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漫漫何其多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01 10:15: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时洛到底也没跟战队一起去聚餐,他单独回了基地叫了一份外卖吃了,冲了个澡后去了训练室。
      
      聚餐的还没回来,训练室内空无一人,时洛自己坐在了电脑桌前。
      
      战队集体活动一般都没时洛什么事,他在IAC并没朋友,别人倒不敢孤立他,是时洛爱同人相处,纯商业战队,高层也没闲心同俱乐部选手交心,都是面上情。
      
      比起同战队的人费心周旋,时洛更喜欢自己训练,偶尔心烦了想跟人聊聊天,也不会是队内的人。
      
      比如现在。
      
      时洛坐在电脑前,点开了瓦瓦的直播间。
      
      直播间里,瓦瓦开着摄像头,正声泪俱下地控诉时洛。
      
      “十三杀!!!”
      
      “在季前赛开幕战的第一场上,我被十三杀!!!”
      
      “死了十三次那是什么概念?意思就是我这一场比赛,全程就做了一件事!一件事!!!从转生石往前线跑!!!跑到前面,被Evil突突死,然后不断重复这个过程!”
      
      “我宛若一个劣质代练脚本!!!不断复活送人头复活送人头复活送人头!!!”
      
      “真的,我心态崩了,哎哟我心口疼……”
      
      时洛拿起鼠标,点了几下。
      
      直播摄像头里,瓦瓦捂着脸哭,听到特殊音效他抬头看了一眼,抽了一下鼻子:“有打赏?谢谢时爸爸的三个流星雨,哇!三个!!!谢谢时爸爸的打赏……哎不对!”
      
      瓦瓦怒道:“时洛!!!”
      
      时洛笑了。
      
      瓦瓦咬牙切齿:“已经有人觉得我今天是收你们IAC钱在打假赛了!!!你还打赏!!!”
      
      时洛莞尔,顺手又打赏了瓦瓦五个单价三千的流星雨。
      
      “好了好了,真别送了,回头请我吃好吃的吧。”瓦瓦是个老实人,心疼时洛被直播平台扣除的手续费,不让他再打赏,道,“你要是没事儿咱俩组排一会儿?抱你大腿上上分,算你给我赔罪了。”
      
      时洛没回应,把平台附赠的免费涨人气礼物一股脑丢给瓦瓦,关了直播平台打开了游戏客户端。
      
      时洛组上瓦瓦,两人在国服排队。
      
      瓦瓦发了个语音请求过来,时洛接了起来。
      
      瓦瓦还在嘤嘤嘤:“你们今天太恶毒了,太恶毒了,我被你们□□得毫无还手之力……”
      
      两人排进了地图,时洛道:“故意的。”
      
      瓦瓦哭唧唧:“看出来了,我又没惹你。”
      
      时洛道:“跟你无关。”
      
      瓦瓦入行刚一年,是真的不知道时洛和余邃之间的恩怨,他茫然道:“那能跟谁有关?傻子也看出来你今天针对我了。”
      
      时洛买了初级装备:“刚才给你赔罪了,还不行?”
      
      “行吧。”瓦瓦叹气,“不怪你,换我我也要针对医疗师,我今天前期打得太烂了,我根本学不来余神那一套,技不如人,心服口服。”
      
      时洛一顿。
      
      时洛不再说话,带着瓦瓦去清雾。
      
      瓦瓦还在自怨自艾:“唉,一样的打法,余神就发挥得行云流水,他教我的时候给我秀晕了。真的,他一个医疗师,居然是压着对面突击位打,给我看得热血沸腾的!雄赳赳气昂昂地就找你们实战去了,然后被你们干了。”
      
      时洛收了对面一个人头,依旧没说话。
      
      “余神是真的厉害,唉,我放弃了,不玩刺客医疗师那一套了,玩不起,我还是老老实实当个保姆奶妈吧。”
      
      时洛好似心不在焉道:“你现在就挺好的,没必要学别人的套路。”
      
      瓦瓦叹气:“我们队长让学的啊,哪能不听?我们队长说,趁着我还没完全固定的路数的时候,可以尝试着学学别的路子,我是真的认真学了。”
      
      “我本来挺怕余神的,但好意外,余神脾气很好,被我问东问西也没不耐烦,应该是看在我们队长的面子上吧。”瓦瓦无奈,“余神是好老师,但我不是好学生,真的努力了,但学不会就是学不会。”
      
      时洛道:“那就算了。”
      
      “我们队长也觉得算了,但我们经理还不死心,非要我继续练。罢了,也是为了我好,让我练我就练吧。”瓦瓦惨兮兮的,“说到这个...时哥,我能用你练手吗?我来打前排,照顾我一下呗。”
      
      时洛听着瓦瓦方才的话若有所思,回神道:“成。”
      
      白天刚在赛场上虐了瓦瓦,时洛心里本来有那么一点点愧意的,故而这会儿瓦瓦要用他练手,时洛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但不过十分钟时洛就后悔了。
      
      原因无他,瓦瓦的刺客医疗师玩得实在是太他|妈的菜了!
      
      除了直播玩小号的时候,时洛已经很久没遇到这么菜的医疗师了!
      
      时洛从玩这个游戏第一天开始就没喷过医疗师,但今天差点就破戒了。
      
      “你t……”时洛咬牙把话憋回肚子里,“太突进了……你能不能,稍微地判断一下对面的人数呢?”
      
      “你m……慢慢走,不行吗?”
      
      “我c……草地,去草地西边听到没?!去啊!!!没听到吗?!!!”
      
      两人双排了三个小时,时洛的大号排名从国服第一以蹦极的姿态迅速俯冲到了国服十七。
      
      又打完一局后,时洛打开国服前一百排名界面,看着排名十九的自己久久说不出话来。
      
      时洛不想骂街,他点了根烟。
      
      瓦瓦小心翼翼的:“时哥?咱们还……还打吗?”
      
      时洛吐了一口烟,许久后道:“你知道我为了保持国服第一,每周要打多少场高分局么?”
      
      “我第一的排名已经连续保持四个月了,只要今天不掉,再保持半个月我就能破记录了……”
      
      时洛开始怀疑瓦瓦这个老实人了:“你演我的?”
      
      瓦瓦欲哭无泪:“我宁愿是我演你,但我是真的菜,你先抽烟,消消气消消气。”
      
      时洛叼着烟摇头:“不不不,你找顾队陪你练手吧,我不陪了。”
      
      瓦瓦愁断了肠:“他早就不陪我了,我这刺客医疗师,又打退了一个突击手。”
      
      时洛道:“看在你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的分上,真心劝你,放弃吧。”
      
      “我也觉得,刺客医疗可遇不可求,我不想努力了……哎!”瓦瓦突然想起什么来,“时哥,你转职之前,不就是刺客型医疗师吗?”
      
      时洛吸了一口烟,含糊地嗯了一声。
      
      “这么难得的天赋!你当时怎么就转职了?多浪费啊!!!”瓦瓦思索片刻,又道,“不过你玩突击手也登顶了,不能说浪费,可好的医疗本来就少,刺客医疗更难得,这也太可惜了。”
      
      时洛退出地图:“没什么可惜的。”
      
      瓦瓦还是觉得肉疼:“真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到底为什么转职啊?啊啊啊啊啊可惜死了。”
      
      时洛没理瓦瓦,抽完一根烟后准备关电脑下了,奈何瓦瓦还在那边鬼叫追问个没完,时洛失笑:“我自己都不觉得可惜,你替我心疼得着么你?”
      
      “就是觉得浪费啊啊啊……”瓦瓦捶胸顿足,“你要是没转职肯定也没转会,那现在NSN首发医疗就是你,我给你当个替补也不错啊!我心甘情愿地给大哥提鞋啊啊啊……”
      
      时洛嗤笑。
      
      瓦瓦突然被勾起好奇心:“说说啊,当时是为什么啊?”
      
      时洛又点了一根烟。
      
      “因为……”
      
      时洛烦道:“当时有官方公告啊,自己查去。”
      
      瓦瓦着急道:“你直接跟我说呗,我入行太晚了,好多以前的事都不知道。”
      
      时洛道:“官方说法……”
      
      时洛回忆过往,缓缓道:“由于Evil选手本人对游戏的理解和医疗师的职业目标已经相悖,继续下去于彼此都是折磨,所以……”
      
      瓦瓦试探道:“稍等,我口语直白翻译一下哈,这意思就是……Evil玩治疗师玩急眼了,决定弃医从武,对吧?”
      
      时洛道:“你其实可以说得更直白一点。”
      
      瓦瓦重新翻译:“去你|妈的医疗师,老子不奶了。”
      
      时洛首肯。
      
      “牛逼,real牛逼。”瓦瓦缓缓鼓掌,真心实意地赞叹道,“我其实每隔一段时间都有这个想法,只是到现在也不敢真的这么做。”
      
      时洛一笑,继续道:“……在NSN俱乐部FOG分部管理层和Evil选手充分友好的沟通下,经俱乐部和选手一致决定,Evil选手从即日起转职为突击手。”
      
      “由于NSN目前一队突击位已满,对于Evil选手后续的去留问题,俱乐部将本着Evil选手个人意愿进行下一步的安排。”
      
      时洛叼着烟:“以上。”
      
      瓦瓦一面同时洛聊着一面打开FOG中国赛区联赛官网,输入时洛的游戏ID搜索有关他的两年前的公告,这会儿也终于找了出来。
      
      时洛当时虽是新秀,但已经是半个明星选手了,当年的转职公告联赛官方做得很正式,还专门绘制了海报。
      
      海报里时洛身后立着两个游戏角色,站在阴影里手持三面六棱光子盾的是时洛之前的医疗师游戏角色,立在灯柱下拎着冲锋/枪的是时洛新建立的突击手游戏角色。
      
      瓦瓦迟疑道:“虽然我能理解你玩医疗玩急了的情况,但那会儿你也不知道自己转突击手以后一样能登顶啊,就这么贸然地转了……这也太傻……嗯。”
      
      时洛替他说了:“太傻|逼了。”
      
      时洛又吸了一口烟:“我当时是个傻|逼没错,不过转职的原因确实不是这个。”
      
      瓦瓦瞬间更好奇了:“那到底是为什么?!”
      
      时洛掐灭了烟头:“不告诉你,我下了。”
      
      时洛说罢关了电脑,睡觉去了。
      
      时洛说走就走了,瓦瓦直播间里听两人聊天听得正起劲的粉丝直接炸了,瓦瓦怕自己一不小心说错话带了时洛的节奏,手忙脚乱地关了直播。
      
      NSN战队训练室内,队长顾乾起身倒水,瓦瓦摘了耳机顺口问了一句:“队长,时神当年在咱们战队的时候,为什么突然转突击手了?”
      
      顾乾脚步一顿,偏头看了看窗户边一直玩手机的人:“他害的。”
      
      瓦瓦目瞪口呆:“余神?”
      
      瓦瓦一想道:“不对啊,当时余神不都已经去欧洲赛区了吗?怎么还能……”
      
      “就是因为不在一个队伍了。”顾乾一脸平静,“当时咱们赛区和欧洲队约了练习赛,恰巧我们和余邃刚组的新队打,时洛是我的医疗师。打了三局输了三局,整整三局时洛全程被针对,最后一局的时候……时洛好像除了游戏刚开始的时候,就一直没能出转生石。”
      
      瓦瓦惊恐:“那不是比我今天还惨?!”
      
      “你今天这算什么。”顾乾道,“当年欧洲队是踩着我们转生石虐,复活了就杀,复活了就杀,还故意让他们的医疗师来杀人,就他,余邃。”
      
      “当时最后一局我们已经投了退地图了,确实打不过,浪费时间没意义。只有时洛一直不投,他一个人在地图里,死了站起来,站起来再死……”
      
      FOG游戏中玩家角色受伤后会有伤痕,会留有血迹,同一局游戏中即使复活过,角色身上的伤痕血迹也不会消失,不断被击杀而后复活的话……
      瓦瓦想了一下那个画面,艰难问道:“死了……多少次啊?”
      
      “三十四次。”顾乾看向还在玩手机的余邃,“对吧?”
      
      瓦瓦不可置信:“三十四次?!!!”
      
      余邃还在看手机,闻言嗯了一声。
      
      当年那局游戏里,时洛的游戏角色浑身上下全是伤,半张脸被血浸透,面目全非。
      
      瓦瓦艰难道:“……他当时可是刚被你卖了,余神,热血漫里,你这是要做反派的。”
      
      余邃出神片刻,一笑后自言自语:“不在热血漫里,我也早就是反派了。”
      
      “是了。”顾乾道,“我印象里,国内电竞圈的喷子们只有两次同仇敌忾过。第一次是因为余邃带队转会去欧洲,第二次是因为时洛三个月内被卖了两次。”
      
      “所有论坛的喷子们齐心协力一致对外,做节奏视频P遗照到处刷黑称……就差一起筹钱雇凶去欧洲废了余邃的手了。”
      
      顾乾默默总结:“统一电竞喷子的第一人,Whisper,余邃。”
      
      余邃莞尔:“牌面儿。”
      
      瓦瓦尴尬地看看余邃,不敢跟着调侃,自己继续去排游戏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
    鞠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