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宋青妧把烛台重新端了起来。手腕已经很酸痛了,但她不敢放下,只能这么举着。半晌,她才又问萧易轩:“王爷,烛火晃着您了吗?要不奴婢转过去吧。”
      萧易轩回道:“不必。你退过去一点就可以了。”
      
      宋青妧往后退了几步,到了床头,静默地端着烛台,没有再说话。萧易轩的呼吸声很轻,基本没什么声音。宋青妧不敢乱动。她知道萧易轩会容忍她一次,但是应该不会有第二次。她只得忍着疼痛,默默地站在那里,不敢轻易晃动一下。
      
      或许萧易轩只是觉得不想被她戏弄,所以故意惩罚她,给自己出一出气罢了。直到自己的手腕麻木,宋青妧索性也不在乎在那里站多久了。
      
      萧易轩这一觉睡得时间不短,天快黑的时候,他才行了过来,这个时候,宋青妧手里的蜡烛已经换到了第二根。她见萧易轩醒了,立刻走了上去,轻声说道:“王爷醒了,奴婢这就叫伺候的人过来。”
      
      萧易轩扫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我要吃饭。”
      宋青妧把手里的蜡烛放在桌上,引着酸痛,又引着了旁边的两盏九盏华灯,一面转身到了门口去叫安康。他似乎已经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端着一个铜盆走了进来。
      
      宋青妧便说道:“那奴婢就先告退了。”
      萧易轩的声音却再一次从她背后响起:“谁准许你走了?”
      
      宋青妧觉得自己假笑的腮帮子都已经酸痛了。她只得再次转回来,说道:“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萧易轩换上了一件家常的薄衫,从床上站起,对宋青妧说道:“帮本王更衣,还有布菜。”
      
      宋青妧哪里会做这个。她像是粘在了原地一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想了一会儿,决定只能硬着头皮做了。她转回来,说道:“王爷,奴婢的手脏了,能出去洗洗手再回来给王爷更衣布菜吗?”
      
      其实她是想趁这个机会,赶紧跑回去问问翠梦和宝雪,问问她们怎么办。但是萧易轩显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他很自然地让安康把他洗过手的残水端到了宋青妧的面前。
      
      “我饿了,马上就要吃饭,也不想跟你浪费时间。”
      宋青妧躲无可躲,萧易轩把她治的死死的。她只得缓慢地走上前去,洗了手,从架子上拿下了一件鹅卵青色的苏绣双鹤宽袖长衫。
      
      她转到萧易轩身前,对方自然地展开了双臂。宋青妧小心翼翼地帮他把衣服穿上。穿好了之后,安康又端来一个木盘,里面放着一条很宽的腰带。
      
      宋青妧忖度着把腰带拿了起来,放在手心里,快速感受了一下,这腰带又宽又沉,腰带上的纹理倒是极佳,宋青妧的心跳越来越快,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戴的。
      
      她只能凭着自己的想法和早些时候看电视剧的记忆,微微颤抖着手,把腰带从木盘里拿了出来。摊开之后,搭在了自己的手臂上,才把萧易轩的外衫轻轻掀开两个角,准备把腰带系上。
      
      萧易轩看着她紧张到微微颤抖的样子,忍不住轻轻笑了一下。不知为何,她那张看着极为漂亮聪明的脸上,露出这么惊慌失措的神色,倒是平白又添了几分可爱。
      
      可是宋青妧根本不会戴腰带。她试了好几回,也没跟萧易轩戴好,却又因为力气使的不对,一连试了几个来回,身上脱了力气。萧易轩偏偏往后面一退,宋青妧扑了一个空,倒在了地上。
      
      这个人又在使坏!宋青妧强压着心里的怒火,认错道:“王爷恕罪,是奴婢做的不好。”
      萧易轩冷冷地看向她:“你以前没伺候过人?这么笨手笨脚的。”
      
      宋青妧低头道:“奴婢是乡间山野里长大的,那里都是粗人,没有像您这么富贵的,所以笨手笨脚的,还请王爷降罪。”
      
      萧易轩蹙着眉,对安康道:“安康,你来。”
      安康忍笑,缓步上前,跪在地上,轻轻松松帮萧易轩系上了腰带。宋青妧留心看着,原来这腰带后面有三个盘扣,萧易轩的身量,围上三圈,再把盘扣一系,就轻松地戴上了。
      
      萧易轩淡淡看向宋青妧:“现在,你学会了吗?”
      宋青妧点头道:“回王爷的话,奴婢会了。”
      
      萧易轩剑眉一挑,说道:“真的?本王倒有不信。”
      宋青妧把头一抬,不自觉地鼓起嘴角:“王爷也太小瞧奴婢了,这么点小事,为何不会?王爷若是不信,明天看看就知道了。”
      
      萧易轩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又很快被他藏了下去。他轻轻扫了扫袖子,对安康道:“叫人传饭吧。”
      安康点了点头,出去传饭了。不一会儿功夫,菜就摆了上来。宋青妧站在旁边,看着摆上的菜。虽然是晚饭,但也是精致丰盛的很。
      
      宋青妧留意看了一下,光是她认识的,就有奶汤蒲菜,肉末海参,一品豆腐,等等。仆人揭开了汤碗,宋青妧也是认识的,那是老太妃前日吩咐的,要给萧易轩做的枸杞乌鸡汤。
      
      等到仆人离开之后,安康又把筷子递到了宋青妧手里,自己退到一边,看着她还没有动作,就轻轻咳嗽了一声。宋青妧回过神来,她想了片刻,倒没有先动筷子,而是端起碗,舀了大半碗枸杞乌鸡汤,递到了萧易轩面前。
      
      安康看到宋青妧不先伺候萧易轩吃菜,而是先给他喝汤,便说道:“青姑娘,就算你不懂规矩,但是难道吃菜之后再喝汤的道理,你也不明白吗?”
      
      宋青妧笑了笑,说道:“安康哥哥不知道,我们老家那边,有个百岁老人,他说,自己都是在吃饭之前喝汤,这样身体才会好。”
      
      萧易轩冷漠地看向她,说道:“你这又是从哪里知道的歪理?”
      宋青妧把勺子轻轻放在碗里,说道:“王爷,那奴婢问您,您是否经常体寒怕冷,每到秋日和冬天,便会觉得手脚冰凉?而且,胃口不好,一天还吃不了别人一顿饭的量?”
      
      萧易轩和安康都诧异地看向她。良久,他才问道:“这些,你是如何知道的?”
      宋青妧默默想道,还不是因为我看了书,对你的脾气秉性,连身体状况都是一清二楚?
      
      不过,她当然不能这么回答,只是低头笑言道;“奴婢看您的脸色有些苍白,嘴唇颜色也淡,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安稳,而且老太妃又嘱咐您,要多吃饭,所以胡乱揣测的,还请王爷恕罪。”
      
      萧易轩再次看向宋青妧:“那我为何要相信你是为我,而不是害我呢?”
      宋青妧又把汤碗往前推了推,对他说道:“王爷,不过就是一碗汤而已,左右也没什么关系。要是你喝了几天,觉得奴婢说的不对,到时候,奴婢就听凭王爷处置,可好?”
      
      萧易轩眯了眯眼睛,把勺子丢到了一边,拿起碗里,喝了一大半。宋青妧眯了眯眼睛笑了一下,拿着银筷,夹了一块蒲菜和珍珠丸,放在了纹着福寿花纹的碟子里。
      
      宋青妧本着先菜后肉,荤素搭配的方法,伺候着萧易轩吃完了饭。可他素来胃口就不怎么好,只吃了一点,就撂了筷子,不想再吃了。
      
      晚上不该多吃。宋青妧想到,从前自己进了女团之后,为了保持身材,晚上基本只能吃半碗水煮西蓝花,偶尔放一点酱油,第二天还要慌忙地上称量一下。可恨这萧易轩,每天摆着谱吃东西,虽然吃的不多,但都是高热量的东西,还是瘦的跟上场走秀的男模一般。果然是人比人,比死人。
      
      宋青妧的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假笑,对萧易轩道:“王爷吃好了吗?”
      萧易轩把碗往前推了一推,说道:“收拾下去吧。”
      
      安康快步上前,叫人把残菜收了下去。宋青妧递上一杯茶,又伺候萧易轩漱完了口,才往自己的凝霜阁去了。早晨的夜色里还带着点点寒气,宋青妧抬头看着墨色天空中的郎月疏星,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手腕。
      
      她闻到了空气中春天的气味。从前常常听人说,春天的时候,最早盛开的是连翘和樱花,于微风之中展开漂亮的枝条。很多人多最喜欢春天,因为万物如同尽染,让人眼花缭乱,既是复苏,也是新生。宋青妧是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因为从小家境普通,又没有超脱人常人很高的本领。所以,她做过很多事情。
      
      宋青妧掰着手指数了数,她做过家教,在阿姨的花店里帮过忙,学过跳舞和唱歌,直到考上艺校,进入女团的前一年,她还在医院里照顾过生病的外婆,大概两个月的时间。
      
      从前她总觉得上天待自己极为不公,现在想想,多雪一点东西,还是没什么坏处的。比如现在。或许再过几天,萧易轩就不会把她赶出去,而是会给她一分稍微体面一点的差事,这样,宋青妧也能多拿些银子,等到了年纪出去的时候,她还可以开个小店,就在这里安安稳稳地过一生。
      
      不过,到那个时候,她是开火锅店好呢,还是开奶茶店好,或者,她可以开个手工香皂店。到时候,生意一定好的不得了。
      
      宋青妧一面盘算,一面往凝霜阁走。到了院门口,看见宝雪正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纸灯笼,正在焦急地等待着。宋青妧快步走了上去,握住了宝雪的手,说道:“怎么在这外面等着,怪冷的,风也大,怎么不到里面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