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宋青妧被他攥的生疼,又不敢挣扎,只得小声说道:“王爷,您这是要做什么?”
      萧易轩把宋青妧的手臂又举到她面前,说道:“你知道这个是什么吗?”
      
      宋青妧看到了自己手臂上的一颗圆圆的朱砂痣。她看了一会儿,也越发觉得奇怪了起来。前几日,她还特意检查过身体,并不记得自己的手臂上有这颗痣。她抽回自己的手,揉搓了那颗痣好几下。宋青妧自言自语道:“这是什么东西,我不记得我身上有在这个的。”
      萧易轩饶有趣味地看着她,说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宋青妧立刻道:“我只是真的不知道,但是我记得,我以前身上是没有这个的。”她又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一面小声地说道。
      
      萧易轩看她如今连自称奴婢也忘了,便开口说道:“今日在我母妃那里,你可是会做人的很。看起来,实在是个乖人,怎么到了现在,连自己的身份都忘了。”
      
      宋青妧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刻行礼道;“王爷恕罪,是奴婢一时忘了请,还请王爷恕罪。”她说完了这话,又渐渐地想起来,萧易轩怎么会对她身上的痣知道的这么清楚。
      宋青妧忍不住问道;“奴婢敢问王爷一句,您是怎么知道奴婢身上有着着这个的?”
      
      萧易轩也不理他,而是说道:“我懒得跟你说了,你自己回去问问别人吧。”
      萧易轩说完了这话边走,也不再搭理宋青妧,只留着她默默站在原地。又默默地回去了。
      
      宋青妧回了凝霜阁内,宝雪和翠梦两个人早早迎接了出来,她把二人拉了出去,举着自己的手到她们眼前,问宝雪和翠梦:“哎,你们两个过来帮我看看,认识这个吗?”
      
      宝雪凑上前去,仔细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倒是翠梦心思比较直接,率先说道:“青姑娘,奴婢不认识这个东西,许是你手腕上的朱砂痣。”
      
      宋青妧也不再多话。可她看着宝雪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便等着晚上大家都睡下的时候,又特意把她叫了过来,谁知道,宝雪却把门紧紧地关上,走到宋青妧身前,对她说道:“青姑娘,白天您给奴婢送的东西,我是知道的,叫做守宫砂。”
      
      宋青妧顿住了。守宫砂,她也是知道的。听说只有处子的身上才会有。可是,按理说,原主作为一个被萧易轩宠幸过的人,身上是断断不该有这个的。
      
      她把袖子撸了下去,拉住宝雪的手,说道:“宝雪姐姐,你确定这东西就是守宫砂无疑吗?”
      
      宝雪回道:“青姑娘,奴婢认识这个,不过也不是很确定。要不然,奴婢明日出去,给你找找会看的大夫来看看,好吗?”
      
      宋青妧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如此,就劳烦你去给我找一个大夫过来看看了。”她说完了这话,等着宝雪答应下来,才把袖子腿了下去,心事重重地躺下了。
      
      第二天,宋青妧在老太妃处回来的时候,宝雪也早就把一个大夫找了过来,宋青妧先是给了她几两银子,叫她一定把这件事情保密,才把自己的手给他看。那大夫看完了之后,也肯定地说是守宫砂无疑。
      
      宋青妧送走了大夫之后,再一次陷入了沉思之后。看来,萧易轩那人日提醒他看自己的手腕,显然是已经知道了她没有被自己宠幸的真相,现在想想,连王爷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宋青妧在这院子里也自然是住不下去了。
      
      她想了好几天,终于在一个早上,等到萧易轩从外面回来了之后,一个往晓星居过去。
      等了好久,萧易轩才从外面回来。他身上着了一件玄色窄袖胡服。好像是刚去骑马了。宋青妧站在门口,客客气气地给他行了一个礼。
      
      萧易轩冷漠依旧:“你有什么事情吗?”
      宋青妧没声音的小声说道:“回王爷,奴婢有些话,想跟你单独说说。”
      
      萧易轩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就进来再说吧。”
      宋青妧跟着萧易轩走了进去。不过,刚进了屋子,宋青妧就跪了下来。她低着头说道:“请王爷治罪。”
      
      萧易轩并不着急,他坐到了檀木案前,接过一个仆人端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才淡淡说道:“你何罪之有?”
      宋青妧低头说道:“回王爷的话,奴婢知道,自己并没有伺候过王爷。但是却还住在院子里,活的跟主子们一样,所以觉得心里很过意不去,觉得自己有罪,还请王爷治罪。”
      
      萧易轩淡淡回道:“看来你还不算太蠢。你是如何知道的?”
      宋青妧举起了自己的手臂,说道:“回王爷的话,奴婢知道,奴婢手腕上的这颗红色的痣是什么东西,所以,才会对王爷您说,那天晚上,其实并没有发生什么吧。”
      
      萧易轩放下了茶杯,眯着眼睛看向她:“你倒是很乖。但是本王提醒你一句,诚实是好事,但是,却未必能让你足够好运。”
      宋青妧清了清嗓子,正声说道:“奴婢知道,奴婢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萧易轩看向她。良久,他才开口说道:“你可知道,欺骗本王,是什么罪过吗?”
      宋青妧淡淡回道:“王爷理解错了。奴婢并没有欺骗王爷。当日奴婢也吓坏了。现在奴婢知道了,王爷可以治奴婢不知之罪,但是请王爷清楚,奴婢并没有撒谎。”
      
      萧易轩摸了摸手中的玉牌,说道:“事到如今,你撒谎还是不知,还重要吗?”
      宋青妧愣了愣,忍不住抬起头看向萧易轩。对方从座上站起,慢慢走到了她跟前,宋青妧似乎听到了衣料从肩上滑落的声音。
      
      她忍不住瑟缩了几下。心里想道,靠,这现在的风气都这么彪悍吗?王爷在屋里宠幸婢女,这都是什么奇怪的操作!这,这该不会就是萧易轩所说的,不要浪费吧!
      
      靠,那自己还不如一直丑着呢!没想到古代也有潜规则!宋青妧默想道。她紧闭着了眼睛,一下也不敢动。不过,过了很久,萧易轩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了。
      
      宋青妧忍不住睁开了眼睛,意料之外的,萧易轩并没有到她跟前来,而是脱了衣服,随便丢到地上,径自走到里面的纯檀木大床上,然后躺下盖上被子,似乎准备睡觉了。
      宋青妧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头,默默说道:“靠,宋青妧,你这满脑子都是深黄色废料,都在瞎想些什么!”
      
      她等了好一会儿,看见萧易轩那边没有什么动作,她的心里又渐渐做起美梦来,或许萧易轩觉得她回答的好,所以放过她了。
      
      宋青妧长长舒了一口气,悄悄立起身,把想往门口走。谁知,还没迈出几步,身后却想起了萧易轩的声音:“谁允许你走了?”
      
      宋青妧“啊”了一声,说道:“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萧易轩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慵懒:“在这等着,等本王醒过来。”
      
      宋青妧只得回转过来,说道:“是,谨遵王爷吩咐。”
      她撇了撇嘴,又走了回来。萧易轩却已经从床上坐起,审视了她一会儿,说道:“你没人伺候过人?”
      
      宋青妧摇了摇头,说道:“王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奴婢就在这里。”
      萧易轩散了头发,青丝尽披在肩头,脚从被子里伸出来,苍白的像是没有血色一般。他指了指那边案上的一个烛台,说道:“本王怕黑,你端着那个烛台守在这床边,等本王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要看到这烛火。”
      
      宋青妧愣住了。他消化了一会儿,才想明白,原来萧易轩是怕黑的。她忍住想要嘲笑的冲动,立刻说道:“是。那奴婢就守在这里。”
      萧易轩说完了这话,又自顾自地躺下睡了。宋青妧叹了一口气,想着今天萧易轩对她还算仁慈,并没有狠狠处置她,叫她死无葬身之地。要知道,萧易轩这种人,要是想处理她,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她端着烛台,看着背对着她躺着的萧易轩。外面天色还早,宋青妧想了想,萧易轩应该不会睡很久,或许,他根本就没睡着。可是,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宋青妧就累的受不了了。这烛台衬的很,宋青妧端的久了,忍不住手指打颤,手中的烛台也跟着晃动了几下。
      她偷偷看了看萧易轩,他一动不动地,似乎已经睡着了。宋青妧想了想,决定偷个懒,把烛台放到桌子上。谁知,蜡烛还没放到桌子上,萧易轩的声音就透过颜色略深的床帐,幽幽地飘了出来:“谁叫你偷懒的,想死不成?”
      
      宋青妧登时給吓了一跳。她差点跳起脚来。一面认错,一面又把烛台端在了手里。她想了一会儿,试探着说道;“王爷,您没睡着啊!”
      萧易轩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没有回答宋青妧的话。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