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温瑜宽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7-01 12: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回来第一天 ...

  •   第一章
      
      “滴滴滴滴——”
      
      闹钟在床头柜上震颤,乌发白肤的少年拥着深蓝的被子,大半个身子都露在空气之中,白色的T恤向上翻起,后腰柔韧白皙。
      
      这极具刺激性的噪音惊得少年皱了眉,却并没有睁眼,而是将脑袋更往枕头里埋了埋,哑着声音道:“长江,关闭室内声控系统,谢绝所有访客。”
      
      话落,闹钟声音停止,枕头下皱着的眉宇松开,迷糊着就要再次陷入睡梦中。
      
      然而不过一秒,“滴滴滴滴滴”的声音就再次响起,即使有枕头的阻挠也没减弱半分威力,将床上的少年震得翻了个身,霍地坐了起来。
      
      “长江,我说拒绝所有访……”
      
      江臣半睁的眼眨了下,面上有片刻凝滞,然后一点点皱起了眉。
      
      “廖喆?”他环顾一周,冷着脸道:“别开玩笑了,我不可能改变主意,全息幻视对我没用,撤了。”
      
      “滴滴滴滴滴——”
      
      “廖喆?”
      
      江臣抓着被子的手收紧,然后下意识抬手,想要通过光脑呼叫警卫,然而他低眸看去,却只见到一截白皙纤瘦的手腕,卷起的长袖袖口还有一根没有抽出来的线头,软绵绵垂在他的手腕上。
      
      ——这不是他的手,而且他手腕上佩戴的机密级军.事光脑消失了。
      
      那是联盟最新研发的光脑,除了特殊部队以及帝国第一研究院的高层人员,没人知道这款光脑的存在与威力,这款光脑的佩戴者会植入一片与光脑连接的芯片,若是光脑离开手腕就会自动爆炸并且为拥有者弹开一层可以阻挡S1型机甲一击的防护膜。
      
      若只是恶作剧,绝对做不到分离他的光脑,江臣作为这款光脑的主研发者之一十分自信这一点。
      
      正因如此,他的脸色才真正沉了下来。
      
      江臣谨慎地再次环顾了一圈周围的环境,脑子里电闪雷光之间,终于找到了睁开眼之后那一丝怪异的熟悉感的原因。
      
      这里……很像是他第一世时,高三之前住的地方。
      
      可是,这怎么可能,帝国绝对没人知道他记忆里都模糊的房间的摆设,更不可能做到如此逼真的模样,比如窗边那从绿萝,是帝国植物大全里从未被记载过的存在,不存在于客观实际之中,即使是思想投射,历经两世,他也不会将一盆平平无奇的盆栽记得纤毫毕现。
      
      在江臣思考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臣臣。”温婉的女声与这间房间一般,让人熟悉又陌生:“闹钟响了很多遍了,你再不起床可就要迟到了。”
      
      没听到回应,房间里的闹钟也在继续闹腾,门外的敲门声渐渐着急起来。
      
      “臣臣?”女人声音提高:“臣臣你起床了吗?妈妈进来了!”
      
      说着,门把转动,木门被轻轻推开。
      
      江臣的脑子刚刚急速运转,已经从眼前的实际情况中得到了一个猜测,只是这个猜测太让人不可置信,以至于他还没从情绪中回过神来,抬头就见到了第一世母亲那张秀美却憔悴的脸。
      
      或者不该说母亲,只能说是养母。
      
      回想起联合会议第一场结束后,突兀出现在他房间里的小说以及小说的内容,以及第一世死亡时莫名听到的奇怪对话,江臣也顾不得其他,急需确定自己刚刚的猜测是否正确。
      
      杨思见儿子起床就直奔卫生间,急急忙忙的模样,刚刚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下去,好笑的摇头道:“这么大了还赖床。”
      
      卫生间里,江臣神色惊愕地看着镜子里熟悉无比的脸,人称每一分每一秒的思考都可以改变世界的江教授,获得了意料之中的答案,脑子却一片空白。
      
      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臣打开水龙头,门外的声音像是隔了一层一般恍恍惚惚从耳边划过,哗啦啦的水声规律且包容,隔绝了其他声响,让他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抽丝剥茧的寻求找原因。
      
      刚刚起床时,他听到刺耳的铃声看到复古的一切,只以为是廖喆的胡闹。
      
      他的房子设置了最高级别的智能防护,能够进入他家的只有录入了虹膜与光脑内置秘钥的廖喆,而廖喆恰好是全息幻视的主导研究者,他当时会那样猜测符合常理更符合廖喆经常恶作剧的个性,可现在的一切证明,全息幻视也无法做到如此逼真。
      
      前几天的联合会议是关于新一代人工智能的权限设定,那场会议的最后,就是否应该给予人工智能设定情感指数不欢而散,支持赋予人工智能一定抉择权的派系以及反对让人工智能判断人类行为的派系吵得不可开交,各有各的理由,而江臣虽然在其中拥有决策权,可他一直是中立派,不存在得罪任何人。
      
      即使希望他改变立场,也应该是利诱为主,惹怒他对那些人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也不存在派系斗争误伤到他,害他丧命回到第一世的情况。
      
      那么,就是那本诡异出现在他卧室里的书了。
      
      眼前的情况太过稀奇,可对于江臣来说,似乎又没有那样难以接受。
      
      江臣还记得自己第一世死亡后,重生在星历75年一个不到三岁没父没母的小萝卜头身上时的惊愕不安。
      
      在最初时,他还会回想起前世的种种,会思索临死前听到的诡异对话,会担心他离世之后亲人该如何接受现实,可那个世界拥有太多他需要重新学习的知识和想要了解的领域,所以在短暂的谨慎与惶恐之后,他很快就接受了新的身份,并且一步步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那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对他来说却是最好的时代。
      
      就在他彻底融入新的世界,并且作为人工智能的主导研究者之一,将要掀起一场即将改变世界改变所有人类生活的人工智能革命时,上天给他开了个玩笑,让他再次回到了他的第一世。
      
      江臣扯了下嘴角,发现笑不出来。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子,无名的怒气在胸口冲撞一阵,他深吸了口气不得不接受现实。
      
      “臣臣?”
      
      卫生间的门被敲响,敲门人的语气带着担心与催促。
      
      江臣抿了下嘴,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
      
      至少不是全无好处。
      
      他目光复杂地看着卫生间的磨砂门,想到那本书里的内容,眼神一点点坚定起来。
      
      既然再次回到这个世界,还重生到了高中时,那也该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让他去验证那本叫做《制霸人生》的小说到底是否属实,让他查清楚二十五岁时致他死亡的那场车祸,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
      
      更重要的是,上上一世那些事情都还没有发生,他还来得及阻止父母身上的所有悲剧,让这个家庭不再颠沛流离,回归最初的温馨幸福。
      
      卫生间里只有哗哗水声,杨思担心起来,她抬手再次敲门道:“臣臣你刷完牙了吗?早饭已经好了。”
      
      “我知道了。”江臣一把将门打开,看到比他矮了一个头,面带担忧的女人,眼底渐渐有了温度:“妈,您先去吃饭吧,我马上就好。”
      
      “好。”杨思看到他平静的表情,悄悄松了口气,笑道:“妈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牛肉馅饼,你刷完牙出来正好凉得差不多,外酥里软。”
      
      久违的菜名让江臣恍惚了一瞬,随后嘴角漾出笑意:“谢谢妈。”
      
      洗漱完之后,餐桌上的牛肉馅饼果然是最适合吃的时候,他在杨思对面坐好,端起牛奶喝了口,放下后才问:“爸呢?”
      
      “你爸爸……”杨思脸上笑意淡了些,轻声道:“爸爸现在还有些不能接受自己不再是臣臣的超人了,他有些害羞也有些难过,所以暂时不愿意出现在我们面前,你能原谅爸爸这段时间忽略你吗?”
      
      江臣抿了下唇,无奈道:“妈,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别这么哄我。”
      
      杨思闻言脸上笑意深了些,然而不过一瞬,又黯了下来,道:“长大了也还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儿子,臣臣放心,不论家里发生什么,爸爸妈妈都会保护好你,家里的经济情况你也不用担心,你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好好上学,知道了吗?”
      
      望着对面温柔的笑脸,江臣忽然想起第一世的这个时候,母亲也说过这样一番话,可他当时怎么可能对意气风发的父母渐渐憔悴视而不见,何况后来家里发生的事情,也让他根本没法专心上课。
      
      “妈。”江臣放下筷子,平静却认真道:“我已经十七了,很快就满十八成年了,家里所有的一切我都应该和你们一起承担,您不能再把我当做孩子看了。”
      
      不等杨思开口,江臣继续道:“而且我非常愿意与您和爸爸分担这一切,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对。”
      
      开口的不是杨思,而是一直没见人影的江卓。
      
      他操纵着轮椅向餐桌这边来,高大的男人面容憔悴,笑容却很温和,他笑道:“是爸爸不对,这段时间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没有顾忌到妈妈和你,爸爸向你们道歉。”
      
      “爸!”
      
      江臣起身,出声时却有了一丝哽咽,在星际世界的那二十几年,他一直很平静,极少有情绪波动,可此时却不知是这具十七岁的身体的情绪容易波动,还是时隔两世再次见到父亲的激动突然涌来,让他不自觉红了眼眶。
      
      “是牛肉馅饼啊。”江卓在餐桌边停下,笑道:“我们一家好久没有这样好好吃早饭了,现在一起吃过这顿饭,之前发生的所有坏事就此结束,从此以后,我们一家三口开始新的生活,好吗?”
      
      江臣和杨思对视一眼,同时说好。
      
      一顿早饭温馨却短暂,等江臣吃完,上学已经快要来不及了。
      
      “快去吧。”杨思替江臣理了理校服领口,笑道:“在学校要开心啊。”
      
      江臣看着送他到门口,眼底难掩担忧的父母,循着记忆里第一世十七岁家里没出事前的模样,弯着眼露出一口大白牙,笑道:“放心,爸妈再见。”
      
      在两人撤下些许的担忧里,江臣关上门,没什么表情地站了一会,才下楼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
    很多想说的话,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如以前,希望大佬们喜欢这本书喜欢江臣。
    祝福所有看文的大佬们都能开心健康幸福呀。(づ ̄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