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失败以后》樱笋时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30 20:50:3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那个三娘子 ...

  •   第1章
      
      窗外依旧黑乎乎一片,阿田却自然睁开了眼睛,不敢耽搁,迅速爬将起来,她没敢点灯费油,只摸索着穿上短褐长裤,打开了罩屋的门。
      
      “嘶~”一股凉风倒卷而入,她哆嗦了一下,只原地跺了下脚,取过廊下的扫帚便飞快跑过游廊到垂花门前,秋意已凉,一.夜过去,地上积了不少落叶,阿田与其余两个婢子一起,认认真真开始扫起来。
      
      待将影壁、垂花门、游廊全部扫干净,汗水和露水已湿了衣衫,天光依旧昏沉,阿田收好扫帚,按着昨日的吩咐,又急到后院挑了净水洗地,院中却已经有人声响动,待听到车马辚辚传来,阿田忙不迭将东西收拢到廊下,跪倒在地,不敢抬头。
      
      车马在前院候了许久,待左邻右舍走尽了,才慢慢跟着远去,阿田爬起来,正院管事的宋嬷嬷已经朝她喝骂道:“你个懒婢!不过就是些扫洒的活计,使君都上朝哩,你还未干完!若是耽误了吉时,有你好果子吃!”
      
      阿田诺诺而已,丝毫不敢辩解,只是加快了挑水洗地的动作。
      
      岳府在长平坊,这里聚居着魏京一众侍中少府少监长史谏议大夫,岳府乃是标准的三进宅带一个名为“遂初院”的小跨院,形制结构与左右一般无甚出奇,只是岳家使君太常丞的官位,却颇是醒目。魏京中,讲究人以类居,同阶职司的自会居于一处,而岳家使君,七品位阶,又是个闲散衙门,非是朝堂要害,确是低了些。
      
      赶着上朝的日子,便似今晨这般,左邻右舍一并出门的时候,岳府车马只能在前院一候再候,诸位使君皆走尽了他最后一个才能出门——街坊里岳使君官位最低,他走在哪个前头都不合适。
      
      岳夫人商户出身,平素虽是斤斤计较了一些,在紧要关头却知要舍得本钱的道理,每逢考纪之年,总不忘要岳使君使些银钱向上峰“活动”一二,奈何岳使君官位虽轻,却是个最讲究之人,严辞厉拒,气得岳夫人摔盏砸杯,此事终是不了了之。
      
      好在岳府人口简单,岳夫人自过门以来,并无公婆需要侍奉,唯一能称得上长辈的大兄,早年未曾娶妻,后面又罢官远游,十数年过去,对方身故,只留下一个孤女,守满了三年整孝才刚归岳府,就住在西边的遂初院中,识趣得紧,自入了府就闭门不出,少来岳夫人面前碍眼。
      
      岳夫人嫁来之日便当家作主,膝下又有四儿一女,日子堪说是称心如意——只除了街坊邻居走动时,她见个夫人就需行礼的憋屈。妇人的地位终是要看男人,这诸多夫人的诰命品阶可不都随着自己的丈夫、儿子走么,岳夫人只能低头。这还是在长平坊,若到了永宁坊、永安坊,那等一姓一支便能占据整整一坊的簪缨世族之处,岳夫人更连腰都没办法直起来了。以岳使君的官职,说不得,连门贴都递不进去。
      
      每逢上朝之日,听着岳使君车马在前院等候之时,岳夫人便在榻前咬牙切齿,而今日,这桩岳夫人最大的心病竟是不药而愈。她竟再没计较岳使君最后一个才得出长平坊的尴尬,一脸兴致勃勃地开了库房,取了二十匹最鲜亮的烧云赤锦,命宋嬷嬷亲取了去裁剪,鲜亮的赤锦不多时便系在廊柱、花木上,将整个院落装点得喜气洋洋。
      
      岳夫人又将陪嫁的珍藏亲自指挥着妆点,不论是雕花刻景的胡椅,还是色彩鲜亮的彩屏风,晶莹剔透的水晶瓶,待天光放亮时,这院落已经有了与平时截然不同的神气,看得阿田目不转睛。
      
      后厨还传来与平素截然不同的异香,听闻是夫人用了西域来的香料,价比黄金,为了招待来客,真真是下了血本。
      
      待使君早早下了朝归来没多久,岳府大门全开,一早晨的忙碌终于迎来贵客。
      
      院子里小婢子们一边忙活一边兴奋地窃窃私语交换消息:
      
      “来的可是国公府的贵人们哩!”
      
      “这么说,四娘子的亲事当初真定的是国公府?”
      
      “那可不,方才我去传菜,原来今日是来‘择期’的,夫人选了下月的吉时!”
      
      “这般快!”
      
      “国公府呢!岂不比坊头的宋使君官位还要高?”
      
      “ 是成——国——公——府!!!”
      
      众婢齐齐瞪大了眼睛捂住了口中的尖叫!
      
      天爷!那可是成国公府呢!整个大魏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定国的军中之神!天爷!他们岳府的四娘子,定下的竟是世子!吓,他们岳府的小娘子将来便是军神的儿媳妇、未来的国公夫人呢!
      
      而且,成国公府,那岂不是……成国公世子!天哪!魏京中谁人不知,尽是闺阁梦中人的成国公世子!一时间尖叫再也按捺不住!
      
      阿田一般瞪大了眼睛听得兴奋不已,忽然一股大力将她拽到一旁,她大吃一惊,却见岳嬷嬷沉着面孔朝她道:“你怎地在此处!”
      
      阿田懵然道:“宋嬷嬷令我扫洒迎贵人哩……”
      
      岳嬷嬷一字一句道:“你现下乃是三娘子的侍婢,不是洒扫婢!”
      
      阿田心中一颤,今年盛夏,岳夫人确是将她指给才归岳府的三娘子做侍婢,可她原本就是廊下的洒扫婢,除了定时给三娘子处跑跑腿,也无甚事可做,便就和原来一般做着洒扫之事,今日阖府为喜事忙碌,她便也照着宋嬷嬷的吩咐干活……
      
      听到岳嬷嬷近乎责问的话,阿田委屈道:“三娘子的柴米我准备好了,没忘哩……”
      
      岳嬷嬷视线冰冷,其中似还透着阿田看不懂的伤心与愤怒,大爷故去不过几年,那商户婢便敢慢待三娘子,随意指了一廊下洒扫的婢子当侍婢,竟觉得送些柴米就算服侍了,好好一个士族小娘子竟要沦落到自己下灶……不论使君还是那商户婢,竟早忘了以他们身份地位,是因为谁才能在这长平坊立足!现下……竟还敢那样欺负三娘子……国公府的亲事,好一门国公府的亲事!
      
      面对这样可怖而沉重的视线,阿田不敢再辩,缩了缩头道:“我这便给遂初院送过去。”
      
      岳嬷嬷一言不发,只跟在阿田身后。二人身影一前一后消失,却落在另一人眼中,径直向后院禀报邀功去了。
      
      却说阿田心中连连叫苦,宋嬷嬷是跟着岳夫人到府上的,当了正院十余年的管事嬷嬷,平素对他们打骂教训都是有的;岳嬷嬷是府中世仆,掌着祠屋诸事,极少出来,她从来不高声说话,更不会对他们动手,可不知为什么,大家都更惧怕岳嬷嬷,似她笔直身形透出的那股子无形气势叫人不敢不敬,现下她跟在身后,阿田原本风干的衣裳又再次沁出汗迹来。
      
      待看到阿田领到的箩筐中不过普通的秋菘鸡子,甚至还有低贱的粟黍等物,岳嬷嬷脸色愈发不好看,她皱眉看向上面附着的一张纸页,打开一看,上边写着:粟,四十钱一斗,计二十五钱,鸡子十钱一枚,计二百钱……柴薪,五钱一捆,计十钱,总计二百八十五钱。
      
      岳嬷嬷手颤得厉害:“这是何物?!”
      
      阿田更是结结巴巴道:“宋,宋嬷嬷与三,三娘子的……”
      
      岳嬷嬷勃然作色:“欺人太甚!”
      
      岳嬷嬷大步便朝遂初院而去,阿田拎着箩筐吃力地跟在后面,已经急得快哭出来,她从来没有见过岳嬷嬷这般生气的模样……
      
      到得遂初院前,岳嬷嬷却生生顿住了步伐,深吸一口气,才在门上不轻不重扣了三次。
      
      一道清晰的女声从里面传来:“请进。”
      
      岳欣然刚刚结束今天的晨跑,这跨院虽然只有简单的一进,却有足够广阔的庭院空间,秋风虽至略带寒意,对于晨跑来说,却是最舒服不过的天气,大汗淋漓之后再用灶上热着的水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神清气爽。
      
      灶上的煮鸡蛋+杂粮饭已经热好,简单拌个蔬菜,蛋白、碳水、维生素一应俱全,穿越到这个时代已经数年,生活条件上唯一令岳欣然觉得十分满意的,就是各种有机食材。充分运动、健康食谱,让这具生长发育中的身体拥有上辈子高强度工作节奏下不可能拥有的优雅比例。
      
      岳嬷嬷扣门之时,岳欣然已经开始了这一日的工作,整理重重书架上的简册,分门别类归置到不同的箱笼中,原本堆满书册无处下脚的屋子,现在已经显得空荡起来。
      
      看到岳嬷嬷与阿田一道进来见礼,岳欣然是有些讶异的,她含笑回以问候,还是如往常一般,伸手接过了阿田手中箩筐,打开账单点头道:“有劳了。”
      
      阿田连连惶恐道“不敢”,在岳嬷嬷的视线中,她好像有一点意识到,为什么嬷嬷会那般生气了,身为侍婢,将一筐子东西这般交到主人手上,似乎、确实太过逾矩失礼,唉,大抵还是三娘子太过随和……
      
      阿田局促地在原地点了点脚,想做些什么,可她又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做起侍婢的工作。
      
      岳欣然提笔将账单添到一个简册上,看到阿田这般表现,心念一转,却是看向岳嬷嬷,含笑问道:“嬷嬷此来……可是有何指教?”
      
      看着眼前身形高挑笔直,眉宇间神采飞扬的三娘子,岳嬷嬷心中骄傲且遗憾,她本以为三娘子在遂初院闭门不出,许是喜欢那种贞静柔顺的大家闺秀,可是眼前小娘子,举止落落自有潇洒优雅的气度,便是那些簪缨世族的公子,又有几人有这般风华?三娘子目光方才扫过阿田,却已知问题关节不在阿田,而在她这里,慧敏玲珑如斯……为何却要受这般的磋磨!
      
      岳嬷嬷眼前,岳欣然似与三十年前那道挺拔身形渐渐重合,她转头掩去目中湿意,才低低开口道:“三娘子可知,四娘子与成国公世子的亲事便在下月了……”
      
      岳欣然微微一诧,她在遂初院中闭门整理书册,确是不闻岳府中事,但是,成国公府……她略一思量,便已推知这位岳嬷嬷的来意。
      
      她十分恳切地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多谢嬷嬷。”
      
      岳嬷嬷声音却激动地提高了:“不!你不明白!我才知,府中能与国公府议亲,皆是因大老爷留下的那封书信!三娘子你入府带给使君的那封书信!这门亲事、这门亲事……本就是大老爷留给三娘子你的……是他们生生夺了去啊!”
      
      阿田惊得瞪大了眼睛,难道三娘子才应是军神家的儿媳妇……现在是四娘子定了亲可如何是好?!
      
      便在此时,门外便传来一声厉喝:“你个老奴!谁夺亲事了!你敢再说一次试试!”
      
      

  •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学神制霸娱乐圈》求预收啦!


    颜苏苏出道就是众人鉴定的超级花瓶,演技不好,唱歌不行,全靠颜粉撑流量。
    直到她上了综艺《绝地逃脱》……
    粉丝:“卧槽!这个推理能力碾压全场的是我家苏苏吗!”
    路人:“智商炸裂的花瓶有点超人设啊……始于颜值,陷于智商!!”
    颜苏苏博士第一年,刚刚通过开题答辩,导师告诉她,没有科研经费,项目必须叫停。
    颜苏苏在老师楼下哭成一个太平洋。
    没有钱做科研,我怎么发论文!
    星探路过,见颜苏苏哭起来都那么好看,“你想当明星吗?”
    综艺节目,颜苏苏的家底大曝光,#颜苏苏装穷# 空降热搜。
    黑粉喷她艹人设。
    T大博士颜苏苏一脸苦逼:我真的穷!一对小鼠一万八你知道吗!高能量测序仪几百万起你知道吗?
    粉丝一脸懵逼:“T大?博士?说好的艹人设呢!?”
    【为了赚科研经费进入娱乐圈的真·学神、伪·花瓶女明星x重生顺便报恩,没想到把自己搭进去了的王牌经纪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