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温顺 ...

  •   3.
      
      那双漂亮的眼睛睁着,审视着周围的环境,而后看着天花板,一字不说。
      
      祝唯走过去,坐在隔壁那张空床上,道,“小孩,感觉怎么样?”
      洛沨摇了摇头,并未看她。
      
      祝唯:“想喝水吗?”
      犹豫片刻,洛沨略点了下头。
      
      祝唯:“但医生说手术之后六小时不能喝水,所以你还是忍一忍吧。”
      洛沨:“……好。”
      
      祝唯一愣,这小兔崽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本来想逗他玩,岂料他这么乖。
      声音病怏怏的,有几分撒娇的味道,音色更是戳中了祝唯。
      要知道,她是个出了名的声控,家里的音响器具不必说,日常玩玩音乐也不必说,最出格的是她每天都必须请知名声优打电话哄她起床……
      “……”
      
      没别的爱好,反正她也不嫖,也不混酒吧,不混圈,只是固定会请几个“叫/床服务”而已。
      知道她真实情况的,比如棠溪,每回见面都会建议她,让她养个小白脸快活快活,祝唯也不是完全没考虑过。
      要是她路上撞的是小猫或者小狗,捡回去养着倒也没什么。
      但这个洛沨,看着心理不太健康的样子,还是棠溪的学生,祝唯不可能真打他主意。
      如果能做点什么,帮这学生一把,祝唯倒是愿意。
      
      她坐在病床上,百无聊赖地翻了翻消息,发现一条未读的,齐华英半小时前发过来的:【我刚上飞机,大概明天早上到浦东机场。】
      什么意思?希望祝唯过去接他吗?还是例行打声招呼?
      
      回想起她爸妈说的话,祝唯可是一点都不想跟齐华英有联系了。
      可婚姻是他们双方父母的决定,老齐也是迫不得已……
      再说了,这两年,齐华英对她也挺公道的——没为难过她,还处处为她着想。
      犹豫许久,祝唯回了个:【好。】
      
      凌晨一点半,棠溪急冲冲找到了病房,她穿一套黑色棒球服,立领拉链拉的很高,高马尾,身材苗条,走路带风,进门便问,“祝唯,现在是什么情况,手术顺利吗?”
      听到声音,洛沨转头看过去,目露诧色。
      那是学生见到老师之后的天然反应,洛沨也不例外。
      他正要起身,棠溪道,“你躺着别动,我在问这位漂亮姐姐。”
      洛沨:“……好。”
      
      漂亮姐姐祝唯抱膝坐在病床上,懒懒地说,“就差一点,他腿就废了,医生说让他现在好好休养。”
      棠溪道,“其他呢,没伤着骨头或者神经吧?”
      祝唯便把之前的录音拿出来,放给她和当事人听。
      
      医生的话一般都是宽慰性的,棠溪听完松了口气,嘱咐洛沨,“你听到没有,医生让你好好休养,你可别作什么幺蛾子。”
      洛沨温顺地点了下头。
      棠溪欣慰不少,从手提袋里取出羊绒外套,递给祝唯,道,“后半夜冷,你穿这个,保暖效果可以的。”
      祝唯:“蛤?”
      什么后半夜,她又不打算在这里守夜。
      
      棠溪放下袋子,解开羊绒外套,给祝唯披在肩上。
      祝唯默默看着,裹在外套里,道,“谢谢了,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得回去了。”
      
      “啊?你不留下来吗?”
      祝唯起身,打了个哈欠,拍了拍棠溪的肩,道,“你是病人的亲友,好好照看你的学生。”
      棠溪道,“哎不是,我只是来看一眼,顺便给你送个外套……”
      
      “你怎么不给我送床被子呢?”祝唯道,“我困死了,你车钥匙给我,我去你家睡,你好好看着这孩子。”
      棠溪委委屈屈地交出车钥匙和房门钥匙,祝唯这才扬长而去。
      
      次日清晨六点,保洁人员还在给病房消毒,祝唯便端着豆浆,提着早餐进来了。
      棠溪在空病床上睡得正熟,祝唯踹了脚病床,道,“起来。”
      
      棠溪还没睡醒,顶着两黑眼圈,看了眼手机,震惊道,“我去,祝唯,你怎么来这么早?这才睡了几小时啊?”
      
      祝唯咬着吸管,道,“放心不下,过来看看,喏,给你带了包子。”
      棠溪接过包子,一脸羡慕嫉妒,“你这气色,一点都不像只睡了四小时的,有什么秘籍吗?”
      祝唯道,“啊,这有什么的,你一搞科研的,天天熬夜,难道不应该比我更懂吗?”
      
      棠溪咬了一口肉包,恨恨道,“我可没你那条件,每天早上让江大给你打电话哄你起床……”
      “这个月换也总了。”
      “什么也总?!”棠溪思索了三秒,惊道,“是也总的声优木木老师吧?!”
      祝唯哧溜吸光了豆浆,晃了晃,扬臂将其准确的投入三米外的垃圾桶,回过头来,轻飘飘地说,“好像是哦。”
      
      “什么好像,你居然连老师的名字都记不住,太过分了,”棠溪咬着包子,越想越气,蹬着医院提供的被子,哭唧唧道,“不行,我还想睡会,我不想起床,我想要木木老师给我打电话,想要江大唱歌哄我起床呜呜呜……”
      
      祝唯:“咳咳,棠老师,为人师表,还请自重。”
      棠溪:“……”
      洛沨:“……”
      突然反应过来,隔壁床上还躺着她的学生来着。
      
      她慢吞吞咬了口包子,缓缓回过头,看着洛沨。
      四目相对,洛沨若无其事地将头转了过去。
      
      棠溪:丢人现眼了!
      祝唯:“哈哈没事,棠老师你继续。”
      棠溪被这么一折腾,精神了一大半,咬了口包子,道,“祝唯,你不厚道。”
      
      祝唯岔开话题,“早上医生来过了吗?”
      棠溪:“没呢,医生哪里来这么早的?”
      祝唯:“护士呢?”
      棠溪暴躁起来:“没,谁都没来!你也不看看,现在才六点一刻,哪个护士会来这么早?!”
      祝唯失望地“哦”了一声,用脚推了推小凳子,在洛沨病床边坐下,将手里的餐盒放在床头柜上,开始拆餐盒。
      
      “我去,祝唯,你这是带了啥,怎么这么香?”棠溪吸了吸鼻子,往她那边伸出脑袋,道,“这么不厚道啊,就给我两肉包打发,给人家这么好的伙食……”
      
      “你伤胳膊断腿了吗?凭什么要求跟病人一样的伙食?”祝唯冷瞥她一眼,道,“况且您是有社会地位的人民教师,不会自己去买吗?”
      
      棠溪撇着嘴,看着祝唯手里那碗香喷喷的三鲜汤,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病人身体虚弱,暂时只能吃流食,这汤是昨天晚上祝唯吩咐助理熬的,简单的一碗汤包含了虾仁、猪肉、香菇、青菜等多种材料,汤汁浓稠,也怪不得棠溪那么馋。
      
      祝唯将床摇起来,好让洛沨坐着,然后将拆好的汤盒放在病床上的小桌板上,道,“你能自己吃吗?”
      
      洛沨怔怔地看着她,又不开口说话了。
      
      棠溪道,“他不自己吃,难道你喂他吗?”
      祝唯报以沉默。
      她确实想过,但喂人跟喂小猫小狗还是有区别的,所以她犹豫了。
      
      棠溪本来就是随口一说,看祝唯那副认真的模样,一时吓傻了。
      祝唯是出了名的不近男色,这一点棠溪深有体会。
      之前多次给她提议,让她去找点乐子,甚至给她介绍听话的大学生,可这位年轻守活寡的富婆,哪一次不是无情地拒绝了。
      
      现在可好,面对仅见过一次面的洛沨,祝唯竟然想喂他!
      而她棠溪,身为祝唯多年的老同学,兢兢业业这么多年,自认为是祝唯身边为数不多的知心好友,从来没达到过这个地步!
      棠溪惊得包子都掉了,瞪大眼睛,难以置信道,“不是吧祝唯?你好偏心啊!”
      
      被棠溪这么一惊一乍,祝唯反应过来,转过脸,幽幽地看着她,道,“棠老师,你要跟学生争宠吗?”
      棠溪含泪控诉,“祝唯!我好恨……”
      “吃你的包子,”祝唯道,“别乱想,我很有原则的,不像某些人。”
      某些人看上去是人民教师,实际上私生活混乱得很。
      
      说着,祝唯放下勺子,跟洛沨道,“你自个吃吧,我没伺候过人。”
      洛沨点头,抬起插着针头的手,拿起汤碗里的勺子,低着头,一勺一勺地,慢条斯理地舀汤喝。
      
      “就没见你伺候过人,”棠溪嘟哝着,“喂,祝唯,祝总,我也想要被投喂,来,啊——”
      说着,还真张着粉嫩的嘴,一副求投喂的样子。
      
      “老大不小的,当着学生的面卖什么萌?”祝唯捡起她手里的包子,给她塞到嘴里,道,“去你的。”
      棠溪两边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小声小气地说,“有祝总投喂,这辈子都不用当社畜了。”
      
      说完,又看了洛沨一眼,用自以为澄清的态度,道,“洛沨,你棠老师也没有说教师这份工作不好,就是比不上白嫖。”
      祝唯:“……”白嫖你还理直气壮?
      洛沨低头喝汤,“嗯”了一声,语气温顺乖巧。
      
      祝唯:“棠溪你别胡乱教坏学生啊!”
      棠溪大笑,道,“祝唯你急什么?”
      那语气就是在说,我的学生,教不教坏与你有什么干系?
      又像是在笑,有必要这么关心他么?
      
      祝唯淡淡地说,“怕你误人子弟。”
      棠溪嘟哝着,“都成年人了,难道会因为我一两句话,就改变原来的价值观吗?”
      祝唯不耐烦,道,“说点正经的。”
      她很烦棠溪一点,总是不分场合,过分地坦率。
      也很羡慕棠溪这一点,喜欢什么,从来不掩饰,也很为所欲为。
      
      棠溪不依,依旧插科打诨,甚至无所顾忌地在学生面前开开黄腔。
      而洛沨呢,完全不受她们影响。
      就像是在旁边听长辈说话的小孩,他安静,礼貌,从不打断人,也不会发出不合时宜的笑声。
      
      祝唯想不明白,像他这样干净漂亮的小孩,会遇到什么想不开的事。
      但她也只是猜想,关于洛沨是怎么撞上她的车,到底是她开车走神还是洛沨故意为之……
      她什么都没说,装作完全不知道这回事的样子,以肇事者的身份照看他。
      
      等护士过来给他吊盐水,祝唯将棠溪拉到外面,问洛沨的情况。
      
      “呃,你怀疑他心理有点问题是吗?”棠溪挠挠头,道,“说实话,我之前也跟他聊过,还建议他去看看心理医生。”
      祝唯好奇,“他看得起心理医生吗?”
      “学校里有免费的心理咨询,专门帮助他这样的,”棠溪想了想,道,“不知道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怎么说,不过在我看来,他的问题不是咨询能解决的。”
      祝唯:“?”
      
      “哎你别这样看我,我在你面前不太正经,但对学生还是挺负责的,”棠溪拧着眉,压低了声音,道,“看在咱俩关系这么熟的份上,我告诉你好了,这孩子的父亲……”
      
      “等等,”祝唯连忙打断她,道,“这是他跟你咨询时告诉你的吗?”
      棠溪笑笑,默认了。
      祝唯道,“他找你咨询,是信得过你,既然如此,你就有义务帮他保守秘密,告诉我干什么?我只是一个外人。”
      棠溪并没有半点惭愧,小声地在她耳边说,“这不是看你挺喜欢他的吗?”
      “……”
      
      这就扯淡了。
      祝唯只不过看那小孩可怜,又恰好挺喜欢他的性格,棠溪这就一厢情愿,打算投其所好了?
      
      祝唯道,“哪里看出来了?”
      棠溪道,“你对他这么关心,对我从来没这么好过!”
      祝唯:“那算了,以后拉项目别找我了。”
      
      “别,别!爸爸别生气,”棠溪连忙改口,挠挠头,道,“说起来,你去年交给我的项目马上要结题了,我今年还没着落呢……”
      这态度,才稍微有点搞科研的样子了。
      
      祝唯:“找纵向的去,国家每年拨了那么多钱,白养你们这群人了?”
      棠溪抱着祝唯的胳膊,委屈又讨好地说,“爸爸你不知道,纵向竞争太大了,我才一个小小的青千,背后又没有大佬撑着,没有你养着我怎么成啊?”
      
      祝唯看着她。
      棠溪语气一转,道,“你要不喜欢这个学生,我再帮你找找……”
      祝唯:“……”
      这哪跟哪?!
      
      祝唯又气又笑,道,“你们搞科研的都这么没下限么?”
      棠溪道,“我只是个例,再说了,你又不知道那孩子欠了多少钱,这辈子都不够还的,我也想帮他渡过难关。”
      祝唯:“洛沨吗?”
      棠溪点头。
      
      原来如此。
      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么?
      
      祝唯道,“没兴趣。”
      

  • 作者有话要说:  洛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