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失败以后》樱笋时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2-06 09:28: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彪悍的三娘子 ...

  •   第2章
      
      屋门从外猛然推开,宋嬷嬷和一众侍婢婆子簇拥着一个衣饰华贵的女孩儿气势汹汹踏了进来。
      
      那头岳夫人送着客脱不开身,这头四娘子听了禀报非要来遂初院,过来便听到岳嬷嬷这番话,难怪宋嬷嬷情急大骂。
      
      岳欣然看着这阵仗,只心平气和地道:“四妹妹,宋嬷嬷,难得到了遂初院来,何不坐下说话?”
      
      四娘子只扬了扬下巴冷冷道:“三姊姊,失礼了。方才下人来禀,有人在院中胡言乱语四处走动,我怕扰了姐姐,这才前来。”
      
      宋嬷嬷脸露笑容,四娘子不愧是未来的世子夫人,听听这话,周周全全的,她当即也道:“四娘子说的是,不来不知,这老货竟敢在府中散布谣言!国公府那样的人家,三娘子在深闺之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能迈,能有何关系?似这等玷污我岳府闺秀清誉的东西,合该打上几十棍赶出岳府!待我禀了夫人便行事!”
      
      对着岳嬷嬷这样的世仆,竟是杀气腾腾,半点余地也不留。岳欣然微微皱眉,只看向四娘子,四娘子却一脸冷然,半分阻拦的意思也没有。
      
      她即将嫁往国公府,不尽尊荣,现下在家中也是地位珍重,一个来投奔的破落户姊姊,竟想借机造谣生事,也想挨国公府的边儿?也不照照镜子自己看看!教训个把老奴,已然是看在一门同姓的份儿上!
      
      岳嬷嬷心寒至极,大声道:“若国公府与三娘子无关,又与四娘子何来相干?”
      
      四娘子不由面现恚怒。
      
      岳嬷嬷却是盯着四娘子道:“便将老奴打死,也要在大老爷的遂初院中分说个清楚明白!亲事素来讲究门当户对,使君官不过太常丞,成国公还是当朝大司马……四娘子,朝堂之事你虽不知,可使君官阶你不会不知道吧?”
      
      四娘子面色登时铁青,太常丞不过七品官职,便是上朝也只在殿外听宣,国公爵乃一品,成国公更是诸国公中位列第一,大司马之职位列三公,执掌天下兵马,一人之下万万之上;而世人眼中,阿父不过士族,岳府并非累世簪缨,勉强可说一句诗书传家罢了,自是万万不能与国公府相提并论的……
      
      宋嬷嬷心中咯噔一下,立时喝止道:“无凭无据,偏你这老货造谣惹事!再胡说八道,我现下便拿了你!”
      
      岳嬷嬷冷然一笑,直接将一切撕将开来:“今日四娘子既嫌老奴犯了口舌之忌,那便索性明说,昨日夫人去祠屋取四娘子你的谱碟时,亲口在列祖列宗面前承认,与国公夫人议亲的书函,便是三娘子带入府中、早年大老爷留下来的!三娘子何时入府,四娘子你的这门好亲事何时定下?你不妨自己个儿仔细思量。
      
      我只知,当年大老爷与成国公同殿为臣,文武并肩,何等佳话?大老爷生平策无遗算,天下皆知,断不可能令他唯一的女儿直到如今也没个着落!怕只怕人心生鬼蜮,大老爷若泉下有知,他唯一的骨血连柴米嚼用皆要被人锱铢计量,终身大事为人所夺……如何能瞑目安息!”
      
      语到后来,岳嬷嬷已是哽咽难言泣不成声。
      
      院内忽地风声大作,直刮得枝叶哗哗作响。 
      
      四娘子不由看向宋嬷嬷,对方此时却生生听出一额头的冷汗,谱碟上面记载宗族至亲,议亲时俱要出示,岳夫人昨日心情激荡一时说了出口,万没想到竟会被这老奴听了去!四娘子不得不信,原来,原来她的亲事竟真是这般来的……
      
      岳嬷嬷语涉先人,绝无可能轻易乱说,更兼此时风声大作,似先人有灵附和赞同一般,跟来的婆子婢女俱是面现惧然,看向岳欣然眼神再不相同,原以为对方不过一介寄人篱下的孤女,却原来大老爷早早定下那样一桩亲事,那些尊贵地位荣华富贵原来合该是她的!
      
      宋嬷嬷咬牙:“给我捆了这老奴,堵了她的嘴……”
      
      侍婢婆子们你看我我看你,想动手的在犹豫,站在原地又摇摆,推来搡去乱乱哄哄一时不成样子。
      
      “好了!”岳欣然将盏在桌上重重一掷,场中登时一静。
      
      岳欣然先对阿田道:“扶岳嬷嬷坐下休息。”
      
      然后她看向四娘子和宋嬷嬷:“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岳嬷嬷却站起来急急道:“三娘子!”那明明是你的亲事……
      
      岳欣然却是抬手将岳嬷嬷扶着坐下:“无需计较……”
      
      先不说这时代的婚姻对女性而言有多么辛苦劳累,就岳欣然本心而言,她极不喜欢将一切都依附在一个男人身上,哪怕是身在这个时代,她也还是想按自己心意,自由自在地过活。
      
      而且,成国公府……老头子留给岳使君的那封书信,岳欣然并不知道其中内容,可是以老头子行事,绝不会只是给她定门亲事这么简单,想到成国公府,思及朝堂局势,无数信息在岳欣然心头翻涌,她很快有了决定,恐怕必得见一见她那位叔父了。
      
      岳欣然息事宁人,却未见得人人乐意。
      
      四娘子一指岳嬷嬷,冷冷出声道:“胡言乱语,扰乱家宅,还不将那老奴给我捆了!”她看向所有婢女婆子,阴森森地道:“敢不动作的,我必禀了阿母直接打死!”
      
      四娘子眉目间透出股凌厉阴狠,叫这众多婆子婢女生生打了寒战,眼前竟仿佛站着的是盛怒中的岳夫人!
      
      不论今日这老奴如何说,国公府的亲事她已经定下了!世子夫人只能是她!岳府终是阿父阿母来作主,只要先将这老奴除去,为了这门亲事,家中谁会说什么,谁又敢说什么?!阿父阿母定然,也只能将所有消息密密掩下,将场中这些奴婢尽皆处置干净了就是,到得那时,谁还会知晓这门亲事从何而来!
      
      岳欣然看向四娘子,第一次沉下了面孔。
      
      四娘子弯了弯嘴角笑道:“这老奴胡说八道,非议我也就罢了,分明处处贬损姊姊闺誉,我这是代姊姊收拾处置呢,纵是姊姊生气不高兴,为了姊姊,我也愿意背这个骂名哩……”
      
      然后她抚平唇角,透出股森森冷意:“下月我便将是成国公世子夫人!不肯动手的……打死了你们我还担待得起!还、不、动、手?!”
      
      那双直直盯着岳欣然的目光中,似有无声火星飞燃而出。
      
      她便要叫她这位三姊姊好好看看,谁才是岳府中说了算的人!谁才是未来的国公府世子夫人!她现在就要把这位目下无尘的三姊姊踩进尘埃中,叫她老老实实当自己去国公府的第一块踏脚石!
      
      岳欣然挑了挑眉毛:“只因为这桩亲事做靠山,你就敢草菅人命?”
      
      不必四娘子回答,岳欣然已经在她眼中那股高高在上的胜利得意里看到了答案。
      
      岳欣然竟然淡淡笑了:“……既然如此,这门亲,你不必结了。”
      
      说着,岳欣然根本懒得多费口舌,也不去理会身后纷扰,直朝正院而去,她本也要见她那位叔父,既然如此,那就今日一并解决吧。
      
      对方完全不按后宅套路来,四娘子一时傻在了原地,竟不知该如何应对。可是,对方笑容淡定从容不迫,莫名叫四娘子惊慌气促,她连声喊道:“岳欣然!!!快拦下她!快!!!”
      
      可也不知是怎么的,三娘子明明亦是身姿笔直、体态优雅,却步履如风,远远将这许多气喘吁吁的后宅婢女婆子甩在身后。
      
      正院,岳欣然求见自有使女前去禀报,正院里下人暗自稀奇,这位素来不出遂初院,怎会来求见使君夫人?
      
      然后众人更惊奇地看到原本服侍四娘子的诸多婢女婆子竟衣饰不整地追了来,甚至四娘子竟也上气不接下气地坠在后边儿!
      
      使女连忙停下:“四娘子且缓缓气歇歇,”然后她朝婢女婆子斥道:“尔等如何服侍的!竟令四娘子这般受累!”
      
      有失体统!四娘子可是要嫁入国公府的!近日那许多规矩教导岂非白费!
      
      婢女婆子个个有冤难言,四娘子看到使女,想到自己的亲娘,忽地心中大定,原来岳欣然是来正院,哼,她还能翻过天不成!阿母是绝计不可能站在她那边的!她倒要看看岳欣然还能有什么手段!
      
      她喘着气道:“我也一并去见母亲!”
      
      宋嬷嬷年纪最长,最后才到,此时气喘吁吁说不出话来,只连打手势,使女便道:“夫人刚刚送走了客人在歇息,既如此,四娘子与三娘子一并进来吧。”
      
      四娘子瞥了岳欣然一眼,扬了扬下巴:“走吧。”
      
      岳欣然神情自若,要当着四娘子的父母破坏国公府的亲事……她仿佛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地狱难度的事情,更没有丝毫迟疑犹豫。
      
      正院堂屋中,岳夫人簪环璀璨华服在身,才送了国公府的诸位夫人娘子,她正倚在榻上休憩,听到下人来禀,说三娘子求见,她本已开始诧异。
      
      待见却是四娘子头饰凌乱直奔她怀中,岳夫人不由怜爱心疼:“阿四这是怎么了?”
      
      四娘子原本五分作戏,可在熟悉的怀抱中,终也成了八分委屈:“阿母!你还是叫三姊姊嫁到国公府去吧!呜呜呜呜……”
      
      宋嬷嬷喘着气赶来,附在岳夫人耳畔将前因后果迅速回禀。
      
      岳夫人搂着爱女,凌厉目光直直射向后面进来的岳欣然:便是知道换亲之事又如何!她的岳府之中,谁还敢越过她的女儿!
      
      掌管宅第二十余载,生杀予夺的手段她已经很久没使出来了。若识趣,不过一副嫁妆另嫁就是;若不识趣,不论是魏京外的回雁庵还是乱葬岗,皆有的是去处!
      
      这样凌厉甚至隐含杀气的视线令许多婆子婢女都情不自禁开始瑟瑟发抖,岳欣然却直如不见,从容一礼:“见过叔母。”
      
      既无辩诉解释,亦无惶恐歉意,更没有委屈指责。仿若一切乱象都不存在,她只是单纯来问个安一般。
      
      岳夫人搂着四娘子,面上含笑:“这两日府里忙乱糟糟的,没能顾上遂初院那头,叔母先向你道个不是。你们小孩子闹矛盾,屋子里闹闹便也罢了,话传将出去可不好听,日头里不少夫人还问起阿然你呢。
      
      你们姊妹若是有什么误会,当好好开解才是。毕竟,也是该当出门子的年岁了,你四妹妹好日子便在下月,只待成国公世子巡边归来便要完婚……你们处一日便少一日。阿然,你说是不是?”
      
      岳欣然挑了一下眉,这位叔母真不愧是当了官夫人这许多年,这话当真是滴水不漏,只将尖针密密藏在笑容之下,其实不过两条核心:
      
      其一,岳欣然婚姻大事定夺之权,那句“不少夫人问起”真是意味深长;
      
      其二,舆论导向之权,岳夫人是长辈,“话传将出去不好听”……对于一个没有父母的孤女而言,确实是要命的威胁。
      
      如果换一个真正十四岁、只在深宅大院长大的士族女孩儿,遇到这样的局面,面对那句“即将完婚”下的恶意,除了屈辱低头任凭摆布,还能如何呢?
      
      若不肯低头,叔母只需对外说一句“不敬长辈不爱护幼妹”,便可抹煞一切努力,再也没有可能嫁到一个体面的人家,只能任由磋磨。
      
      可岳欣然毕竟不一样,对于这些“高超精妙”的后宅手段,她只微微一笑:“叔母说的是,不过,我以为,妹妹的亲事定在下月恐怕不妥。”
      
      四娘子止住抽泣,不敢置信地看向岳欣然,当着阿母的面,她怎么敢!
      
      不顾岳夫人维持不住的笑容,岳欣然只不紧不慢地续道:“北狄扣边,成国公世子……可未必能回得来。”
      
      岳夫人即将出口的斥责惊了咽了回去,四娘子刚刚止住的抽泣登时也噎在喉咙中,呛到喘不过气来眼睛翻白。
      
      屋中登时乱将起来,顺气的、喂水的、喊着要叫郎中的……好一片鸡飞狗跳。
      
      

  • 作者有话要说:  卖萌求包养啦啦啦~~~~走过路过收藏一个~~~~~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