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2
      
      说来这还是她回来后头一次听旁人提及长公主,多好,如今的长公主尚未被叛军供出,尚未被囚入水牢,也还未被玄铁穿骨。
      
      完完整整,体体面面的,依旧皎如明月、遥不可及。
      
      一切都尚未开始,她得更小心谨慎一些,把自己一步步送到长公主面前。
      
      送过去了就不能退回来,不要也得要。
      
      前世因为檀夫人从中作梗,她连登慰风岛的机会都没有,硬生生与长公主错过了,这么一错,就错了五载。
      
      如今东洲皇室热衷修仙,开灵海,习仙家之术,对寻常百姓却称其为“高武”,提的并不是“修仙”这一字眼。
      
      简而言之,就是谎称比寻常的江湖功法厉害那么一点儿,无甚特别的。
      
      若是修得金丹,便可容貌不老,称作是寻到了那什么长生之术。可惜就算是得了金丹也不能真的长生,如若渡不过雷劫,那还是得葬身于天地之间。
      
      于整个东洲而言,能教授“高武”的,除了两大宗门外,便只有慰风岛。
      
      慰风岛五年一开,每回开岛仅接回二十人,除去东洲皇族外,挑选回岛的无一不是根骨清奇、灵海广袤的小童或少年。
      
      这一回她定要挤上慰风岛,五年太长,她不想等。
      
      “莫非那小丫头还病着?”山亭里的檀夫人嫌厌着道,“前几日她似乎是染了风寒,那叫绒儿的为了她成日往妙心阁跑,可怜兮兮地讨药,也不知讨到没有。不过话说回来,一个贱婢勾引宫主生的种,病死了也好。”
      
      “听绒儿说六姑娘已无大碍。”在她跟前揉腿的侍女小声道。
      
      “那便让她再吃些苦头。”檀夫人笑得很含蓄,用帕子掩住了唇,一双眼笑得弯弯的。
      
      侍女未接话,只垂眼仔仔细细的给她揉腿。
      
      “慰风岛五年一开,能上岛的孩童屈指可数,听闻岛上大能只消瞬息便能得道,灵法高深莫测,若是眠儿有幸上岛,还能与皇家人结识,前途不可估量。”檀夫人展眉道。
      
      “是,大姑娘必定前途无量。”侍女这才应声。
      
      檀夫人颔首,“我听妙心阁的研药的药童说,那贱婢的种似乎已开灵海,竟比眠儿还要早一些,幸而她体弱多病,即便是开了灵海也未必能修炼。”
      
      “夫人所言极是。”婢女道。
      
      “但此事毕竟不是妙心阁药师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檀夫人又道。
      
      婢女抿唇不言。
      
      “管她开未开灵海,停火宫只能有一位少宫主,若是眠儿不能上岛,我还是得给她寻条后路,这贱种还是早些除了好。”檀夫人眉心微蹙,深思后缓缓道。
      
      侍女的头快低到了颈窝里。
      
      这话一字不差全落在了鲜钰耳里,她屏息藏身在山石后,竟无人发现。
      
      她正想走出去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个熟悉又尖厉的声音。
      
      “檀夫人,夫人!”
      
      那声音嘶哑,还哭天抢地的,近了些又喊:“夫人啊,那六、六姑娘她——”
      
      鲜钰回过头,只见那从断桥上摔下去的侍女竟已经爬了上来,只是衣衫褴褛,浑身布满血痕,模样狼狈不堪。
      
      果真如此,看样子是被山壁上横生的枝干给勾住了。
      
      她低着头缓缓勾起唇角,一双眼眸黑森森的,直直朝草绿望了过去。
      
      两人对视的一瞬,草绿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惊恐地望着山石边上站着的女童,竟像是看见了什么豺狼虎豹一般,唇齿都颤抖了起来,再不能往前迈出一步。
      
      檀夫人闻声站了起来,疑惑地朝山亭外看去,这才看见了站在山石边上的鲜钰。
      
      瘦弱的女童扭过头,清澈的双眼眨了眨,一副极其无辜的模样。
      
      草绿衣衫凌乱,脸上臂上全是划痕。她瞳仁一颤,浑身跟抖筛子一样,道:“夫人,这不、不是,这绝不是六姑娘啊!”
      
      兴许是被吓到了,平日里说话做事机灵得很的侍女,如今竟语无伦次起来,像丢了魂一样。
      
      鲜钰露怯地后退了小半步,整个人靠在了山石上,小脸煞白而无辜,“钰儿怎会不是钰儿,草绿姐何出此言。”
      
      这话音软绵绵的,又糯又甜。
      
      草绿双眼瞪得如铜铃般大,脖颈上青筋分明。
      
      檀夫人不明所以,只觉得有些奇怪,贴身婢女才离了片刻,怎就成了这副模样?
      
      “她定是恶鬼,要么就是邪修变得!”草绿朝风鲜钰指了过去,惊恐地嚷着,“是她算计我,反将我推到了我们施了术的桥上,夫人你可要为我做主……”
      
      这嗓音尖厉,声音近乎传遍了整座山。
      
      鲜钰悠悠地看向她,无动于衷地立在原地。
      
      “胡说八道!”还没听草绿把话说完,檀夫人脸色一沉,“草绿这丫头才离开半晌,怎连脑子都不清楚了?来个人带她去妙心阁,给我把她嘴巴捂严实了,怎能叫叫嚷嚷的,要是吵着宫主可如何是好。”
      
      侧身朝向山亭时,鲜钰看见两个暗影从山亭上跃了下来,将那浑身哆嗦的侍女给带走了。
      
      这也不怪檀夫人咋咋呼呼,山中贴着不少传音符,只需稍大点声说话,话音就会传到风停火那儿去。
      
      檀夫人就算再得宠,也不敢当着风停火,明目张胆的把她往死里折腾。
      
      这么想来这六姑娘的身份还是有些好处的,毕竟如此一来,她身上流着的,至少有一半是宫主的血。
      
      待两名暗影将草绿带走,鲜钰这才把手里那玉骨扇捧了起来,扇子下的一双手掌柔软白皙。
      
      她小心翼翼道:“二娘,玉骨扇。”
      
      檀夫人惊魂未定,也不知草绿的话音有没有传到风停火那儿去,她悻悻地伸出手,仍是端着架子,把鲜钰手里的玉骨扇接了过去。
      
      “多亏你把这扇子带来了,我几日总是心神不宁的,睡得也不大踏实,有了这玉骨扇,兴许就能好些了。”檀夫人道。
      
      风停火这二夫人模样娇俏,低眉敛目时还挺惹人爱怜,可惜鲜钰着实生不出爱怜之心。
      
      心神不宁?睡得不踏实?她重活一世回来讨债,这檀夫人能睡安稳可就怪了。
      
      鲜钰心里虽这么想,可仍呆呆看着檀夫人,小声“啊”了一下,唯唯诺诺道:“二娘近段时日累着了?”
      
      “可不是么。”檀夫人垂眼看她,眼神似在审视。
      
      女童个头小,兴许是路走多了的缘故,脸苍白得很,即便是站直身也软塌塌的,像是没什么力气。
      
      这么一瞬,檀夫人忽然觉得,她和这不谙世事的丫头较什么劲呢。
      
      “二娘可得好好歇着。”鲜钰怯生生道,“二娘拿了扇子,那钰儿便回去了。”
      
      小孩儿说话不清不楚的,檀夫人稍稍低下身才听清,她仔细打量了这丫头,上上下下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不知草绿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莫非真傻了?
      
      鲜钰微微往后一缩,双眼无措地朝旁边看着,不自在地退了小半步。
      
      “你来时可是见到了草绿,怎么你比她先到了?”檀夫人问。
      
      “未曾见到,是绒儿姐姐让钰儿给二娘带扇子的,不知怎的,草绿姐竟说钰儿算计她。”鲜钰小声答。
      
      檀夫人蹙眉,“你不是从悬桥过来的?”
      
      “钰儿未走悬桥,走的是边上的山路,从另一头绕过来的,悬桥太晃了,钰儿很是怕。”鲜钰又答。
      
      檀夫人抿起唇,实在问不出什么,只好摆摆手说:“你回吧。”
      
      听她这么说,鲜钰这才露牙笑了,转身朝着边上小路的方向,一步一步慢悠悠走着。
      
      还没走远,她听见身后传来檀夫人嗔怒又刻意压低的声音,“草绿那丫头真是蠢到家了,我让她把人弄下去,她自己倒先下去了。”
      
      崎岖山路上的女童双腿软绵绵地走着,像要被山风刮跑一样,从背后看孱弱无依的,可她嘴角一扬,竟然笑了。
      
      离开岛不足五日了,前世她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如今只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登上慰风岛与长公主碰面,她等不及了。

  • 作者有话要说:  =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