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心永恒》卫十九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11-06 20:28: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骄阳似你 ...

  •   接下来的几天许家所有人都把矛盾放在一边,把老爷子的葬礼事宜一一办妥。许娇娇看着狭小的棕色木盒装下了祖父许建设七十年的风风雨雨,她对于祖父所有好的坏的种种记忆都将被封存在六尺累土之下。
      
      墓园里给祖父送行的人们站成几排,有人抽噎哭泣,有人面无表情,还有人笑着偷看别的墓碑上的字样。直到墓园管理人员把安葬流程走完,所有人仿佛长舒了一口气纷纷坐上各自的车辆回了许家老院。
      
      院子里的白幡和花圈都被撤下了,请来掌勺的大师傅带着徒弟正热火朝天的为还留下吃饭的亲属忙碌着,做完这一顿他们就能结剩下的尾款,大师傅脸上的笑更加浓了。许老太搀扶着小儿媳的手先入座,许传嗣抢了大哥的位子坐在母亲身边讨好的说笑着,其他人也都顺势坐下。
      
      先是几碟冷盘上桌,随后热菜间次端上来,大家边吃边说话,聊着最近的工作生意,家长里短和儿女亲事。谈笑间推杯换盏,言笑晏晏,几天前离开人世的是在座的丈夫,父亲和亲人,但悲伤和怀念好像烟囱里冒出被风吹散的烟,一点儿都不剩了。许娇娇放下筷子,拿起酒杯抿了一口,想到了罗天阳下葬时伤心欲绝的自己。虽然祖父的离世她并没有罗天阳去时的那般难过,可她还是有些伤怀的,桌席间的这些亲人怎么这么快就能笑出声来?仿似在吃一场喜宴!
      
      大伯母转向陈月的方向笑着问道:“二弟妹啊,二弟的生意做的那么好,你看能不能给你大哥在你那找个事啊?”
      
      “大嫂,我们那现在不缺人手,以后需要人我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你。”陈月婉拒着。
      
      许传嗣挖苦地说:“二嫂是看不起我们这些人,生怕我们沾上你的光是不是?”
      
      “好了,一个个都吵什么。老头子没了,老太婆我还没死呢。”许老太对许传宗命令道:“老二,老大在家开过拖拉机,你让他给你开个货车当个车把式,老三要教书就算了,把你媳妇管钱的那个让给老三媳妇,外人还是比不过自家人,你听到了吗?”
      
      许传宗忍着发火的念头听母亲说完,重重地把酒杯一扔,砸倒了放在桌面上的空酒瓶。他赤红着脸说:“妈,我知道你和爸从小就不喜欢我,可你也不能这样作践我。刚开始我创业时经济窘迫,是小月拿出嫁妆钱陪我度过艰难期,我发过誓要对她好一辈子,小月是我妻子,怎么会是外人。后来厂子办起来有了钱后,我每年孝敬你跟爸的比大哥三弟多多了吧,还带你们出去旅游,我就不明白我做那么多妈你怎么就看不到我这个儿子的一点点好呢?”
      
      许老太颤抖着手,指着许传宗:“你,你……”
      
      许传嗣一遍遍抚着她的手让她平静下来,“二哥这样说就不对了,我给妈的孝敬是少了点,可我要养你弟妹和三个孩子,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我媳妇去二哥那给你管账,我的担子轻了不就能多陪妈了吗?妈你说对不对?”
      
      “谁让你媳妇只养了两个姑娘,大的二十大几了还留在家不出门,老太婆和村里人唠嗑都不敢提,就怕人笑话。”许老太脱口而出。
      
      许传宗狠下心,“既然大家都对我这样不满意,我们还不如分家,各自过个人的日子。妈你放心,该给你养老的钱我那份不会少的,你生病我也会付医疗费。我们以后除了过年就少见面吧,过两天我就把户口弄好。就这样吧,我公司还有不少事,我和小月,娇娇,佩佩就先走了。”
      
      许老太也知道自己偏心,可谁让小儿子能说会道最体会她的心,大儿子沉默寡言但他对她和老头子言听计从又很孝顺,有什么好的都先给他们老两口留着。二儿子是既不听话又不顺心,想亲近他吧看到他媳妇给他养的两个姑娘就生气。他给她这个妈花钱是天理,他们养了他小,他就得养她和老头子的老,不然就是不孝。
      
      “老太婆少你一个儿子不少,我还有两个好儿子,还有两个……”许老太看着二儿子一家相拥离开的背影,高声喊道。
      
      ……
      
      许传宗载着妻子陈月和小女儿许佩佩在前面行驶,许娇娇开着大众紧随其后。到家后,几人先是痛快地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在老院时人多事多,好几天都不得劲,泡个澡让全身的疲惫一扫而空。
      
      宽敞明亮的书房里,许传宗坐在椅子上翻着一本人物传记,许久才平复下对母亲长久以来的漠视的难受。陈月走到他身后为他按摩肩膀,两个人静静享受着此刻安宁的气氛。
      
      “阿宗,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让你夹在中间那么难做。”陈月真心实意地说:“妈年纪也大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要不我去给她低个头?”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妈她就是对我有偏见。反正三弟是她最爱的儿子,大哥也和妈住一起会照应着的,我们每年给她一笔钱就足够了,省的她见了我们一家心里发火。”
      
      “好吧。不过妈虽然有些事做的不公平,但她有句话说的还是在理的。娇娇是九月十六生的,十来天后就整整二十九了,可这孩子我看着还不想谈朋友,女人三十可是一条分水岭,三十一过就得等别人挑挑捡捡了。你可得对这事上心,佩佩不用我操心就把王睿那小伙子带回家了,两人打算十一就办婚事了,可娇娇怎么就不开窍呢?阿宗你劝劝娇娇,你们父女俩的感情可比我们母女俩来的更深的。”
      
      陈月实在是心力憔悴,一直以来她最自豪的地方,除了和丈夫结婚近三十年还是恩爱有加,还有养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争气的都考上了名牌大学,她走在外面和别人谈生意和各位太太们谈天时面上都有无上光彩。
      
      丈夫也不是那种想要男孩的人,对娇娇和佩佩都很疼爱,不然生意场上有些场合别有用心的女人那么多,丈夫仍对她一心一意初心不改。就是娇娇这婚事,到底是不能再拖下去了。
      
      不过,娇娇不是还想着罗天阳吧。那可太难办了!
      
      许传宗大手一挥,豪气冲天地说:“娇娇二十九怎么了,有我这个爸养着她,一辈子不嫁做爸爸的小棉袄多好啊,我可一点都不想牵着她的手交给另一个臭小子。”
      
      “你我都五十的人了,能陪她过下半辈子吗?”陈月无奈的看着突然幼稚起来的丈夫,直接反问道。夫妻几十年了,她了解丈夫不会反对她的话的。
      
      许传宗摸着鼻子,讪讪地说:“那也不能逼她,你也知道娇娇上学时我们盯得太紧了,青春期叛逆时就和那个姓罗的小子早恋了,直到班主任打电话给我我们才知道。后来为防止两人见面,还让娇娇休学一年和姓罗的分开。就是因为这个我一直觉得欠娇娇太多,两千年她休学期要独自去魔都看一个明星的演唱会我也随她去了,她要学画画我也没反对。娇娇也争气,考上帝都美院我脸上也有光啊,只要她做个乖巧懂事的姑娘,我这个当爸的就一直是她的后盾。”
      
      陈月也想到了几年前的事,她盯着书房墙上大女儿的画,说:“可我没想到罗天阳也考进了帝都美院,他们重遇后又在一起了。还死死瞒着我们不说,要不是娇娇的闺蜜有一次来家里玩说漏了嘴,恐怕两人早就不能分开了。”
      
      许传宗疑惑地端详着妻子,从上到下。“小月,罗小子不是因为车祸去了吗?你怎么还是对这小伙子这么不满啊?再说娇娇大学谈恋爱也不是不行,我反对她高中恋爱是怕她耽误关键的高考,误了上大学的好时机。罗小子一表人才,家世又简单不复杂,和娇娇也算是郎才女貌了,重要的是咱们娇娇喜欢,我当时都等着娇娇带他介绍给我这个爸爸了。”
      
      “你就知道娇娇喜欢,喜欢能当饭吃吗?罗天阳父母都不在了,连大学学费都是贷的款,他能给娇娇舒适的生活条件吗?娇娇能和他过清贫的日子吗?我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不是看不起罗天阳是个孤儿,我是为了咱们娇娇好啊!”陈月又强调一遍:“我是为了她好!”
      
      许娇娇站在书房虚掩着的门口,手上端着给父母沏好的茶的托盘。听着母亲说着为了她好的种种,忍不住推开门对着母亲说:“妈,你口口声声说为我好,可你知道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吗?我愿意的,我愿意陪着罗天阳一起奋斗的,就算一开始很难,但只要两个人相爱地在一起,什么苦我都不怕,我相信罗天阳一定是那个寒门里走出一条大道的贵子。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他已经离开我了,那个骄阳一样的男孩子从许娇娇的世界消失了。”
      
      她深呼吸,鼓起勇气:“妈,有时候我真想让你别管我,让我自由地去拼去闯,好过在您给我划好的圈子里小心翼翼。我有些闷,我开车出去透透气。”
      
      陈月捏着丈夫许传宗胳膊上的肉,愤愤地说:“我为她想的面面俱到,她却说我没给她自由,我要是那种说一不二的家长我早就给她介绍几十个相亲对象了。”
      
      “好了好了,娇娇只是没理解你的苦心,再给她点时间她一定会明白的。别生气了,喝杯茶吧,这是女儿特意给你泡的,消消火。”许传宗不着痕迹地抽出被捏疼的胳膊,笑着哄陈月。
      
      ……
      
      许娇娇开着车在帝都转着,不由自主地就开到了罗家三口一起葬的墓园,她停好车在车里坐了几分钟,终于决定要去看看以前她不敢面对的罗天阳的长眠之地。
      
      她在管理处买了一大束鲜花,整理好仪表后向罗天阳的墓地方向走去。远远的就看见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子站在那里,许娇娇定睛一看,原来是大学时的好闺蜜江舒。
      
      “江舒。”许娇娇喊了一句,“真的是你,你也是来看罗天阳的吗?”
      
      女子回过头,看到许娇娇后摘下了墨镜。“娇娇,好久不见了,我来看看罗师兄,毕竟当年师兄一直很照顾我的。虽然是托你的福了,但罗师兄那么好的人出了事,做师妹的当然要多来看望他。”江舒站在碑前,淡淡地说。
      
      许娇娇把花放下,和江舒并肩而立。静静地用视线一寸寸摩挲着墓碑上罗天阳的英俊的脸,想起几句和罗天阳很相衬的话:
      
      你是我漫漫长夜中的璀璨星辰,
      
      亦如寒冬黎明时的灿烂阳光。
      
      你是我今生遇见的最对的巧合,
      
      你是我生平一览无遗的全世界,
      
      你是我见过笑容最美好的骄阳。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