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攻略》凉风mio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03 14:10: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3 ...

  •   虞菡出生的那一年,北城下了很大的雨。
      
      她的父亲是一个时刻都拼在一线的警察,虞菡出生的那一天虞右清不在北城,反而是陆长渊的父母以及陆长渊守在手术室外。
      
      陆长渊的父亲和虞右清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只是这两个人一个去当了警察,一个去当了律师,在各自的行业都混得风生水起。
      
      十一月份左右,气温骤降,十六岁的陆长渊在手术室外和自己的父母一起等着,他知道这个即将出生的小宝宝是父亲好友的孩子。
      
      凌晨,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响起,没过多久里面的婴儿降生,医生出来报喜,说是个女孩,母女平安。
      
      陆长渊的父母舒了一口气,他母亲此时一直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看着陆长渊道:“长渊如果再小一点啊,我们都能定个娃娃亲了。”
      
      陆长渊在心中对这句话嗤之以鼻,呵,他才不会喜欢小屁孩。
      
      要说这虞菡从小到大只在照片里见过自己的母亲,她的母亲确实长得倾国倾城,只是在她出生后的那天晚上,她的母亲突然大出血,不幸身亡。
      
      虞右清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自己妻子的尸体以及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这一次捣毁了一个很大的贩毒集团,他拔除了一块毒根,但是回来的时候,他的妻子在最无助最难过的时候却没有看见他一眼。
      
      虞右清对这个孩子充满了内疚,他甚至不敢去看她,虞右清的内心满是自责与愧疚,他害怕看见这个女儿黑黝黝的眼睛。
      
      孩子的名字很久以前就已经起好了,叫虞菡。
      
      虞菡的母亲喜欢夏日里成片的荷花,于是就起了这个名字。
      
      北城三家,虞家虞右清,肩膀上的功勋数不胜数,每一块勋章都是他用自己的生命与一腔热血换来的。
      
      沈家沈苍,都说夺天下易守江山难,他父亲临走之前把家产都败光了,于是他只能重新白手起家,也算是没有辜负这些朋友对他的帮衬。
      
      陆家陆余州是一个出了名了知识分子,帮人打输的官司可以用手指数得出来。
      
      就是这三个人,虽然在不同的领域发展,但是在每个领域他们都是佼佼者。
      
      都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从小就熟的很。
      
      要说虞菡此人的生长轨迹,那绝对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皮”。
      
      她没有母亲的管束,父亲又是个常年在外出差的,听说她好像有个哥哥,不过这个哥哥见得也少,她在八岁之前甚至都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
      
      虞右清很害怕自己的姑娘长歪了,看陆家都是知识分子,于是把自家姑娘往人家家里一扔,就又重新回到一线去了。
      
      所以虞菡小时候是在陆家长大的。
      
      陆长渊对这个长得粉雕玉琢的娃娃没什么感觉,她被陆长渊的母亲抱在身上,一个劲“哥哥,哥哥”的叫。
      
      那段时间的陆长渊正在备战高考,虽然高考对他来说只是走一个过程而已,但是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认真对待。
      
      陆长渊此人的性格一直都很沉稳而且很冷静,没有过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连他父亲都说他是一个当律师的好材料。
      
      传承,或许就是这样了。
      
      陆长渊顺利考上Z大,他性子比较冷,人又是一等一的俊美,不少刚进校门的女孩看见他就对他一见钟情,他去上课的时候都不知道多少人给他递过情书。
      
      陆长渊用两年的时间修完学分,他每天的课程都安排的很紧密,为了不被宿舍的同学吵到,他在学校旁边租了一间小公寓,专心读书,备战司法考试。
      
      陆家有佣人,所以陆母带起虞菡的时候也没有多费劲,她是很喜欢虞菡的,当初原本生了陆长渊之后想再来一个女孩的,但是医生却说她身体虚弱,不适合再受孕。
      
      陆余州心疼她,这件事也就作罢。
      
      所以虞右清把虞菡送过来她还是很开心的,陆长渊离家读书,她身边又多了一个小棉袄。
      
      虞菡五岁那年,刚去上幼儿园,那时候的她因为被陆母好生“饲养”,脸上一圈的婴儿肥,看起来软软的,让人很想捏一捏。
      
      于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一个人上来捏一下,特别是她的同桌,只要一下课,手就没停过。
      
      虞菡的脸被捏肿了,她哭唧唧的回家,一进家门就扑到了一条很长的腿上,那时候她整个人一只小小的,一不小心就摔到了地上。
      
      脸上还有泪痕,那个腿很长的人转过身来蹲下看着她,扶她起来之后捏了捏她的脸。
      
      心中的委屈爆发,哇!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捏她的脸!真的好痛!
      
      听见声音的陆母赶紧从二楼下来,看见自己的儿子脸上满是喜意,但是看见他后面的那个小人儿正咧着嘴大哭,陆母赶紧过来,问虞菡:“菡菡,怎么了呀?谁欺负你啦?”
      
      虞菡吸吸鼻子,抬手用袖子擦了擦脸,她睫毛很长,此时上面一片晶莹,她委屈的指着陆长渊:“他……捏我,脸,都肿了。”
      
      陆母担心的去看,虞菡脸上果然一片红肿,她把虞菡的小书包放下,把她抱起来对陆长渊责怪道:“你下手也太没轻没重些了,她还是个孩子,你要小心点对人家啊。”
      
      说完之后陆母就抱着虞菡,态度和语气瞬间软了七分:“菡菡不哭啊,伯母带你去吃小蛋糕,奶油和水果的你喜欢哪种啊?”
      
      他是亲生的吗?
      
      陆长渊原本想回来告诉父母他司法考试过了,现在看来他还不如一个小屁孩重要?
      
      当晚陆余州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虽然淡定,但还是很开心的点头,问陆长渊:“要不要请别人吃个饭庆祝一下?”
      
      陆长渊手上的筷子放下,回答道:“还是不了吧,陆家一向低调,而且司法考试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必大肆宣扬了。”
      
      陆余州想了想,还是点头同意陆长渊的决定,不过当晚他就给他那两个兄弟打电话:“啊,是啊,我儿子考过司法考试了,唉也没什么,他爹毕竟摆在这呢。”
      
      第二天去送虞菡上学的是陆长渊,平时都是家里的保姆接送,今天他主动请缨,其实是他心里对被冤枉这件事耿耿于怀。
      
      昨天明明他捏的时候虞菡脸上就已经绯红一片了,今天他要跟过去,看看到底谁是罪魁祸首,他陆长渊可不能白白被冤枉。
      
      虞菡到了幼儿园之后就没有在家里那么活泼了,她和自己的小同学们问好,她的同桌是一个男生,来上学之后把小书包一放,就看见那个男同学伸出手就对着虞菡的脸去了。
      
      虞菡靠墙坐,她想再退也不可能了。
      
      她眼里满是惊恐,她表情看上去很是害怕。
      
      这个小同桌简直就是恶魔,虞菡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惨遭魔手的时候,昨天在家里一直看见的那个长腿叔叔走过来拍了拍她小同桌的肩膀。
      
      小恶魔同桌放下手转身去看,长腿叔叔伸手一把捏住了小恶魔同桌的脸:“你好啊小同学,我这样捏你你舒服吗?”
      
      他手上的劲越来越重,小恶魔同学也慢慢的泪眼婆娑,虞菡在后面看着,只感觉好爽。
      
      她也想这样捏回去的,可是一直都不敢。
      
      陆长渊站起身,向虞菡伸出了手:“过来。”
      
      虞菡从他同桌身后跨过去,一把握住了陆长渊的手。
      
      陆长渊的手很修长,骨节分明,指甲圆润,她就这样傻乎乎的跟他走了。
      
      那时候的虞菡还小,并不知道恶人先告状这种事,陆长渊把她带到幼儿园园长面前,指着虞菡的脸道:“我家孩子被她同桌欺负,昨天回来的时候脸都被捏红了,现在都还没有消肿,贵幼儿园难道都不管管吗?她来这里是学习知识的,不是受人欺负的。”
      
      陆长渊态度很强硬,那位女园长看着陆长渊的脸,出神了一秒然后脸立马红起来,问:“你是这孩子的父亲?”
      
      陆长渊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个年龄说是她哥哥像是有点不能服众,于是回答:“我是她叔叔。”
      
      园长把眼神转移到虞菡脸上,然后瞬间露出心疼的表情,“哎呀怎么捏的这么肿呢,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虞菡的脸其实睡一晚就消肿了,至于为什么这位园长会觉得她的脸还肿着,可能是因为她胖……
      
      园长带着陆长渊和虞菡就去了她班主任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一个小孩正哭着说他被欺负了,看见园长之后这位班主任站起来。
      
      那个小恶魔同桌指着陆长渊就大声叫道:“就是他捏我的!”
      
      陆长渊此时对着园长道:“这个男孩子,我今天来的时候甚至还看见他对我的小侄女做出恐吓行为,要不是我今天过来看了,我侄女还不知道要在这里承受怎样的虐待。现在要不给我侄女换个同桌,最好是女孩子,要不就让这个小孩转班,如果他父母不同意,我会和他们好好说。”
      
      虞菡反正什么也没听进去,她专心致志的看着陆长渊的手,时不时傻笑一下。
      
      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她的小恶魔同桌换班了,她旁边来了一个很内向的女孩子,虞菡没有再受过欺负。
      
      然后虞菡对长腿叔叔的好感,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海拔。
      
      回去陆长渊把今天发生的事和陆母说了之后,陆母的脸上划过一丝尴尬,这么看来昨天还是她错怪陆长渊了:“对不起啊长渊,昨天误会你了。”
      
      “没事,我过几天要去南城的一家事务所实习了。”所以现在帮父母解决这件事也好,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如果来他家住着的时候还受欺负了,那到时候怕是会遭人口舌。
      
      陆母听完之后皱着眉:“怎么去这么远啊,待在家里不好吗?”
      
      “父亲光芒太大,我想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历练自己。”
      
      陆母虽然不舍得,但是孩子毕竟大了,她也不得不放手了。
      
      就这样,陆长渊收拾好行李,和自己的父母以及那个待在他家住着的小肉团说了再见后,踏上了去往南城的路。

  • 作者有话要说:  陆长渊:呵,我才不会喜欢小屁孩。
    虞菡:我会告诉你什么是真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