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你时心稀巴烂》舒虞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9-03 21:45: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雨势越来越大。
      
      副驾驶有人下来,江汐抬眼,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西装男撑着黑伞走了过来。
      
      江汐道歉:“抱歉,刮花了你们的车。”
      
      男人长相温润,西装革履一丝不苟,察看车侧后看向江汐:“全责不在你,是小孩没看车。”
      
      江汐有点意外。
      
      按理一般人遇到这种状况不会是这样的态度,即使这场事故是因为小孩没看车闯马路导致,但一般在这种产生纠纷的情况下对方不会承认,而是会一口咬死是对方责任,争取最大赔偿。
      
      但眼前人没有。
      
      看出江汐疑惑,秦津继续道:“但你有部分责任,所以我们还是得协商赔偿。”
      
      这才是一个商人该有的样子。江汐不是不讲理的人,自身有责任她不会逃避。
      
      她点头:“好。”
      
      江汐对秦津或许没印象,但秦津对她不会没印象。
      
      之前维亚酒店电梯前见过面,当时江汐回酒店已近凌晨,陆南渡安排的他跟车去酒店。至于为何陆总当时把人认出来了却装作不认识,这点秦津不清楚。
      
      秦津聪明,处事有分寸,一番话下来既取悦陆南渡,也不让江汐产生怀疑。
      
      不让江汐负全责,陆南渡满意他处理,而让江汐负一部分责任,既不让她产生怀疑还能给陆总留出接触机会。
      
      稳妥得滴水不漏。
      
      江汐答应协商处理,秦津道:“至于赔偿标准,得先看一下我们总裁意见。”
      
      江汐这才知道车里还有人,她下意识瞥了眼后车窗,车窗紧闭窥不见人脸。
      
      江汐挪开视线,点头。
      
      秦津点头致意,转身走去车后。
      
      雨点砸在伞面上,江汐脸上溅了几滴雨,看迈巴赫后车窗落下半截。
      
      雨幕浓重,男人只露眉眼,轮廓模糊。
      
      这个角度能看见秦津跟车里人说了几句话,得到答复后点头。
      
      男人车窗升了上去。
      
      江汐收回目光。
      
      秦津很快回来,即使大雨天,男人举止依旧得体:“请问怎么称呼?”
      
      江汐:“姓江。”
      
      “江小姐,我们总裁待会还有事,而且现在雨不小,就先不耽误你时间,”秦津说,“如果你方便的话,先留个电话号码。”
      
      对方态度从头到尾很好,况且江汐刮蹭的不是平常车,是迈巴赫,她点头配合:“可以。”
      
      江汐留了手机号码。
      
      等对方车开走后,江汐才启动车子。
      
      本来车互相刮蹭不是一件多愉快的事,但对方处理态度使得江汐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她没在原地停留,驱车离开。
      
      /
      
      隔天早上江汐才开始收拾东西,拖了行李箱出来摊开在客厅。
      
      她坐沙发上发消息,跟剧组负责人确认点相关事项。
      
      艺人工作不比平常人,没有固定的工作地点,经常几天辗转几个地方,甚至一天就有两班飞机,忙到脚不沾地。
      
      跟负责人确认好,江汐手机扔在一旁。
      
      这趟过去就几天,时间不长,江汐起身去卧室衣柜提了几身衣服扔行李箱里。
      
      后来收拾得差不多,翻半天没找到身份证。
      
      江汐给纪远舟打了个电话过去,上次和纪远舟出去,她衣服没口袋,身份证放在纪远舟那里。
      
      纪远舟估计在忙,挂了电话,很快回了短信过来。
      
      -在开会,什么事?
      
      江汐问身份证有没有在她那边。
      
      纪远舟照旧回得很快,在开会回得格外简洁。
      
      -在你卧室床头柜抽屉里。
      
      江汐这才想起那天晚上喝酒后纪远舟在她家过的夜,应该是顺手给她放抽屉里了。
      
      她放下手机去卧室,不知道纪远舟放的哪层抽屉,拉开最上面一层。
      
      纪远舟果然就给她扔最上面一层抽屉,江汐拿出身份证,视线触及下面一沓纸张,脸色一变。
      
      画稿。
      
      她以前闲暇时摸鱼画的画,抑或是练习画的,全都堆在一起。
      
      以前的江汐是学画画的。
      
      太久没打开这个抽屉,都忘记里面放了这些东西。
      
      江汐不知想到什么,关上抽屉。她就地坐下,秋天季节,瓷砖地面发凉。
      
      冷静一会儿后江汐才发现自己指尖发凉,脸色早已恢复平常,她平淡瞥了眼抽屉。
      
      几秒后她从地上起来,出了卧室。
      
      下午五点的飞机,昨天狂风暴雨,今天已经是个大晴天,江汐顺利上飞机。
      
      落地时天色已晚,天幕上稀零星点,下飞机后打开手机才看到家人发的短信。
      
      -小汐,什么时候回来?阿姨好久没见你啦。
      
      江汐母亲早逝,父亲组建新家庭后基本上没联系,只剩她和弟弟江炽相依为命。好在弟弟懂事,虽浑了点但从来不给她惹麻烦。
      
      那时候江汐和江炽小,隔壁邻居夏家夫妇很照顾他们,就这样从小照顾到大,江汐和江炽可以说是他们养大的孩子。
      
      江汐在等行李,看见夏欣妍发过来的消息笑了下。
      
      现在晚上十一点,估计长辈已经睡下,江汐没打电话打扰,发了条语音:“刚下飞机,这几天拍戏,过几天回去。”
      
      说完又发了条过去:“您自己多注意点身体。”
      
      很快行李过来,江汐收了手机,拿上行李打车离开机场。
      
      /
      
      江汐连着几天早起拍戏,清晨四五点起床换装化妆。古代妆发复杂些,一般造型师和化妆师得捣鼓两个多小时。
      
      剧本新增内容不少,但江汐一个配角台词不是很多,大多数时候是主角主场。
      
      今天最后一天拍摄,中午时候顺利收工,正好是午饭时间,剧组提议聚餐。
      
      江汐不热衷这种场合,借口赶飞机推辞掉聚餐。
      
      下午两点多的飞机,江汐在机场等了半个小时才登机,直飞老家城市。
      
      傍晚飞机落地,江汐刚下飞机,扑面而来的水汽。
      
      海边城市空气湿润,满城榕树。江汐从小住在这个南方城市,这里不比京城繁华,但生活节奏慢,是个度假好去处。
      
      江汐打车离开机场,她没跟夏欣妍说今晚回来,免得夏欣妍一整天估计都在等她。
      
      街上树荫繁茂,铺面拥挤,绿色出租车驶过街道,江汐在路口下车。
      
      居民区一栋栋小别墅楼,江汐拉上行李箱回家。
      
      远远看见夏家亮着灯火,江汐和弟弟江炽都在外工作,时常没回家,隔壁江家一片漆黑。
      
      江汐推开夏家院门,院子里种不少花草。
      
      这边住户跟小区住户不同,白天大门一般不关,江汐进门:“欣姨。”
      
      屋里夏欣妍正收拾碗筷准备吃晚饭,听到声音放下碗筷从食厅出来。
      
      看见江汐夏欣妍很惊喜:“小汐,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就回来了?”
      
      夏欣妍要接过她行李箱:“快,快进来吃饭。”
      
      江汐避开她手:“我自己拎就行了,不重。”
      
      “先放旁边吧,吃完饭再说,饿了吗?”
      
      “还行,”江汐将行李箱推至墙边,“晚饭做了什么?”
      
      “就几个家常菜,你这孩子,回来也不先告诉我一声,我好准备你喜欢吃的。”
      
      江汐笑:“没事,我不挑。”
      
      厨房里还有汤熬着,夏欣妍差点忘了:“我去端个汤,你赶紧洗手准备吃饭了啊。”
      
      江汐洗手后进食厅,看桌上只盛了两碗米饭,问:“我叔呢?”
      
      夏欣妍把身上围裙脱下来:“你叔今晚加班,不回来吃。”
      
      江汐在夏欣妍对面坐下,夏欣妍给她夹了个鸡腿:“多吃点肉,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江汐本身吃不胖,所以做了艺人后她也不怎么需要控制饮食,吃还是照常吃,就是有时候胃口不好。
      
      江汐:“我不一直这样?”
      
      “以前那是正好,现在是太瘦了,”夏欣妍说,“你这工作太累了,每天飞来飞去没个空闲日子,还……”
      
      夏欣妍不知道想到什么,没说下去了。
      
      江汐知道她想说什么,安慰她:“我现在身体很好,没什么事。”
      
      夏欣妍又夹了一筷子肉放进她碗里:“没什么事最好,每天吃好睡好。现在你们都长大了,一个个去了外面,阿姨照顾不到你们,你们也不常回来。”
      
      江汐安慰她:“我这不回来了吗?”
      
      夏欣妍笑:“是,你们能回来就好,上周末江炽和夏枕也抽空回了趟家,不过公司忙,待了两天就回去了。”
      
      夏欣妍有个女儿,年纪比江汐小几岁,小姑娘漂亮乖巧,也是江汐弟弟江炽女朋友,青梅竹马。
      
      当时全家人知道他们在一起时还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你们这一个个忙的,江炽和夏枕公司忙,你工作也忙,”夏欣妍说,“该休息的时候要注意休息,休息好了才能长肉。”
      
      江汐笑:“知道了。”
      
      晚上江汐陪夏欣妍在客厅看电视,夏欣妍见她回来高兴,拉她说了一晚上话。
      
      直到隔天夏欣妍才想起问江汐正事:“最近谈朋友了没?”
      
      秋天清晨空气发凉,江汐拿水壶浇花。
      
      她一身薄裙,蹲在地上裙摆曳地,慢悠悠浇花:“你都知道我忙了,哪有时间交男朋友。”
      
      “忙归忙,你今年二十七了,该为以后想想了。”
      
      江汐这两年没少被催婚,也知道夏欣妍是为她好,笑:“不急。”
      
      “怎么不急,结婚前要相处看看适不适合,现在找正好,还有时间了解。”
      
      江汐笑了下,没说话。
      
      夏欣妍说:“以后老了有个伴好。”
      
      “怎么想那么远去了,”江汐说,“我又不是不结婚。”
      
      夏欣妍听她这句,问:“那阿姨给你放放风声好不好?前几天还有人来家里问你呢。”
      
      说着已经起身进屋:“我去看看有没有留电话号码。”
      
      江汐见她这么高兴,不扰她兴致,随她去了。
      
      以为这次能在家待久一点,中午饭还没吃就接到佟芸电话,让她回去。
      
      夏欣妍虽不舍但也不耽误她工作,留她吃了午饭后就让她走了。
      
      /
      
      江汐傍晚才到京城,下飞机收到佟芸两个小时前发给她的短信。
      
      -南岭街58号雅轩阁,九点准时到。
      
      佟芸让她回来之前没告诉她是什么事,现在看短信江汐一眼知道她意图。
      
      佟芸要带上她去应酬。
      
      以往多次应酬江汐都会拒绝,不会答应。佟芸估计也知道她性子,后面紧跟另一条短信。
      
      -今晚这顿饭关系到你资源,如果你想下一年没资源的话可以不来。
      
      身为经纪人佟芸一向强势,江汐也知道她一向说到做到。
      
      目前还干这行,不能丢了饭碗。
      
      江汐看了眼时间,七点,来得及。她收了手机,打车回家。
      
      回家放好行李江汐顺便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出门,到南岭路时正好九点。
      
      佟芸没给她打电话,许是赌定她会来。
      
      雅轩阁中式装潢,雕花窗实木梁,灯火明亮,门口两位服务生接待。
      
      江汐从出租车下来,掏出手机给佟芸打了个电话。
      
      那边响两声后佟芸接听,问她:“来了没?”
      
      “嗯,房号多少?”
      
      “五楼十五号。”
      
      江汐挂了电话。
      
      门口服务生将江汐带至十五号包厢,江汐道谢。
      
      包厢门虚掩,留半指宽门缝,里头寒暄声不止,阿谀奉承俯首称臣。
      
      江汐还没进去就能想象里头景象。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垂眸复又抬眸,推门而入。
      
      包厢气氛正火热,她推门进去没多少人发现,江汐随意一抬眼,看到位置正对门的陆南渡。
      
      男人西装笔挺,矜贵自持,与包厢里浑浊的氛围格格不入。
      
      陆南渡全场焦点,不少人妄图跟他搭上关系,正在与他攀谈,而他掀眸看了过来。
      
      两人前后看见也不过一秒之间,陆南渡神色如常,江汐也很平静。
      
      江汐率先移开视线。佟芸给她留了位置,她进去拉开椅子坐下。
      
      江汐长得漂亮,一些原本没注意到她进来的人目光投了过来。
      
      见大家看过来,佟芸介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手下艺人江汐。”
      
      在桌大多数有权有势,多双眼睛放她身上,江汐礼貌点了下头。
      
      有人吆喝喝酒,桌上高声交谈,推杯换盏。
      
      佟芸没看江汐,跟她说:“你左手边是陈总,金棠影视公司总经理。”
      
      说完又介绍其他几个在座人身份,江汐扫了一圈,没记住人脸。
      
      除了陆南渡。
      
      她没看陆南渡,收回视线,冷淡道:“你知道我记不住。”
      
      佟芸还是没看她,餐巾擦了擦手:“看多几次就记住了。”
      
      她放下餐巾,没管江汐抵触:“首席那位是陆总,华弘集团总裁,你最近应该听说过了。”
      
      毕竟陆家这位太子爷一回国便在商界掀起狂风巨浪,手段较其爷爷陆景鸿有过之而无不及,后生可畏。
      
      关于这些,江汐多多少少听过一些,网上铺天盖地。
      
      不仅在商业圈,其他圈子讨论也不少,只是关注点不同,陆南渡长相和能力都是关注点之一。
      
      佟芸:“今天带你过来混个眼熟,但见陆总一面不容易,待会过去打个招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