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宫槐知玉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07 21:10: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绝不能被发现 ...

  •   
      “怎么,难道你……”络腮胡子神色都暧昧起来。
      
      “我只是随口问问。”沈墨面上镇定,心中却已有些乱,“对了,我听说过段时间镇上有个什么比赛?”
      
      “比赛?你是说戚家举办的那鉴定会吗?”络腮胡子问。
      
      “我只听说过段时间戚家会举办一次比赛。”沈墨道,正是因为这一次比赛,戚家才在前些日子突然招人,镇上也因为这个的原因而热闹起来,来来往往的多了不少陌生人。
      
      “那应该就是了。”络腮胡子在木场做事,也是戚家的工人,对这些事情知道的倒是要比外人清楚些,“那鉴定会每隔三年戚家都会举办一次,说白了就是为了卖木头……”
      
      戚家木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一批木料,好坏都有,量也大,为了多招揽些客人卖出去,戚家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拿出一些好料子来举办鉴定会。
      
      鉴定会当天会由戚家给出一批料子,让众人鉴定是什么木材、产地以及多少年份等等。鉴定会一共分三场,最后的赢家只要能够鉴定出戚家最后给出的镇会宝,便可以分文不出直接把那木料拿走。
      
      不过鉴定会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参加的,必须得有戚家发出去的名帖才行,而戚家发名帖的对象多是业内有名有姓的人物,再加上戚家出手的东西都非凡品,所以每次鉴定会都很热闹,看热闹的人也很多。
      
      “戚家也当真是财大气粗,我记得上一次最后镇场子的是块黄花梨木,你知道当时这事有多轰动吗?来参加鉴定会的人都直接傻眼了疯了。”说起当年的事情,络腮胡子声音拔高许多,兴奋起来。
      
      沈墨虽然无法得知当初到底是怎样的盛况,但仅从黄花梨木这四个字,就已经感受到了许多东西。
      
      黄花梨木即使是在沈墨的世界也是极为珍贵稀有的存在,一块上好的黄花梨木甚至能卖到十几万的价钱,戚家却拿来送人,当真当得上一句财大气粗。
      
      “因为上次那黄花梨木的事情,这次鉴定会也格外受重视,甚至好些个没有名帖也不买木头的人都跑了过来,就为了开开眼界。”
      
      沈墨提起这事原本只是为了转移络腮胡子的注意力,如今他却上了心。
      
      “名帖除了戚家发的,还有其它办法能拿到吗?”沈墨心思转动,他如今正需要这样一次机会。
      
      有上次的事情在,这次戚家拿出来的东西想来应该不会是凡品,若能拿到那镇场子的料子再转手出去,困扰沈墨的许多事情都能得到缓解。
      
      即使失手不能拿到东西,只是参与,也能近距离了解这个世界的一些料子工匠的事情,开开眼界。
      
      “你想参加?”络腮胡子先是一惊,随即了然,沈墨如今手头上可不宽裕。
      
      沈墨虽入了戚家做事,说出来不乏羡慕的人,但他手头上却连一套木匠工具都没有。
      
      络腮胡子是伐木工,他做不来什么木匠的活,可对木匠的事儿却不陌生,毕竟也算是半个同行。
      
      都说搬家的木匠要饭的漆匠,就他所知,但凡是个能揽活的木匠,那接趟活光是斧子、锯子、刨子、凿子这一套东西下来就跟搬家似的,没有简单了事的。
      
      老木匠更甚,光凿子都能有一两百把,还不重样,能给堆成一座小山,这还没算其它斧子锯子。
      
      他们这的铁不算太贵,可这么多东西备下来,莫说沈墨,他都头痛。
      
      “名帖没有固定姓名,是可以转手的,鉴定会只认名帖不认人,但戚家发名帖的对象都是不缺这个钱的业内赫赫有名的人物,所以你还是不要想了。”络腮胡子劝道。
      
      抱着沈墨这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有为名的也有为财的,但名帖的价位这些年下来早已经常被炒得如同天价,就算有人出手他们这些普通人也根本买不起。
      
      沈墨琢磨一番,也知道这事没有其它办法,只好作罢。
      
      为鉴定会的事情头痛的并不只有沈墨,镇上戚家大院里,戚家当家戚云舒此刻也是剑眉轻蹙,眉宇间是解不开的忧愁。
      
      鉴定会的事情是戚云舒想出来的主意,这主意也确实起到了它该有的作用。
      
      自从有了这鉴定会,木场的生意是眼见着的年年翻倍,原本籍籍无名的沈家木场如今也在他的经营下扩大数倍,名气更是暴增。
      
      这几年里的,他们这个方向的木料基本都是他戚家出的。
      
      木场名声大噪,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就更多许多,这次的鉴定会就是个问题。
      
      上一次戚云舒拿黄花梨木做压轴,轰动一时,现在鉴定会又将近,这次要拿什么做压轴戚云舒却有些犯了难。
      
      上次的黄花梨木已是木中极品,想要再更胜一筹戚家倒也不是拿不出东西,但以却有些不值当。他到底是做生意的,自然利益为上,没理由以多博少。
      
      “少爷。”管家端着一碗清热祛火的汤进门来。
      
      管家是个双儿,自小就在戚家做事,一开始本是跟着戚云舒的母父,后来戚云舒出生才跟着戚云舒照顾他。
      
      戚云舒是他看着长大的,两人间本就比外人多几分亲昵。特别是戚云舒的父亲与母父都相继离世后,两人更是亲近,他对戚云舒私下里也还是小时少爷的称呼。
      
      “有事?”戚云舒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捏鼻梁。
      
      管家自身后拿出一样东西递给戚云舒,“老奴刚刚去旁边的作坊询问关于鉴定会准备的事情,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特意带过来给少爷你看看。”
      
      管家带过来的东西是一个尚未细抛上漆的将军案,是作坊里洪老按照沈墨之前给他的将军案,模仿着做出来的。
      
      东西虽然还未细抛上漆,但已初具雏形,看得出其中精妙之处。
      
      戚云舒乃戚家当家,对木匠工艺自然不会陌生,他把玩片刻便明白过来,手里头这个能掰开组合成小桌子一样的东西,竟是没有一颗钉子一处粘合之物。
      
      那东西本不大,合上时不过砚台大小长长方方的一块木头,展开后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缩小的小桌案。
      
      这东西构思极其巧妙,每一处的裁剪都恰到好处,甚至就连期间的花纹雕饰都被算计其中契合无比,整个构造精妙无比,颇有意思。
      
      管家见戚云舒眼中有惊讶浮现,他才解释,“这东西就是之前沈家之子拿来应聘的玩意儿。”
      
      “东西确实是妙。”戚云舒不吝夸奖,有些另眼相看。
      
      见到那东西,他也算是明白为什么戚家那几个老木匠这次这么爽快就答应让外人进戚家做事,要知道那几人眼光可是出了名的刁钻,他原本都不抱希望。
      
      戚家出名的并不只有木场,木场的生意还是戚云舒接手戚家之后才慢慢发展起来,在此之前戚家原本是做木匠的活,手底下有着好些作坊,在家具市场和建筑业都有涉及,是老口碑。
      
      撑起这些的除了戚家当家的本事,还有就是各个作坊的工匠头子的手艺。这些人入行多年技艺精湛,眼光自然也高,一般的人根本看不上眼。
      
      招人的告示发出去之前,戚云舒就已经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想着试一试,所以之前管家告诉他几人竟然轻易松口,他才惊讶。
      
      “他今日已来上工?”戚云舒放下将军案。
      
      “是。”
      
      “如何?”
      
      “听洪老说,手艺确实还行。”管家原话转达。
      
      洪老就在他们院子旁边的作坊做事,平日里多与木场和戚家大院有接触,脾性他们都了解。
      
      能从他嘴里说出一句还行能让他认同,就已经代表着很不错,至少很和他胃口。
      
      戚云舒拿了一旁的汤,白瓷汤勺在水面滑动,舀了半勺递至嘴边。汤匙色白,被戚云舒红唇轻含,顿时失了光泽黯淡下去。
      
      管家移开眼,戚云舒近两年来出落得越发.漂亮好看起来,连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管家都忍不住有些脸红心动。
      
      “对了少爷,昨夜您是出什么事了吗?我见着你早上才回来。”管家隐隐有些担忧。
      
      戚云舒昨夜一夜未归,直到早上天微亮时才一身狼狈的从后门回来,可把他给吓坏了。
      
      戚云舒如今双亲都已不在,他隐瞒双儿的身份接手戚家家业,这么多年来独自一人苦苦撑着,本就已经叫他心疼万分,这要再出了事,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他母父?
      
      闻言,戚云舒动作不易察觉的顿了顿,脸色在刹那间就白了几分。那瞬间,他只觉得从早上起他就一直努力忽视的某个位置,又开始火辣辣的痛了起来。
      
      从未被使用过的地方被粗暴对待一夜,早已经红肿不堪,隐隐间甚至还传来阵阵撕裂的疼痛感。仅是坐在这里就如坐针毡,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昨夜的荒唐。
      
      每每感受到那种感觉,戚云舒一张好看的脸就忍不住的一阵泛白与发青,紧随而来的还有无尽的羞赧以及懊恼。
      
      昨夜的事情他记忆犹新,黑暗中那人每一道呼吸每一个抚摸的动作每一次令人窒息的亲吻,甚至连那更羞人的事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想忘都忘不掉。
      
      更让戚云舒崩溃的是,昨夜的事可以说是是他自己挑起的,如果不是他黑暗中搂住人不放又那般放浪勾.引求.欢,兴许一切本不会发生。
      
      “少爷?”
      
      “我昨晚喝得有些多了,就留在镇上休息了一夜。这里没事了,你去忙吧。”戚云舒故作镇定。
      
      管家离去,戚云舒冷俊的脸上却流露出几分慌乱来,这件事绝不能被人发现。
      
      这事若是传了出去,他双儿的身份若是被人知道,怕是不知道会有多少男人会想方设法把他拖下戚家家主的位置,然后压在身下尽情凌.辱让他生不如死,只能如同一只狗一般取乐于人。
      
      只因双儿命比草贱,他就必须屈居与人身下婉转承欢,甚至连反抗都不会被允许。
      
      思及至此,戚云舒眼神多出几分冰冷的狠绝,若是那样,那他还不如死了算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端午节安康,总觉得安康这词怪怪的→→
    ps:本文全文会随机选取一些章节的评论发红包。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斯柯达、月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斯柯达 10瓶;爱糖的小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