的唇角抿成了一条线,修长白皙的手指不停在键盘上跳跃。无框的金边眼镜让他多了几分斯文的气质。
      
      难怪别人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穆暖苏第一次见他工作时的样子,竟然莫名地有些移不开眼。
      
      “苏苏。”
      
      一道声音打断了穆暖苏的肆无忌惮,她措手不及,“啊?”了一声。
      
      霍之洲停下手上的动作,头转过来盯着不明所以的小妻子,唇角微勾,“你想看我,可以转过来正大光明地看。这个姿势眼睛会酸。”
      
      被他说中,穆暖苏一时恼羞成怒,“我才不想看你,我要先睡了!”
      她说完就将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扣,躺下钻进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霍之洲看了眼背对自己的人,头发散在枕头上,薄被下身体的曲线很明显。
      他有些心猿意马,下腹处也跟着燥热起来。
      
      可想到昨天是她的第一次,他还是忍了下来,伸手关掉了她那里的床头灯,低声道了句“晚安”。
      
      穆暖苏在听到那句“晚安”的时候,原本提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睡意渐渐上来,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也许真的是日有所思也有所梦,穆暖苏居然梦到了她和霍之洲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她16岁,一切还未发生,少女的世界风平浪静。
      
      家境富裕、父母恩爱、有最优秀的男朋友和最仗义的朋友,那时候的穆暖苏简直是个天宠儿。
      
      生日那天,她一早就换上了漂亮的小红裙,在家里等着相熟的造型师过来帮她化妆做造型。
      
      等的时候她嫌无聊,对着镜子将自己的头发不停挽起又放下,变换各个角度看自己的样子。
      她从小就臭美,喜欢拍照和照镜子。即使对着镜子来回看一个小时也不会腻。
      
      正摆弄着自己的头发时,穆暖苏听到楼下的客厅传来了动静。
      以为是化妆师来了,她连忙套上拖鞋,打开门开心地往楼下蹦。
      
      下了楼转过一个弯,她才失望地发现,来的人并不是自己期待的化妆师,而是爸爸的客人。
      
      那是她第一次见霍之洲。
      他刚从国外回来不久,跟着父亲过来拜访穆家。
      
      23岁的霍之洲穿着白衬衫,身高腿长,站在自己父亲旁边,脸上挂着礼貌又客气的笑意,眼角眉梢处又带着清冷和疏离。
      
      几个人见到突然出现的穆暖苏,俱是一愣。
      穆风最先反应过来,将女儿拉过来介绍了一番,让她叫人。
      
      穆暖苏收起自己的情绪,唇角一弯,露出甜笑,清脆地喊了一声:“霍叔叔好,之洲哥哥好。”
      得到回应之后,穆暖苏就没了应酬的心思,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又上了楼。
      
      十分钟后,造型师才终于到了。
      等她化好妆,做好发型,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好啦!打扮地这么漂亮,是要见男朋友吗?”造型师Amy最后将她的头发和衣服理了理,打趣道。
      “是啊!”穆暖苏承认地坦坦荡荡。
      
      “小小年纪就早恋,老师都不管你吗?”
      
      “Amy,你老实说。”穆暖苏的语气突然严肃起来,指着自己的脸说:“我不谈恋爱,是不是在浪费我的美貌?”
      
      Amy顿时笑起来,“你啊你!”
      青春靓丽的少女,真是理直气壮的可爱。
      
      “你男朋友一定很优秀吧?”
      穆暖苏扬起下巴,满脸的骄傲:“当然呀!他可是学校最优秀的!”
      
      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公主,什么都要好的。
      男朋友,当然也要找最棒的。
      
      穆暖苏踮起脚转了个圈移动到门口,红色的裙摆飞扬着,像是盛放的花朵,鲜艳又美丽。
      她打开门,微微弓腰对着门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Amy小姐,请!”
      
      Amy拿着自己的化妆箱,哭笑不得。
      
      “坐我的车吗,Amy小姐?”穆暖苏像是玩上了瘾,学着译制片的调调说。
      
      “不啦,我开了车。”
      
      “噢~那真是太遗憾了~”穆暖苏粗着声音故作夸张。
      清亮的眼里满是顽皮的笑意,哪有一点遗憾的样子。
      
      Amy弯唇,这也是她格外喜欢给穆暖苏做造型的原因。
      长得漂亮不说,人也很有趣亲和,很好相处。
      
      两人刚出房间就遇到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霍之洲。
      
      穆暖苏和Amy说着新出的彩妆,心不在焉地对他点点头,和他擦肩而过,兴致勃勃地赶赴自己的约会。
      
      那以后,她又陆陆续续地在家里见过几次霍之洲,偶尔会说上几句话,仅止于此。
      
      再一次对他有比较深刻的印象,是妈妈的葬礼上。
      
      17岁那年,是她人生最灰暗的日子。
      父母恩爱的表象被戳破,妈妈去世,和初恋分手……
      
      一夕之间,仿佛所有不好的事情都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原本华丽精美的水晶宫瞬间坍塌,她再也变不回一年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遗体告别式上,她哭得泣不成声。
      
      那是她最后一次看到妈妈。四周是黄色的花,她安静地躺在那里,面容安详,好像只是在花丛中睡着了。
      
      在她的心目中,妈妈唐婉卿永远是优雅的、漂亮的、温柔的。
      即使在病重的那段时间,妈妈的脸上也总是祥和平静的,甚至要求她不要因为她和爸爸的事情而记恨爸爸。
      
      “苏苏啊,妈妈对你没什么要求。唯一的期望就是你可以开心幸福地生活。所以你不要记恨你爸爸了。他虽然算不上一个好丈夫,但作为父亲是合格的。”
      “我不想你做个什么大家闺秀,只要你开开心心的。记住了吗?”
      妈妈的话犹言在耳,可她的遗体却即将化作灰烬……
      
      遗体火化的时候,穆暖苏没有进去,不想看到这残酷的一幕。
      她呆呆地坐在火化室的外面,眼泪已经流干,脸上四处是斑驳的泪痕。
      
      “擦一下吧。”突然,一只白皙的手伸到她的面前,手心里是一块深灰色的手帕。
      她摇摇头,不想动。
      
      那人叹口气,手里的帕子就轻轻拂上她的脸颊。
      像是怕弄痛了她似的,他只用手帕在她的脸上轻点着,将眼泪的痕迹一点点粘去。
      
      穆暖苏抬头,愣愣地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
      “谢谢你。”她喃喃道。
      
      “不客气。”他擦完了,将手帕收好,膝盖一弯,坐在她的旁边。
      
      “如果遇到任何困难,你都可以来找我。”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低声说。
      从英国回来的人,身上大抵是多了些绅士做派的。
      
      穆暖苏只当他是客套话没有当真,但不可否认,他确实在当时给了她一丝温情。
      正感动的时候,原本彬彬有礼的人突然就搂住了她的肩膀,火热的身体也贴了上来……
      
      穆暖苏被吓了一跳,瞬间惊醒。
      
      刚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横在自己胸前的胳膊,黑暗中它的轮廓隐隐绰绰,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却让人难以忽视。
      
      霍之洲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温热的呼吸拂过她头顶的发丝,均匀又清晰。他的身体紧贴着她的,一条腿勾着她的小腿,手臂的姿势像要把她锁在怀里。
      
      结婚前,穆暖苏从没有和别人睡一张床的经验。
      昨天她又累又困,对于睡着后两人的姿势毫无感觉。
      
      今天是第一次,她清楚地感觉到两个人一起睡觉的样子。
      对于这样的亲密,她还不太能习惯。
      
      她扭了扭脖子,尝试着从他的胳膊下面钻出来。
      
      刚一动作,横在胸口地手臂猛地收紧,将她箍地更紧了。
      穆暖苏:“……”
      
      她又去推他的手臂,试了几次都徒劳无功。
      “乖,别动。”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还附赠了印在头上的一个吻。
      
      穆暖苏:“……”
      行吧,她尊老爱幼,不打扰他老人家睡觉了。
      她闭上眼睛,彻底放弃了抵抗。
      
      察觉到少女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霍之洲勾起唇角,调整下姿势,也跟着入了睡。
      
      

  • 作者有话要说:  想抱着老婆睡觉的霍先生X嫌弃抱一起不舒服的小娇妻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愫吃素、精神病院高级病友、7Bu不不不不不不不、Say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精神病院高级病友 5瓶;此昵称已屏蔽、宝宝、我柠檬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