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天下第一宠(穿越)》未妆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8-25 0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第2章
      
      清秋院里正兵荒马乱着,一院子的大太监小太监围在一处,仰头往上看,福公公扶着扭伤的腰,一边跺脚,一边指挥:“哎呀,快给个人上去把郡主弄下来啊!”
      
      那小太监道:“公公,这梯子架不住啊。”
      
      福公公瞪眼:“架不住也要架!”
      
      其他人无法,果然又重搬了一架梯子来,靠在宫殿屋顶的房檐边上,秦心正蹲在房檐顶上,她光着脚,冻得直哆嗦,脑门滚烫,两眼发花,这宫殿虽然高,但是对于她来说,还不算什么。
      
      小时候她常常跟着二师兄皮,两人上山下水,摸鸟抓鱼,还总是惹事,一动手就能把别家小孩儿打个鼻血长流,嚎啕大哭,把师父气个仰倒,秦心和二师兄就会被罚,关在一间小屋子里,罚抄书,一抄就是一天。
      
      那时候武馆还没搬,就在山旮旯里,是老式的木头房子,顶上开了天窗,二师兄掏出麻绳,就给小秦心上演了一出梁上飞,还美其名曰是轻功,把小秦心羡慕得神往不已。
      
      当然,没多久,梁上飞出去的二师兄就被师父抓回来了,又多关了一天,不过后来这梁上飞的功夫,还是传给了小秦心。
      
      这些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秦心惊异于自己的记性竟然如此之好,就仿佛还发生在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梯子上的太监爬得战战兢兢,眼看着到了一半,忽然听见上面传来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声音,紧接着,有人抽了抽鼻子,女孩儿声音娇娇柔柔,问他:“有吃的吗?”
      
      那太监愣了一下,下意识摇头:“没……”
      
      那原本娇柔的少女声音立即变得恶劣起来:“没吃的你上来做什么?”
      
      秦心把着那梯子,作势要推,那太监吓得赶紧双手死死抱住梯子,连连叫道:“有!有!有吃的!奴才这就去拿,郡主您高抬贵手,放奴才下去!”
      
      上面又打了一个喷嚏,然后传来一个声音:“还不快去?”
      
      太监如蒙大赦,慌忙往下爬,恨不得长出八条腿来,那福公公扶着腰,见他自己下来了,便问:“长乐郡主呢?”
      
      那太监苦着脸道:“郡主说要吃的,不然就要推梯子,小的也是没法啊。”
      
      福公公一听,没好气地摆手:“滚滚滚。”
      
      那太监一溜烟滚去拿吃食了,秦心还坐在屋顶上,光着两只脚,左脚踩在右脚上,已经冻得麻木了,还不停地打喷嚏,一摸脑门,烫得简直能煎鸡蛋,她舔了舔下唇,煎鸡蛋也好吃啊。
      
      她现在饿得眼睛发绿,看什么都想吃,秦心摸着咕咕作响的肚子,迎着寒风,觉得自己好生凄凉。
      
      因为天黑的缘故,院子里打着灯笼,光线不甚明亮,秦心有气无力地冲下面喊:“吃的呢?拿来了没?”
      
      那去拿吃食的太监又麻利跑回来了,手里端着一盘糕点,甜香四溢,他举起盘子正要回话,却见斜刺里伸出一只白皙如玉的手,轻轻巧巧地接过那盘糕点,一个声音淡淡道:“在这里,自己下来拿。”
      
      霎时间,一院子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福公公看清楚来人的面孔,登时大惊,跪了下去:“奴才见过殿下。”
      
      其余人也跟着齐刷刷跪了一地,秦心正勾着头往下看,自然就看见了这番情景,天上不知何时飘起了细小的雪花,那站着的人撑着伞,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孔,只能看见一抹藏青色,被暖黄的灯笼光线勾勒出清晰的轮廓,上面绣着赤红色的花纹,乍一看去,就仿佛在黑暗中燃起了一团火,热烈而艷丽。
      
      秦心看着那人,心底升起了几分好奇,这人究竟长成什么模样,才能压得住这样浓重却又艷丽的色彩。
      
      这样的好奇只持续了一秒不到,她的全部心神就被那人手中的盘子吸引了过去,大概是怕她看不清楚,旁边的太监还特意举高了灯笼凑近,把那盘子里的糕点照亮了,上面点缀的蜜枣和糖浆闪闪发亮,仿佛散发出浓浓的甜香,秦心看着,一日未进食的肚子叫得更响,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尽管如此,她仍旧是警惕着,并不肯接受诱惑,看着那个端盘子的殿下,冻僵的右脚踩在左脚上,道:“我不下去,你让人送上来。”
      
      岂料那人听了,全无反应,院子里寂静无声,一阵寒风吹过,秦心冻得直哆嗦,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紧接着,她就看见了那人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捻起一块蜜枣糕,吃了。
      
      吃了!
      
      刹那间,秦心的眼睛都红了,她急急喊道:“别吃!留给我!”
      
      说完便立即站起身来,情急之下,她忽略了一件事情,她原本在这四面受风的房顶上坐了好久,腿都僵了,又发着烧,肚子还空空如也,一丝力气也没有,这么猛地站起来,整个人就晕眩了一下,一头栽了下去,满院子的太监齐齐惊呼一声,吓得肝胆颤栗,几欲魂飞。
      
      长乐郡主虽然比不得长公主殿下,但是今日要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们恐怕就要大难临头了。
      
      眼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从屋檐上滚落下来,胆小的几个太监都连忙遮住眼睛,不敢再看,然而下一瞬,一道深色的身影腾空而起,一跃过去,正正将人接在怀里,然后稳稳落地。
      
      满院子的太监又齐齐松了一口气,小命保住了。
      
      林白鹿抱着人走到燕明卿身边,示意她看:“殿下。”
      
      长公主燕明卿把手中的蜜枣糕放下,低头看了一眼,少女已经昏厥过去了,小脸煞白,细细的眉拧起,像是十分不舒服,嘴唇已经泛起了白,但即便如此,她的唇依旧紧紧抿着,仿佛下一刻就会跳起来挠人一爪子似的。
      
      像一只不服管教的小猫。
      
      正在这时,林白鹿低声道:“殿下,看起来是饿晕的。”
      
      “饿的?”燕明卿的目光落在了她□□的双足上,原本白玉似的脚被冻得发青,还透着紫红,看起来颇是惨烈,她的眉头微微一动,眼神扫向那些跪着的太监们,道:“郡主的鞋呢?”
      
      她的目光不怎么凌厉,仍旧是淡淡的,却叫人感觉到了其中的压力,福公公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磕头道:“回殿下的话,奴才不知啊,奴才下午还见着郡主好好儿穿着鞋的。”
      
      说是这样说,是真是假还待商榷,燕明卿却没理他,淡声道:“只让你们问话,没让你们饿她冻她,自去找段成玉领罚。”
      
      闻言所有人都是一抖,段成玉是长公主殿下身边的侍卫,为人肆意张扬,心狠手辣,从不看情面,就算与他关系再好,若有一日真犯了事,落到他手上,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太监们瑟瑟发抖,如丧考妣,却不敢有半点怨尤,领了命就退下了,燕明卿的目光转向那侧殿里,门虚掩着,锁已被打开了,她推门而入,只见一道布条从房梁上悬了下来,林白鹿手里还抱着秦心,他看了看,道:“是垂幔。”
      
      秦心把垂幔扯下来,撕成布条,扔上了房梁,顺着爬上去之后,又把屋顶捅了个大窟窿,就这样上了房顶。
      
      林白鹿看得新奇,他低头又望了望怀中的少女,骨架纤细,娇娇小小,份量轻飘飘的,真跟一只猫似的,想不到竟然有这样的胆识和力气。
      
      不过……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这垂幔是如何抛上房梁去的?”
      
      燕明卿抬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吐出一个字:“鞋。”
      
      林白鹿顿时恍然大悟,那双失踪的绣花鞋总算是找到了去处,正好端端地在房梁上挂着呢。
      
      燕明卿伸手碰了碰那房梁上垂下来的布,若有所思道:“长乐郡主秦雪衣,竟有这种本事?所谓人不可貌相,今日倒叫我开了眼界。”
      
      林白鹿不敢接话,只是问道:“殿下,那郡主这……”
      
      燕明卿面上露出嫌弃之色:“送回翠浓宫去吧。”
      
      林白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差点忘了,他家殿下,从一开始似乎就非常地不喜欢这位长乐郡主。
      
      林白鹿得了令,抱起人就要走,燕明卿忽然又叫住了他,打量着他怀中的少女片刻,道:“先带去宿寒宫。”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