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时心稀巴烂》舒虞 ^第5章^ 最新更新:2019-08-17 20:47: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

  •   
      高朋满座中,大家肆意交谈,一番曲意逢迎寒暄。
      
      首席位置的陆南渡却鲜少开口,只谦逊听着。
      
      交谈内容交杂商业知识,大多数江汐听不懂,她也没听他们在说什么,自己默默吃饭。
      
      今晚过来江汐只当吃顿晚饭,其他没管。
      
      饭局后半场话题逐渐转移,有几位喝高了开始管不住嘴,时不时夹杂几句不雅言语。
      
      见惯这种场合,在座的人都习以为常。
      
      同桌不只江汐一个艺人,后来说到尽兴处,有一位艺人被自家经纪人推出来:“给陆总敬个酒。”攀附意味毫不遮掩。
      
      这位女艺人刚成年不久,最近由她主演的一部小网剧意外爆红,主角名声也跟着暴涨。
      
      这么多人看着,女生有点尴尬,但还是拿起面前酒杯:“陆总,丁沐敬你杯酒。”
      
      陆南渡抬眸看去。
      
      经过陆南渡回国后这几个月以来的作风,在座的人都知道陆南渡不近人情。
      
      果然下秒陆南渡笑了下,笑意却不达眼底:“不好意思,我开车不喝酒。”
      
      江汐背靠椅背,手里把玩酒杯,抬眼瞥了陆南渡一眼。
      
      似乎有什么跟以前不同了。她收回视线。
      
      大家都清楚陆南渡有司机有助理,怎么可能自己开车,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是借口。
      
      女生酒杯拿在手中,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好在反应快,她笑了下:“那我自己喝了,但这杯酒还是要敬陆总。”得体又聪明。
      
      陆南渡点了下头。
      
      中途这个小插曲很快被忽略,氛围马上又融洽起来。
      
      这顿饭将近凌晨才结束,一场饭局结束喝倒一大片,各家助理搀扶自家总裁离开。
      
      饭局上佟芸让江汐去打招呼,江汐自然没听佟芸的话。而佟芸今天主要带她混个脸熟,虽然说让她过去打招呼,但江汐不去她也没强制。
      
      江汐只喝了点酒,很清醒,佟芸开车更是没喝酒。
      
      下楼的时候佟芸问:“开车过来没?”
      
      电梯红色数字递减,江汐视线从上面挪开:“没。”
      
      “那顺路送你回去吧。”
      
      电梯到达一层,佟芸先一步走出去:“去门口等,我去停车场取车。”
      
      凌晨空气寂寥,一入夜凉意更甚,一阵风吹过,江汐又清醒了几分。
      
      雅轩阁对面一条江,江那边一盏盏路灯模糊成光圈。
      
      江汐没注意到江边停着的一辆红色法拉利。
      
      法拉利主驾,沈泽骁一边手搭车窗上,若有所思看着雅轩阁门外的女人。
      
      女人很瘦,也不能说瘦,只能说肉长对地方,身段很好。
      
      她似乎有些无聊,踢了下地上石子。
      
      沈泽骁目光从江汐身上收回,问副驾的陆南渡:“你让我停车就为了看这个?”
      
      陆南渡没理他。
      
      沈泽骁又回头去看:“长得挺好。”那晚iceland酒城见过一次后就记住了。
      
      “比身边那些小明星漂亮。”
      
      陆南渡没什么表情,一个眼风缓缓扫了过去。
      
      沈泽骁笑了:“操,你别担心,我不打她主意。”
      
      陆南渡懒得理他。
      
      不久一辆车过来,江汐上了车。
      
      直到车转弯只看到车尾灯,沈泽骁问:“你来真的?”他就没见过陆南渡有这么小心翼翼的时候。
      
      陆南渡没回答他问题,有点不耐烦,皱眉扯了下领带:“开车。”
      
      /
      
      凌晨城市依旧灯火辉煌,一座不夜城。高架桥回环曲折,路灯亮如昼,车流疾速行驶。
      
      佟芸车行驶在高架桥上,江汐降了半边车窗。
      
      “今晚别家艺人识趣又懂得圆场,以后多学着点,”职业原因,佟芸大部分时候正经严肃,“你已经出道两年了,有些东西不用我反复教。”
      
      江汐懒懒靠座背上,风打在脸上。
      
      几秒后应声:“知道了。”假的。
      
      佟芸也清楚江汐只是话过嘴,并不会长记性,两年来就没见她长过记性。
      
      “如果今晚是你敬酒,”佟芸语气闲散却笃定,“陆南渡会喝。”
      
      江汐原本悠闲看窗外,几秒后头转回来。
      
      佟芸从容不迫开车,没看她:“你和陆南渡认识吧。”
      
      江汐又转头看窗外:“你想多了。”
      
      “江汐,”佟芸说,“眼神骗不了人。”
      
      深夜太多清醒人,暗夜里的孤魂野鬼,江汐瞒不过佟芸这个清醒人。
      
      柏油路面快速倒退,她垂眸,没再否认,也没问佟芸怎么发觉的。
      
      佟芸却说:“进包厢那会儿你们对视了是吧,他看你的眼神不对劲,跟看别人不一样。”
      
      当时两人对望不过一秒之间,时间很短,江汐没想佟芸是从这时候看出来的。
      
      她笑了下:“不愧是佟芸姐。”不然怎么爬到今天的位置。
      
      佟芸车开下高架:“现在想跟陆南渡攀上关系的人多了去了,但他真正看入眼的没有几个。”
      
      她侧头瞥了眼江汐:“你算一个。”
      
      江汐没说话。
      
      佟芸也没再说下去了,点到即止。
      
      很快到江汐家,佟芸在小区门口放她下去:“最近别太散了,在给你谈个资源,如果谈妥的话马上又要开工了。”
      
      江汐至今能接到资源,还靠她那张脸。
      
      可能因为这张脸的原因,公司才一直没雪藏她。
      
      “知道了。”江汐说完下车。
      
      /
      
      法拉利驰骋在机场高速上。
      
      沈泽骁看了眼时间:“一点,卓培应该到北京了。”
      
      沈泽骁和卓培是发小,两人和陆南渡关系要好,三人经常混在一起。
      
      卓培两个月前去国外出差,今晚回国。陆南渡今晚参加饭局没带助理,是因为和沈泽骁要过来接卓培。
      
      到机场后沈泽骁车停外边,给卓培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听,沈泽骁问:“哪儿呢?”
      
      卓培说在等行李,问他位置。
      
      沈泽骁说:“我们就在机场外边,红色法拉利。”
      
      “又买车了?”卓培问。
      
      沈泽骁开玩笑:“这不钱烧得慌。”
      
      十分钟后卓培从机场出来,男人一身长风衣,五官立体,气质温润儒雅。
      
      挡风玻璃后的沈泽骁跟陆南渡说:“卓培这款的果然都有出息,你那助理不也这类型。”
      
      沈泽骁指的秦津,问陆南渡:“像不像?”
      
      陆南渡一路上话不多:“不像。”
      
      卓培气质相比秦津冷,也要矜贵一些,毕竟从小世家出生。
      
      卓培行李箱放进后备箱后上车,问副驾上的陆南渡:“今晚不忙?”
      
      陆南渡侧头瞥了他一眼:“还行。”
      
      卓培笑:“难得有不忙的时候。”
      
      沈泽骁已经启车:“哪叫不忙,刚从饭局上过来的。”
      
      卓培瞥他:“你也去了?”
      
      沈泽骁:“操,别抬举我了,我去的话饭局准保变成夜店现场。”
      
      副驾的陆南渡闷声笑了下。
      
      卓培也笑,他问陆南渡:“最近有合作?”
      
      陆南渡一边手搭车窗上,看向窗外:“也不是。”他没准备多说。
      
      旁边沈泽骁皮痒:“哪是谈什么合作,他是去见女人。”
      
      卓培挑眉,饶有兴致,他已经很久没听说陆南渡有花边新闻:“女人?”
      
      陆南渡懒得理他们。
      
      沈泽骁撇过头:“还是那款,仙女系的。”
      
      陆南渡啧了声,侧过头:“你烦不烦?”
      
      沈泽骁欠揍道:“我是真有够烦的。”
      
      卓培说他:“我看你是真皮痒了。”
      
      发觉陆南渡不太喜欢提这个话题,沈泽骁也没再提了。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径直去了会所。
      
      今晚沈泽骁没喊上其他圈子的人,就他们三个聚聚,服务生对他们不陌生,见这几个公子哥来了熟练给他们安排包厢。
      
      三个人中陆南渡和沈泽骁酒量不错,卓培不太能喝,只喝几杯。
      
      陆南渡今晚话不多,都是沈泽骁和卓培在说,彻宿没睡。
      
      天微亮的时候,陆南渡捞过沙发旁边西装外套,起身。
      
      沈泽骁仰靠沙发背上,看他:“干什么去?”
      
      陆南渡踢下他的脚,伸手:“车钥匙。”
      
      沈泽骁看了眼窗外,晨光微熹:“操,你不会是要去上班吧?”
      
      陆南渡:“你说呢?”
      
      “不是吧陆总,你彻夜没睡,不困?”
      
      陆南渡衬衫衣领微乱,身上带着通宵饮酒的颓靡懒散。
      
      他扣上袖扣,又踢了沈泽骁一脚:“别废话,钥匙。”
      
      “哎行行行。”沈泽骁车钥匙掏出来扔给他。
      
      卓培从洗手间出来门正好关上,他瞥了眼门。
      
      沙发上沈泽骁下巴朝门示意了下:“陆南渡走了。”
      
      卓培走回沙发坐下,抽了张纸巾擦手:“回去上班?”
      
      沈泽骁点头:“是吧。”
      
      “昨晚你说见女人怎么回事?”卓培问。
      
      沈泽骁还瘫沙发上,转眸看他:“差不多你理解那个意思。”
      
      沈泽骁收回目光:“像昨晚那种饭局,陆南渡平时都不会看一眼。”
      
      业内人尽皆知见陆南渡一面困难,商人不重情义看利益。陆南渡鲜少参加饭局,更何况像昨晚那种不入流的饭局。
      
      “那女的叫什么?”
      
      沈泽骁:“不清楚,一个小明星。”
      
      卓培笑了下:“没见过他这样。”
      
      沈泽骁和卓培都是国外那几年认识的陆南渡,但具体听见陆南渡名声是在国内。
      
      上流圈子就那么大,哪家出事圈子立马传遍,世家风云和家丑琐事都逃不开津津乐道。
      
      陆南渡就是当时凭空出现的。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站在风尖浪口接受世人打量和恶意满满的揣测。
      
      私生子,顽劣不服管教,小小年纪狠毒又阴暗。这是当时很多人对陆家私生子的固定印象。
      
      所以沈泽骁和卓培在真正认识陆南渡之前对他印象跟外人差不多,他们也以为陆南渡心性.爱玩,玩世不恭。
      
      后来混到一起才发现不像外人说的那样。
      
      卓培问:“跟人见着面没有?”
      
      沈泽骁坐直身子,捞过桌上烟盒,抽了根出来叼嘴里:“见是见着了,没说上话。”
      
      卓培有点意外。
      
      “你知道么?”沈泽骁打火机扔回桌上,“他就没敢上去。”
      
      像是在小心翼翼维护什么,又像在害怕什么。
      
      两人都没见过陆南渡这样,有些新鲜。至少认识这么多年他们没见陆南渡怕过谁,连他雷厉风行的外公也拿他没办法。
      
      卓培笑了下,下结论:“前女友。”
      
      沈泽骁看向他,也笑:“巧了,我估摸着也是。”
      
      

  • 作者有话要说:  
    对手戏,亲抱做,你们要的7788都会有。
    今天前一百送红包,更新时间是晚上八点。
    整理了投雷名单,感谢大家。
    火箭炮:siki×6,六元的小虎牙×4
    手榴弹:六元的小虎牙,32465297,花花不想洗澡?
    地雷:花花不想洗澡?×2,顾咕咕×2,梦啾良×2,果子×2,00姐姐×2,骑着母猪转圈圈,厶鹿,我要呆在麦当劳,薛洁洁的小可爱,要做沈以诚的猫!,18143895,bigyu.,繆鞷,36929948,雀斑,33291260,六元的小虎牙,32465297,吃土程大发,苏云夕今天努力了吗,17345001,W,3462928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