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心永恒》卫十九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1-05 21:42:2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再回帝都 ...

  •   许娇娇作画的心情已经被母亲的来电扰乱了。她将画具颜料一一放好,拉上画架边上的窗帘,走到客厅仰躺在沙发上,左手挡住额头和眼睛,回想起幼时和祖父相处的时光,不由得有些出神。
      
      祖父许建设对于她这个孙女是颇有微辞的,不仅仅因为父亲许传宗是他三个儿子里最不重视后来又事业最红火的,而且母亲陈月也不是他给父亲相中的对象,后来母亲生下她和妹妹也成了祖父怨怼两人的理由。
      
      祖父给父亲起名传宗就是为了传宗,父亲不顾他的反对娶了母亲又没给许家添丁,就凭这一点祖父就十分偏心大伯许传忠和小叔许传嗣。父亲在外打拼,母亲为了照顾父亲就把她留给祖母照看。许娇娇从能记事起,不知听了多少祖父明里暗里对父母的不满话语。
      
      大伯许传忠人如其名,对祖父的吩咐是说一不二,娶的也是祖父指定的姑娘。他一辈子勤勤恳恳在田间地头劳作,又生了两个高大英武的男孩儿卫军、卫民,这也许是祖父心中最孝顺的儿子。而小叔许传嗣则是祖母许老太的心头宝,自幼娇身惯养,祖母用大伯和父亲那里拿到的孝敬钱送他去上学。只是小叔不是那块读书的料,许娇娇两岁时他读完高中也没考上大学,在许老太的安排下相亲结了婚,又在县城找了个小学老师的工作,奋斗了二十几年坐到了教导主任的位置。小婶没有工作,但给小叔生了堂弟许卫星和龙凤胎许青青和许卫辰。三个儿媳里祖母最喜欢的就是小婶,而对许娇娇的母亲就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在祖父母眼里,父亲许传宗简直是枉费了他们请村里最有学问的老秀才起的名字。不仅不像他们一样在地里劳动种田,又不像小儿子那样热心读书,他在别人挤破头也要进厂的时候跑去南边做生意,让他们在村子里受尽了风言风语和指指点点,还和外边认识的女人成家不听他们的话,连生两个姑娘就是他不听老人言的后果。
      
      就算后来父亲建了自己的工厂,每个月给他们寄钱寄衣物,过节带他们出去旅游也不能让老两口满意。他们只记得父亲年少时的不听管教,婚事的自由做主和给老许家添了两个姑娘这些事。现在他给他们钱是理所应当,谁让大儿子就是个地道的农民,小儿子一份工资又有三个孩子要养,二儿子条件最好给他们花钱是天经地义。难不成不花在他们老两口身上,还要花在两个注定是别人家的姑娘身上?
      
      所以祖父最不喜欢的孙辈就是她了,许娇娇一点都不想见到他那张时刻诉说着对她不满的脸。在她初中提出想走美术的道路后,老头对她的意见就更大了,在他眼里画画那是不入流的玩意,他只相信老秀才的话——“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对二儿子支持她学画画也是失望不已,这种不满在许娇娇大学毕业几年后还不肯嫁人成家后到达了顶点。这几年过年老头一见许娇娇就责备她,嘲讽她二十大几了还不嫁出去,以后迟早变成村子里最让人不齿的老姑婆。
      
      虽说许娇娇明白祖孙之间隔了很多特定年代的思想和认知上的代沟,也不是三言两句就能解释的通她的人生观和梦想。但这种来自祖父母的指责还是让她难以承受,所以许娇娇除了每年过年会回村子呆上几天,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过祖父了。
      
      听到祖父许建设快要不行的消息,许娇娇心里那些怨怪老头儿和追求艺术梦想不被理解的念头在心间稍稍后退,想起老头儿曾经也说过“姑娘是比小子乖巧,就跟小棉袄似的”类似的话。万千思绪涌进许娇娇的胸腔里,她想着这难道就是亡者将逝,他过去的种种恶言恶语,做过的糊涂混账事都烟消云散,只留下记得他的人心中他最好的一面?她竟然还有这种自欺欺人的念头,许娇娇自嘲地想着。
      
      不过既然准备从鹤宇离职,暂时又不想立刻找新工作,还是要回去的。不然村子里的长辈们会议论她,连父母和大伯小叔他们都会集体指责她不孝,连老头的最后一面都不肯见。许娇娇不怕那些叔伯姨娘们的非议,但她担心母亲会被祖母和大伯娘刁难。虽然母亲当年想要拆散她和罗天阳,认为罗天阳是个无亲无故的孤儿和她不相配,但许娇娇明白母亲只是爱她,她怕她如果支持两个人在一起过得不好许娇娇会怨恨她,母亲想让她平安顺遂,想让她不要经历为生计奔波的辛苦。这些许娇娇都懂的,但罗天阳对她太好,如果没有那场意外车祸许娇娇是想要毕业后就和罗天阳结婚的。
      
      现在她来魔都工作五年,母亲留在帝都父亲的工厂里管理财务。许娇娇因为罗天阳的缘故很少回帝都的家看望他们,陪母亲说说话。虽然这两年母女俩的谈话内容不管一开始说的是什么,最后都能被母亲拐到问她最近有没有认识年龄相当的男孩子身上。许娇娇知道妹妹许佩佩已经打算在国庆节和相处好几年的男友办婚礼,这下母亲的焦点又要回到她不肯谈朋友这件事上了。
      
      但许娇娇还是不肯向母亲妥协,两个人没有感情基础和一个人单方面的爱情怎么能走到一起呢?只要她还爱着罗天阳,她就不可能去交新的男朋友,否则不仅是许娇娇对罗天阳的背叛,也是对新男朋友的不公平,许娇娇不能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思绪在回忆里徜徉着,许娇娇在不知不觉间有了些睡意。
      
      但许娇娇还是打起精神,打开笔记本订了一张明天魔都飞往帝都的机票,预定成功后又写了一份辞职信打印出来。做完这些已经近十点了,许娇娇关上电脑,准备洗漱一番就入睡。
      
      明天诸事繁杂,上午去鹤宇递交辞职信收拾物品,然后又要赶飞机回帝都。她要早点休息,免得明天没有精神。
      
      ……
      
      “许娇娇,这是你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吗?鹤宇设计在行业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公司了,你辞职的理由是什么?是对薪水不满意还是对晋升有别的想法?”
      
      鹤宇设计总负责人唐轩宇坐在黑色大气的办公桌后,疑惑地看着许娇娇问道。
      
      “唐总,这些都不是我想辞职的原因。鹤宇给了我很多,是我私人的原因,我母亲希望我回帝都给家里的公司帮忙。还有我祖父身体不好,可能就在这几天了,我订了机票马上就要走了。”许娇娇顿了顿,继续说:“希望唐总能够批准我辞职,我这就去工作间收拾个人物品。”
      
      唐轩宇还是想留下许娇娇,不仅仅是许娇娇的设计风格深受客户喜爱,给公司创造大笔利润和业内皆认可的口碑,还是因为他的好哥们也是他的合伙人夏鹤喜欢许娇娇。他要是批准了这份辞职信,好哥们夏鹤不就追不到佳人了吗?不行,他得先找个理由拖住许娇娇不让她辞职。
      
      “这样吧,你的辞职报告先放在我这里。我批给你十天假,你回家看望你祖父后回来我们再谈这件事好不好?”
      
      唐轩宇自认这个借口很不错,既挽留了一位资深员工,又兼顾了好哥们的追求大计。他沾沾自喜着,觉得许娇娇一定会给他这个面子。
      
      许娇娇听他这样说仍旧还是坚持要辞职,不然她天天和夏鹤在公司见面会很尴尬。只是唐轩宇拖着她不让她离开,眼见预定的机票起飞时间快要临近,许娇娇只好答应他暂时先不离职,只是请假回帝都奔丧。
      
      她急匆匆地从唐轩宇的办公室离开,往外走时看到夏鹤的身影在同事们中间一闪而过,许娇娇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
      
      帝都还是庄严大气的熟悉味道,许娇娇拖着行李箱,拦了辆出租车先回了父母亲在帝都的住处。来不及稍做休息,她驾驶着车库里黑色的大众向祖父母生活的县城驶去。熟悉的道路被车窗一一掠向后方,许娇娇已经做好被村子里的人们议论几番的准备了。
      
      刚到村口,家家门口挂着的白布条已经映入许娇娇的眼帘。小时候见过几次的大婶从车窗外看到是她,立马扯着嗓门对她吼道:“是娇娇吧,你快去你爷奶家,你爷已经过了,你爹妈叔伯兄弟和小辈们都在就缺你一个了。你快去,我和你叔马上就到。”
      
      许娇娇把车停在祖父家门口晒谷子的一小块空地上,旁边停满了各种颜色品牌各异的车辆。她走进院子里,双眼通红的大伯迎面走过来看到是她,立马扯着她的衣领把许娇娇拽到停着他父亲身体的床前让她跪下。
      
      “许娇娇,我是没有你有文化有出息,就是一个大老粗。可我懂一个字,那就是‘孝’。你妈不是三天前就给你打过电话了吗?为什么你现在才来,老爷子最后一面你也不见,你还配当他的孙女吗?”
      
      许传忠愤怒地压着许娇娇的头让她给老头磕头,身后站了好几圈人看着他们。许娇娇挣不过他的力气,光洁的额头被磕出了青色,粘着些灰尘,狼狈极了。
      
      许娇娇不能说母亲是昨天晚上给她打的电话,她也是紧赶慢赶立刻就坐飞机回来的事实,否则母亲就要被大伯小叔他们谩骂指责了。她只好编个谎话,“大伯,我手上有个大单客户急着要验收,客户指明要我全程监工我走不开啊,我求了上司好久他才肯今天上午放我走的。对不起我错了!”
      
      “这是你亲爷爷!有什么事不能先放下,就算爸以前对你有些不满那也是你做的不对,老头骂你几句怎么了?他做爷爷的骂你你就得受着,你做孙女的要孝顺知道不?我看你读那么多年的书都读到狗身上了!”许传忠仍旧不理会许娇娇的解释。
      
      许传宗拽开许传忠的手,把许娇娇拉起身。“大哥你骂娇娇干什么?我的女儿自有我这个当爸的教训,你要骂就骂你家的卫军、卫民去。你少在这挑事,爸的丧事办完后我们三兄弟就分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理谁?”
      
      精瘦伛偻的许老太看着这乱糟糟的一片狼藉,伸出枯树般粗糙的手指指着两个儿子,“你们一个个的好哇,好的很,老头子一去就想着分家,你们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了吗?老二,是不是你媳妇做的妖?我就知道一定是她。老头子尸骨未寒,你们就不怕报应吗?”
      
      许娇娇被母亲从后面拉走,拉到了另一个房间,远离了祖母他们的争论场面。母亲把给她扯好的红布给许娇娇穿戴好,这是未婚的孙辈给先人戴的孝。许娇娇扯着身后的红色披风,盯着母亲问:“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伯说你三天前就给我打了电话我却昨天才接到?你知道刚才我有多难堪吗?”
      
      “我忘记了,你这孩子有你这样质问自己妈妈的吗?”陈月躲着她的目光,“再说你不是讨厌你爷吗?你至于这样为没见到老头子最后一面而指责我吗?”
      
      “那不一样。”许娇娇深吸一口气,“你想让人背后骂我不孝吗?就算祖父生前总对你不满意,你有怨言就算了。但是人死如灯灭,妈你这次真的做错了。”
      
      “你还来怪我,要不是你二十九了还不结婚,我会被大嫂她们嘲笑吗?你爷会看我这个儿媳不顺眼吗?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年因为你受了多少议论指点?当然了,你在魔都‘天高皇帝远’,你当然不知道了!”
      
      陈月发泄着堆积在胸中已久的愤怒,一股脑冲着许久未见的女儿脱口而出。
      
      “妈,其他事我都可以听你的,唯独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许娇娇平静地说。
      
      许娇娇丢下母亲走出房间,小婶和堂妹许青青看见她,向她招了招手。小婶拉着许娇娇的手,说:“娇娇,你看我家青青都带男朋友见过我和你小叔了,准备到年纪了就领证。怎么不见你带男孩子见你妈啊?”
      
      “多谢小婶你关心我,我还不急着找。”许娇娇感觉呼吸困难,大步向院外走去。
      
      许青青看着她的背影,对母亲嘀咕道:“嫁不出去的老姑娘,怎么有脸回来的?”
      
      许娇娇站在院外一处空地,望向闪着几点零星星子的夜空,迷茫又困惑。祖父的葬礼怎么会变成对她的声讨?到底是她错了还是世间的其他人错了?许娇娇不明白。

  •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家庭成员介绍全在这一章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