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里有山神》塞北窑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6-06 00:09:1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靳四 ...

  •   深夜,靳四合上眼睛,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乱得不行。
      一来,仓库里经历的那件事情,让人难以平静;二来,那点燃了的提灯就挂在他房间内的滑动门外面,门是关上了,火光也很小,但小也不代表没有,一闪一闪的,闭上眼睛都感觉外面有光线在晃动。
      
      他对光线实在有些敏感。
      
      三来,自打说完了那句话之后,他整个人脑子嗡嗡作响,一会儿浮现山林的画面,一会儿浮现鸟兽飞舞的景象,又过一会儿是山上、地上有异兽奔跑,从高山开始画面一直不断变化到城市中,又从城市到了山林。
      
      耳边上传来窸窸窣窣的挪动声,鸟叫、兽啸、虫鸣,厮杀的声音,咀嚼的声音,人声交谈的声音……
      
      靳四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牙关用力咬紧,眉头拧成八字,双拳紧紧地攥在一起,身体稍稍蜷缩,一会儿左翻一会儿右转,额头青筋紧绷看着就要炸开来一般。
      
      一段时间后,他的衣服背后印了一圈汗渍。
      
      又不知过了多久,靳四缓缓睁开了眼睛,重重喘了几口气。心道这山神可真不是个人能当的……他疼了一晚上,炸了一晚上,总算是琢磨出来了。
      
      山脚下那次入定,是被承认。
      山神印刻成,这是要自己去接受,脑海中那些画面和耳边听到的声音,都是来自远处,或者就在这片山上的精怪、生灵,普通的动物和人类,等他灵光一闪想明白后,那些画面和声音才渐渐慢下来。
      
      舒缓许久之后,脑中的画面又停在了一处,围成一圈的铁围栏和假山以及自己栽种的树,围栏里到处都是猴子,应该是动物园。
      画面停在那,画中的景象却又是动态的。
      
      像是又一层的考验。
      靳四歇了一会后,仔细地感受了当下的感觉,很玄妙,感觉自己仅坐在屋内就能俯瞰世界,全身仿佛有一股力量不停流动,在引导他想做什么……
      
      于是他伸出手点了画面中的某只猴子。
      那猴子一愣,慌慌张张地跳起来,从假山蹦到树上,悬挂着,探头探脑。
      
      靳四就对着那脑袋点了一下。
      猴子一下子就疯了,在树和假山之间来回跳动,来回跑了三个圈后它停了下来,伸着脑袋看向空中某个方向,眼神里有迷茫、疑惑、害怕、期待等等。
      
      靳四也不知怎么就读懂了它眼里的内容,安抚性的隔空摸了摸它的脑袋,轻声说了句:“我就来看看,打扰你休息了。”
      猴子歪头,在他的虚掌之下蹭了蹭。
      他竟然就此感受到了毛茸茸的触感!
      
      靳四试探着对它说:“去吧。”
      那猴子叫了两声似是回应,一扭头又跑回猴子群里待着了。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转瞬间脱离了那种神奇的状态。
      
      靳四撑坐起身子缓了几口气,自觉休息够了便站起身走到滑门边上,移开玻璃门一点距离。
      左边墙壁上支出了二十多厘米的细铁棍,提灯就挂在上面。他盯着里面的火苗许久,火苗中慢慢浮现出那只猴子的画面,下一秒又消失了。
      
      靳四吐出一口气,说不出是什么心理。
      过了会,空荡幽静的院子里传来一句轻飘飘的话:“获取信仰,被承认……没生出灵智的寻常动物果然要容易得多吗……”
      
      ·
      
      早上七点,阿山整理好床铺去到客厅,他们这里,敞开式厨房和客厅和餐厅都在同一个地方,冰箱里还剩下几片吐司和几个鸡蛋,他转身去底下柜子里找,摸出一袋方便面。
      
      慕老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说:“方便面不错,昨天不是还剩了菜汤吗?用那个作为作料放进去就行。”
      
      阿山关上冰箱,推开慕老来到电磁炉边上,开始洗锅:“昨天饭菜被你吃得大半,我跟大人后来看没剩菜了就一起洗了碗筷。菜汤没了。”
      
      慕老沉默地站在他身后一动不动。
      
      “让让,我还要煎蛋。”阿山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慕老您可以辟谷,剩下五个蛋给您煮一个,要是饿了就再吃两片吐司。其余的都是要留给大人的。”
      
      “阿山,你变了。”慕老委屈地吧唧吧唧嘴。
      
      阿山冷漠道:“不,我只是严格遵守您之前发给我的守则做事而已。”
      
      “刚接任山神的第二天对方肯定会食欲不振,头脑发晕,一下子承受太多一定会睡到下午再起,到时需要补充许多能量……”
      
      “唰啦”一声,客厅大门被打开。
      挤在洗手台前的两人愣愣地转过头。
      
      靳四揉了揉自己炸成鸡毛的头发,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眼底下挂着浓浓的黑眼圈,眯着眼睛迟缓地举起手打了个招呼:“早。”
      
      慕老震惊:“你你你你你你怎么起来了!”
      阿山回过神来,悄悄地瞟了靳四一眼,心里稍稍对他有所改观,低下头迅速开始做早饭。撕开包装袋,方便面顺着方向落入锅底之中。
      
      慕老拉着靳四坐在客厅里,啧啧称奇,瞧着他左看看右看看:“头晕不晕?喉咙发干吗?食欲怎么样,吃得了饭吗?眼睛呢,面前冒金星没,看得见吗?”
      
      “不晕,不干,很饿,看得见。什么事也没有,一切都很好。”
      靳四挣脱束缚,甩了甩胳膊:“除了手有点酸,身子有点没劲,就没别的问题了。”
      
      “嘿,你小子资质可以啊!我昨天怕你喊疼喊得厉害,还特意在你房间周围设了隔音结界,防止你吵到我们,你居然一个晚上就撑过来了。”
      慕老一只手半抬着起来,想去抹下眼睛开开天眼看看这小子到底什么情况,心里一想又放下了,作为一个山神守护人,只要对方做得好就行,不要太过探究,给彼此都留点空间才能合作愉快。
      
      靳四挣扎着张开眼睛,礼貌地谦虚了一下:“过奖过奖。”
      他还是熬到凌晨才结束的,浑身乏力也没睡得多好,这么说显得他怪厉害,蛮不好意思的。
      
      慕老朝着阿山喊了句:“等会吃完早饭带靳四去山里面逛逛,今天就算了,带他看一下以后他要经常锻炼的地方就行。”
      阿山应了一声。
      
      靳四手指微微动了动,没多说什么。
      
      ·
      
      吃饭的时候,靳四看面前这两人都拿出手机低头看消息,这一幕可太熟悉了,没想到他上了山上庙里居然也要见到这样的场景,还以为这些人会过着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般生活。
      
      末了,又想起自己的手机,一看果然仅剩百分之五的电了。
      
      “大人,你今天的早餐可一点都不能剩。”
      阿山见他没什么动静,探头看了看,起身去旁边抽屉里拿出一个充电器递给他:“餐桌底下就有插座。”
      
      靳四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又朝他道了声谢,弯下腰给手机充电。
      阿山没说什么,低下头静静地开始刷微博热门。
      
      慕老就在这个时候起身,去了走廊,当着两人的面趴在地上,朝着各种缝隙角落里念叨着:“乖宝,出来了,别玩捉迷藏啊,人间恶人多啊,出来出来……”
      渐渐地,越爬越远,直到没了声音。
      
      靳四收回目光,回过身来看手机,想着有些事情或许以后慢慢就知道了,就比如刚才慕老明显是在找什么活物,应该是宠物之类的,也犯不着现在立刻就问。
      
      他翻下联系人,给房东发消息,说要提前退租。
      时间还早,对面应该还在睡觉,靳四把手机放在裤袋里,一口将碗里剩余的面吃了个精光。
      
      阿山见他吃完了,起身收拾好碗筷,然后移开了客厅里的滑门。光线从外面照进来,刺得靳四眯起了眼睛。
      
      阿山说:“走吧,带你去看一条河。”
      
      ·
      
      两人从曲廊走到院子里,走过了石桥,又走了一段路穿过后院门进入了山间。走在石板路上,一直向下,路过了无数的花草树木。
      奇怪的是,这里除了风声和偶尔响起的虫鸣声就没有更多的声音了。
      
      “这山里没有鸟,没动物吗?”靳四问。
      
      “嗯……这个,据慕老所说,这座山因为有山神庙,而且最开始的那位山神就是这座山修炼而成的,只是过了几千年,那位山神跟某个仙兽起了争执,打了一架,元气大伤早早入土,那位山神一身真性情,入土前把自己的法力注入山内,只愿与山永远在一起。后来,这座山慢慢地有了灵气,吸引了不少精怪前来占巢修炼,精怪一多,他们的气息和威压就使得周围的鸟兽不敢踏入这片山上,久而久之,就没有鸟兽在山上活动了。”
      
      “那这之后呢?下一任山神呢?”
      
      “按理说,山神是应该由某座山自由修炼而成,但是随着世间人为痕迹一点点增多,渐渐有房,建城,开始打仗,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空气中所能修炼和吸取的灵气越来越微薄,再后来就再也没有山神现世了。”
      
      阿山就像是背书一样,把自己从慕老那听来的故事说给了靳四听:“山神是最难修炼的,没有了山神,精怪还在,要不是科技越来越发达,精怪差点就会产生暴/乱各自也要争夺为王,天上神仙见此觉得不行,就塑了名为山神的神格,投入到世间,凡是身体资质上等的都分了一丝神格,又安排了看守山神山的人下来,在那些人中挑选最适合的人选担任山神一职,为的就是能镇精怪,不让他们发生动乱。”
      
      “后来根据地理位置的划分,每一个地区安排一个山神掌管,不论是精怪闹事还是人间的旱灾、地质问题等等,都由山神来处理。山神,管的就是地面的事情。”
      
      不知不觉,两人走了许久的山路。
      靳四耳边逐渐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流水打在石头上、泥沙上的声音。
      
      阿山领着他向右径直走说:“到了。”
      两人穿过树丛,来到了河流的岸边,顺着河流的流向继续往前走。
      
      走到了底,河流冲刷着水中的石头,发出巨大的声响,一下子直冲而下。
      “哗啦——”
      
      走到底是个瀑布,只是他们站在了瀑布的上方。
      靳四瞧着流水落下的冲劲暗暗吃惊,阿山伸手指了指下面说:“嗯……这瀑布底下,就是你以后要早起炼体的地方。”
      
      靳四:“……”
      要了狗命。
      
      阿山继续道:“放心,这肯定得慢慢来的,一下子站在这下面承受冲刷力我也怕你……”
      
      “嘘,等下。”
      靳四忽然做了个手势,阿山闭上嘴疑惑地看向他。
      
      “我好像……听到山脚下有人声。”
      
      有两个男声,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少年一个中年男子。
      
      “爸,你要去什么山神庙,怎么建得这么高?这谁上的去啊?我们爬了多久了都!”
      
      “快了,应该快了。”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奇了怪,我当年上来的时候也没爬这么久啊。”
      
      少年语气颇为不耐烦:“到底行不行啊,有没有找错山啊,别到时候上去什么都没有!”
      
      男子气得大吼:“我怎么可能找错?这石梯都长得一摸一样!”
      
      “累死了,妈的!要是这次再不行,我下次绝对不会跟你出门了!”
      “行了,废话少说点!你就是缺乏锻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