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 ...

  •   打蛇缠棍上,反正自己就是不想工作,铁了心要当一只鸽子精的斯塔克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反正,你要是送给我这个胸针的话,我今晚立即回去帮你写那什么该死的防御程序。”
      托尼·斯塔克义正言辞:“要不然让我买也行,我就喜欢这个样色和式样的,说不定它隔几天就会陪着我一起出席B型号改良追踪导弹的发布会了。”
      
      不,你只是想找个理由翘班而已。
      
      尼克·弗瑞满脸都写着不相信,更何况这颗宝石胸针确实不能随便送人:“这花了我大半年的薪水呢就算你价格翻倍购买我也不会卖给你的,它现在可是我的防弹背心。”
      
      “哇哦。”
      托尼·斯塔克冲着尼克·弗瑞一举杯,没等对方回应,就仰起脖子喝干了杯子里剩下的酒:“你要是说这是你老祖母留下给你的传家宝,我说不定还会相信。”
      
      神盾局局长如果要花费大半年的新水才能买那么小一块品相算不上上佳、周围只是用普通的银材包裹的胸针的话,这个发不出工资的组织还是趁早倒闭算了。
      
      “没人愿意听你胡闹斯塔克。”
      尼克·弗瑞顿时觉得有点头痛,要不是这个项目已经被拖了五个月根本拖不下去了,而手下全部铩羽而归没人再接这个硬茬的话,他也不至于亲自到这种混乱的场合去抓包:“你别想找这种理由就……”
      
      “下次再说吧,我还有约。”
      不知道从哪儿涌出来的一大群摇曳生姿的姑娘们将尼克·弗瑞和托尼·斯塔克分开,前者被强行带离,窝了一肚子气又不能当众发火,显得格外憋屈。
      
      “斯塔克!”
      他隔着人群大声怒斥。
      
      “下次见,先生。”
      托尼·斯塔克没回头,背过身子摆了摆手,消失在尼克·弗瑞的视野里。
      
      ……
      
      “很奇怪,不是吗?”
      盥洗室里空无一人,托尼·斯塔克鞠了一捧冷水扑在脸上,一边洗脸一边问道:“弗瑞今天的反应。”
      
      “经计算,尼克·弗瑞先生的反应超出其标准差,根据场景复刻,他将胸针直接转赠给您的概率理论值超过百分之八十二。参考他的心率变化数据和沙佛莱石近三年来的市场交易价格……”
      智能管家非常迅速地切换了数据分析模式。
      
      “说重点,你的意思是那个胸针有问题?”
      托尼·斯塔克随手扯下来一截毛巾。
      
      “存在这样的可能性,Sir。详细的分析报告已发送至您的个人终端。”
      人工智能的反馈仍旧迅速精确。
      
      百无聊赖的一天,在即将结束的时候终于给他找了些和以往不太一样的乐子。要知道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而他素来没有神盾局那般守规矩的习惯。
      
      “检索纽约市所有的珠宝店……不对,将范围扩张到全美,所有出售沙佛莱石胸针的店铺。”
      托尼·斯塔克说道:“同步比对售价,以及它在公开场合出现在弗瑞身上的时间……总之,想办法给我找出来这东西的秘密。”
      
      “Copy that,Sir.”
      
      神盾局的安防系统和一枚材质不算昂贵的胸针相比,显然是前者重要。如果是他印象里的尼克·弗瑞的话,大概率会直接扯下胸针逼着他当场就立字据,而这一次对方虽然并没有挑明理由,说话也留有余地,但这个态度已经足够让人怀疑。
      
      其实他还可以骇进金融体系里去调查尼克·弗瑞的个人资金挪用情况,但是毕竟这只不过是个无聊夜晚的消遣而已,还没有必要因此而在法律的边缘来回试探。很快,智能管家就给出了一连串的检索结论,并且贴心地在全美所有的珠宝店里挑拣出了唯一的异常值——布鲁克林的地图上标注除了高亮显示的红点。
      
      你瞧,这么快就找到了,注定这个消遣也来得快去得快。
      
      爱德菲尔特珠宝店里,阿尔冯斯从宝石加工的工作间里掀开门帘走进铺面,意料之内地发现他唯一的店员还等在这里,大拇指在屏幕上上下翻动,像是在和什么人聊天。
      
      “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他问道:“也太敬业了吧。”
      
      “文职岗位那边的安妮今天也加班……”
      店员不好意思地说道:“而且我的工作就是这样嘛,常年外勤又没人来给我值夜班。”
      
      可是一般珠宝店晚上也不营业啊,阿尔冯斯在心里无声吐槽。他注意到对方有些发红的脸颊,随口说道:“结婚以后来我这里买婚戒?”
      
      店员整个身子一震,先是脸红,随后下意识拒绝:“不不不这我怎么买得起。”
      
      阿尔冯斯:“……”
      
      他确实在价格标签上顺手多写了两三个零,那些炼金失败的废品被摆在柜台里装模作样,用途是劝退不知店铺来路的普通人。而实际上劝退的效果也格外拔群,两年下来除了那些“真正的顾客”之外,已经几乎不会有人推开这家店的大门。
      
      “……我是说我平时卖出去的那种。”
      
      阿尔冯斯有些头痛,他难得主动伸出橄榄枝的:“反正你对神秘一侧也不是完全一无所知,卖你那种最基础的款式也不算我违背保密原则,你平时别说出去就行。”
      
      他环抱着手臂,指尖敲打胳膊:“比如那种能够祝福佩戴者身体健康,缓解疾病的类型。”
      
      “……!!”
      
      年轻的探员两眼发亮:“我会努力存钱的!阿尔先生!”
      这种难得限定的氪金机会他要把他这几年的薪水都氪进去!他要氪爆!
      
      “叫店长。”
      金发青年伸手一拍店员的脑门:“打烊了回家吧,反正神盾局也不会要求你守着炼金术工房。”
      
      日常的监督是协议范围之内的产物,但普通人禁止窥探神秘却是底线问题。魔术协会的时钟塔和神盾局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动态的平衡,其妥协产物就是这个出现在布鲁克林装潢极不起眼的珠宝小店。
      
      “好的店长,谢谢店长。”
      探员从善如流地点头,拉开店门:“那您好好休息,晚安。”
      
      至于这是关心还是逐客令,或者说有几分关心几分逐客令,就是神盾局和探员们需要操心的问题了。阿尔冯斯伸了个懒腰,时钟塔最新版的《炼金综述》写得格外佶屈聱牙,他在精装书中划了好几个小圈,在旁边用红笔刷刷写下批注,打算之后抽空给作者寄回去。
      
      明明现代魔术科的那个埃尔梅罗出教材就很简练,其他人也不肯学学。
      
      翌日,在店员目瞪口呆的神色当中,车牌号前五位写着STARK的一辆车停在了小店的门前。
      
      “老板你没有诅咒什么人吧?”
      他趁着对方还没下车,谨慎提问道。如果明天登报纽约市的首富突然暴毙在家的话,他买的那些股票就彻底完蛋了。
      
      “我没疯。”
      阿尔冯斯翻了个白眼:“现代社会的咒杀很容易留下痕迹,只有那些被时代抛下的老古董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
      
      铃声轻轻响起,一个陌生的面孔推开了门。
      
      “先生们,你们好。”
      来人熟练地递上名片:“我是斯塔克工业集团托尼·斯塔克先生的保镖哈比,他想找您购买一款您曾经售卖给尼克·弗瑞先生的绿宝石胸针。”
      
      阿尔冯斯和店员对视一眼,二者一时之间都没说话,用眼神疯狂暗示。
      
      年轻的探员将电脑屏幕直接切换成了Word,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阿尔冯斯轻轻摇头,这件事他不知情。
      
      探员无力掩面,现在直接通知神盾局也来不及了,阿尔冯斯不动声色地瞅了一眼对方的反应,神色如常稳稳地说道:“不好意思,那个是定制款式,全球仅售卖一例。”
      
      哈比显然有备而来:“那有没有同类的限量款?价钱不是问题。”
      
      “不好意思,先生,限量款式仅限熟客。”
      
      “难不成你们还是会员制?”
      哈比看了看狭窄敝塞的店面,促狭道:“会费多少钱?单买宝石也行,我去请人加工……”
      
      “送客,凯文。”
      金发的年轻店长彬彬有礼地说道。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