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也不离婚》桃禾枝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10-14 15:32: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4章
      
      霍之洲从公司回到家,已经是10点多了。
      
      结婚前,他一直住在离和苑传媒不远的一处公寓。这套别墅,自买回来就一直空在这里,直到今天它和男主人才一起才迎来了女主人。
      
      霍之洲回来先去衣帽间拿了睡衣,在外面的浴室洗过澡后才回了主卧。
      
      一打开门,看到的就是一副大型人像画——“月光下的睡美人”。
      
      他的动作一顿,轻轻将门关上了。
      
      房间的窗帘没关,清冷如水的月光从落地窗外倾泄下来,照在少女的脸上。
      她睡在蓝色的床铺上,犹如躺在蓝色的海洋中。
      
      应该是玩着手机睡着了,她没有盖被子,丝质的黑色吊带睡裙紧紧贴在身上,曼妙的曲线一览无余。她的睡相算不得好,裙子的边缘向上移了很多,两条笔直雪白的腿几乎都露在外面,泛着莹润的光。
      
      霍之洲的喉头一紧,刚清爽下来的身子变得燥热起来。
      
      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嫁给自己,总之自己得到她了。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过程怎样他不在意,只要结果如他的意就好。
      
      如同猎人在接近掉进陷阱的猎物。霍之洲几乎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脚步微抬,一步一步走向床头。
      走近了看,她纤长又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方打上了一层阴影,少女身上的馨香向他袭来。
      
      他低头,目光从她的头发一直流连到她的脚踝,呼吸间,鼻息处满是她的味道……
      等了4年,够久了。
      
      他拉开薄被,躺在穆暖苏的身边。
      看着电动窗帘缓缓合上后,大手不客气地揽住她……
      
      刚感觉到温香软嫩的触感,身旁的人却猛地一个激灵地睁开了眼睛。
      
      穆暖苏意识到有人在碰自己的时候,身体立刻剧烈地挣扎起来,脚到处乱踢,手臂也不停地挥舞着抵抗,她刚要开口呼救就听到一声粗重的低呼声。
      
      “是我!”
      低沉的声音让穆暖苏回过神来。
      
      床头灯被打开,她有些无措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穆暖苏坐起身来,看向那个正在按摩自己腿的男人。
      
      刚刚她用全力踹了他一脚,应该是挺疼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谁让他一声不吭地就动手动脚。
      
      “刚刚。”霍之洲深呼吸了一口气。
      
      “你,没事吧?”虽然觉得自己没错,但是身为妻子,她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表达一下自己对丈夫的关心。
      
      “没事,你还不会守活寡。”他淡淡地说,睨了她一眼。
      
      这一眼,就再也没移开目光。
      
      经过刚刚挣扎的那一番动作,她右边肩头的吊带掉了下去,露出整个圆润的肩膀和一片胸前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整个肌肤都蒙上了一层诱人的色泽。
      察觉到他的目光,穆暖苏低头,赶忙将自己的细肩带拉上来。
      
      昏黄灯光下,四目相对,暧昧在一点点氤氲。
      
      “我,我要睡觉了。”穆暖苏本能地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作势倒下。
      
      霍之洲低头注视着她,一只大手放在她的右肩,另一只手臂撑在她的脑袋左侧。
      “苏苏……”他的声音沙哑极了。
      
      穆暖苏一手揪着身下的床单,莫名有些忐忑。虽然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也给自己做过心里建设,但真的到了这一刻,她还是不免紧张起来。
      
      “我们已经结婚了,我给过你时间做准备的……”霍之洲的头更低下来,说话间,他的气息萦绕在穆暖苏的脸畔鼻尖,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我,我知道。”她面不改色地答,心里打鼓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
      
      霍之洲低低地笑了,放在她身边的手指轻轻一挑,刚刚被拉上来的肩带又滑落下去。
      
      “我会轻一点……”
      喑哑的声音渐渐消失在他越来越滚烫的吻中……
      
      *
      第二天早上,穆暖苏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了。
      她翻开床头柜上的手机,已经是8点多了。
      
      想到昨晚,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说好的轻一点呢?
      
      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穆暖苏觉得自己的初夜……
      不怎么愉快……
      
      如果不是知道霍之洲已经27岁“高龄”了,她真的怀疑他还是个处。
      他昨天的表现出的生疏和青涩,一点也不像久经沙场的老手。
      
      她一贯娇气,并不喜欢昨天的疼痛感还有留在她身上的点点红痕。
      好在他还算有人性,没有折腾她太久。
      
      正在胡思乱想中,她的手机响了。
      霍之洲发来消息说自己去公司了,让她起来记得吃早餐。
      
      穆暖苏回了他一声好,慢吞吞地起床洗漱。
      
      吃过早餐,她开了辆车接闺蜜唐晓笙出来逛街。
      
      唐晓笙是她从高中起就在一起的朋友,是当时班级里的学霸,后来顺利地考上了A大著名的中文系。
      
      说起来,两人的友谊还是从高一的一件事开始的。
      
      唐晓笙是一个很文静低调的女生,在班里不怎么显眼,平时课余喜欢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
      
      有一回儿她偷偷摸摸写的校园小说被班里男生发现了,他们当众大声读了出来并毫不留情地大声嘲笑。
      
      “哎,这里面的校霸是谁啊?该不会是我们和哥吧?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还真TM像!该不会暗恋我们和哥吧?”
      
      不加掩饰的笑声让在本就矜持的唐晓笙更加无地自容,羞得脸色通红。她着急地去够男生手里的本子可怎么也够不到,急得几乎要落泪。
      
      穆暖苏看不下去,拿起语文书就敲那些男生的头。
      
      “有病啊?快还给人家!一群语文不及格的人还好意思笑人家写的东西!你们也不看看自己作文写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她长得漂亮,家境又好,在学校还有人给她撑腰,行事高调张扬,当时谁也不敢得罪她。
      而且,她和他们口中的“和哥”还是好朋友,那些男生见她生气了,悻悻地将本子还给了唐晓笙。
      
      唐晓笙拿过本子就趴在桌上,头埋在胳膊里,委屈地不行。
      
      “道歉啊!”穆暖苏使了个眼色,大声道,里面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那几个闹事者乖乖地向唐晓笙道了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这在穆暖苏看来只不过是一件小事,可唐晓笙却一直把它放在了心上。
      
      在穆暖苏高三最最困难的那段时间,是唐晓笙住进了穆家,陪着她一点一点地复习知识点,辅导她不会的功课,帮助她通过了文化课的考试并顺利被A大艺术学院录取。
      
      经历过那段时间之后,两人原本一般的感情变得坚固起来,几乎无话不谈。
      
      “我们去哪?”穆暖苏转向唐晓笙,问道。
      
      “去东新吧。”唐晓笙说,“听说那里新开了一家咖啡厅,我想去看看。”
      
      “好。”穆暖苏打着方向盘,脚踩油门,车子瞬间向东新百货的方向开去。
      
      *
      到了位于东新5楼的咖啡厅,穆暖苏要了杯摩卡,又给唐晓笙点了拿铁。
      
      刚坐下来,唐晓笙就问起她结婚的感觉如何。
      
      “挺好的。”穆暖苏含糊其辞,她也是刚搬进新家,除了一个不怎么美好的新婚之夜,还没来得及体会出什么。
      
      唐晓笙叹口气,“要不是你家里的事,你也不会这么早结婚了。”她始终觉得,婚姻应该基于爱情的基础。
      
      “笙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想谈感情。我现在这样挺好的,你知道我老公吧?他又帅又有钱,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哎你还记不记得,高中的时候你跟我说看小说时遇到的一句话?”穆暖苏回忆着说,“‘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就很多很多的钱。’”
      
      她用咖啡勺轻轻搅着咖啡,“当时我还不不能理解,可我后来懂了。”
      
      “爱情这种太虚幻,还是钱比较实在,能给我踏踏实实的安全感。”
      
      她喜欢收钱也喜欢花钱。事实上,从高一起,她就将自己多余的零花钱交给了朋友卫青和打理。除了父母给的零花,她自己每年都会有一笔不小的收益,这也是她花钱格外大手大脚的另一个原因。
      
      唐晓笙见不得闺蜜这副看破红尘的样,细眉微蹙,“是不是因为——”
      
      “算了不说啦!”穆暖苏把勺子一放,发生清脆的一声响。
      
      她叹气,幽幽地说:“17岁以前,我也以为我爸妈的感情很好,可结果呢?”
      穆暖苏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我TM居然有个小我一岁的妹妹,你说可不可笑?”
      “还艾林,起这个名字恶心谁呢?”真是越想越气。
      
      “算了算了不说了,想到就糟心。”穆暖苏皱皱眉,终止了这个话题。
      “好,不说了。”唐晓笙笑笑,“我们去楼下逛逛。”
      
      女人逛街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区区半天根本不够。等两人买好东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
      
      买了衣服鞋子和包,穆暖苏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开车回了家。
      
      “太太你终于回来了,先生都等了好久了。”穆暖苏刚到门口,门就被保姆从里面打开了。
      
      餐厅里,桌上放着已经凉了的菜,霍之洲坐在餐椅上看着她,神色不明。
      
      “先生我帮你把菜热一下。”保姆走过去,将桌上的菜端去了厨房。
      
      穆暖苏心头突然涌上了些微的愧疚。
      “你今天回来吃饭啊?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我都在外面吃过了。”她走过去,尝试缓和现在略微凝固的气氛。
      
      “你的电话打不通。”霍之洲揉揉眉心,声音沉沉。
      
      “在外面时间太长了,手机没电了,我也没带充电宝……”穆暖苏没太有底气的解释。
      
      “知道了。”霍之洲点头。
      
      商场里随处都有充电宝,真要想联系,怎么会联系不到?她还是没有这个意识罢了。
      霍之洲在心里叹气。
      没有就没有吧,刚住在一起,她不适应也是正常的。时间长了,总会记得的。
      
      “那我先上去了,你吃饭吧。”穆暖苏眼角瞥到保姆已经热好了菜,说了声就要上楼。
      到了二楼,她忍不住回头看了还在餐厅的人。
      暖色的灯光下,他一个人吃饭的身影却多了几分寂寥。
      
      穆暖苏摇摇头,不,这一定是她的错觉。
      
      *
      霍之洲吃好饭就回了书房工作。
      
      这一次,穆暖苏没有睡觉,在床上玩手机等他。
      
      霍之洲洗好澡过来,有些意外她还没睡。
      
      他穿了身黑色的睡衣,还未完全干透的头发随意搭在额前,高冷的感觉消散不少,整个人显得随和不少。
      
      “还没睡?”他走过来,低声问。
      
      穆暖苏摇摇头,“我——”在等你。
      
      不对!她等他干嘛?
      
      穆暖苏心脏猛地跳了一下,突然惊觉:如果她说在等他,霍之洲会不会以为自己是在提出某种邀请?
      
      

  • 作者有话要说:  霍先生你怎么回事2333333
    “我要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那就很多很多的钱。”这句话出自亦舒的《喜宝》
    天呐!我为什么要手贱捉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