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天下第一宠(穿越)》未妆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01 07:56: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第1章
      
      秦心是被冻醒的,她打了一个哆嗦,突然间意识全部回笼,可这样一来,她就越发觉得冷了,尤其是背部,一片僵冷,像是贴在了冰层上一般。
      
      她手足俱是冻麻了,连动弹也无法,只能一点点活动手指和脚,试图驱散那些麻痹的感觉,身下的地面却还在源源不断地汲取她身上的热度,这样下去,恐怕再过不了多久,她就要冻死了。
      
      光线昏暗无比,秦心抬头只能看见一扇紧紧合着的窗,正在这时,有人声从那边传来,问道:“怎么样,有动静没?”
      
      另一个尖细的声音忙不迭答道:“没有,下午才哭过一遭呢,问她还是说什么都不知道。”
      
      前头那人顿了一下,没说话,那尖细的人声又道:“长乐郡主平常看着不声不响的,没想到这时候这么硬气,都两日了,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问急了就哭,林侍卫今日来,是主子那边催了么?”
      
      那个叫林侍卫的人道:“殿下派我过来看看,若实在问不出,这样拖着也不是回事。”
      
      那人慌忙道:“是奴才无能,不过,今日,今日奴才一定给殿下一个交代,必要问出个子丑寅卯来,还请林侍卫帮着奴才美言几句。”
      
      林侍卫道:“你手下拿捏着分寸,别闹出事情来,至于殿下那边,我自会如实禀告。”
      
      那人连声应是,等外面人声静了,秦心才有空思索,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她勉强扶着墙爬起身来,胃里一阵似火烧的饥饿感袭来,差点叫她又跪下去,手足都僵了,秦心借着昏暗的光线仔细打量四周,这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什么也没有,难怪她会躺在地上。
      
      可是躺在地上之前的事情,秦心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她怎么会来到这里?
      
      她不是准备去师父家的路上吗?师娘说,给她准备了一锅小龙虾,秦心拎了两壶酒,屁颠屁颠就挤着公交去了。
      
      然后在公交车上……秦心蓦然一怔,那些尖叫声和刺耳的刹车声便猝不及防地再次袭来,紧接着便是猛烈的爆炸声,四周都是乘客们惊慌失措痛哭流涕的脸,秦心的脊背上窜起一阵凉意,她几乎站立不稳,退了一步。
      
      是的,她终于想起来了,她乘坐的那辆公交车跟一辆油罐车相撞,然后就爆炸了。
      
      最后秦心到底是没吃上师娘做的小龙虾,师父也到底没喝上秦心买的老白干。
      
      她蹲了下来,紧紧抱着膝盖,然后感觉到有水滴落在手背上,秦心有些惊奇地用指尖蘸了一点,对着窗外透进来的光线看了看,那水还温热着,竟然是眼泪。
      
      秦心有点震惊,她虽然是很难过,但是还没到要哭的地步,确切地说,她长了十五年,还是头一回看见自己的眼泪,从前师父还笑着说过,都说女孩儿是水做的,只有秦心,是铁打的,就是把她打折了也别想看见她一滴眼泪。
      
      秦心听了之后,手上力道一个没控制好,不小心就把师兄的胳膊给打折了。
      
      现在想起来那些旧事,秦心又忍不住难过起来,没想到眼泪也跟着不要钱似的往下掉,正在这时,那紧闭的屋门被打开了,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捏着一把不男不女的尖细嗓子说:“郡主,您可想好了没有?三日前去抱雪阁做了什么,您实话说了,咱们也好交差,您也好回宫去呀。”
      
      秦心哭着打了一个嗝,扭头看他,眼泪汪汪地骂:“滚!”
      
      这人是有病吗?什么郡主什么抱雪阁?演电视剧吗?
      
      那人惊了一下,像是没听清楚似的,回身问身后的跟班:“郡主刚刚说了什么?”
      
      那小跟班老老实实地道:“郡主说,滚。”
      
      “啊哟,”那人忍不住笑了:“这兔子被关了两天,也会咬人了。”
      
      他踏进门里来,上下打量着秦心,啧啧摇头,随意地拱了手,道:“郡主,您也知道,现如今在这宫里头,风头最盛的就是咱们长公主殿下,您要是得罪了她,能有好果子吃吗?”
      
      “这大冷天的,您穿得也单薄,这里椅子都没有一张,可别冻坏了您金贵的身子呀。”
      
      他假惺惺地说着,秦心的那些难过都被压了下去,她止了眼泪,忽然道:“你过来,我告诉你。”
      
      那人信以为真,面上顿时露出喜色,果然依言过来,秦心仍蹲在地上,她骨架小,娇小玲珑的一个,仰起脸时,显得格外柔弱,因为才哭过,眼睛红红的,眉眼清丽秀美,看着倒真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兔子了,叫人怜惜。
      
      便是那审问的太监也不由心生几分不忍来,他揣着手凑过去,细声细气道:“奴才过来了,郡主请说。”
      
      岂料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自己的衣襟一紧,他完全没有设防,整个人就被拽得不由自主往下沉,紧接着,便是天旋地转,屋子都在他眼里倒了个个儿,啊哟一声,剧痛猝不及防地袭来,竟叫他一时间站不起身了。
      
      秦心站起身来,红着眼睛骂道:“上一个敢这么跟我冷嘲热讽的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你算什么东西。”
      
      那太监还躺在地上哼哼,秦心抬脚就要走,那人顿时急了,一边爬起身,一边冲自己的跟班嚷道:“愣着做什么?快拦着呀!她跑了咱们如何向殿下交待?”
      
      那跟班也是个小太监,他刚刚亲眼看见这弱不禁风的长乐郡主一胳膊就把人摔地上了,心里不免有些怕,但是又不能不听吩咐,两条腿都有些哆嗦了。
      
      秦心看着面前这小孩儿,脸还很嫩,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她从来不欺负比自己年纪小的,便喝道:“让开,老子不演电视剧!”
      
      她常年在武馆里跟师兄师弟那些大老爷们混,说话也免不了沾了些江湖气,生起气来,老子来老子去,叫那小太监都听愣了。
      
      大太监此时也爬起身来了,想去抓她,一对上秦心那双红红的眼,就觉得自己的脊背疼得紧,生出几分忌惮来,指着她道:“长乐郡主,长公主殿下有过明令,您要是没交待清楚抱雪阁的事情,可万万不能离开此地,您想清楚了。”
      
      秦心不理他,径自往前走,那小太监拦不住,拼命向大太监使眼色,大太监见她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不免有些气弱了,一扯那小太监,道:“走,先出去。”
      
      门哐啷一声又被关上了,秦心慢了一步,她脚一软跌坐在地上,胃里那饥饿感又火烧火燎起来,像是包了一块烧红的烙铁,酸水直往上倒,刚刚她才摔了那太监,此时已完全没了力气,她的额头还有些发烫,手脚发软,晕乎乎的。
      
      依照秦心的经验,这是要生病的前兆,要糟。
      
      门外,那大太监麻利地上了锁,小太监才舒了一口气,道:“福公公,长乐郡主的力气好大啊。”
      
      被摔的福公公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一瘸一拐地走着,恶狠狠道:“想不到兔子急了也咬人,这差事可真他娘的难办。”
      
      小太监缩了缩脖子,道:“那现在要如何是好?殿下那边如何交待?”
      
      福公公道:“还能怎么办?今日的饭食送了没?”
      
      小太监犹豫道:“还没,公公您吩咐早上不必送,我打算等会再去。”
      
      福公公想了想,一双三角眼眯起,道:“不,今儿不送了,长乐郡主忧思过度,估摸着也没什么胃口。”
      
      他说到这里,又狠狠道:“我还就不信了,就这样她还不肯交代事情。”
      
      小太监惊了一下,道:“公公,昨晚也没送,今儿再不送,郡主她还能撑得住么?”
      
      福公公发狠道:“撑不住自然就会交代了,她还能饿死自个儿?这都是些锦衣玉食,富贵乡里长大的主儿,哪里能熬得住事?”
      
      小太监踌躇道:“可……可我听说,长乐郡主很是得皇上的喜欢,若来日……”
      
      福公公不以为意道:“她又不是皇上的亲生血脉,再得喜欢又如何?再说了,你我如今是在替长公主殿下办事,那位才是真真正正的天家血脉,论起圣宠,宫里还没人越得过她去,别说区区一个郡主,就算这会儿里头的是二公主和三公主,那也是一样,日后真要算起来,孰轻孰重,皇上心里自然有数的,他还能落了长公主殿下的面子不成?总之咱们听候吩咐办事便成了。”
      
      小太监欲言又止,那边福公公扶着腰,嘶地倒抽了一口凉气,好像刚刚那一摔扭着了,他暗暗骂道,没爹教没娘养的野东西。
      
      门外的人声没了,秦心这才直起身来,原来她之前一直是贴在门上偷听,这会儿面上浮现若有所思之色,长乐郡主,长公主殿下,抱雪阁……
      
      听起来跟真的似的。
      
      她蹲在地上,脑门发烫,一手捣住咕咕作响的肚子,伸出另一只手来,五指纤纤,白皙如玉,翻过来,掌心娇嫩柔软,完全没做过事情的一只手,上面没有写字时留下来的茧子,也没有打拳时留下来的伤疤,就连那无名指上冻疮的疤痕也不见了。
      
      她心想,这还搞不好就是真的了。
      
      ……
      
      宿寒宫。
      
      傍晚时分,早早便掌了灯,一名身着浅青色衫裙的宫婢进来,轻手轻脚地走到熏炉前,拿起铜签拨了拨,又往里头添了些香料,不出片刻,淡淡的清冷香气便散了出来。
      
      帘子后面,灯火昏黄,一道人影被投在了纱帘上,清瘦,挺拔,手里拿着一本书正在翻看,宫婢悄悄望去,只能看见一只手,修长白皙,仿佛工匠们精雕细琢打磨出来的玉。
      
      她看了一眼,便立即垂下头,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来了,一个男子声音唤道:“殿下。”
      
      帘子后的人终于有了反应:“什么事?”
      
      声音不冷不淡,仿佛玉石相撞的声响,带着一股子不近人情的冷漠,门口的人道:“殿下,清秋院那边有消息来,说长乐郡主跑了!”
      
      “哦?”那原本甚是淡漠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兴味,她咬着字眼重复了一遍:“跑,了?”
      
      林白鹿垂下头,道:“是,听说是爬上了清秋院侧殿的房顶……”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擦了一把额上的汗,侧殿房顶,换做是他也要花一些时间才能上去,也不知那娇娇弱弱的长乐郡主是如何爬上去的。
      
      帘子里静默了片刻,紧接着,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伸过来,将纱帘拨开,露出了一张绝艳的脸,眉目秾丽,却透着一股子冷冽的气势,甚至压过了那过分的精致,她唇角微勾,眼里倒没什么笑意,道:“人呢?”
      
      林白鹿不敢直视,道:“还在房顶上坐着呢,谁敢用梯子爬上去,她就敢推谁的梯子,好几个人都摔伤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