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温瑜宽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02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穿回来第二天 ...

  •   第二章
      
      刚走出楼道,江臣就看见花坛边蹲着一个男孩。
      
      男孩顶着一张娃娃脸,正揪着头发一脸纠结,嘴里还在碎碎念着什么,听到脚步声霍地抬头,看到江臣后明显松了口气,起身走到他面前,锤了锤他的胸口道:“还以为你今天又不准备去学校,我都想好带你去哪放松放松了。”
      
      江臣看着眼前矮他半个头,眼睛圆溜溜,看着像是初中生的男孩,有一瞬迟疑。
      
      然而久远又熟悉的语气,让他很快就将眼前这个一米六几的小矮子,与记忆里高大帅气常年带着笑意的男人结合了起来,他的发小,同时也是他学生时期最好的朋友之一,沈旭。
      
      “刚刚你不是还在想怎么劝我去学校吗?”没有恍若隔世的生涩,江臣几乎下意识地笑道:“操场上放松?”
      
      说完之后,江臣自己都怔愣了一下,然后想起不论多少岁相隔几世,这总是他自己之后,又不觉得奇怪了。
      
      沈旭被拆穿也丝毫不恼,笑嘻嘻道:“也行呀,哥几个叫上篮球队的打几场,酣畅淋漓不就放松了。”
      
      “走吧。”江臣看了眼手表,转身道:“前段时间情绪不好,现在缓过来了,还是觉得好好学习适合我。”
      
      沈旭一愣,片刻后喜笑颜开:“果然是我江哥,就是恢复得快,不是我说,您这成绩不好好学习绝对是学校和国家的损失,当初咱小学写作文,你不是还说要做科学家吗,我们哥几个,就你最会读书,当初老彭都说你以后绝对有出息,是华燕的苗子,以后适合搞科研,要是你放弃了,咱几个以后还怎么和人吹牛说有个科学家兄弟啊。”他肘了肘江臣的手臂,笑嘻嘻道:“为了兄弟以后吹牛,你怎么也得考个燕大华大,对吧?”
      
      少年的担忧藏在嬉笑里,赤城的用自己的方式维护朋友的尊严。
      
      江臣笑笑,勾住他的脖子道:“对。”
      
      看着他一扫之前阴郁的表情,沈旭彻底放松下来,一把拍开他的手,然后道:“别把爸爸当拐杖使,等会张三毛肯定找你麻烦,到时候你就当他放.屁,等下次月考成绩出来,用成绩单堵住他的嘴。”
      
      张建,南市一中高二一班的化学老师,同时也是班主任,因为秃顶之后总爱将两旁的头发往中间扒拉,留出三条撮明显头发而被同学们取了个外号,张三毛。
      
      张老师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在他的教室里,所有学生都只能听他指令,任何违背他指令的学生,都将受到他的刁难和惩罚。
      
      其实在高二刚分班时,张三毛还是很喜欢江臣的,江臣长得好成绩好话不算多还懂事,一直是老师家长眼里乖学生的模板,重要的是,江臣的理科成绩极好,数理化单科高一起就稳坐单科年级第一的宝座,从未有过败绩。
      
      然而,江臣有一个成绩极差家庭条件也极差的十一班朋友,霍博。
      
      霍博作为一中校霸,向来是老师们头疼的对象,其中以做过霍博化学老师的张建张老师最看不上他,高一刚开学就直接在课堂上骂他是班级的蛀虫社会的渣滓,以后绝对要进监狱的料。
      
      那话说完没几天就被人蒙着麻袋揍了一顿,张三毛觉得那是霍博伺机报复,可又苦于没有证据,只能憋着气将霍博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
      
      所以,当知道他心目中的好学生江臣与霍博是朋友时,他直接就把江臣叫到了办公室,当着他的面将霍博的劣迹细数了一边,然后以自己的角度将霍博批得一文不值,甚至没忍住爆出无数脏话,与破口大骂也没什么差别了,最后直言如果江臣不立刻与霍博绝交,日后绝对没有好下场。
      
      张老师说完,满心以为心目中的乖学生会被他这番话彻底点醒,然后从此和霍博划清界限
      
      谁料江臣听完,没有丝毫动容,反而道:“张老师,霍博是我的朋友,我认为他作为朋友忠诚义气,值得交往,所以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而且,作为老师,您却带着如此激烈的个人情绪批判一个学生,实在不是君子所为。”
      
      自那之后,江臣就成为了继霍博之后,张三毛的第二个眼中钉。
      
      只是江臣成绩一直极好,稳坐年级前三的宝座,是其他任课老师心中的宝贝疙瘩,即使张三毛再想刁难他,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借口,只能从换座位把他放在垃圾桶边之类的小事上找点平衡。
      
      直到江臣家里出事,上课时常心不在焉,连带着成绩也一落千丈,张三毛才终于找到了他的痛脚,可劲儿的踩,那用力程度仿佛对待杀父仇人,生怕一下子没踩死,让他又重新崛起。
      
      这一次的月考成绩,张三毛已经拿着明嘲暗讽了将近一周,不但在课堂上说,把他叫到办公室说,甚至有一次江臣因为照顾父亲不小心来迟了,还站在校门口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说,甚至用他受伤残疾的父亲说事。
      
      江臣本来因为家里的事情就情绪低落,格外脆弱,再加上这件事,让他产生了厌学心理,已经翘了两天的化学课,昨天甚至一天都待在网吧。
      
      去学校的路上,江臣一边从沈旭的话里一边从自己的回忆里,扒拉出了关于这个张老师的所有记忆,等到校门口时,他心底已经有了决算,平静得很。
      
      张三毛这种人,说白了就是欺软怕强,在学校之外的社会上没有存在感,所以需要在学生身上找到控制一切的成就感,恰好他又拥有老师这个天然带着特权的身份,即使做得再过分也总能用尊师重道以及教育学生来作为借口,让人恶心的同时无法反抗。
      
      然而现在的江臣芯子里已经不是第一世那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不会再冲动地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逃避报复别人,更不会像是真正的高中生,打心底里对所有老师都十分敬畏,害怕老师带来的影响和压力。
      
      世界上的人形形色色,每个行业里都有或品行端方或品德败坏的人,剥除职业本身带来的光环,以从容公正的心态面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活了两辈子,江臣还真没有什么怕的。
      
      江臣和沈旭到教室时,早自习已经上了一半。
      
      今天是英语早自习,英语老师正坐在讲台边报单词,下面的学生们安静的默写,江臣与沈旭进来时叫报告的声音,格外突兀。
      
      “你们可迟到了。”见到他们,英语老师停了下来,年轻的脸上却没什么责备的表情,仔细看了看江臣的状态,见他似乎精神许多,才笑着道:“赶紧进去坐下吧,下课去课代表那里重新听写一遍。”
      
      江臣抿唇浅笑,往教室里走。
      
      沈旭笑嘻嘻的敬礼:“Yes!madam!”
      
      “快进去!”杨老师嗔他一眼。
      
      等江臣与沈旭坐好,杨老师继续报单词,只是还没报两个,前门就被敲了敲,头顶光亮整齐梳着三横头发的张建出现在门口。
      
      他先是环顾了一圈教室,看到江臣和沈旭在教室里时,神色沉了沉,指着靠窗最后一排道:“江臣沈旭,给我站起来!”
      
      江臣放下笔站了起来,沈旭嗤了声,歪歪斜斜地站着。
      
      张建阴沉道:“你们还知道你们是学生啊,这学校是你们想来就来想翘课就翘课的?都给我出来!既然不想上课就别上!”
      
      杨老师皱着眉站在一边,道:“张老师,这还上着早自习呢,要说什么等下课再说吧。”
      
      “他们都不想上课,等什么下课!”张建冷哼道:“坐在这里面等于是两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还不如早点出来别带坏了我其他学生。”
      
      “可是……”
      
      “杨老师,我知道你一个女老师心肠软,可是心肠软也要看人,像是江臣和沈旭这种东西,就是教都教不好,根子里就坏了的,你这样瞎好心,可是害了其他同学啊。”张建边说边摇着头,语重心长得很。
      
      杨老师脸色有些难看,可张建到底是老教师,平时就得理不饶人,而且听说背后有些关系,她一个没在学校工作两年的新老师,实在没有底气和他杠着。
      
      “还站着做什么!”张建见杨老师不说话,呵斥道:“出来!”
      
      江臣和沈旭对视一眼,推开凳子从后门走了出去。
      
      张建站在走廊上,看着乖乖出来的两人,眼底得色难以压抑,提高声音骂道:“你们自己看看,你们现在还像学生吗!有没有一点学生样!迟到早退翘课,你们还有哪样没做过?一个月考一百多名,一个直接五百多名,丢不丢人!我要是你们我都羞愧得不敢见人!”
      
      沈旭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江臣淡淡道:“张老师,现在是早自习,您的声音太大会影响其他同学学习。”
      
      已经抬手指向沈旭的杨建,听到江臣这句话之后,直接将手抬高指着江臣的鼻尖,青着脸道:“你还知道影响别的学生学习,我们实验班里就是出了你们两颗老鼠屎影响了其他同学!年级一百多名也敢这么说话!嚣张得哪里还有一点学生的样子!要我说,你最多也就是这个水平了,之前的成绩都是作弊抄来的也说不定!”
      
      杨建话一落,不只是旁边的沈旭听不下去,杨老师和一班的其他同学也听不下去。
      
      江臣一直稳坐年级第一,偶尔有次滑到第三还是因为漏了最后被两道大题没写,其他时候都能甩年级第二一大截,他这种成绩根本没人有资格给他抄,甚至说难听点,把书摊开放在某些学生面前开卷考,都考不出江臣的成绩。
      
      杨建说江臣是抄的,不只是污蔑江臣,还是侮辱他们其他同学。
      
      甩他们一截的江臣是抄的,那他们这些紧赶慢赶开卷考都不敢奢望和江臣争第一的其他学生算什么?
      
      正当同学们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穿着灰棉袄拿着保温杯,头发半白的老人从走廊另一端走了过来,笑眯眯地开口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