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宫槐知玉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6-06 21:54:4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怎么,不服 ...

  •   
      沈墨从小镇上出来时,络腮胡子已经喝撂下,沈墨只得把他留在酒馆过夜。
      
      那酒的后劲比沈墨预料的要厉害得多,喝的时候不觉得,喝完之后酒劲上来肚子里都火烧火燎的。
      
      沈墨顺着林间运输木材压出来的大路往回走的时候,整个人意识都已经模糊,在黑暗当中与人相撞时,沈墨才意识到自己醉的厉害已经走岔路。
      
      黑暗中,沈墨试图找回理智,但这一切努力都在那不断贴上来的香软身躯与滚烫呼吸下化为乌有。
      
      之后的事情他记忆已经模糊,等他再次恢复意识时,已是天色大亮时。
      
      沈墨自林间杂草堆中坐起来,随着他的动作,宿醉的头痛越发清晰。
      
      沈墨揉着鼻梁环视四周,无人的林间,凌乱压倒的草叶,地上皆是疯狂一夜后留下的痕迹,但唯独不见另一人。
      
      若不是留下的衣服当中有不属于他的亵裤,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昨夜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勾人鬼魅,才有了那番艳遇。
      
      那亵裤昨夜显然是被当作抹布用了,上面有着好些污黄的斑点,更为显眼的是上面的落红,淡淡的腥味和草木的气息混杂在一起,让人思绪都忍不住向昨夜飘去。
      
      沈墨试图回忆,能想起来的却不多,他昨夜也喝的有些醉了,再加上夜里林间阴暗,他唯一还能清楚的记得的便是对方喉间发出的那一道道催人疯狂的低吟与求饶。隐隐间,还有着一抹木香。
      
      沈墨穿好衣服后在原地等了片刻,确定林中无人,他才收了东西往回走去。
      
      此处与他所住的小屋已经不远,沈墨穿过林子没多久便回到家中。
      
      这一路上沈墨都在揣测怀中那亵裤的主人到底是谁,但思来想去他能确认的只有两件事。
      
      一是那亵裤料子极好,不是普通人家能用得了的,而镇上有钱人家不多。二则是对方应该是个双儿,沈墨虽然喝醉,但搂抱在怀里折腾了一夜的身子,到底还是有些印象。
      
      不过对方醒来后便走掉,也不知道到底做何想。
      
      回到家中,沈墨收拾了一番立刻向着镇上而去,昨日戚家来人传信,让他今日就去上工。
      
      沈墨虽并未准备在戚家久留,但一开始就留下怠工的印象,总归不好。
      
      迎着朝阳,他来到镇上那小作坊报道时,作坊中已经开工。这不大的作坊少了之前那百来余人如今倒是安静,只余下一屋的刨花与木香。
      
      “来了。”在屋里拉锯裁木的学徒见沈墨进门,与沈墨打了声招呼后他又伸长了脖子朝着里屋叫了一声,“师傅,他来了。”
      
      不消片刻,屋里边有人走出来,是之前审核员中的一人。
      
      他带着沈墨在作坊里转了一圈,里里外外大致介绍了一番,又询问了一些沈墨关于木匠活的事,便招呼了刚刚的学徒过来,让他带着沈墨去裁些木料板子出来备着。
      
      沈墨来应聘的是木匠的活,做的自然是木匠的事,在这木工全部都凭手工的世界里,断木裁板是再常见不过的活。
      
      那学徒知道沈墨是戚家几个老木匠招回来的人,对沈墨颇为好奇,时不时便暗中偷偷打量一眼。
      
      沈墨并未拒绝,而是主动与他聊了起来,这世界与他所知的世界相差甚远,想要在这一行站稳脚他也还需要学习和了解许多东西。
      
      沈墨看着那学徒做了一轮活,向那学徒借了工具,去旁边搭了台子也开始忙碌起来。
      
      那学徒以及在后方屋里的老木匠见沈墨并未带工具时眉头微皱,但见他开始做事后,微皱的眉头又慢慢舒展开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沈墨裁木打板用的手法虽然与他们微有些不同,但做出来的活却无疑都是极为漂亮的。
      
      他裁出来的木板板面平整,线条漂亮,再加上那速度,看得一旁那学徒再叫沈墨时都带上了一个哥字,沈哥沈哥的叫得欢快。
      
      沈墨在作坊前方屋里忙碌,作坊后方后院中,三个远远看着这里的人脸色却逐渐变得铁青。
      
      “就是他?我看也不怎么样,戚家到底什么意思?”一个身着青衣五官方正的男人双手背在后面,言词间颇有几分不服。
      
      “你说这戚家是不是故意要给我们难看?就找了这么个人,这要传出去那外面的人怎么看咱们?怎么看咱们门派?”另一个比他年轻些,一样满脸挑剔的男人搭腔。
      
      最后另一人正准备也说点什么,就看见作坊里有人出来。
      
      出来的是戚家负责这边作坊的老木匠,他已年近五十,头发花白,但因为常年做着木匠的活身体一直练着,看着倒是颇为精神。
      
      “你们有什么事?”老木匠是被人叫出来的,听说这三人来找他。
      
      “不瞒洪老,我们三人这次来是想向你讨教昨日之事。”为首的男人对着戚家洪老抱拳鞠躬,十分恭敬。
      
      “怎么,不服?”洪老立刻就明白过来。
      
      “这……还请洪老给个明白话,让我们明白到底是哪一点不足,回去也好给师傅他老人家一个交代。”为首的男人愈发不服起来。
      
      这次戚家招人,他与他两个师弟在他们师傅点头后都来了,来之前三人信心满满,只觉得这次的名额肯定非他们三人莫属。
      
      至于花落谁家,那是他们自己家的事情,但总归不会被这样一个名不经久传的毛头小子抢了去。
      
      他们并非无名小辈,三人十几年前就拜在他们如今师傅名下,而他们的师傅,可是赫赫有名的木匠流派掌门。他们的秦派,在这木工这行业里,外人就算没见过那也绝对是听过的。
      
      如今就这样莫名被人抢了名额,三人自然不服。
      
      洪老冷笑一声,转身回屋拿了昨天从沈墨这里拿到的将军案递了过去。
      
      “这是?”三人昨天也在作坊里,此刻一眼就认出这东西,纷纷围了上来。
      
      沈墨做出来的那将军案只有抽屉大小,拿在手中便能施展开来,三人掰开又合上琢磨了一会儿,脸上的神情越发难看。
      
      “这东西你们就带回去吧。”洪老转身往回走去,这东西他昨夜已经研究透彻,早上已经上手。
      
      三人看着手中的将军案,脸色阴沉。
      
      “你们怎么看?”其中一人问。
      
      “要我看,不过就是投机取巧罢了,就这玩意儿,你我谁做不出来?就算是咱们门里资质最差的,我看都能做得出来。”
      
      “我也不过如此。”
      
      为首那人原本还有些惊讶与这东西的奇妙结构,毕竟这东西不见一根钉也不见粘合的痕迹,说是木匠活倒更像是雕刻出来的,这会儿被旁边两个师弟这么一说,再看向手中东西的眼神也更为挑剔不喜起来。
      
      三人都已经入行十多年,理解能力虽然慢了些不如洪老,但这么段时间琢磨下来也已经看懂八分。
      
      看懂,就觉得手中的东西越发不入眼,也越发不服,最终甩袖离开。
      
      沈墨之前一共拿出两样样品,一是将军案一是瞎掰凳,将军案洪老留在了手里,另一样瞎掰凳却是被审核的另外几个老木匠带走。
      
      戚家家大业大,这镇上的作坊其实算不得大也算不得多有名,戚家这镇上主要的生意家业是木场,而工匠聚集的作坊则是在附近另外一个更大更为繁华的城里。
      
      之前来这边审核的老木匠把东西带回去后,琢磨完了,也给手下徒弟开开眼界。
      
      与那不服气去找洪老评论的三人不同,戚家作坊里倒是因这东西掀起了一阵小热潮,众人都惊讶于这东西的独特构造,纷纷琢磨仿制。
      
      几个老木匠也并未阻止,让众人练手学习。
      
      戚家作坊,一个一身干练衣装的男人把手中的瞎掰凳拿起来看,另一只手已经习惯性的摸向挂在腰间的卡尺,比划着就开始量尺寸。
      
      “怎么,喜欢?喜欢就送你了。”戚家作坊的工匠头子笑笑。
      
      “当真?”干练衣装的男人眼睛一亮。
      
      “拿去拿去,反正我这里还有好些。”工匠头子挥挥手。
      
      自从他把这东西带回来,作坊里的人就都在琢磨。
      
      不过这东西做起来比看着要困难得多,若没有一定的本事和经验,光是画线构图就足够难倒一片,所以这快一天时间下来真正做成功的却只有几个。也是因此,众人越发的重视起来。
      
      干练衣装的男人得了东西,拿了尺子一边比划一边往回走,嘴上也念念有词,心中更是跃跃欲试。
      
      走了一段,那人又倒了回来,问了那瞎掰凳的来历和沈墨的名字后,这才又离开。
      
      傍晚时分,太阳西斜,天色逐渐暗下来时,沈墨告别了作坊中已经与他熟络起来的学徒,回了家。
      
      吃完饭,在院子当中看见隔壁下工回来的络腮胡子,沈墨才又想起昨晚的事。
      
      沈墨主动搭话问了些关于镇上的新鲜事,络腮胡子的回答却让他有些惊讶,镇上今天相安无事,似乎昨夜沈墨树林相遇的人并没有把事情闹大的意思。
      
      沈墨又拐弯抹角试探着询问了络腮胡子若双儿失贞会如何,却换来钟希的一阵惊叹。
      
      这世界对双儿极尽苛刻,若是双儿未嫁娶便失身,被发现招人唾弃是小,若是传了出去是要拉去打死的。就算免于一死,也不可能再嫁他人。
      
      沈墨闻言,只觉头痛。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更新真的是经历了千难万险,一会儿网络不行一会儿丢稿子一会儿无法登陆,简直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essica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无风——自动 20瓶;红烧肉 10瓶;阿梨、听雨吹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