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叫妈妈!》少地瓜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26 08:59: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继续前往美容院的路上,强哥飞快的上网搜索后惊喜交加的说:“我说刚才总觉得那老头儿有点面善么,感情人家是华国挺有名的书法家呀。哎,就是那种正经写字的正经书法家,国际上还有点名气呢。怪不得有钱在二环开这么大的铺面,他平时卖字,个头大的按尺寸,个头小的论个……”
      
      凤鸣本来在闭目养神,听他说的有趣就笑了,“什么正经的,难不成书法家还有不正经的?”
      
      她执政时的大庆也颇多才子才女恃才傲物,或风流不羁,或放浪形骸,品行千奇百怪什么样儿的都有。可不管怎么着,都是有真才实学的,凤鸣也一直比较纵容,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所以在她眼中,只有胸有丘壑和腹中空空的区别,断然没有什么正经不正经之分。
      
      “可不!”强哥一本正经的点头,又飞快的在手机上戳了几下,找出来几个视频,试探性的往凤鸣眼前凑了凑,“老板,要不您看看,其实挺有意思的,就当放松了。”
      
      对强哥这种糙汉外表可爱内心,又细致体贴的人间瑰宝,女帝着实没什么抵抗力……
      
      然而看过这视频之后,凤鸣就诡异的沉默了。
      
      还真特么的不正经!
      
      其中某段长达三分钟的视频中,前后出现了十来个所谓的书法家,据说还是能在网上搜到的,比较有名气的。他们年龄不同,长相各异,唯有癫狂的样子如出一辙,很有师出同门的可能。
      
      这些人写书法的时候往往有许多人包围着,随时准备鼓掌……
      
      然后那些所谓的书法家,几下就戳烂了纸,磨秃了笔,成就鬼画符的同时还将大滩大滩的墨汁甩的到处都是。
      
      这是书法,还是剑法啊!
      
      安娜有点担心的看着自家老板,心道以前也没见她写过字,该不会也是想买了来发泄的吧?
      
      从美容院回家之后,凤鸣提笔写了两张方子,墨迹干透之后交给安娜,“你亲自去中药店走一趟,照方抓药给我,方子原样拿回来。”
      
      安娜迟疑着接过,“这是做什么的?”
      
      话说原来老板真的会写毛笔字啊!
      
      这字也忒好看了吧!她脑袋里登时就冒出来许多诸如行云流水、铁画银钩、笔走龙蛇之类的成语。
      
      凤鸣去洗了笔,“一张是调理的,一张是美容的。”
      
      谁知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安娜的表情立刻多了几分欲言又止,不过最后到底还是凭借忠心,艰难的说了出来。
      
      “那个,老板,您也知道现在华国中医圈儿很乱的吧?”
      
      年年都有花样翻新的骗子招摇撞骗,毕竟是入口的东西,道听途说的不能信啊!万一吃出个好歹来就坏了。
      
      凤鸣失笑,艳丽的眉眼立刻生动起来。她熟练地伸手捏了下安娜的下巴,“放心。”
      
      美容院一行令她有些失望:
      
      按摩倒罢了,还挺解乏,只是那些保养品?这么多年用下来,总没见什么大成效,早该换了。
      
      与风流和铁血一并闻名于世的,还有女帝无视时光的容颜,光她手中掌握的美容养颜的方子就不下百张!多少贵妇不要脸面的巴结,就是为了脸!
      
      她本就生的好看,多年来练就的领袖气质更添几分魅力,而此刻却又流露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自信:分明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竟有着难言的说服力!
      
      安娜不自觉小小的抽了口气,竟觉得心跳……有点超速?
      
      夭寿啦,老板您可千万别因为一个渣男就被打击的改了性向,这样下去我真的很难做啊。
      
      第二天一大早,安娜和强哥就风风火火的带着一群人来了,宽敞的客厅和衣帽间里顿时塞满了一排排的服装架子、鞋架子,四五个人同时围着凤鸣,帮她化妆、配衣服、做发型,忙的脚不沾地。
      
      今天的活动比较多,而且性质很不同,所以凤鸣也需要随时更换不同风格的服装和造型来搭配。
      
      安娜在一边跟她最后核对今天的行程,以及十点钟那场采访可能会问到的问题。
      
      “大家也是老合作伙伴了,因为发刊当日刚好过节,对方可能会聊到关于中秋的话题。这次是封面和内封,外加两个半跨页的采访稿,可能会需要五到七张配图。大部分就用之前发过去的生活和工作照,不过今天也需要现场拍两张放上去……”
      
      中秋?
      
      凤鸣倒是愣了下。
      
      天家无父子,自从她长大之后,几乎就再也没过过纯粹的节日了,现在想起来,倒是有些怀念。
      
      “您不必担心,”安娜扶了扶眼镜,笑道,“负责采访的还是西林,她的风格您也知道的,算是比较俏皮。对了,去年《WORK》杂志也推出了电子刊,呼声蛮高,上个月的采访人物还现场唱了歌呢,反响不错。之前也有部分嘉宾做了才艺展示,反差萌嘛,大家都喜欢。”
      
      《WORK》是华国比较经典的商业经济杂志之一,早年曾在业内外傲视群雄,销售量、话题度和专业性无人能及。但是后来随着电子产业的飞速发展,WORK纸刊也不可避免的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并因风格长期不变而被人诟病,一度死绝。
      
      后来WORK终于看破,顺应潮流大刀阔斧改革,不仅换上新任主编,更因新主编一并带过来的采访鬼才西林而打造出全新风格,回流老读者的同时还不忘开发新读者,短短两个月就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几年下来,WORK俨然已经重回宝座,不仅再现昔日光辉,甚至大有更胜一筹的架势。
      
      才艺展示?凤鸣陷入沉默。
      
      除了当年彩衣娱亲,谁敢让皇太女殿下表演!
      
      强哥对此嗤之以鼻,“咱们老板可不是那种二流货色,什么才艺展示啊,没得丢了身份。”
      
      凤鸣没言语,这就是默认了。
      
      安娜发现了老板的不赞同,立即笑道:“我觉得,您现场写一幅字就很好了。”
      
      御用化妆师Linda闻言笑道:“凤总还有这样的本事,亏您捂得这样严实。这可比刻意营造的什么接地气,烂大街的卖萌高端大气多了。不仅能脱颖而出,而且在提升对外形象方面也大有裨益。”
      
      安娜也赞同,“虽说卖萌、接地气之类的容易吸引眼球,但咱们凤氏本也不凭借话题度生存,曝光度过高反而不利于您威信的维护。”
      
      凤鸣想了下,也觉得这确实是低投入高回报的上上之选,就答应了。
      
      ****
      
      西林是位剪着干练短发的都市女性,比凤鸣还要大两岁,为人十分机敏豪爽有担当。
      
      她算是华国国内比较早一批号召开电子刊,并且呼吁传统杂志转型的从业者,可惜曲高和寡,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反而被讥笑。
      
      大约四年前,她遇到了现在的WORK主编这位伯乐,事业这才开始步入正轨。
      
      两人都是教科书似的女强人,合作过之后就没断了联系,虽然平时公务繁忙很少见面,但关系一直不错。
      
      西林跟凤鸣说笑两句,便对着后面招手,“来,过来跟凤总打个招呼。”
      
      凤鸣顺着她的视线往那边看去,微微挑了下眉,眼中划过一抹赞许之色。
      
      就见一个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士抱着一台相机往这边过来,落落大方的伸出手,“凤总您好,我是顾青亭,是今天的摄影师。”
      
      他约莫一米八五左右,身材高大健硕,休闲款的米色毛衣也藏不住下面线条流畅分明的肌肉。两边袖子微微上提,露出小麦色的结实小臂,眼神明亮、牙齿洁白、笑容阳光,荷尔蒙泛滥的一塌糊涂。
      
      凤鸣满脸赞赏的同他握手,又对西林丢了个你懂的眼神。
      
      这个顾青亭比什么见鬼的尤盟优秀多了!
      
      西林又帮着说了两句,等顾青亭离开之后才笑嘻嘻道:“别多想,人家有未婚妻的。”
      
      凤鸣颇为遗憾的叹了口气。
      
      她虽然爱玩,但有个原则向来不曾打破:你情我愿,不碰有妇之夫。
      
      西林也万分惋惜,乃至捶胸顿足的说:“后悔遇见的晚啊!他是小有名气的极限摄影师,前年我去做海外专访时意外遇到的,专业能力非常出色……谁成想人家有个青梅竹马的女友!”
      
      不过就算吃不到,跟这样的人合作也颇觉赏心悦目。
      
      反正自从顾青亭来了WORK之后,她觉得自己工作的积极性得到了极大的提高,而且众多女性员工也纷纷反映工作不再是单纯的压力,早来的多了,早退的少了,效率提升非常明显……
      
      稍后采访果然十分顺利。
      
      两位曾有过数次合作经历,并且私交不错的女性节奏很搭,你来我往,气氛活跃又不尴尬。
      
      安娜又让小助手替大家叫了咖啡和花色小点心,香醇的口感和精致的外观十分讨喜,工作组上下俱都欣喜不已。
      
      饶是西林正在节食中,也忍不住诱惑,吃了一块枫糖梅肉纸杯小蛋糕,不过吃完之后便熟练地捶胸顿足,“都是你!晚上又要加一组运动!”
      
      凤鸣执政的大庆朝也以窈窕纤瘦为美,上到公侯贵女,下至乡间农妇,皆为拥有翩然身姿费尽周折,其中不乏很多一听就令人毛骨悚然的法子。西林这种反应倒是令她有一瞬间重回过去的恍然。
      
      采访稿主要分两个部分,一个是理性的工作板块问题,比较公式化;后面则更多的谈到了凤鸣的生活,当然,频繁更换的男友并不在其中。
      
      “那么凤鸣,都说劳逸结合,工作之余你喜欢做什么呢?”
      
      凤鸣笑笑,“跟大家一样,也不过是旅行、购物之类,另外这几年我对传统文化兴趣很大,私下在古琴和书画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西林眼睛一亮,略有些惊讶的道:“这可真是很不容易。机会难得,方不方便展示一下呢?”
      
      商界大佬们的爱好基本上都跟他们的人设一样金光灿灿,许多人都爱购买海岛、飞机和酒庄,讲起爱好也多以品酒、马术、高尔夫等贵族运动为主,反正怎么烧钱怎么来,玩传统文化的真是不多。
      
      “来之前我的助理就猜到你会有这一手,”凤鸣笑道,“所以我干脆从家中带了工具。”
      
      说话间,安娜已经带着小助理在旁边的大桌子上铺开纸笔。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低低的议论声,不少人看过来的眼神都带了意外和期待。
      
      说实话,本来现代社会写字的机会就少,绝大部分人的手写字都酷似狗刨,谁也别嫌弃谁。
      
      倒不是没有写字好看的,可大多是钢笔,毛笔字什么的真的是凤毛麟角。
      
      刚才听凤鸣说书画,大家都以为随口一说罢了,或者后期摆拍,随便弄个谁写的成品来凑数:反正圈内外不都这么干的么?毕竟凤鸣成名这么多年了,谁也没听说过她竟还有这么一手。
      
      谁知这会儿竟现场拉了摊子!
      
      西林也是又惊又喜,不过到底心思缜密,生怕出事,忙低声嘱咐助理说:“你立刻去联系苏青老师,拜托她写几张,以备不时之需……”
      
      她已经下定决心,不管等会儿凤鸣究竟是一鸣惊人还是一败涂地,一定要带头叫好!
      
      若是写得好,自然皆大欢喜,更有爆点;若是写的不好……只好合成了。
      
      现在的后期连视频中的活人都能P成吉祥物或是玩消失,合成简直小意思。
      
      扛着摄像机的顾青亭走近了,见凤鸣润笔、磨墨、落笔等一系列动作都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流畅,字体潇洒飘逸,带着一股说不清的节奏和气势,等他回过神时还有些惊讶:竟不知不觉看呆了!
      
      凤鸣写了耳熟能详的两句:
      
      “物是人非事事休”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前者是自己心情的自然流露,后者则更多的贴合了即将到来的中秋气氛。
      
      写完之后,凤鸣难免有一瞬的恍惚。穿越之后的不适应和留恋,仿佛也都随着这几个字渐渐消散了。
      
      罢了罢了,哪怕这个时空的历史发展轨迹与自己曾经所在的不同,更无凤氏一族,但既然来了,想来冥冥之中必有道理。
      
      既来之,则安之。
      
      强哥本身就是凤鸣的脑残粉,见状拼命海狗式鼓掌。
      
      “哇,这也太棒了!”西林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也跟着赞许道。
      
      凤鸣自若一笑,“幸不辱命。”
      
      “何止幸不辱命啊,”西林看向她的眼神都不同了,“简直是超额完成任务!”
      
      以前她看凤鸣可能就是单纯的同龄女强人、土豪,可如今……那就是有文化有内涵的土豪!
      
      我们一定要继续做朋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要她们长期保持亲密友好的关系,假以时日,说不定自己也会充满浓郁的文化气息。
      
      专访进行得意外顺利,结束之后,顾青亭检查拍摄成果时也不禁赞美道:“我虽然不太懂这些,但凤总肯定是下了功夫的,您百忙之中竟还有这样的心思和毅力,令人敬佩。”
      
      经过今天的对比,他甚至觉得那位近几年被炒的轰轰烈烈的美女书法家苏青小姐笔下流淌出来的字迹也有些矫揉造作,落了下乘。
      
      凤鸣毫不谦虚的点头,“确实是下了功夫的。”
      
      她四岁启蒙,那个时候就开始抓毛笔了,后师从当世大书法家南宫平,日日勤耕不辍,坠石、悬腕,什么没试过?这一写就写了一辈子,自然是有功夫的。
      
      顾青亭冲她比了比大拇指,富含雄性荷尔蒙的小麦色笑容极具感染力,勾的凤鸣心里痒痒的。
      
      两个月前苏青过来接受专访,当时也是他担任首席摄影师,对此自然有发言权。
      
      “凤总,”西林对着那两幅字看了又看,爱不释手,“你真的肯将这两副字留下?”
      
      凤鸣点头,“一开始不就说是送给读者朋友的礼物么?自然留下。”
      
      “哇,”西林冲她竖了大拇指,笑道,“你可真够大方的!我也采访过几位书法家,有几个写的还没有你好呢,已经卖到五位数一副!”
      
      她又看了看那两张字,果断卷起“物是人非事事休”,“决定了,我要假公济私!”
      
      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带着笑意的哀嚎和反对声。
      
      “西姐你这样不太好吧!”
      
      “是啊,见者有份,哪里能独吞!”
      
      “主编一定不会答应的!”
      
      “他不答应也要答应!”西林快刀斩乱麻,立刻吩咐助理将字送去装裱,弄好后直接送到自己家。
      
      凤鸣有些意外,“我以为你会更喜欢另一张。”
      
      西林笑笑,眼中罕见的有些沉重的感慨,“我这一路走来也是不易,今天看了你写的字,竟有点唏嘘。”
      
      两人都去换了衣服,重新化妆,出来后凤鸣就让安娜安排大家吃饭,自己却直接奔赴下一个应酬战场……
      
      凤鸣这边忙而有序,但尤盟却已经陷入混乱。
      
      今天早上一觉醒来,他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保姆车和几个助理都不见了!只剩下公司那边带来走过场的一个实习生,可怜巴巴的蹲在一大堆行李边等着,看见他的眼神仿佛看到了救世主。
      
      “盟哥,强哥突然就带人将车子开走了,昨天我打过您的电话,可是始终无人接听……”
      
      两边都联络不到,小助理感觉自己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
      
      天晓得他上月的工资还没发呢!
      
      昨天剧组很早就收工了,尤盟拉着女主角跑去泡吧、滚床单,神魂颠倒,不知天地为何物,哪里听得见手机!
      
      尤盟一口气堵在嗓子眼,气的眼前发黑。
      
      “该死的!”
      
      他将地上的行李包一脚踢飞,恨声骂道,“那老女人又在发什么疯!”
      
      他刚要打强哥的电话,剧组那边却先来了人。
      
      “对不起尤先生,经过慎重考虑,您的形象和专业素养并不附和要求……”
      
      后面的话尤盟根本没听清,不过主要意思他还是领会到了:
      
      一夜不见,自己被踢出剧组了!
      
      “放屁!”尤盟忍不住破口大骂,指着来人鼻子道,“王平德呢?叫他出来跟我说,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么大的事,他们怎么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吗?导演王平德、副导演和其他几个主要负责人都不出头,竟只派了个普通的场务,把自己当什么了!
      
      屁的形象不符,这他娘的都开机半个月了,你们之前怎么不说?
      
      谁知以前对他毕恭毕敬的场务却嗤笑一声,满脸讥讽道:“尤先生,您冲我发火也没用,这是凤总的意思。”
      
      说完,甩头就走,一边走还一边故意大声道:“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吃里扒外,也不嫌丢人!”
      
      尤盟本就不是什么本分的人,这两年红了之后更是眼高于顶,他脾气又暴躁,三天两头跟人闹矛盾,虽然都被凤鸣砸钱压下去,可私底下大家积怨已深,只等着一个发泄口。
      
      现在,发泄口来了!
      
      他要演技没演技,要情商没情商,现在看来连最起码的智商都缺失,如今没了金主撑腰,还有什么可牛气的!
      
      直到这会儿,尤盟才终于慌了,赶忙拨通了自家经纪人的电话。
      
      他的经纪人手底下同时还管着其他三个艺人,为了商演、片约、广告等没日没夜的跑,实在是忙得很。尤盟先后打了三遍电话才通,可等对方问他什么事时,尤盟却又瞬间冷静下来,故作镇定地将事情润色后讲述出来。
      
      “……她只是吓唬我的,不出三天一定会像以前那样给我道歉,上次她还说要再送我一辆布加迪威龙呢。你先给我派辆车来用着。”
      
      那女人就是个钱多人傻的,想必这次也是雷声大雨点小,熬一熬,等她气消了自然雨过天晴。
      
      经纪人的声音中却充满质疑和不确定,“真的?”
      
      尤盟的品性他还是了解的,公里公道的说,这几年凤鸣待他真算仁至义尽,多少圈里圈外的人都羡慕的眼红,可惜尤盟就是不珍惜。
      
      以前两个人也没少闹腾,可左不过是吵吵闹闹罢了,但这一次?
      
      凤鸣向来大方,拿着钱不当钱,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往回收的道理,怎么可能突然连人带车都叫回去!
      
      太反常了!
      
      经纪人到底精于世故,行事也更慎重,“最近你确实有点太不注意,要不还是先服个软吧,快过节了,我刚给你争取了一台晚会和一个代言,过几天就要签合同了,别把事情弄大。”
      
      尤盟皱眉,想也不想的道:“我不!凭什么呀。”
      
      “凭你吃人家的住人家的用人家的!”本来最近就忙的厉害,经纪人都觉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了,偏尤盟还这么不省心,连最起码的好歹都不知道,“听我的,道歉!先给她个台阶下,依着她这么多年对你的感情,事情总有转圜的余地。”
      
      “转圜什么啊!”尤盟恼羞成怒道,“他妈的她把老子踢了,刚才一个小实习工过来叫我滚蛋!他妈的!”
      
      “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这章真的肥到爆炸啊,你们还不夸夸我吗?!!!!!今天留言的都有红包哈!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