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重案 ...

  •   
      临近晌午,火凤庄内。
      
      霖夜火在温暖的被窝里赖着不肯起来,搂着枕头趴在床上,伸出一条胳膊,正逗床边的哑巴。
      一人一狗玩得挺好,火凤忽然就闻道了一股焦糊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着火了。
      起先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烟味越来越明显。
      
      ……
      片刻之后,就见霖夜火卧房的大门被一脚踹开,火凤穿着里衣披着披风抱着自家的狗冲了出来,“哪里着火啦?!把狗都从狗舍抱出来!”
      喊完之后,院子里一片安静。
      火凤眨眨眼,就见眼前的大院里,堆了一堆篝火,他家里的丫鬟们正烤火呢
      
      双方对视了一会儿,靠在一张藤椅上的副帮主夙青拿起酒杯,滋溜喝了一口。
      
      霖夜火回过神来了,将哑巴放下,问,“你们在干嘛?”
      夙青慢悠悠回答了一句,“烤火啊,天冷么。”
      火凤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拿着酒杯开始教育那群小丫鬟。
      火凤庄的人都是魔鬼城过来的火凤堂弟子,丫鬟们是诸葛音的徒弟,跟辰星儿月牙儿似的,学功夫之余帮着干点儿活,一个两个平日都是皮到飞起,蹦跶着跟火凤斗嘴。
      “不要乱堆篝火!”
      “人家想家了呀!”
      “烤火弄个炭火盆!”
      “炭火没有柴火旺!””
      “万一着火怎么办!”
      “堂主灭火最厉害!”
      “不准回嘴!”
      “偏要回嘴!”
      “我是堂主!”
      “你是二凤!”
      “柴火是用来烧饭的!”
      “讲得你会烧饭似的!”
      “你们讨厌!”
      “我们可爱!”
      “我饿了!”
      “你胖了!”
      ……
      最后,完败的霖夜火蹲在桌边撸狗,委委屈屈跟哑巴说丫鬟们欺负他,他要离家出走去开封府住。
      已经习惯了这一切的夙青继续滋溜溜喝小酒,摇头自省,所谓的男怕入错行啊,自己究竟为什么当了这个二货家的副堂主?
      
      好不容易吃上了早饭的霖夜火正坐在桌边啃一个包子,就听到天边“啪啪啪”三声响,几乎同时,三枚红色的联络响箭上了天。
      开封府联络响箭最常用就两种颜色,一种红色一种蓝色,蓝色表示出了乱子,红色表示出了命案。
      “哗!”火凤捧着豆浆杯子仰着脸分辨方位,“展昭厉害了!一下子捡到三具尸体。”
      夙青无奈,“也不一定是展昭的锅吧。”
      说完,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底气。
      霖夜火咕嘟咕嘟喝了豆浆,带着哑巴就跑出门,“去看看又出什么乱子了。”
      
      ……
      而此时最尴尬的,要数丢了响箭上天的三拨人了。
      公孙仰着脸看着另外两边也升起的两枚响箭,疑惑——咦?响箭升级了么?这个一箭三响那么厉害?
      赵普也嫌弃地看着丢响箭的赭影——不是丢了一个么?怎么炸出来那么多?受潮啦?
      展昭和白玉堂则是瞧着自告奋勇丢响箭的小四子——哎呦!小神仙就是不一样啊,响箭都丢出了仙女散花的款式!
      
      不多一会儿,展昭、白玉堂和小四子在官道上等来了不同方向来的两拨人。
      太学的几个学生跑来说,“不得了啦展大人!公孙先生挖古坟挖出了一具新鲜尸体!你赶紧去看看呀!”
      另一边几个影卫跑来跟他说,“不得了啦展大人!九王爷看武试,擂台上一个鲜灵活跳的人突然变成了盐巴,你赶紧去看看呀!”
      
      展昭站在路当中捂胸口——太久没回开封了好刺&激!
      白玉堂抱着小四子退后两步。
      小四子捂住白玉堂的耳朵,“大家都捡到了尸体呢!那谁赢了呀?”
      五爷一挑眉,“当然这猫赢了!”
      小四子睁大了眼睛不解地瞧着白玉堂——赢在哪里呀?
      五爷指了指影卫们,“盐!”又指了指太学学生们,“尸体!”
      随后示意小四子看身后他们捡到的那个箱子,“既有盐,又有尸体!”
      小四子恍然大悟,“是哦!”
      展昭无奈回头,问一大一小,“咱们去哪边?”
      五爷一指影卫们来的方向,小四子则是指太学学生们来的方向,两人对视了一眼,小四子伸手,把白玉堂的手指转过来,跟他一起指着太学学生们。
      
      展昭无奈,让影卫们先帮忙把路边的箱子、盐和尸体都抬回开封府去,他们自己先跟着太学学生们去看古墓,再去教军场。毕竟人变盐这个太扯了,八成是什么把戏,但公孙的确是发现了尸体。
      这边正商量,远处一个火红的身影飞奔而来,边跑边对着他们招手,身旁还跟着一只威武的大狼狗。
      
      小四子坐在白玉堂胳膊上,对着霖夜火招手啊招手,随后突然忍不住“噗”了一声。
      白玉堂和展昭都看他,“怎么啦?”
      小四子小声说,“远看小霖子好像一只红色的……大扑棱蛾子。”
      在场众人都咬紧牙关,尽量不笑出来。
      
      ……
      教军场里,赵普等了一阵子,就见去找展昭的一群影卫只有紫影回来了。
      紫影说展昭和公孙他们都捡到尸体了,说一会儿再过来。
      贺一航少来开封,也是第一回见识到这么个阵仗,小声问掌管皇城军的欧阳少征,“开封府这么危险的啊?”
      火麒麟也有些毛躁,他先带着人回皇城军驻地,安排些人手过来。
      
      赵普还挺好奇,让考官们别动现场都封&锁起来,武试暂停,自己带着几位副将和小良子,先赶去鱼心山古墓。
      
      李越听到了刚才紫影的禀报,微微皱了皱眉,说也想去看看,就跟赵普一起走。
      路上,赵普就注意到李越神色有些异常,似乎是有心事,就问,“三哥?怎么了?”
      李越轻轻“啧”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想多了。”
      赵普凑过去一点,那意思——说来听听。
      李越看了看左右,低声说,“曹魁……”
      赵普微微一愣,“太尉曹魁?”
      李越点头。
      赵普想了想,“说起来老曹今天都没去教军场,他身为太尉好歹武官之首,怎么武试都不去的啊?”
      “你刚回来可能不清楚,皇上给了太尉半个月假期,老曹要成亲。”
      “成亲?!”
      龙乔广惊呼出声,贺一航也一脸惊讶。
      赵普忍不住八卦,“老曹夫人过世之后一直不肯续弦,这都单着多少年了,他不是发誓终生不娶,死了要跟亡妻葬一起的么?这是突然遇到真爱了?”
      “老曹要娶谁呀?”龙乔广就感觉八卦之血喷涌,刚想碎碎念,嘴就被邹良捂住了。
      贺一航和赵普都不让广爷打岔,盯着李越看。
      李越叹了口气,“老曹要迎娶的这房媳妇儿二十出头,来历不清楚,就知道住在南天街,开了个铺子卖胭脂水粉的,据说是长得很漂亮。”
      赵普等人都有些意外,太尉那是当朝一品的大官,老曹五十多点儿,人长得也不难看。老夫少妻并不是新鲜事儿,毕竟朝中有权有势的官员大多三妻四妾。但大多不代表所有,也有一些是非常专一的,专一的情况各有不同,有如包大人、八王爷那样和媳妇儿情投意合自觉自愿专一的,也有像驸马爷、权&贵家女婿那样,被迫专一不敢乱搞的。曹魁一直都是被划分到包大人、八王那一类人里的,他不到三十就丧妻,从此之后就思妻成狂,再没见他动过心。
      李越说的曹魁这个情况,就好像包大人突然做了一件庞太师会做的事情那样……非常的反常。
      
      “但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赵普不解。
      李越说:“紫影刚才说,你家神医找到的尸体手上,有一枚珊瑚包珠的戒指。”
      赵普看紫影。
      紫影点头,刚才庞煜详细给他描述了一下那枚戒指,小侯爷还是很懂的,他说这枚珊瑚包珠的戒指价值连城,肯定不是等闲之物,没准可以通过戒指查到尸体的身份。
      
      李越犹豫了一下,“皇上听说曹魁要成婚的时候,赐给了他一枚珊瑚抱珠的戒指,就在不久之前。当时我刚回宫,和皇上在花园喝茶,曹魁正好来告假。”
      赵普眉头就皱起来了。
      “你觉得……会不会这么巧?”李越问。
      赵普看了看贺一航,贺一航摇摇头,“珊瑚包珠的戒指并不常见,曹太尉什么时候成婚?”
      李越:“应该是昨天,曹魁没请朝中官员,只有一些亲戚朋友。”
      
      赵普也是比较细心,认真问李越,“三哥,你跟曹太尉私交很好么?”
      李越想了想,“反正肯定不是不好,但曹魁为人很正直,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跟谁都不是太热络,但又不会与人为敌。”
      赵普微微一笑,“能当大官的大多如此哦?”
      李越拍了拍他肩膀,“每年武试我都跟曹魁一起办公,一年之中也是这几天他最忙,偏偏挑在这个时候成婚,本身就很奇怪!曹魁不是不靠谱的人。”
      
      赵普点了点头,让他不必太担心,到鱼心山看看再说。
      而两人身后,贺一航和龙乔广对视了一眼,两人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曹魁可是当朝一品,如果死的真是他刚过门的媳妇,那可不是小案子了!另外,这个时间也让两人有些疑惑,不是昨天成的婚么?穿着喜服死的,表示昨晚肯定没洞房啊……今天也没见曹魁去开封府报案说媳妇儿丢了,这是怎么回事?
      贺一航越想越觉得不妙,可别曹魁也出了事,前边赵普显然也想到一起去了,回头对老贺使了个眼色。
      贺一航对龙乔广招招手,两人先离了众人,赶去太尉府看看。
      
      ……
      赵普他们赶到鱼心山山谷时,小小的洞口前已经围了一圈人。
      小良子一眼看到了坐在一块石头上正跟银妖王聊天的小四子,赶紧冲过去。
      殷候和天尊听到小良子跟小四子讲教军场发生的事。二老默默地看了银妖王一眼——跟你之前藏着的那卷龙图案卷有关系?
      妖王仰起脸看了看天色,意义不明地说了一句,“要下大雪了。”
      
      前方洞口,展昭、白玉堂和霖夜火也刚到,三人都在看着那只乌龟。
      公孙&刚才听影卫讲了练武场人变成盐的事情,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人怎么可能变成盐?!骗人!肯定骗人哒!”
      赵普刚走到跟前,公孙就瞧见他了,一把拉住问,“你看见啦?你亲眼看见人变成盐啦?”
      赵普一耸肩,刚想说自己没看见但很多人看见了……
      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撞钟的声音。
      
      众人都一愣。
      李越原本心事重重,瞧见小四子感觉好了些,正跟银妖王见了个礼想聊两句,听到这钟声人也是僵住了。
      白玉堂问展昭,“这个钟声……”
      “是宫里的钟声,皇上召集文武百官呢。”吕林说,“很久没撞钟了,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
      话没说完,就见龙乔广突然回来了,右将军跑得挺急。
      赵普刚才让他和贺一航去太尉府的,这么快回来了?而且看龙乔广的神色,赵普就知道要坏!
      
      果然,右将军跑到跟前,就对赵普和展昭来了一句,“出大事了,太尉曹魁满门被杀了。”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赵普有点心理准备,但这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展昭则是整个懵了——灭门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