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天台 ...

  •   4.
      
      早上九点,医院病房。
      棠溪收拾了洛沨用过的餐盒,问祝唯要回车钥匙,跟洛沨交代了一点事,便直接回学校实验室了。
      
      剩祝唯坐在病房里,专心看手机里的文件。
      公司的助理已经在跟保险公司和交警交涉了,并时不时地给她汇报结果。
      九点半,助理发来两段完整的事故现场的视频。
      
      第一段是从马路上监控的角度,当时洛沨一个人在靠近人行道的那条机动车道上走着,毫无匆忙之意,过去好几辆车从他身边擦过,他都无动于衷。
      祝唯的车子当时准备转弯,所以变道到了洛沨所在的机动车道上,快到路口时,洛沨突然窜出来,无视交通横穿马路,直接被祝唯的车撞出去,摔在地上好几米的地方,接着他直接爬起来,若无其事地走掉,正如祝唯亲眼所见。
      第二段视频是祝唯车上的行车记录仪拍下来的,角度不一样,但结论是相同的。
      
      也就是说,她当时之所以开车撞到人,主要责任在于对方,是洛沨无视交通规则,横穿马路,所以才撞到了祝唯车上。
      如果当时祝唯开车的速度再快一点,反应再慢一点,洛沨可能就不止这点伤害了。
      
      助理春丽将交警的基本结论以文字的方式发送过来,并交代:【交警今天应该会分别找您和洛先生谈话,您这边我可以代为沟通,还是说您需要亲自谈?】
      
      祝唯将视频反复看了几遍,心里大概有了猜想。
      怪不得,当时这小兔崽子被车撞了拔腿就跑。
      原来是故意的。
      自杀未遂么?
      
      看着他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祝唯心里暗自骂了几声。
      小兔崽子。
      麻烦精!
      
      她低头敲下几个字回复春丽:【你谈就好】
      
      春丽那边秒回:【那么祝总,您现在没必要继续待在医院了,公司这边还有些文件等您签字呢。】
      不久又来了一条:【损坏的车子已经帮您送保险公司了,需要给您安排一辆新车吗?】
      春丽:【还有,听说齐总今天回国,需要帮你们订酒店吗?】
      
      祝唯直接忽视了最后一条,回复道:【给我送辆车过来,要签字的也一并带过来】
      
      发完消息,祝唯放下手机,背靠在墙上,打开了病房里的电视机。
      她一个台轮着一个台切,毫无耐心。
      国产家庭伦理剧、抗日神剧、古早武打电影、广告,通通Pass。
      韩国偶像剧,停顿两秒欣赏颜值,然后Pass。
      好莱坞电影,看过的,Pass。
      干物妹!小埋。。。
      “……”
      
      wow~
      可爱!
      虽然这集好像看过的,但依旧好好笑啊。
      光是看着画风,心情就会舒畅很多……
      
      祝唯嘴角悄悄扬起,不经意间,忽然想起来隔壁病床上还躺着一个人。
      于是她默默地切了台,将遥控器扔到洛沨面前,冷漠地说,“你要看什么,自己选吧。”
      
      洛沨拾起遥控器,看着她,道,“你呢?”
      祝唯道,“我没什么想看的。”
      
      毕竟,喜欢动漫什么,实在不符合她的人设。
      因此她也就是在家一个人的时候,会追追番,刷刷漫画,偶尔还会……玩玩COS。
      她有个小号微博,偶尔发一些COS照片,有一定的粉丝量,但迄今没有人认出来她。
      毕竟她也不是职业的coser,平时露面的机会不多,也就是业余爱好而已。
      
      洛沨拿回遥控器,调到之前祝唯看的频道,电视机上的干物妹小埋正宅在家里玩游戏,干劲十足,萌趣可爱。
      
      洛沨转过头看她,眼神清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道,“我想看这个,可以吗?”
      祝唯:“……”
      
      虽然说祝唯对他没有多少兴趣,可每次听到他开口说话,都觉得是一番享受。
      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好啊。”
      
      于是两人像病友一样,各自坐在病床上,津津有味地看着动画片。
      还好这集祝唯看过的,看到沙雕的画面,还不至于笑出声来,也就是无聊打发打发时间。
      洛沨这人呢,冷漠而专注,再好笑的画面,他也顶多皱一下眉头,笑点不要太高。
      
      不久,病房门外出现一道黑影,一位个头偏高的男子,戴着一顶男士礼帽,侧着身,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看。
      
      洛沨看到了他,没多少反应,继续看他的动漫。
      祝唯以为是来送车钥匙的,多看了几眼,又觉得不像,索性也不搭理了。
      
      男士在门口礼貌性地敲了两下门,推门而入,取下礼帽放在胸前,朝洛沨点了点头,转身朝祝唯点头,道,“您是祝女士,对吗?”
      祝唯:“有事吗?”
      
      男士道,“我是洛沨以前的邻居,是洛沨成年之前的监护人,叫我晋叔就好。”
      祝唯惊讶地转过头,看向洛沨。
      一是责备,怪他没有出声招呼,导致了祝唯对晋叔的轻慢。
      二是诧异,洛沨家里到底什么情况,邻居是监护人?
      
      洛沨有些无辜,关掉电视,道,“晋叔,你不必过来的。”
      晋叔垂着眼,道,“监控我看过了,你这孩子,唉……”
      万分宠溺又无可奈何的语气。
      甚至都没问洛沨为什么要那么做,也没有出声宽慰他。
      这样的态度让祝唯心里满腹怀疑。
      
      晋叔恭敬地朝祝唯道,“小孩不懂事,违反交通规则在先,给您添麻烦了。”
      祝唯语气淡淡,道,“年轻人嘛,总会遇到想不开的事情,倒也无妨,人没事就好。”
      
      洛沨微微一怔,回眸看着祝唯。
      惊诧于她早就知晓了真相,却不知出于何种缘由,没有发难于他。
      
      她一开始就知道吗?
      在他寻死却没能成功,只得落荒逃走的时候。
      祝唯明明不认识他,却为他做了这么多,还小心地照顾着他的情绪。
      一时,洛沨心里百感交集,眼眶发红。
      
      晋叔也有些惊讶,他嘴角抽动,挤了个笑容,朝祝唯深深鞠躬,道,“沨儿这次走运,遇到好人了,祝女士,我代表孩子的父母双亲谢谢您,谢谢您的照顾和理解。”
      “别这样,晋叔,”祝唯起身,道,“换作其他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不会置之不顾的。”
      晋叔松了口气,道,“既然如此,能请您借一步说话吗?”
      
      “晋叔——”洛沨突然出声,瞥了祝唯一眼,稍顿,道,“别麻烦他人。”
      少年的语气听着倒像是在给这个年长者下命令。
      晋叔闻言,稍显为难,请求地看向祝唯。
      祝唯道,“没事,不麻烦。”
      于是那名长者便向少年行了个礼,推开门,朝祝唯做了个请的动作。
      
      医院侧门出口,有家环境还不错的咖啡馆。
      地方稍偏,里头人也不多。
      祝唯要了杯拿铁,晋叔点了杯意式,并主动买了单。
      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着,祝唯点了根烟,慢悠悠地说,“晋叔想跟我谈,这后续该怎么处理么?”
      洛沨的医药费她已经全部垫付了,这点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她也不打算追讨。
      
      男人拖着沉闷的腔调,道,“沨儿十六岁时,父亲遇害,母亲和年幼的妹妹一起失踪,这几年一直过的不太如意。”
      祝唯:“……”
      猝不及防地,祝唯感觉被这个大叔剧透了一脸。
      
      她沉默着,想起了棠溪说的,洛沨欠债的情况。
      想来这孩子的处境确实艰难。
      她也不是完全没兴趣了解,否则也不会坐在这里和晋叔一起喝咖啡了。
      
      “在学校里,沨儿也一直遭受着异样的目光,”晋叔道,“我本以为这种情况,等他上了大学以后会得到改善,没想到竟然碰到了这样的事。”
      祝唯食指拿烟在烟灰缸上抖了抖,斟酌着说,“找人慢慢开导他,这事很快就会过去的。”
      
      晋叔叹了口气,道,“该找谁开导他呢,这孩子从来不听我的话……”
      祝唯想给晋叔推荐棠溪,而后又犹豫了。
      一则是棠溪能力有限,没办法保证能开导这孩子。
      二则,这事跟祝唯关系不大,她没必要送佛送到西。
      
      她想了想,晋叔找她谈话,也不一定是要从她这里得到有用的意见,只是想找个人聊一聊这件事罢了。
      而她祝唯,正好不想搭理公司和家里那些破事,宁愿坐着和这位大叔闲聊。
      
      两人聊了小半个小时,多数时候都是晋叔在说,祝唯安静地听着。
      期间祝唯回了助理春丽一条消息,让她来咖啡馆找她。
      等春丽穿着小西装、包臀裙,带着文件包现身,晋叔便识趣地离开,临走时又道了一次谢。
      
      “祝总,怎么和人约在这种地方?”春丽摊开文件,在祝唯耳边小声地说,“老总让我留意一下你,看你最近都跟什么男士接触。”
      老总指的是祝唯的老爹,昨天那通电话之后,双方都不痛快。
      
      祝唯一边签字,一边说道,“你就如实说吧,没什么好隐瞒的。”
      春丽笑笑,道,“如实说了老总也不信,他们觉得,你和齐总关系冷淡,定是因为你在外面有人。”
      
      祝唯好笑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制造出我在外面有人的假象,让他们彻底死了心?”
      春丽道,“倒也未尝不可。”
      “得了,你可别跟棠溪一个德行,”祝唯签好字,搁下笔,道,“别没事找事。”
      春丽“嗯”了声,收好文件,将车钥匙放下,踩着高跟鞋离开。
      
      祝唯再次回到医院,进门前往里头瞥了一眼。
      见晋叔打了盆热水,在给洛沨擦脸,后者一言不发,平视着空气。
      而之前空着的病床上,来了位新的病人,房间里围满了那位病人的家属,吵吵嚷嚷的,热闹的不行。
      祝唯不喜热闹,在门口看了一眼,没有进去,转身离开了。
      
      此后一连五天,她都没有再去那家医院,后续事情都由助理在打理。
      祝唯也特意交代过助理,不必问其追回医疗费。
      
      这天,祝唯刚跟人谈完项目,手机上收到一笔私人转账,对方账户名显示了一个“沨”字。
      祝唯一愣,心想这小子怎么弄到了自己的账户?
      又想起来,她之前在医院填了手机号,洛沨应该是对着手机号转过来的。
      
      真是怪别扭一小孩。
      上万块的医疗费,区区一个大学生,负担得起吗?
      
      忙完手里的事,她径直开车去了医院。
      傍晚医院的门口还有老人在卖花,祝唯顺手买了一束上楼。
      推开门,洛沨那张病床空着。
      祝唯拿着花,和一屋子的陌生人面面相觑。
      
      “洛沨呢?”祝唯问另一张病床上的人。
      “美女你说的是谁啊?”病床旁,一中年男子嚼着槟榔,笑眯眯问道。
      “不懂就别答话!”一名戴着夸张耳饰的女子猛地拍了下男子的手臂,朝祝唯道,“是住这的那学生对吧?洛沨,我听护士这样叫他,他今天早上自个走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祝唯丢下花束,转身出了门。
      早上一个人离开了,到下午六点都不见踪影,一个小时前还给她转了笔钱,这小兔崽子到底想干嘛?
      
      她先去找护士问情况,又给棠溪打了电话,都不知道洛沨的下落。
      “不是说明天才出院吗?我本来打算明天去接他的!”棠溪急道,“你帮我好好找找啊,这学生是我的命根子啊,出了事学院里肯定要找我麻烦……”
      祝唯站在走廊边上,道,“给我他的电话,快点!”
      
      她挂了电话,等棠溪的短信。
      站在医院走廊的窗户旁,祝唯抬头往高处看了看——
      仿佛有所预感一般,对面楼顶上,有一道模糊的人影。
      祝唯顿时脊背发凉。
      
      开什么玩笑?!
      洛沨,那小兔崽子,想跳楼吗?!
      
      等电梯的人足以塞满两箱电梯,几乎每一层楼都要停一下。
      祝唯心急如焚,直接从楼梯往上爬,到了楼顶,腿都快断了,上气不接下气。
      
      洛沨背对着她,站在天台边缘,柔软的头发被风吹乱,单薄的身影立在霓虹染满的天空中,像一朵脆弱的蒲公英,随时都会跟着风,销声匿迹。
      
      风很大。
      祝唯还在喘气。
      
      她注视着那道身影,轻声喊道,“洛沨?”
      少年回过头,带着恍惚的目光,看向祝唯。
      那一瞬,祝唯心脏几乎快跳出来了。
      
      她瞪大眼睛,想把注意力集中在洛沨身上,却始终无法忽视他身后的悬崖。
      她竭力使自己冷静,带着恳求,道,“洛沨,过来我这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