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新人交换冠军戒指[电竞]》积雨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7-12 15:17:0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序章·未来夏天(二) ...

  •   004.
      *
      烫着火锅,雾气氤氲之间,年轻人在纵情欢笑。
      
      十二点,上海的夜晚还才刚刚启幕。
      这群十六七岁的孩子,一直被关在基地里不知疲倦地为了比赛练习,日复一日。终于赢了这一场一年来最重要的比赛,白浩纵容他们的胡闹高兴,甚至允许他们浅浅地喝一点酒,助兴。
      
      然而酒足饭饱,停筷撤碗之际,白浩却在升腾的雾气里收敛了眉目,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几个小孩都停了动作。
      
      程稚初转脸去看白浩的神色。
      一年以来最熟悉的教练经理,会做BP会做复盘会心理辅导还会包办食宿,那么强大无所不能,可是这一刻程稚初看不太透他脸上的——
      是落寞吗?
      
      可是、可是今天,不是拿了冠军吗?
      
      他敏感地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心脏快速地砰砰叩响胸腔。
      
      白浩温和地注视着在座所有的孩子,终于还是慢慢地说:“已经有队伍联系我了。你们决赛之前,我没说,今天赢了,我还是要告诉你们——那边早就开始谈了。”
      
      程稚初突兀地张口:“白哥……别。”
      然而只短促地发了一个音,剩下一截话被吞进肚子里——别什么?别说出来?说出来什么?
      
      白浩说:“可能你们也猜到了,有人想买我们战队的名额。进LPL的名额。我……”
      
      最直率的辅助蓝霜立刻出声:“老大你想卖?”
      他好不解又慌张:“为什么呀?我们……可是我们不是要一起打进LPL吗?”
      
      白浩说:“是这样的,我已经没钱了,LPL入场的六千万,拿不出来。战队我可能,做不下去了。准备卖掉,以后我就不做老板了,只做教练。”
      “是我对不起你们。”
      
      程稚初大脑昏昏沉沉,然而好歹没太混乱,提了一口气上来,睁着大眼睛,眼神微弱期盼:“老师,你卖。那……那边的老板会不会一起要我们五个?我们还可以一起打,对不对?然后你还做我们队伍的教练。”
      
      白浩强撑着,沉默了两秒,终于把不忍心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不。”
      
      “有人想单独买你,”他转眼看程稚初,“决明,ODE想要你。”
      
      程稚初如遭电击,嘴唇动了动,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到底在说什么?怎么无法理解了呢?
      
      他仓促地转头看旁边祁嘉的脸色。
      祁嘉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如玉一样洁白的侧脸线条干净到冷漠,半张脸没表情,就像早就预料到了今天一样。
      
      白浩深深吸气,看着程稚初,继续说:“他们和我磨了两个月。那是个好队伍,人往高处走,是正常的。我也希望你能去。”
      
      程稚初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
      
      看啊。
      夺冠的晚上,饭还没吃完,歌也没唱,我们还没勾肩搭背从凌晨的上海走回温暖的基地,怎么……突然就说起离别?
      
      程稚初仰起头把眼泪逼回去,只是眼圈红着,他声音还是那么低而且柔软,问:“如果我不想去呢?”
      他想都没想,只知道拒绝。
      
      ODE是多少职业选手梦寐以求的豪门战队。完美中野体系,中单绝对核心,所有的中单选手都想要这样的战术地位。
      程稚初撑着,声音有点哽:“我们不是要一起打LPL吗?”
      “我不去。不想去。谁想去谁去。我不去。”
      
      白浩沉默了一会儿。
      还是没忍心继续把话说太绝对。
      他岔开话题:“我们先吃饭,待会儿回基地……再说,待会儿再说。”
      明明是他狠下心要劝孩子离开,可是现在又软弱,想推迟浩大离别。
      
      *
      凌晨三点,Future战队基地。
      
      其他队友都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有程稚初,被白浩叫到露台上。
      吹着凌晨三点清醒的夜风,程稚初在白浩的眼神里低下了头,声音虽然又低又软,可是他说,不同意。
      很坚决。
      “我不想去别的队伍。”
      
      白浩说:“是为你好。……想买我们队伍的老板,已经自己选好人了。想留也留不下来的,一定会分开的。分开是好事。”
      Future要经历传说中的秽土转生——打上LPL的LDL新队伍,被财团收购之后改名重组,用全新的阵容冲击LPL。而原来打上LDL的队伍成员,大多数没人知道去了哪里。
      
      程稚初用力把泪水憋回去,憋得眼眶通红:“新老板不要我们……那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再组一支新队,再打LDL。白哥,我想在我们队里打LPL。”
      
      白浩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学生,这是一件送给LPL的完美礼物。
      说轻易舍得是假的,但该说的话一定要说:“……你这是耽误自己。去ODE是最好的。为你好。他们白教练指明要你。”
      
      程稚初咬着牙霍然抬头,突然打断他,快速问:“是不是他们买我出价很高?出了多少钱?一千万?两千万?然后你就把我卖了?”
      
      “……”白浩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心软,听着小孩的问题,其实有点失望,对自己失望。
      
      要说卖了多少钱,其实也没有——甚至是低价。
      这么珍贵的小孩,那么强大的天赋,无可匹敌的意志、操作,ODE问他要的时候,他都没舍得开高价,因为,ODE真的,确实就是最适合的地方。
      这么好的天赋,不该待在下面被浪费,就应该去最好的中核队伍。
      
      程稚初话一出口,绷不住了,伸手揉了揉眼睛,假装没哭,其实是在擦眼泪,可是眼泪怎么擦都擦不完:“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白哥。......我不想去。”
      
      白浩说:“是不想和祁嘉分开。对不对?”
      
      “我没有。”
      
      “那为什么不同意?”
      
      程稚初立刻否认:“没有。我不是。”
      过了两秒,又破罐子破摔,干脆承认,声音有点哽咽:“可是我一直和他一起。我们没打比赛的时候就一起。我们一直在一起玩的。我跟他说,要一起拿冠军的,LPL冠军。然后S赛……”
      “白哥,我不明白,我们明明刚拿了冠军。为什么就要分开了?我不明白明明都好好的……突然告诉我。我不想这样。”
      
      白浩一直知道自己家的中野组是绑定在一起的。
      夏季赛第一大功臣是小决明,那么第二位就是平时安静不言语的祁嘉。
      白浩看出来决明是个操作怪,对线永远压制,操作从来精致。可是祁嘉要更可怕——游戏理解不深的人,不会发现在光彩熠熠的中路掩盖下,打野祁嘉的强大压制力。他甚至比决明更有天赋,控图、入侵、Gank、反蹲,控制全局,指挥整场。
      这样一对中野组,让Future统治了整整一年的LDL。他们认识甚至要比队伍建立要早,感情要更深。
      白浩知道小决明到底在不舍什么。
      
      可是职业选手,一个男人,总要一个人上战场。虽然此时此刻的小决明,十七岁都还没有满,过于天真,稚拙又执着。
      
      白浩其实就是在为这件事情纠结。
      理智告诉他,放决明去更好的队伍,是好事。可是谁能理智?
      白浩张了张口,最后颓然放弃,替面前的决明擦了擦眼泪,叹了口气。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们六个人,我没办法让你们打LPL。……ODE要你的时候,我也想让祁嘉跟你一起去。但是没办法。真的,有的事情,就是这样。”
      
      程稚初低了下头,沉默两秒,还是哽着说:“白哥,如果我真的不想去,你会失望吗?……如果我一定要跟嘉哥一支队伍,你会不会觉得我,特别没用?”
      
      “你好好想想。你不要浪费自己。”
      
      程稚初张了张口,想说没有什么浪费不浪费,咬了咬嘴唇:“不是的。是……追求不一样。”
      
      白浩有点想笑,又想叹气。又生气。
      
      005.
      程稚初爬上床的时候,祁嘉还没睡着,支着腿坐在床上,低头看手机。见他进来,抬眼笑了一下,给他看手机上夸他的那些言论。
      【主题】有看LDL的吗?带哥们给我科普一哈决明8,太强了吧!
      
      程稚初坐到祁嘉旁边,接过手机看那些赞美。他刚刚洗了脸,擦干了眼泪,除了眼睛是红的,看不出来伤心。祁嘉看着他往下翻页,看了一会儿,低声问:“……谈好了吗?”
      
      程稚初动作一顿,没肯说话。
      祁嘉知道了,摸了摸他头发:“没事。没事……其实不在一起打,不是什么大事。”
      
      程稚初问:“真的吗?”
      
      “不是真的。”祁嘉突然开了个玩笑,再出声的时候,嗓音有点低哑,“我们再想办法。”
      
      “我们肯定可以在一支队伍的。嘉哥,不行的话……我们自己组队。”小孩抬脸,期冀地看祁嘉,“可以吗?”
      
      “可以。”
      太天真。祁嘉其实想一口说,不行,但没能太残忍。他保持着浅浅的微笑,“可以的。”
      
      *
      程稚初真的睡不着。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旁边的祁嘉也没能入睡。
      太难捱了,这午夜漫长难尽。
      
      祁嘉也没有说话,谁都没有说话。
      有的东西我们尽全力不要碰,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小心翼翼守着那一点温柔界限。
      
      不碰就不离开,就不难过。
      
      可是程稚初越睡不着,就越想ODE与Future,想离别。积攒了好久的一滴眼泪又顺着眼尾漠漠地流下,而他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收着声音,没有哽咽。
      
      他的身体里是烈火,在中路劈山裂地,可是这一刻却只能把骨髓里的酒全都流出来,绝望仓皇。
      还才十六岁,懂什么人事无常。
      
      旁边祁嘉察觉了他的起伏,叫他名字:“程程……你不要哭。”
      “我没哭。”
      
      筋疲力竭的声音,大难临头的悲剧。
      
      祁嘉说:“你别哭,我们想办法。”
      
      程稚初终于忍不住了,把自己小小的脸埋在被子底下,抬手一下一下擦眼泪:“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都赢了。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明明就是一起的,我们要一起赢的……”
      
      少年人总是想要更团圆更精致的喜剧,想一起打上LPL,一起拿冠军,并肩作战担起荣耀。
      
      可是遗憾也许是另一种圆满。
      
      祁嘉伸手把他揽到自己肩膀上,立即感受到颈窝的濡湿。他伸手一摸,摸到了程稚初一脸的眼泪。
      
      心都要碎了。
      
      祁嘉按住他的脖颈,呼吸急促,被心里的东西压到窒息,却不知道能再说什么。
      
      睡吧。
      那就睡吧,这个晚上,不过是少年人光辉熠熠的路上一场噩梦。
      醒之后仍然繁花似锦,烈火烹油。
      
      祁嘉睁着眼睛,一滴眼泪从眼眶里破出来,安静地流下。

  • 作者有话要说:  又一个说明:
    对不起先给大家哐哐哐嗑个头。
    这篇文的主角名字确实在上一篇《网恋》里出现过,但写的时候人设大改过,现在的人设跟上一篇几乎完全不相关了,所以大家把这篇当成独立的文看就好。
    然后主角没有原型,两个主角都没有,提前说明一下。
    最后:
    甜文,真的。信我。
    我看了好多大神×新秀的超甜电竞文,想写一篇不一样的,小男孩一起成长的爱情故事,所以,真是甜文,不要被序章骗了。宿敌是后来粉丝眼中的宿敌,他们对彼此是特别的存在,不能用宿敌来定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