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攻略》凉风mio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6-19 13:33: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虞菡不知道陆长渊此时在想什么,她上前挽住了陆长渊的手,笑得温柔活泼:“陆叔叔难道还有工作要忙吗?也没关系,我可以等。”
      
      陆长渊看着搭在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她的手指细长,指甲上涂了淡淡的粉色,他在心中无奈的叹了声气,道:“还有几个文件要看,你先等一会儿吧。”
      
      “好。”虞菡松开陆长渊,在办公室一旁的沙发坐下。
      
      她喜欢喝红茶,办公室的秘书们总是会备上,见她来了就为她泡上一杯。
      
      虞菡喝了一口,茶变得有些凉,她眉头轻皱后放下,却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叫人来添,拿出手机自顾自的玩起来了。
      
      陆长渊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给秘书发了一条消息,没过多久秘书敲门,陆长渊道了一句“进来”。
      
      秘书手上拿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茶壶和已经倒好的一杯红茶,他把那杯红茶端在陆长渊的办公桌上然后走近虞菡,同她轻声道:“虞小姐,我给您添点茶。”
      
      虞菡放下手机满脸微笑的说了一声谢谢,直到秘书离开陆长渊都没说一句话。
      
      看见虞菡喝了一口茶之后脸上那放松的表情,陆长渊收回视线开始专心查看手上的文件。
      
      虞菡倒是逛着自己的微博首页,百无聊赖的刷着,有些出神。
      
      当年她因为受了陆长渊的刺激,想和他一样提前把学分修完提前毕业然后参加司法考试,那时候的她除了节假日以外课程都排的满满的。
      
      用三年的时间修完四年的学分并不奇怪,但是司法考试可以说是比高考还要令人感到头疼,虞菡那时候在想自己为什么要折磨自己。
      
      可是当她想起陆长渊看她时那冷静的目光,她就突然间有了动力。
      
      有人说爱情使人冲昏头脑失去理智,但是对于虞菡来说,是爱情让她变得更加理智。
      
      后来顺利通过司法考试,虞菡却在一夜之间丧失了所有的斗志,她出国留学了一年之后再回来,陆长渊就感觉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也许女大十八变这句话是真的,回国以后,虞菡找了一家侓师事务所上班,然后一有空就来磨着陆长渊,陆长渊居然也被她磨得慢慢没了耐性,随她闹。
      
      这一惯,人就更肆无忌惮起来了。
      
      虞菡在的那家律师事务所非常忙碌,她之前曾经连续上班两个月没有休息过,这段时间好不容易闲了一点,她决定把之前没有休过的假全都补回来,老板居然也准了。
      
      然后她就跟着陆长渊到了日本,她知道陆长渊是个工作狂魔,她就当是去旅游散心的,谁能想到待了一星期就回来了。
      
      这一个星期对虞菡来说是满意的,但是对陆长渊来说却是令他回国后频频失神的罪魁祸首。
      
      文件批复完毕,虞菡还在和几个姐妹在微信群聊的火热,陆长渊走到她面前对她道:“走吧。”
      
      虞菡放下手机站起来,很自然亲昵的挽住他的手臂和他一起往外走,陆长渊居然也没有拒绝。
      
      一路上看见陆长渊的员工都会停下来说一句“陆总好”,他们对虞菡已经很是眼熟了,有的甚至还和她打了两个招呼。
      
      到达虞菡订好的餐厅时天还没有完全黑透,天空的边际还是湛蓝色的。
      
      这里是北城最有名的一家餐厅,顶层今天被虞菡全部包下,这么大的空间里只有他二人。
      
      “今天的菜式是我特意挑选的,我知道陆叔叔不喜欢吃甜的,所以蛋糕我就没有点,本来就是我借着给陆叔叔过生日的幌子想见陆叔叔。”
      
      虞菡点的菜都清淡,陆长渊不喜咸辣不喜甜食,这些都是被她记在心里的。
      
      这餐饭吃的倒是安静,虞菡虽然会说一些工作上的事,但也只是点到为止。
      
      陆长渊是一个少话的人,不过他还是会时不时的去看一眼虞菡。
      
      虞菡当然有注意到陆长渊的视线,她这两年的心思也越发深沉了起来,她开始变得很喜欢观察人的情绪,眼睛一闪一闪的,在灯光的照耀下很是漂亮。
      
      陆长渊心里知道这一切都是虞菡欲擒故纵的把戏,可在这样美好的氛围下,陆长渊也许是有为虞菡乱了心跳的。
      
      晚上回家的时候,有司机来接他们,虞菡和陆长渊都喝了一点红酒,陆长渊脸上没有一点反应,但是虞菡的脸却微微泛着粉。
      
      和陆长渊一起坐在后座上,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她把头靠在陆长渊的肩膀上,说话的声音很小,仿佛情人间的呢喃:“陆叔叔,我好像醉了。”
      
      “我正在送你回家。”陆长渊的声音低沉性感,他说话的时候总是让虞菡感觉心里有点燥热。
      
      这是一个看一眼就能想到欲望的男人,可偏偏这个男人又无比禁欲。
      
      一个星期前陆长渊那发了疯般索要的样子,让虞菡每每想到都会止不住的脸红心跳。
      
      回国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克制自己想去见陆长渊的冲动,她时不时会和自己的心理医生对话,她发现自己对陆长渊的瘾,好像越来越深了。
      
      能怎么办呢,她已经病入膏肓。
      
      她很坏,想要把他也拖进无边的地狱,与她共同沉沦。
      
      虞菡的家位于北城黄金地段,陆长渊那时候为了能好好的管束虞菡,特意住在了她家对面。
      
      十八层只有他们两户,所以等陆长渊把虞菡送到她家门口的时候,虞菡却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死死黏住陆长渊不松手。
      
      “虞菡,到家了。”陆长渊无比克制,他知道这个孩子有多粘人,她还小一些的时候他就领教过了。
      
      只是那时候他能做到心如止水,现在的他好像看见她就会联想到她那句话。
      
      ——不喜欢没关系,你不用勉强对我负责。
      
      他低下头去看虞菡,他以前从来都没想过虞菡居然能说出这种话。
      
      此时的她双目迷离,脸颊泛粉,双唇红润诱人,像是真的醉了一般。
      
      她是不能喝酒的,但是陆长渊今天却没有管她。
      
      他知道当他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相对应的就会失去什么。
      
      走廊里有灯光,虞菡突然双手捧着陆长渊的脸,对他说了一句:“陆叔叔,生日快乐。”
      
      陆长渊的眼暗了暗,他依然戴着那副金色的镶边眼睛,他只是“嗯”了一声。
      
      他不是很喜欢过生日,因为这代表着他又老了一岁。
      
      没有人不惧怕衰老。
      
      “陆叔叔……”虞菡看着陆长渊的眼,他明明也在看着她,可是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是给人一种十分冷漠的感觉呢。
      
      虞菡很难过,她感觉自己又走进了无法逃脱的死胡同里。
      
      陆长渊就这样被她捧着脸,面上没什么其他的表情。
      
      “陆叔叔,我为什么……就是走不进你的心里呢?”
      
      陆长渊听完她的话轻轻叹了一声,他眉眼低垂,像是触碰到了什么伤心往事。
      
      “虞菡,我这个年龄的男人对情爱这种事,已经不看重了。”
      
      虞菡摇头,用手指抵住他的唇,“你不是不看重,你只是要求过高,没有谁能达到你心中的标准……所以我也只能用些极端的方法,让你看见我了。”
      
      “你所说的极端的方法,就是在我面前薰那些香?”
      
      虞菡缓缓抬起眸,手搭在陆长渊的肩膀上,“我喜欢你,所以想和你做,有什么不对?再说了……陆叔叔身强体壮,那时候你不是掐着我的腰,说要死在我身上了吗?”
      
      虞菡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声音小了些,嗓音有些勾人。
      
      陆长渊的眼神慢慢变得危险。
      
      虞菡的这副说辞太露骨太直白,他的心里被勾起了一层很深的火。
      
      “虞菡,你还小,很多事情你都不明白,你知不知道你之前说的那番话和你今天的话结合起来,会让别的男人怎么认为?”
      
      虞菡轻笑:“我不知道呢,陆叔叔告诉我吧。”
      
      陆长渊低下头,在她耳边道:“他们会认为你只是需要一个性伴侣,欲擒故纵的事情不要用在男人身上,他们往往得了便宜还卖乖。”
      
      虞菡眼里划过一丝恍惚迷离的光,她像是想起什么,然后出口询问:“那陆叔叔呢,你和那些男人一样吗?”
      
      陆长渊的眉心染上一层怒火,他的手摁在墙上,男性气息包裹着虞菡,他说话的声音也带着些怒气:“虞菡,欲擒故纵对我没用,有时候我甚至在想你究竟什么时候才会长大,不和我玩这种幼稚的把戏。”
      
      “陆叔叔,在你眼里我永远就是一个孩子,难道我就不能是一个拥有七情六欲,普普通通的女人吗?我承认我的做法是很幼稚,可是不论方法,结果已经令我很满意了,不是吗?”
      
      虞菡把高跟鞋脱下,她的身高瞬间矮了一点,她蹲下来把高跟鞋拎在手上,站直了去看陆长渊。
      
      她轻缓一笑,虞菡虽然身高不及陆长渊,但她眉眼中却透着上位者的势在必得,像极了她的父亲。
      
      她又道:“陆叔叔,你永远是那高岭之花,高高在上的睥睨所有向你而来的人,可是陆叔叔,你明明对我也有感觉的,你对我产生了欲,这一点你难道想否认吗?”
      
      陆长渊沉默,他眼神深邃,像是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虞菡轻轻把他推开,没再说什么,转身输入密码准备进门,陆长渊却抓住她的手腕,虞菡的鞋子一时没拿稳掉在地上,虞菡转身看着陆长渊,眼里满是不解。
      
      他的声音带着时间的醇厚,依旧让虞菡无比的着迷:“虞菡,我输了。”
      
      陆长渊承认自己对这个比他小十六岁的女孩产生了欲念,只是很久以前他一直告诉自己,这是不对的,他是一个老男人,不应该染指这朵鲜艳的娇花。
      
      “以前我总希望你能再长大一点,现在看来,是我迂腐了。”
      
      鲜花已经为他绽放,他可以去采摘了。
      
      “其实不长大也很好,是吧?”
      
      陆长渊的眼睛闭上,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睁开的时候眼神已经变得坚定清明。
      
      他的直勾勾的看着虞菡,笑道:“嘴皮子功夫最近练得不错,那一连串的问题,很有气势啊。”
      
      虞菡认真看了陆长渊很久,他态度变化的太快,让虞菡有些反应不过来。
      
      “陆叔叔……你,什么意思。”
      
      他说她不长大也好,到底是什么意思?
      
      虞菡在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又想多了?
      
      “虞菡,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要不要我负责。”
      
      虞菡想起之前和陆长渊欢爱,他说他要对自己负责,那时候虞菡只是以为陆长渊是因为身体上的接触对她无奈了所以妥协,现在他这么郑重其事的问自己,让虞菡眼中居然有些酸涩。
      
      现在竟是峰回路转,虞菡好像真的看见了希望。
      
      她稍微忍住了自己澎湃的泪意,而后道:“不仅要你负责,还要追加期限。”
      
      虞菡抬手环住了陆长渊的脖子,之前门已经被她打开了,她把陆长渊一点一点的往家里带,然后抬脚吻住了他的唇。
      
      陆长渊的唇有淡淡的烟草味,虞菡能尝到。
      
      这次其实不是虞菡主动,而是陆长渊,他疯狂的吮着她的唇,心中像是有一股热意无止尽的迸发,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毛头小伙子,浑身都充满了悸动。
      
      陆长渊托着虞菡的臀,两个人吻的难舍难分,衣物慢慢脱落,虞菡口中发出一声呜咽。
      
      他踢了一脚卧室门把门关上,将她抱上了床,无视外面那几只叫的正欢的猫咪,覆上她的身体,与她共舞。
      
      陆长渊知道,也许在很久以前,一些事就已经是注定了。
      
      从他卸下所有面具开始,他就是虞菡的俘虏。
      
      是奴隶。
      
      亦是她的裙下之臣。

  • 作者有话要说:  两个人之间有爱的,陆叔叔也绝对不是因为和虞菡有了一次身体接触就投降了,想知道萌妹是怎么搞定大叔的还请往下看呀ovo
    卑微作者在线求收QAQ(卖萌打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