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棺中客 ...

  •   听白玉堂讲完鬼故事,展昭抱着小四子心情复杂地出了面馆,往西郊鱼心山走。
      展昭连着打了两个喷嚏,白玉堂默默伸手把小四子接过来,边看展昭——你是不是伤风了?小心传给小四子。
      展昭揉着鼻子左右看,自言自语,“哎呀,这官道两边怎么那么密的树林,阴森森的,不好的预感。”
      小四子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小四子小声问白玉堂,“莫不是今天?”
      五爷仰起脸看了看天色,刚才早晨还出了个太阳,这会儿阴沉沉的,就对小四子点点头,“没准……”
      “什么今天?”展昭好奇。
      
      小四子和白玉堂一起盯着展昭看了一会儿,小四子捂着白玉堂的耳朵问,“白白你押了多少?”
      五爷对他伸出一根手指,比了个一。
      小四子一歪头,“一百?”
      五爷:“一千。”
      “喔……”小四子点点头,“我跟殷殷还有小良子一起押了五百两呢,不过我们押的九九,殷殷说押猫猫的人肯定很多,中了也不赚&钱。但尊尊押的猫猫哦,押了二百两,九九他们也押的猫猫呢。”
      五爷微微一笑,“我押的你爹。”
      小四子托着下巴,“嗯……我早晨知道爹爹去挖坟的时候,就有点后悔了呢,早知道爹爹押一半,九九押一半呢。”
      两人正聊,一旁展昭斜着眼睛瞅着他俩,“你俩有什么秘密?”
      一大一小一起对着展昭摇头,“没啊……”
      展昭不相信地盯着他俩看……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摇铃&声,三人抬头看,就见迎面来了一辆马车。赶车的似乎很着急,以奇快的速度从展昭和白玉堂身旁飞驶而过。
      白玉堂下意识伸手帮小四子挡住车马扬起的沙尘,展昭也回头看。
      虽说是官道,但道路并不是太平坦,那辆马车速度太快,在拐弯时,磕到了一块突出的石头,马车颠了起来,重重落下后“嘭”的一声,从马车里甩出来了一个木箱。
      木箱在路上滚了三个圈,撞到了路边的一棵树,哗啦一声,散了架。
      
      “喂!东西掉啦!”展昭见人家东西掉了,赶忙喊。
      但那辆马车已经飞速拐过树林,展昭赶紧追。
      白玉堂也抱着小四子跟了过去。
      可等展昭拐过树林子往前一望,却傻眼了——前方长长的官道上空无一人。
      展护卫有些不相信了……这么快?那是辆马车哦!幺幺都不可能拐个弯就一下子飞出那么远,消失不见吧。
      展昭搔搔头,这什么马车这么诡异?回忆一下刚才赶车那个车夫的样子,黒巾蒙面还戴着帽子,完全看不出长相。
      
      “猫儿。”
      这时,白玉堂叫了展昭一声。
      
      展昭回过头。
      就见白玉堂指着刚才掉下来的那口箱子,示意展昭来看。
      小四子也站在箱子旁边,插着腰正摇头,小五蹲在他身旁晃尾巴,也歪着头观察那个箱子。
      展昭走过去一看,就见那木箱都散了,箱子里漏出了大量白色的沙土一样的东西。
      展昭蹲下仔细研究了一下,皱眉,“是盐么?”
      五爷轻轻一抬手,将盖在盐堆上的木板扫开,就见盐堆里,有一个蜷曲着的人形,用布条裹着,怎么看都是一具尸体。
      
      展昭盯着看了一会儿,仰起脸望天——嚯!这青&天&白&日的!猫爷捡尸体的花样真是推陈出新!谁能想到!人家路上捡到个箱子要不金子要不银子,唯独猫爷!捡个箱子里都有尸体!就问还有谁?!
      
      “唉……”
      一旁的小四子和白玉堂则是无奈叹一口气……得!一千五百两没了!
      
      展昭看了看垂头丧气的一大一小,“哼”一声,“让你俩不押我吧!”
      小四子撅个嘴——那可是宝宝的压岁钱!
      展昭摸着下巴,“以后你们再开赌局跟我讲一声,我也买自己个千八百两的,致富之路啊!”
      白玉堂小声问小四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小四子心领神会,“死猪不怕开水烫!”
      五爷忍笑。
      展昭顺手捡起路边一个雪球,丢两人。
      
      ……
      鱼心山的洞口,不止公孙看到那棺材动了,天尊和殷候也注意到了。棺材里的确有什么东西在敲击棺盖,“咚”一声,棺材就震动一下。
      
      吕林走近了几步,蹲下仔细瞧,摇头,“这棺材好小……”
      “是啊!这么小一个,人要蜷着才能放进去吧?”天尊问。
      殷候点头,“莫不是里边有人?太挤了躺不下,所以挠棺板?”
      众人都神情复杂地看殷候——您这个说法为什么那么恐怖?
      
      “这棺材是最近才放在这里的。”
      吕林指着棺材说,“棺材四周都有泥土,从木料和造型来看,的确是一口古棺。”
      “可怎么摆在洞口了?”公孙问,“莫不是有人已经进去过,挪动了棺材?”
      吕林围着棺材转了一圈,棺材里还是断断续续发出撞击声。
      天尊和殷候都点头——这书生胆子也挺大。
      “这棺材板被撬开过。”吕林指着棺板和棺材之间的缝隙说。
      “这洞口才被炸开多久?”公孙皱眉,“不是真装了什么大活人进去吧?”
      吕林就要去开棺,被殷候拦住,天尊一手挡住公孙,另一只手朝上一挥……棺材板就飞了起来。
      
      远处,众人就听山洞里传来“嘭”一声。
      太学一众小孩儿就议论。
      “出什么事了?”
      “飞起来的是棺材板么?”
      “是开棺还是诈尸啦?”
      妖王无奈摇摇头,“哎呀,小游怎么这么粗暴!”
      
      出乎众人预料的,棺材盖打开,并没有什么白毛红毛黑&毛僵尸飞出来,也没干尸骷髅白骨精躺在里面。
      洞口的四人伸着脖子往棺材里一看,都傻眼了。
      
      天尊和殷候指着慢悠悠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东西”问吕林,“这情况常见么?”
      “呃……”吕林自认为熟谙各种丧葬文化,古墓新墓进了也不少,但现在的情况还真是头一回见。
      
      此时,太学众才子也忍不住了,全都跑到洞口。
      就见天尊他们让出一条路,众人一低头,一只硕大的乌龟正爬出棺材,在众人的瞩目下,爬出山洞。
      
      “乌……乌龟?!”小侯爷庞煜嗓门儿都拉高了几分,“棺材里是乌龟?!”
      “看着还挺稀有,是陆龟么?”小包延蹲下研究。
      银妖王上去,托着大乌龟的壳将它捧了起来。
      “这是只旱龟,也叫四爪龟。”公孙指着乌龟四外扒拉的爪子,“看,是四趾不是五趾,也没蹼,这龟只能生活在沙地里。”
      “四爪龟还挺稀有的,我还是第一回见。”小包延数了数龟壳上的纹路,“哇!一千多岁了啊!”
      “真的假的?”
      一群大小才子都顾不得害怕了,凑过来围观那只“神龟”。
      
      “这种旱龟中原地区是没有的。”公孙伸手摸了摸龟壳,“都在西北戈壁里生活,天冷天热都把自己埋在沙堆里睡觉,长得很慢寿命超长。”
      众人又看了一眼棺材,的确里面都是沙子。
      “还有草呢!”庞煜见沙堆上方有几棵蒲公英,鲜绿鲜绿的。
      
      太学几个夫子拍了拍胸口,差点以为真诈尸了,原来是乌龟在撞棺材板,谁那么缺德把龟封在棺材里。
      妖王笑眯眯跟那只乌龟对视,“谁把你关在这里的呢?”
      那乌龟高高仰起头,伸长了脖子闭着眼睛,似乎是在闻山林的味道
      
      “这龟咬人么?”天尊问。
      “不咬,吃草的。”公孙指了指棺材里的蒲公英。
      “喂它试试。”庞煜伸手就从棺材里拔&出一棵……随着他的动作,就见沙土一松,塌下去了一些,沙土下面,露出了一样东西。
      
      “娘诶!”
      小侯爷拿着蒲公英突然喊了起来。
      众人都回头望向棺材……就见塌下去的沙土里,露出了一只女人的手。
      
      “呵……”
      太学一众大才子惊得后退一步。
      棺材里的那只手雪白,指甲染成红色,还画着精致的金色牡丹图案,手上戴着两枚戒指,一枚金镶白玉、一枚珊瑚抱珠,皓白的手腕上还佩戴了一只做工精巧的龙凤金镯。
      这只手看着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贵妇之手,手型丰&满圆&润,十分的好看……
      
      “这个……不像是埋了好几百年的样子啊……”庞煜说。
      “好几百年?”公孙无语,“这像是活人的手。”
      “不是吧?”庞煜下意识就去拽了一把,可他一拽自己就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上,还握着那只手。
      但被拽起的手却并没有带出人,手是齐手腕被利刃砍断的,还有血迹,沙堆里,也是露出了一片鲜红。
      
      众人张大了嘴。
      庞煜惊得直蹦,赶紧把那只手放了回去,边接了包延递给他的帕子擦手,边念“大吉大利大吉大利!”
      
      “里面只有一只手么?”公孙问。
      天尊一抬手……那棺材被翻了个身,哗啦一声……随着沙土一起,又滚出了两样东西,就见是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头,头上还戴着凤冠,还有一只穿着红色绣花鞋的脚。
      
      四周围又是一片安静。
      片刻后炸锅,包延,“这是谁家新娘子吧?”
      “吓死爷了!”庞煜直擦汗。
      王琪小声问林霄和淳华,“看着不像是古尸啊。”
      
      最镇定的公孙戴上手套,捧起人头端详了一会儿,下结论,“死了不到一天。”
      不远处司天监的士兵们都发出惊呼声——命案啊!杀人分尸案啊!
      吕林轻轻点了点头,对公孙一拱手,“开封府果然名不虚传,下官挖了那么多年坟,头一回捡到新鲜尸体,佩服佩服!”
      
      公孙也无语,这不是展昭的锅么?今天怎么回事?
      殷候看了看公孙,“万万没想到啊……”
      天尊貌似挺不满,伸手捏公孙脸,“说!你是不是展小猫假扮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