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新人交换冠军戒指[电竞]》积雨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7-13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序章·未来夏天(三) ...

  •   006.
      *
      “他去ODE是好事,对不对?”
      白浩抓着祁嘉的肩膀,定定地和他对视,逼着一定要看他的眼睛。
      少年人肩膀纤瘦磊落,身体轻轻一挣,从教练手里挣脱,抿着唇,不肯说话。
      
      “祁嘉,我们要为他想。除了ODE还有哪支队伍适合他呢?难道你真的想和他再打一年LDL?……或者再组一支队伍,你们两个?”
      
      祁嘉倔强没说话,眼神只看虚空中一点。
      
      “他现在因为你不想去ODE。”
      
      “……教练的意思是,我在耽误他?”祁嘉沉默很久,终于抬眼,清凌凌的眼珠转而和自己的教练对视。面无表情,就显得冷漠。
      就是这样的冷峻清醒,每每让白浩觉得这个男孩其实什么都知道,把一切都看破,让所有私心偏袒爱憎都无所遁形。
      太聪明不好,让人害怕。
      
      白浩顿了顿,眼睛看向别处,转移到下一个话题,说:“其实就算,我们能一起去LPL,我们的队伍也不会像ODE那么适合他。他就应该去最好的中核队伍,去那里才能发光发热......你不觉得吗?”
      
      祁嘉眼睫毛轻轻颤抖,没有点头,也没摇头。
      
      “如果不是ODE,我也舍不得放掉他。ODE的意思是,让他去接四月的班。接四月,马上打上首发,你明白吗?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祁嘉,你听没听懂我的意思?”
      
      祁嘉后退两步,平视白浩,没有什么情绪:“我知道。”
      
      “我们都为他好,对不对?”白浩恳切地看着祁嘉,问,“你会理解的,对吗?”
      
      祁嘉忍了一会儿,突然说:“......我不理解。”
      “ODE真的一定会比我们在一起好吗?分开一定对他好吗?”
      他声音低哑,在夜风里像含着一粒露珠。
      
      “我知道你们感情深。可是你们现在也小,不知道,有聚有散才是这个圈子的道理。”白浩转身,撑着栏杆,其实也有点伤感,说,“就当我那么舍得他走吗?可是,”他转头,凝视队伍里这个最聪明的男孩子,“人是往高处走的呀。我们都为他好,对不对。”
      
      这个男孩子不是他找来的。
      当初他在游戏里碰到了小决明。那时候“决明子”这个ID挂在国服第一,什么英雄都能玩,那么强又那么灵巧,让他觉得跟做梦一样,突然就找到了比梦还好的选择。他着急忙慌地找到联系方式,而小孩没考虑多久,很快很轻巧地答应,只有一个条件——
      “我要和我打野一起玩。”
      
      “我们一直在一起玩的。”
      到了队伍里,还是这么说,歪着头趴在桌子上,眨眼的样子像只小猫。
      然后这个叫“祁嘉”的打野也来到了队伍里。ID叫“Faust”,是歌德《浮士德》里的主角,那个把灵魂献给魔鬼的炼金术士。白浩有的时候害怕他,甚至只跟他签了一年的短期合同。而程稚初,他牢牢抓在手里,三年。
      
      白浩觉得自己其实,好像没有立场劝说他们一定分开。
      
      可是祁嘉毕竟也聪明,不说那种再打一年LDL的胡话,沉默一阵,不愿纠缠,沉静地说:“我知道。我会劝他的。”
      祁嘉比决明成熟太多。一点就透,不需要多说。
      就算再不舍得又能怎么样。
      有聚有散,人生都是这样。有感情又能怎么样,又再不舍有用吗?
      
      祁嘉转身,往光源温暖的训练室走,肩膀瘦削,背影俨然已经成熟。
      可是他才十六岁。
      
      训练室里,程稚初正在打一局大乱斗,在嚎哭深渊疯狂屠杀。一看战绩,24-3-14,实在Carry全场。
      
      见到祁嘉从外面进来,他紧了紧鼠标,有点忐忑,偏头看祁嘉,有什么想问的又不敢问。
      
      祁嘉摸了摸他头发,眼角眉梢是轻微的笑:“没事,你继续打,啊。”
      没人知道他心里多沉。
      
      他在自己往常的位置坐下,抽出键盘,然后按亮显示屏。若无其事,好像一切如常,还能继续在坐的位置打十个轮回,一直打到世界尽头。
      
      可是他心里知道,是不行了。
      他忍了忍,偏头看旁边的男孩子。
      决明。
      看见一截又冷又白的手腕露在黑色队服衣袖外面,那只神奇的右手攥着鼠标,手指漂亮得好像纤细的花枝。
      程稚初可不是花。他是烈火是骄阳是冰霜,是中路的不可阻挡,是超级Carry是一往无前永不后退,是我们爱的年少天才——可也是个,才刚刚踏入职业生涯的年轻男孩子,十六岁,手背淡青的血脉隐约可见,就像致命靡艳的藤蔓簇拥盛大。
      
      祁嘉心里有些淡淡的思绪。
      
      我的决明。
      
      他仔仔细细把身边位置的男孩子装进眼底。
      手指,手腕,脖颈,下巴,眼,眉。长着一副脆弱得要死的样子,可是又坚强得要死。
      嘴唇也好看,致命唇红,入我梦中。
      
      是我的决明。
      
      祁嘉不是那种不理智的人。聚散离合都是常态,他早就应该做好准备。
      可事到临头,大难临头,还是悲伤,不动声色地悲伤。
      
      *
      他还想再挣扎一下。
      
      十二点,程稚初去洗澡,祁嘉站在露台上,撑着栏杆,拨通了那个一年没联系的电话。
      彼端是干净清脆的键盘声,一道男声温柔低沉:“Hello?云端资本祁渐,你好?”
      
      祁嘉沉默两秒,艰难开口:“哥……是我。”
      
      那边的男声不动声色:“你是?”
      “是我……祁嘉。”
      
      “有什么事吗?我两分钟之后要开会。”
      “能不能给我一笔钱,我想......买一个俱乐部。”
      “电子竞技?”
      “嗯。”
      
      祁渐的声音冰冷:“不可以。是你自己要离开家的。”
      
      “……我能不能用我的信托基金?”
      “不可以,你还没成年。”
      
      “......哥,我遇见了一个人。我想和他一起打比赛。……我不想,错过他。”
      祁渐饶有兴趣地“哦”了一声,“继续说。”
      “就是这样。”
      “不可以。我还是那句话,你回家,要什么都给你。你不回来,就跟我没有关系,懂不懂?”
      
      “哥哥。”祁嘉低了低头,咬着牙服软,“我……如果求你呢?”
      彼端的祁渐有点诧异,过了几秒,问:“你回不回家?”
      “我想打比赛。”
      
      “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求我,我也没办法。”
      
      “......”
      祁嘉吹着上海湿润的夜风,清醒了不少,沉默良久,道:“我知道了。......我明白了。”
      
      对面祁渐在挂断电话之前,“啧”了一声。电话挂得干净利落,没半点回旋商量余地。
      
      祁嘉低头看了一会儿手机,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
      “嘉神,对不起啊,我拿不出来那么多钱……你,你家里不给你吗?”
      “……没事。谢谢。”
      
      “嘉嘉?深水的钱不能用,你现在还没成年,不行的。”
      “……我知道了。”
      
      “嘉嘉?你现在还在外面?怎么一直不回家?钱不能给你,你爸说了。”
      “对不起,打扰您了。”
      
      “小嘉哥,帮不了你的忙。你要的钱太多了。”
      “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了。”
      
      祁嘉把手机里通讯录翻了一遍,最后安静地按灭手机屏幕。他抬头,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注视虚空,胸口郁结,头脑发闷。
      夜晚的上海灯火繁华明丽,一切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祁嘉想:也许是真的不可以在一起了。
      
      身后传来趿拉着拖鞋的脚步。祁嘉熟悉那种节奏,知道来的人是程稚初。他转身,就看见,室内灯光的边缘,程稚初安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自己。
      
      祁嘉问:“为什么不休息?”
      
      程稚初小小笑了一下:“还早。”
      
      “你头发还是湿的,没吹吗?”
      
      “一会儿就干了。”
      
      安静对视,默默无言。
      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可说。
      
      良久,程稚初终于开口:“刚刚ODE的教练给我打电话了。”
      
      “嗯。”
      
      还是柔软的笑,甜的:“我跟他说,我想要和我的打野一起打。”
      
      祁嘉低了低头,没说话。
      
      程稚初眨了眨眼,继续说:“我跟他说,我只想要你。”
      
      “他们有两个打野了。”
      你别傻。
      
      “所以我说我不想去ODE。”
      
      祁嘉感觉到心脏像被钝刀子一下一下精细切割,那种厮磨的疼痛。
      他仔仔细细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孩子,看他眉目柔软神情纯稚,看他肌肤洁白嘴唇鲜红,看他一身蓝色T恤两管衣袖遮住肩头,手臂手指都像纤细藤蔓美丽又脆弱。
      他认认真真诚诚恳恳地重复:“我拒绝他们了。”
      
      然后祁嘉恍惚听见自己冷静的声音:“你应该去。就算不去,我们也没办法一起打了——队伍已经要散了。”
      
      “我们可以一起去别的队伍呀。”他笑起来,“就像来Future一样,我们一起嘛。”
      他唇齿间含着甜甜的水果,声音奶糖一样:“我们一直是一起的嘛。”
      
      祁嘉感觉到自己在三秒里生了一场重病,又被他治愈,正在退烧。
      在这场重病里,他嘶哑着声音,呼吸热烈;心要呕血可是语音仍然清晰:“……能去ODE当然是最好的。再打一年,不见得进LPL,就算进了,也不会比ODE好。”
      
      程稚初退后两步,扬起脸,怔怔地看着他:“为什么?可是……我们不是说,一起打LPL吗?”
      
      “我不想耽误你。”
      祁嘉闭了闭眼睛,有点疲倦。
      心脏在胸腔里拼命震动,叫嚣着想拉住他,想留下他,可是拿什么留。
      一无所有,一无是处。
      其实刚刚的十通电话,也不过无望的情绪宣泄罢了。
      
      程稚初怔忪地盯着他看了一会,慢慢点头,然后趿拉着拖鞋,转身一步一步往里走。
      
      他一直是个乖孩子。
      乖孩子做决定都是安静的。
      
      007.
      *
      一起生活了一整年,要分开了,道别的时间不过二十秒。
      程稚初很简单地收拾了一点东西,怀里抱着一把键盘,站在房间门口,跟祁嘉简单告别:“我要走了。”
      
      祁嘉说:“一路顺风。”
      
      程稚初断断续续地说:“ODE经理在楼下接我。他们今天给我办一个欢迎会吧……好像要去吃火锅。我刚刚加了他们的群,四月人还挺好的,队友都还挺好的——我是说,祁嘉,你找到新队伍没有?”
      
      祁嘉笑:“哪那么容易。”
      
      “我问了他们,如果你愿意的话……说不定可以去ODE二队。不过你肯定不愿去的吧,我是说,我也觉得配不上你。你应该……”
      
      祁嘉还是笑的,没什么悲伤情绪:“你怎么话这么多。又不是以后见不到了,至少还都在上海。别担心我,你快下去。”
      
      程稚初犹豫地站了一会儿,小心说:“......那我走了。”
      
      他转身往外走了两步,突然回过头,又说:“我床头还有好多水果糖,苹果——祁嘉?”
      他发现祁嘉还站在原地,目送自己,眼睛里有水光,一直以来面无表情,原来不是不悲伤的意思。
      
      “嘉哥……我不走了好不好?我不想走。”他抱着键盘,呆站在原地,眼前突然蒙上一层雾气。
      眼圈全红,如堕梦中。
      
      祁嘉眨了眨眼逼退眼泪,一抬头:“快走。”
      
      这一走,就从此刀兵相向各自为战王不见王。
      
      程稚初还是走了。
      程稚初在一楼,抱了抱基地里那只傲娇可爱的狸花猫,撸着她的皮毛小声道别。可乐我走啦,以后一只猫在基地要乖乖的。
      外面下了大雨,他的新经理帮他把东西搬到车上,然后祁嘉就听见了车的引擎声。
      就这么走了。
      在濛濛的雨帘里,祁嘉只能看见车橙黄温暖的尾灯。
      
      祁嘉一直没有主动联系其他的队伍。
      过了几天,蓝霜也被ODE要走了,或者说是,白浩一千万打包卖了两个选手,捆绑销售。谁都知道这一千万是买谁。
      以前从没有过还没打过顶级联赛的选手,能卖这么昂贵的。
      选手自己只能挣个签字费,转会费大头都归老板。可是白浩,那晚抽了一夜的烟,回头把50%,五百万,打到了程稚初的卡上。
      
      留在基地里的首发队员只剩三个。
      
      祁嘉照常训练,甚至加练。他精神有点分裂,一面觉得这种努力无疑是自我感动式的,刻意的自我摧残,毫无意义;另一面,他又心如止水,维持惯性。
      只是从蓝霜口里,又听说了,程稚初在ODE马上打了训练赛,和LPL最好的几位中单打得难解难分,在内部资料里他很快有了大名声。真强。
      
      真好。
      
      终于,祁嘉看着基地一天天的空了,实在捱不住,给几家俱乐部发了简历,有一家回复。
      
      那边说:
      我们队伍重组之后,不缺打野了。
      但是还缺中单。
      你愿意来试训吗?
      
      祁嘉说:都可以。
      
      然后穿着一身冲锋衣,在上海秋雨濛濛的九月里,孤身一人离开了温暖整整一年的基地。

  • 作者有话要说:  序章结束我两个宝贝马上开始童真快乐时光。
    正文马上甜不甜打我。
    明天零点更。
    求求大家给个评论8,这个对我真的很重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