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3
      
      山路本就湿滑崎岖,小孩儿步履又不大稳,连下个石阶还得小心翼翼地侧着身往下迈步。
      
      这路要好好走,若是一个不留神崴了脚,别说登岛,怕是连停火宫都走不出去了,可不能在这地方耗太久。
      
      鲜钰仔细看着路往下走,一时未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三公子风翡玉。
      
      风翡玉比她年长不少,早早就开了灵海,受风停火点拨便开始自行修炼。
      
      这三公子天赋极高,看着浑身书生气,一副文文弱弱的样子,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前世她就是被三公子这模样给骗了,未曾在他身上多留一个心眼,以至于在登上宫主之位后,吃了不少的亏。
      
      风翡玉走路悄无声息的,刻意收敛了气息,令鲜钰一时不察。
      
      她如今灵海初开,灵海内又空虚得很,一番走动后耗费了不少体力,这才一头撞到了风翡玉的身上。
      
      这假惺惺的三公子瘦得浑身一把骨头,看着瘦弱,骨头却硬得很,她当头一撞像撞在了石头上一般。
      
      在捂着头后退了一步后,鲜钰这才红着眼抬头望向风翡玉,支支吾吾说:“三哥哥,你走路怎连声响也没有。”
      
      “撞疼了?”风翡玉惊讶道,“我正琢磨着如何运转灵气,好让灵气生生不绝,一走神就撞着你了。”
      
      鲜钰双眼微微瞪大,羡慕道:“爹爹总夸三哥哥聪慧,三哥哥果真很厉害,竟然想到了这么多。”
      
      女童声音脆生生的,婉转如灵鸟,说的话虽没什么条理,可字里行间分明是在夸风翡玉。
      
      “哪里哪里,钰儿才是聪慧可人,我听妙心阁说,你前几日忽然失去意识,不单是因为受了风寒。”风翡玉缓缓扯出一个笑。
      
      不单是因为受了风寒,那就是另有缘由了,这假惺惺的三公子果真开始套她的话。
      
      开灵海这事虽不罕见,但即使是世家代代修炼,族中也是会出那么几位只生了凡筋的,而寻常百姓家出个有仙筋的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只有生了仙筋才有灵海可开,开了灵海便意味着能习高武,能修仙家之术。这样一来,不单单可以长生不死,连权财也近在咫尺。
      
      可惜寻常人家即便是出了长有仙筋的孩童,但仙筋多为次等,灵海也狭窄且不能再长,譬如停火宫里一些侍女,顶多能修到练气层。
      
      可惜在停火宫里,一个无依无靠又备受欺凌的女童,开了灵海并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那日妙心阁的药师发现她开了灵海后,是绒儿又跪又叩地求着,求药师莫要将此事声张。
      
      只是,不知是妙心阁里的谁泄露了此事,或许是研药的药童,也可能是看门的小孩儿,这才让风翡玉有所耳闻。
      
      风翡玉低垂着眼,嘴角噙着的笑如春风般温和。
      
      鲜钰眼眸一转,说道:“妙心阁的药师说了,钰儿那日既受了风寒,又饿着了,所以才倒在了地上。”
      
      她说得很认真,声音怯怯讪讪的。
      
      “饿着了?”风翡玉半眯起眼,眼里的质疑一闪而过,“这些婢女可真是胆大包天,竟敢饿着钰儿,都是三哥哥不好,平日忙着修炼,竟无暇照看你。”
      
      “才没有。”鲜钰双眼一瞪,气鼓鼓说:“三哥哥是大好人。”
      
      是,好极了,大好人,说完她就在心底嗤笑了一声。
      
      风翡玉整了整衣襟,微微弯下腰,“我让清荷备了些枣糕和荷花酥,钰儿可要一同前去尝尝?”
      
      小孩儿容易被哄骗,鲜钰尽职尽责地扮着幼时的自己,头一颔就笑了,“要!”
      
      若是没有记错,风翡玉这时候已经察觉到了些端倪,即使妙心阁的人没有明说,他大抵已经猜到了她开了灵海的事。
      
      前世风停火还未将停火宫交予她,她便暗暗受着灵海撕裂之痛,痛不欲生,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在昏暗无光的暗室里,她足足忍受了四十九日,才让险些被毁的灵海恢复原状。
      
      之所以会受这穿心裂肺之痛,还是拜风翡玉所赐。
      
      鲜钰伸出手,玉白的五指细细瘦瘦的。
      
      风翡玉收回揣度的目光,凝神看见她伸出手的时候还愣了一瞬。
      
      “想让三哥哥牵钰儿的手。”鲜钰盈盈笑着。
      
      风翡玉这才伸出手,将那柔软的小手攥了起来。
      
      手被牵了起来,两手相触后,鲜钰大概能猜出如今风翡玉修到了何种境界。
      
      果真如她所想,风翡玉之所以这么瘦弱,并不是因为什么先天不足,而是长时用药,早坏了身子,他那灵海狭窄,与一般修士相去甚远,显然是还未成形就被逼着打开了。
      
      不说风翡玉,他娘戚夫人可真是个狠人,不怕一时差错害得风翡玉丧命,也要提早让他的灵海打开。
      
      停火宫内孤峰耸立,许多院子建在半山之上,要从这座山到那座山去,必须得过离地百丈高的悬桥。
      
      怎又要过桥,想到这,鲜钰就有些闷。
      
      过了桥抵至另一侧峰,再往上走几步远,就见着了风翡玉的院子。
      
      不愧是受风停火宠爱的三公子,连院子都比她的好上许多。
      
      碧砖玉瓦,屋檐上还嵌着荧光的灵石,院子里引水养了一池鱼,这些鱼看着就很是肥美。
      
      相比之下,她住的那院子像个柴房,还是年久失修的那种。
      
      风翡玉的贴身婢女清荷站在门外等着,看见鲜钰的时候微微挑眉。
      
      “三公子回来了。”她微一低身,又道:“见过六姑娘。”
      
      “枣糕和荷花酥可有备上?”风翡玉问。
      
      清荷笑说:“自然备好了。”
      
      两人的眼神有来有往的,很是古怪。
      
      鲜钰抬起头,双眸黑亮干净,“钰儿想吃枣糕,也想吃荷花酥。”
      
      “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三哥哥何曾亏待过钰儿。”风翡玉把她往屋里牵。
      
      可不是么,鲜钰心说。
      
      精致的甜点糕饼就放在屋里的圆桌上,底下的点翠瓷盘也甚是漂亮,一看就贵重得很。
      
      风翡玉下颌一抬,清荷立即会意,将圆凳放在了鲜钰身后。
      
      鲜钰坐了下来,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桌上,仰头道:“钰儿能吃吗。”
      
      “自然能。”风翡玉笑说,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翕动的唇。
      
      听到这话后,她才伸手小心翼翼地拿了一块枣糕,放在鼻边细细嗅了嗅,叹道:“好香!”
      
      “那钰儿多吃些。”风翡玉随即又说。
      
      鲜钰张开嘴,咬下了小小一口,像是把这枣糕当成了什么不可多得的美食,得一小口一小口细细品味。
      
      那枣糕很是软糯,入口即化。
      
      前世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更何况年幼嘴馋,别说什么枣糕,就连寻常的零嘴她也不常吃到,如今再吃起这玩意,一瞬便注意到这枣糕里多加的料。
      
      这三公子可真歹毒,将诛心草混进了枣糕里,她细细一品,就吃出了其中不易察觉的酸苦味儿。
      
      诛心草难寻,即使是走遍东洲,能采到的也只有那么几株。
      
      寻常人服用这草药顶多能饱腹,可若是开了灵海的人长期服用,灵海便会被慢慢侵蚀烧毁。
      
      枣糕还抵在唇边,鲜钰嘴角一勾就笑了起来,把手往上一抬,“三哥哥也尝尝!”
      
      风翡玉退了半步,摆手道:“钰儿多吃些。”
      
      鲜钰努了努嘴,把手往回收的时候,一时没拿稳,那枣糕便落在了地上。
      
      “啊,”她倒吸了一口气,弯腰就要去捡,“钰儿不是故意的。”
      
      风翡玉弯腰拉住了她的手,“落在地上就脏了,钰儿吃盘里的,地上的不用理会,一会清荷会收拾。”
      
      “钰儿听三哥哥的。”鲜钰微微颔首。
      
      正要重新拿一块的时候,一个侍女火烧火燎地跑了过来,她看见桌前坐着的女童时还愣了一下,连忙低声道:“三公子,宫里有贵人到访,戚夫人有话要同你说,让你……赶紧到她那儿去。”
      
      鲜钰连忙收回手,她认得这个侍女,这是戚夫人的贴身侍女。
      
      稍加思忖后,她仰头看向风翡玉,只见风翡玉的脸色阴晴不定的。
      
      “我这就过去。”风翡玉道。
      
      那侍女看了鲜钰一眼,又急急忙忙走了。
      
      “三哥哥要去哪。”鲜钰瘪起嘴。
      
      “钰儿留在这吃枣糕,三哥哥一会就回来。”风翡玉的目光在她和桌上的糕饼间来回摆动,双手往身后一背,似有些不悦。
      
      年纪轻轻的,脸上还不大能藏得住事,鲜钰心道。
      
      心里这么想,却还是乖巧点头:“那钰儿在这等三哥哥回来。”
      
      得了她的话后,风翡玉这才带着清荷往外走。
      
      待两人走远,鲜钰拍拂了两下沾了枣糕而有些黏的手,用袖口把嘴角擦干净了。
      
      吃什么吃,她可不吃,等什么等,她可不想等。
      
      在回去的途中,有个疑问忽然浮于心口,有贵人到访,什么贵人?细细一想,她还是想不起这时候有哪位贵人会来。
      
      莫不是因为她重生归来,事态也有了变化?
      
      她故意没走偏道,打算从主峰边上绕过,好悄悄看一眼来的贵人是谁。
      
      过了好几道悬桥,鲜钰气喘吁吁地坐在山石上休息,一时走了太远,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手脚也麻痹得很,指尖微微颤抖着。
      
      刚坐下,有股似有似无的香气从远处飘来。
      
      这香气清淡又冷冽,与那些备受寻常姑娘家喜爱的香料大不相同,嗅着像是有株与世隔绝的冷松在风中摇摆。
      
      在嗅到这气味后,鲜钰脚步猛地一顿,微微瞪大了双眼循着这香气飘来的方向望去。
      
      自从开了灵海,她的嗅觉比寻常人要好上了一些,只稍一留神便嗅到了空气中这极淡的香气。
      
      对于旁人来说,这香气也许太独特了一些,也陌生得很,但她却对其很是熟悉。
      
      不但熟悉,还轻易勾起了她心尖上的痒痒肉。
      
      还在前世时,长公主身上就缠着这半钱龙脑香和二两檀香的气味,这香料里还加了什么,她不尽得知。
      
      只记得初见时,长公主微微垂下眼,不冷不热地斜了她一眼,模样温柔端庄,眼神却凌厉冷淡,那时长公主身上就带着这一味香。
      
      那是东洲唯一一位长公主,如东洲都城随处可见的夜合花那般,幽馨淡雅,清高而疏离。
      
      长公主擅调香,都城中门庭若市的品香坊中,近半的香料配方是出自她手。她交予品香坊不少香料配方,却独独这一味冷香自留着,这样一来,这香便是独一无二的了。
      
      可这香气怎会出现在停火宫?
      
      鲜钰仔细回想,前世长公主从未到过停火宫,即便是后来相识又做了许多亲密无间的事,长公主也未曾迈进来一步。
      
      莫非,是她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