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G[电竞]》漫漫何其多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7-31 10:15: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Evil?”
      
      进了玻璃隔音房,IAC四名选手纷纷落座,狙击手一边调试麦克风一边不甚放心地问道:“你没事吧?”
      
      队内语音里时洛压抑道:“没事。”
      
      三个队友不约而同地看向时洛方向,他现在看上去一点儿都不像是“没事”。
      
      自从在走廊里见到余邃后时洛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脸色铁青,神情完全变了,仔细留意一下就能看出来他的手都在发抖。
      
      方才安键盘的时候队友们就注意到,时洛因为手抖试了几次才安装好,用力之大让他身边的医疗师都害怕时洛一怒之下会把主机的USB接口暴力破坏了。
      
      这和平时的时洛差太多了。
      
      队内狙击手试图缓和一下赛前气氛,可惜这人脑子不太行,哪壶不开提哪壶道:“刚、刚才那居然真是Whisper啊!哇,也变太多了吧!我还是他半个粉丝呢,刚才都没看出来,还是时哥眼力好。”
      
      医疗师心惊肉战地瞪了狙击手一眼,尽力找补道:“……那是当然,时洛当年和Whisper同队过,肯定比别人熟悉。”
      
      狙击手点头:“是是是,毕竟是同队的关系。”
      
      时洛原本紧绷着脸,这会儿听着耳机里队友欲盖弥彰的试探忍不住自嘲一笑,别人这会儿看自己大概就像看个疯子。
      
      不过是同队过,不过是两年未见,不过是刚刚重逢。
      
      职业选手转会转赛区的多了,聚散离合那都是常事,好似今天的对手NSN,这还是时洛的老东家呢,赛场上见到以前的队友,这不是家常便饭?
      
      这么失态,至于吗?
      
      时洛终于勉强调试好外设,他打开客户端上了自己账号,登录比赛服后距正式比赛还有十分钟左右,选手都在热手,时洛亦打了一梭子子|弹,操作垃圾得没眼看。
      
      情绪大起大落时双手会因供血不足而僵硬发凉,生理性的问题,没办法的,纵然时洛已经在努力克制了。
      
      时洛放开键盘轻轻搓了搓僵硬的手,吐了一口气,这样不行。
      
      时洛看着屏幕,静默了一会儿后对着麦克风低声道:“我和他,不只是同队的关系。”
      
      队友几人听着耳机里时洛的声音俱是一惊,不知道时洛这又是唱哪出。医疗师干巴巴地接嘴道:“呃……赵经理之前跟我们说了一点,好像是Whisper把你带入行的。”
      
      时洛道:“不止。”
      
      队友们面面相觑,监听着IAC队内语音的裁判也偏头往时洛方向看了一眼。众人都不明白时洛这是怎么了,时洛一向话少,对Whisper更是从来都闭口不谈,今天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和Whisper的关系……”时洛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和,“这么说吧,当年,我就差把命给他了。”
      
      医疗师呛了下,他不安地看看四周,压着嗓子护着麦小声提醒道:“时哥,你应该还记得有比赛语音记录存档这件事吧?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斟酌一下。”
      
      时洛双手交替捏自己的手臂,干脆道:“我当然清楚。”
      
      “最初知道这件事,是打第一场职业比赛的时候Whisper告诉我的。”时洛一面搓着逐渐变暖的双手一面缓缓道,“那会儿我刚入队不久,我们战队赛季常规赛只剩最后一场了,我要是想跟着战队去见识见识季后赛,就必须要打那一场。”
      
      FOG联赛赛事组明文规定,职业选手要在常规赛赛程时替自己所在战队至少打满一场BO3,才能在季后赛时以首发或替补身份跟进季后赛。
      
      “当时我们战队常规赛全联盟积分第一,已经是稳进季后赛了,所以让我打一场也无所谓,只是为了给我争取一个季后赛的名额。”时洛十指交扣,活动了活动关节,“战队是并没压力,但对我来说那完全是赶鸭子上架,什么都没准备好,莫名其妙地就上场了。”
      
      “我连比赛都没看过,上来就要打首发,人都是蒙的,Whisper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时洛将手重新放在键盘和鼠标上,“他告诉我赛前要试麦我就试麦,他告诉我试麦最好是唱歌我就唱歌。我虽然觉得这事儿挺特么蠢的,但想着听队长的没错,就照做了,我真唱了两句,然后第二天,我那首歌就上了赛时语音集锦。”
      
      三名队员倒吸一口凉气,怜悯地看看时洛,无法想象那是怎样可怕的画面。
      
      “我那时候太小了,比瓦瓦还小一岁,刚十七,什么都不懂……”时洛嗤笑,“傻|逼似的。”
      
      医疗师勉强道:“不不不,不是你傻,你是新人,Whisper不该欺负你的。”
      
      “欺负?”时洛重新给枪上子|弹,不紧不慢道,“一场已经影响不了排名的常规赛,牵上条狗来打都行,没人在意我,也没人关注那场比赛。”
      
      “他是医疗师,我当时也是医疗师,其实我顶替他的位置随便上去打打就行了,但……”
      
      时洛上好子|弹,预瞄了下继续道:“但他偏偏不放心,怕我没经验,怕我怯场,怕没人照顾我,怕队里的突击手瞧我是新人不会好好配合我,他一个医疗师,那场第一次打了突击位。”
      
      队友们震惊地看着时洛:“Whisper还打过突击位?!”
      
      队内另一突击手弱弱问道:“我好像记得,Whisper采访的时候明确说过他不喜欢玩其他职业的。”
      
      余邃从出道就只玩医疗师,平时就是娱乐直播也不玩其他职业,以前参加活动,主办方亲自请他展示一下其他职业余邃都会婉拒,他本人也在很多次采访里说过自己不喜欢操作其他职业。
      
      时洛点头:“是不喜欢,但不玩突击手的话,怎么作为队友陪我上场?”
      
      队内医疗师眼神复杂:“这么看,Whisper以前对你……”
      
      “很好。”
      
      “比赛首秀他陪我,不会的他教我,事无巨细。”时洛脸色恢复,声音终于平稳如常,“好比现在,在情绪波动很大时不回避问题,将让自己痛苦的事说出来,通过聊天发泄迅速让自己平静下来,也是他教我的。”
      
      医疗师忍不住继续问道:“之前对你这么好,你俩怎么就弄到这一步的?”
      
      “问题就在这了,就因为他之前对我太好了。”时洛握着鼠标,淡淡道,“所以后来他轻轻松松一把将我推开,才会让我耿耿于怀到现在。”
      
      时洛笑了下,喃喃自语:“如果我不曾见过光……”
      
      时洛没再往下说,他屏息两秒,随着嘭嘭嘭一阵枪声,时洛稳稳地将一梭子子|弹打入了同一个弹孔。
      
      队友们险些被惊掉了下巴。
      
      “和有这么一段过往的前辈再次相遇,不巧他送瓦瓦上场的那个画面又让我想起了他当年送我第一次上场的场景,没控制好情绪,让大家见笑了。”时洛放开鼠标揉了下肩膀,神色已恢复如常,“行了,我状态没问题了。”
      
      队友们看着时洛这行云流水的一套操作感叹:“……这个情绪调整,牛逼。”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狙击手问道:“他们队员没更换,咱们还是用以前打NSN的那套打法,全程针对两个突击手?”
      
      时洛道:“不,今天盯医疗师。”
      
      狙击手讶异:“今天要盯瓦瓦?你跟他关系不是不错吗?”
      
      “关系好才多照顾。”时洛调整了一下麦克风,“无限针对他们医疗师,最好让他一露头就死,没有任何操作空间。”
      
      突击手笑了:“玩这个吗?不过瓦瓦前期一般不会冒头的,针对不了吧?”
      
      时洛盯着屏幕:“我猜他会。”
      
      突击手挑眉:“那行!我就喜欢无脑针对一个人。”
      
      队内的医疗师瑟瑟发抖:“你们太恶意了!”
      
      比赛开始。
      
      不出时洛所料,瓦瓦今天果然开场就随着突击手摸到了地图交接处,那个走位路线时洛实在太熟悉了,时洛都没让狙击手开镜做个确认,直接一套连发收掉了瓦瓦的一血。
      
      一血收到,时洛可以升级□□了。
      
      IAC医疗师哑然:“毒雾还没清呢,你怎么看见的啊?”
      
      “没看见,听的。”时洛屏息,“他下面会绕后,去西边替突击手套光子盾,狙位注意一下。”
      
      瓦瓦宛若在听从时洛指挥一般,两分钟后,在地图西侧被IAC的狙击手又拿到了人头。
      
      狙击手失笑:“他都摸到西边来了,你还听得到?”
      
      “没听见,猜的。”
      
      “丢了两个人头了,下面他不敢自己去清雾,要跟着突击手蹭辅助分了。”时洛快速道,“医疗跟着我,要拼正面了。”
      
      队内医疗师闻言先给狙击手套了个光子盾随之紧跟在时洛身后,果然没错,三秒钟后丢了两个人头的NSN按捺不住,直接来冲时洛正面了。
      
      时洛早有预料,且他配件比顾乾好,并不怕开场拼正面,时洛第一时间开|枪命自己的医疗师往身后掩体躲避,靠着一个先手扫中了顾乾两枪。顾乾倒也没硬刚,发现时洛已预判到自己位置后马上退回己方毒雾中,没丢人头,在躲进掩体前还打中了时洛一枪。只可惜NSN另一突击手信然就没顾乾这么好的意识了,他躲避不及时,直接被时洛拿到了人头,想救信然的瓦瓦不慎露了个头,又被时洛的突击手队友拿到了一个人头。
      
      “nice!”
      
      开场不到五分钟,IAC突击手、狙击手都已拿到了人头,医疗师也蹭到了辅助分,全队装备升级。
      
      队内狙击手满脸不可思议:“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动态的?”
      
      时洛点开升级界面购买子|弹:“没什么,这套打法我太熟悉了。”
      
      前期以医疗师为饵,给足突击手和狙击手的发挥空间,让他们可以安心在前五分钟抓点杀人,只要医疗师不丢人头,他们可以在前期抢到极大的优势。
      
      这就是余邃的打法。
      
      但可惜,瓦瓦的操作不足以支撑这一打法。
      
      这点NSN也察觉到了,到底是老牌战队,在前期对方取得压倒性优势后心态也没崩,第一时间调整战术改回他们以往最熟悉的突击位打法,没让IAC继续扩大优势,但前期到底是小崩盘了一次,纵然中期后期发挥如常还是全程被IAC压着打。三十二分钟后,IAC击杀掉了NSN全部队员,毁了NSN复活石,拿下了这一局比赛。
      
      结算界面出来的时候时洛看了一眼,瓦瓦死亡次数:13次。
      
      队内医疗师一面收拾外设一面看着结算界面咋舌:“心疼瓦瓦,全程被你们针对,我要是他就自闭了。”
      
      时洛收好自己外设:“十三次而已。”
      
      医疗师嘴角抽搐,“时神,在热血漫里,你这种性格是要做反派的。”
      
      时洛并不在意,“挺好,我本来也不是好人。”
      
      获胜战队照常要接受赛后采访,IAC战队几人被请到前台,担心有心人会带时洛的节奏,赵峰已提前找过主持人,故而采访时主持人没问什么敏感的,几个不疼不痒的问题后IAC四人鞠躬谢过到现场来看比赛的粉丝们,转头往后台自家休息室走。
      
      刚赢了比赛,队友们都蛮兴奋,推推搡搡地商量晚上吃什么。时洛脚步有点沉,经过NSN休息室时,时洛偏头看了一眼。
      
      “时洛,时哥?”
      
      医疗师疑惑地看着时洛:“你怎么了?”
      
      时洛回神:“什么?”
      
      医疗师笑道:“我们商量着晚上去吃小龙虾,你去不?”
      
      “这点儿去要排队,我不去了。”时洛将外设包丢给医疗师,“你们先走,我有点事。”
      
      医疗师接过时洛的外设包,迷惑道:“采访都结束了,还有什么事?”
      
      时洛转身,在队友们震悚的目光下一把推开了NSN休息室的大门。
      
      休息室屋门大敞,屋里空空如也。
      
      屋里只有一个正在打扫的工作人员一脸迷茫地看着时洛:“您有什么事吗?NSN的人已经走了。”
      
      时洛好不容易聚齐的一口气一散而尽,他闭上眼,摇摇头:“抱歉,没事。”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支持
    鞠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