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截教大师兄谈恋爱那些年》霜雪明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9-20 00:02:0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最终,通天离开了灵山,带着“现在!立刻!马上!回昆仑山把多宝吊起来打一顿!”的糟心心情。
      
      同时,镇元子也离开了灵山,带着“以后再逮到那群混小子一定得好好数一数到底少了多少果子”的复杂心绪。
      
      于是他们来得快也去得快,让准提十分无所适从,懵逼兮兮地看着通天与镇元子消失在了空间裂缝里,甚至连准备好的打凰凰两下手板,再对着镇元子和通天哭“我们西方穷啊,我们西方啥吃的都没有呀,凰凰那纯粹就是饿的,不饿她为什么会去偷人参果,我给你们说我们乡下人挨顿打都要补充一下营养,你看我打都打了就不要和她计较了,人参果啥的我们也赔不起,以及镇元子道友你要不多留几个人参果把营养给凰凰补充一下?”的说辞都没用上。
      
      这让准提还产生了一咪咪你们都顶不住宝宝哭,无敌是多么寂寞的悲哀。
      
      然而他还没有高处不胜寒多久呢,小凰凰先伸出手来拉了拉准提的衣角。
      
      准提关心地看向小姑娘。
      
      然后便看到凰凰的小脸惨白得可怕,两片苹果机上带着两抹一看就不正常的嫣红,笑容还是那种……在云南吃菌子给吃懵逼了的迷茫笑:“师父父,您怎么有八只手啊?”
      
      师父:???
      
      然后小丫头的眼珠子都好像在转圈圈:“师父父旁边好多小人啊,小人还绕着师父转圈圈。”
      
      说着转圈圈,她还牵着自己可可爱爱的小裙子,笑嘻嘻而晕乎乎地转了一圈:“小人们都像这样子转的……”
      
      没转完呢,整个身体直接一歪,昏了过去。
      
      然后“砰”地一声,变成了浑身是暖黄色毛茸茸胎毛的小鸡崽,眼看着就要自由落体原地下坠。
      
      亏得是准提眼疾手快,这才把小崽子捞在了手掌心,凰凰的人形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变成原形之后也是个粉粉嫩嫩刚破壳不久的小毛球,现在团成一团的模样确然是十分软萌乖巧,连不好毛茸茸那一口的准提都忍不住上手撸了撸。
      
      当然,小心避开了小毛球屁股蛋上那可怜巴巴的,被镇元子抽出来的“X”,同时也顺手检查了一下小毛球的身体。
      
      还好,问题不大,累晕了罢了→_→
      
      想想也是,一天之内去了一趟千里之外的五庄观再从五庄观回来,自己穿梭来去可能还没那么费力,偏偏还带回来了那么两个人又把他们送回去,以凰凰的五百岁芳龄,能支撑到现在才昏都已经挺不容易了。
      
      并且昏都昏了,这也不是追究责任或者教她保重身体的时候,准提只能满心无奈地把小姑娘抱回了房间。
      
      等凰凰醒过来时,已是深夜。
      
      嗯……疼醒的。
      
      两片小屁股上传来从皮肉到骨髓的疼,折腾得她想昏迷都昏不了多久,等睁开眼睛之后,便在黑暗之中可怜巴巴团成一团,还借着团成一团的架势把自己身上的云被裹了裹来抵御寒气,原形的小翅膀停留在屁股蛋的鞭伤上,才一触及,便忍不住轻轻“啾”了一声。
      
      她的原形是凤凰,龙皮七星鞭划破了皮肤,除了正常鞭子能造成的痛苦之外,还有龙族龙鳞特有的寒意。
      
      伤筋动骨,寒冷入髓,更压制了本来属火的凤族法力,于是对她来说,这鞭子抽下来就是双倍的痛苦。
      
      而现在伤口腻腻滑滑的,也不知道是血还是肉,也不知道是上了药还是没有,反正上面还仿佛有一层薄薄的冰,冻人得很……
      
      这种状态是没法睡觉的,小毛球努力挥了挥翅膀,用吃奶的力气憋了憋,倒也成功憋出了一团小火花。
      
      这一团小火花对现在的她也已经很不容易了,小毛球在黑暗中悄然松了一口气,挥了挥翅膀将那团火球弹到记忆之中灯座在的方向。
      
      很快,房间便被黄蒙蒙的灯光点亮。
      
      然后,小毛球看到了房间里的一个阴影,不觉震惊出声:“老师?!”
      
      ——准提就坐在她的床榻旁边,手上拿着个青色的小玉瓶,一脸纠结,看上去比在紫霄宫和诸位大佬抢位置的时候还要愁苦。
      
      见徒弟醒了,愁苦的老师脸上的表情都轻松了一点:“醒了?”
      
      小毛球疼得委屈,可怜巴巴地点头:“老师我疼……”
      
      “疼才记得住教训。”小徒弟这个样子是惹人怜爱得很,但总得让她自己也有个教训,准提便曲起手指敲小丫头的脑门,“知道错了?”
      
      这会儿你还要聊对错……凰凰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屁股疼,不想说话,就回应了老师一个:“啾。”
      
      “说人话。”
      
      说人话就说人话!
      
      “知道错了知道错了!”小毛球气坏了,一路咆哮,“老师你都不护着我的吗!镇元大仙都打过我一顿了!今天他要不拦着的话您是不是也要打我三十下手掌心呀!凰凰毛都要被你打秃啦!”
      
      明明是很严肃的场合,准提却忍俊不禁。
      
      憋笑道:“那……你要是不犯戒的话,我打你干嘛?”
      
      凰凰不管,凰凰直接展开翅膀把自己的小脑袋埋到了翅膀底下:“哼!最多就是以后不犯戒了嘛,不杀不贪不淫不妄语不饮酒不奢华不偷盗,还要我怎么样哼!”
      
      “还有对师父要尊敬,你看看你都没规矩成什么样子了,再说了我那藤条不是也没打到你吗?真抽到手掌心我会收力的。”说是这么说,可准提也很享受小可爱闹脾气的瞬间,还乐呵呵地特地提出,“还有哦徒弟,你抬起翅膀的话,屁股就露出来了,再不遮着……我可拔你毛喽。”
      
      一边说着,一边准提还拿着手头那个小药瓶戳了戳凰凰露出来的原型小屁股。
      
      格外威胁地:“嗯?”
      
      凰凰的身体有了一瞬间的僵硬。
      
      然后飞快收了翅膀遮住屁股,却因为翅膀下来得太快碰到了屁股上的伤口,又是疼出了一汪眼泪。
      
      她自觉日子难过,不想在她不习惯的云床上躺着了,扑腾扑腾翅膀缩到了角落她给自己搭的鸟窝里。
      
      鸟窝狭长,绝对没有什么遮住脑袋露屁股的空间,很有安全感的小凤凰的就露了个脑袋出来:“好啦好啦师父,凰凰知道错了,以后会记得尊敬您的,现在真的好累好累了,想睡觉了,师父能不能出去呀。”
      
      看小姑娘睡觉的师父不是好师父哦!
      
      准提却没出去。
      
      凤凰是自己捡回来的凤凰,上天有好生之德,自从把她捡回来开始,把她养大便成了自己的责任,至于这些个戒律……
      
      准提叹了一口气。
      
      凰凰能守自然很好,即便守不了……准提自己是想修寂灭道的,主张看破红尘,不与人间多有牵连,但是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这条路对不对呢,这会儿强求小凤凰去守这样那样的规矩其实也非他所愿。
      
      她能活得开心,也便是了。
      
      于是准提摇摇头,把清规戒律那串事儿阁下,无奈叹道:“你快从鸟窝里出来。”
      
      “师父……”凤凰才不想出来被老师看屁股呢,“凰凰睡鸟窝真的比睡床舒服,看在凰凰屁股疼的份上今天就不变成道体也不睡云床好不好……”
      
      “没逼你睡云床,你爱怎么睡怎么睡。”准提无奈,对小丫头示意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小玉瓶,没好气道,“还没上药呢,过来,趴着。”
      
      小凤凰有点懵:“我刚才昏了那么久,师父就没给我上药?”
      
      “男女有别!”准提一本正经,“再是你师父我也是个男子,在你臀上上药总得在你清醒的时候才好,以后你得记住,不能在男孩子面前掀裙子,小姑娘家家的要有小姑娘家家的样子!”
      
      说着还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尤其是对着你那个谁……对着你嘴里那个老鼠哥哥,无论他对你如何如何好,你也不能和他太亲密,知不知道?!”
      
      小凤凰乖乖的:“哦。”
      
      “行了,过来。”准提睨一眼自家徒儿,“上完药你早点睡,我也回去睡了。”
      
      这倒是认真的,小凤凰也是困狠了,没再多啰嗦什么就用自己的原形趴在了准提面前。
      
      药膏被一点点抹上小鸡屁股,哪怕抹上去的时候因为碰到伤口的原因会有点疼,但在抹完了药之后伤口本身的疼也没那么明显了,尤其因为龙族寒气给小凤凰带来的寒冷的意思也因为药物的作用舒缓了许多。
      
      药很快就抹好,准提收了药瓶准备走出去。
      
      凰凰都已经回鸟窝要睡了,准提又仿佛想起来了点别的什么,蓦然回首,老母亲般叮嘱:“你虽然更喜欢睡鸟窝,可鸟窝不太干净,平时你一身都是羽毛也就罢了,现在你身上还有破了皮的伤口,要是不想留疤受罪的话,还是睡云床干净些。”
      
      然而鸟儿的天性就是在鸟窝里舒服,凰凰没精打采地应了一声:“哦。”
      
      准提何尝不知道小徒弟的喜好,愁眉苦脸了半天,手上掐了一个法诀,凰凰床上的云被就被抽成枝丫条絮状,很快就搭出了个洁白无瑕的云团鸟窝。
      
      然后准提才道:“乖一点,来,睡这个。”
      
      小凰凰看着那个白白嫩嫩的鸟窝,喜笑颜开,蹦蹦跶跶地从自己的鸟窝里蹦出来然后住进了新家。
      
      准提一笑,就要转身离开。
      
      但在他走了还没几步,就听到凰凰小声地:“师父,以后凰凰会乖乖守戒哒,师父父不要生凰凰的气,以及……师父早点睡哟,啾。”
      
      这小东西。
      
      准提脸上嫌弃,心里却炸成了一朵烟花。
      
      倒也是难得有兴致,今天都这么晚了,心情没那么平静至寂灭也无妨。
      
      准提便再次转过来,弯腰揉揉凰凰的脑袋,指自己的脸颊,一本正经道:“啾在这里才算数。”
      
      “好吧。”师父都已经宠了自己一把,凰凰也是知道礼尚往来的,便扑腾扑腾翅膀飞起来,轻轻给准提啾咪了一口。
      
      给准提啾咪在了脸颊上。

  • 作者有话要说:  准提:【正经】你要离那个什么老鼠哥哥远一点,谨防拐卖!
    多宝:【懵逼】等等,谁拐卖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