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顾客就是上帝。
      
      补充说明,能够卖出宝石的买家,称之为顾客。
      
      卖不出去还赖在店里不走的,只能说是无用的工作量而已。
      
      倒不是说对普通的人类态度有多恶劣,阿尔冯斯只觉得有些麻烦。
      
      探员熟练地将哈比扫地出门,随后关上店门,满脸的苦恼:“Sir,得罪了那个托尼·斯塔克可不是什么好解决的事情。”
      
      阿尔冯斯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我确信我的大部分顾客不会暴露这家店铺的本质,而卖给普通人的‘商品’,目前只有你们的局长而已。”
      
      遇事不决,率先甩锅。
      
      说实话弗瑞也算不得什么“普通人”,只不过和神秘不太沾边罢了。
      
      店员立即一通打电话发邮件,忙完了之后才信誓旦旦地表示,这件事情已经提交至上级领导复查,一定会给他满意的答复。
      
      报告打完之后,他又满脸愁色:“店长,他要是真的查到什么怎么办?”
      
      众所周知,没有托尼·斯塔克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要是坚决不卖的话,说不定对方能一言不合直接盘下整家店铺。店面没了倒是可以重新买,但是……探员眼神谨慎地打量他的老板,他的任务目标除了监视以外,其实还有看顾的意味。
      
      阿尔冯斯·爱德菲尔特,是神秘一侧的世界投放给科学社会的一枚“楔子”或者说桥梁,倚靠着这个人,双方维系着最低限度的合作和交流。
      
      “那就卖给他。”
      阿尔冯斯一摊手,迎着店员震惊的目光,伸手指向了玻璃展示柜里琳琅满目的废品:“所以我说,总会有冤大头。”
      
      店员看了看售价的那一长串零,突然有点心情复杂了起来。而阿尔冯斯显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问题,他冲着探员招了招手:“额外增加的工作量有点赶工期,你过来帮忙。”
      
      话音刚落,对方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补充:“这是协议外的内容,把监控设备全部都去掉。”
      
      后者忙不迭地点头,第一次踏进了在协议里算得上是“禁地”的宝石加工工作室。炼金术师的工房通常代表着魔术的命脉,个中辛秘向来不足为外人道,此时的店员恨不得眼观鼻鼻观心,拘谨的模样让阿尔冯斯笑了笑:“没关系的,核心的部分不在这里。”
      
      于是对方才得以抬头,谨慎打量着这个两年来都不曾主动踏入的房间。
      
      工作室内部的构造,比起想象中的要普通一些。
      
      一张工作台,正中摆放着一块可以伸缩的台木;工作台上斜放着一把锯弓,弓上搭着零号的锯条;旁边零散着几柄大小不一的钳子和一把尖头雕刻刀,靠墙的位置摆着一柜子大大小小叫不出名的瓶瓶罐罐。
      
      那块从前台被挑中的红宝石切割成了经典的阿斯切(Asscher)的形式,这样的切割方式显得宝石的内部更加通透显眼,往往只有高品级的宝石才会采用如此形式来切割。
      
      “我记得您说这是一件失败品……”
      
      店员很紧张地问道,这块宝石的切割很完美,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哪里失败过的样子。
      
      阿尔冯斯从抽屉里取出了另一块一模一样的红宝石,它搭在一块边缘雕刻着流云纹的托架上:“加工上是没有缺陷的,所以只是普通人佩戴的话这两者几乎没有区别,失败在于魔术的层面上,所以不用在意。”
      
      “那……”
      
      “都切成一样的大小了,干脆做成一样的省事。”
      阿尔冯斯解释道:“反正真品还是只有独一件。”
      
      同一套模具用两次格外省事,切成小块的银锭在魔力的作用下被熔融成液体,流淌进修磨好的轨道之中,等待冷却取出就成为了胸针托架的雏形。
      
      “从80号到2000号的砂纸,打磨它的边角。”
      阿尔冯斯给满脸茫然的探员丢下一叠型号各异的砂纸,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照着原版的样子……有劳。”
      
      我可以申请加班补贴吗?探员简直要热泪盈眶,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念斯塔克工业的高精尖磨床……说实在的,这种文艺复兴时代的匠人手段真的不是很适合他。
      
      科学发展了四百年缔造无数解放人类双手的设备,而他的老板要他在这里用人力来打磨胸针边缘的棱角。
      
      职业素养,他想,要秉持一个神盾局探员的职业素养……探员认命地拿起了砂纸,老板早就离开了工作间。一整个下午很快过去,薪水不高的砂纸打磨工伸了个懒腰,两只红宝石胸针看上去几乎已经毫无差别。
      
      基于某些他穷尽一生都无法理解的理由,一颗蕴藏着力量,而另一颗和寻常珠宝并无差别。
      
      他抓起其中一枚,装进了放着丝绒垫的木制锦盒中——盒子还是他自己去礼品店里买的,总不能毫无包装地就把一枚七位数价格的胸针放在塑料袋里让哈比拎走。
      
      第二天的同一时间,一辆颜色不一样但车牌前五位仍旧写着STARK的跑车停在了店门口。阿尔冯斯看了看橱窗外,不动声色地伸出大拇指在木盒子的封面上一抹,留下一排烫金色的花体字:Jewelry of Edelfelt.
      
      居然是本人亲自出场,这让他不禁有几分意外。
      
      “我还以为斯塔克工业的首席执行官会业务繁忙。”
      毕竟是肯花七位数美金买一枚胸针的冤大头,阿尔冯斯的态度挑不出一丝毛病来,让店员在斯塔克的视野范围之外翻了个白眼,这枚胸针的全部打磨过程都是他一个外行一点点用砂纸砂出来的,店长先生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欠奉:“没想到您竟然会亲自来,请您原谅我昨天的冒昧。”
      
      “毕竟这可是弗瑞的一笔大生意。”
      墨镜下的托尼·斯塔克表情意味深长:“神盾局局长大半年的薪水,怕是也不够买您这儿的一枚。”
      这价位估计是在看人下菜碟,眉清目秀的小奸商。
      
      如果不是检索了他父亲的往来记录里也包含了爱德菲尔特这个姓氏的话,说不定还真就让尼克·弗瑞忽悠了过去。
      
      阿尔冯斯·巴瑟梅罗·爱德菲尔特,源自芬兰的家系,加入了英国国籍,纽约的宝石商。在可见的搜索记录里,爱德菲尔特这个家族本身就是芬兰的宝石商人出身,传承至阿尔冯斯这一代在美国开珠宝店也没什么错处,但倘若真的如此的话,这个姓氏就根本不应该和神盾局以及参与了曼哈顿计划的霍华德·斯塔克扯上关系。
      
      墨镜之下的眼睛打量着表情警惕的店员,人脸识别系统转瞬之间就读取出了对方的档案,就职于神盾局的探员竟然在这家小店里打工,更是佐证了他的猜测。
      
      “弗瑞大半年的工资我想不会有这么多。”
      
      “宝石的品种不同。”
      阿尔冯斯假笑着摊手:“他那块的宝石显然也没这么大,不是吗?”
      
      托尼·斯塔克接过木匣打开,丝绒垫上,被切割精湛的红宝石胸针躺在中心。
      
      当众进行检测显然不合礼数,托尼·斯塔克只瞟了一眼,就重新将盒子阖上:“当然,我很满意,不知道您这里一般是怎样支付定金,我就先让我的秘书打了一笔钱去您的账户上,尾款今天就到。”
      
      跑车引擎发出轰鸣声,载着纽约市最为知名的富商扬长而去,阿尔冯斯对着车尾灯耸了耸肩,关上店门敲打自己的店员:“这就是你们神盾局的问题了,情报保密工作做得不到位?”
      
      反正魔术师的传承大多口耳相传或者著书立传,和互联网之流几乎不搭边,能够向托尼·斯塔克所泄露出去的情报来源非常有限。
      
      “很抱歉,先生,我会向领导上报,让人和那位斯塔克先生谈谈的。”
      探员脸上写着愧疚,心里只想吐槽,他托尼·斯塔克想要绕行神盾局的数据防火墙就和逛自己的后花园一样,幸好神秘一侧的情报几乎都不怎么上网,全部以纸质形式保存。
      
      而这封报告提交上去没多久,他们就听到了托尼·斯塔克在阿富汗失踪的消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