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叫妈妈!》少地瓜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2-26 08:55:37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司机和安娜、强哥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还是本能的跟着下了车,“老板,怎么了?”
      
      眼前是一家古色古香的琴行,巨大的落地玻璃橱窗内静静摆放着一架深棕色的古琴,与周遭满是时尚元素的店铺格格不入。
      
      这一带是望燕台二环,可谓寸土寸金……
      
      强哥惊讶道:“这年头卖古琴的可不多了。”
      
      市面上所谓的琴其实大都是筝,因为入门简单,普及率相对较高。可实际上,华国文化中真正意义的古琴应该是眼前这种七弦琴,只是因为学习难度较高,所以一度绝迹。
      
      “难为你还能分辨的出来。”安娜扶了扶眼镜,明褒实贬。
      
      强哥瞬间暴躁,挺起胸膛为自己正名,“我大学也是选修过很多艺术课程的好吧!并且每一门都是高分通过!”
      
      就算是GAY,他也要做最优质的GAY!毕竟在如今这个寸攻寸金的时代,只有最优秀最出色的零才能独享资源,不至于沦落到含泪做攻的悲惨地步!
      
      说话间,凤鸣已经一言不发进入门店,两人顾不上斗嘴,赶紧跟上。
      
      店内角落里一只仙鹤衔草大铜香炉内缓缓释放出白色的烟雾,淡淡的檀香味在空间中静静弥漫,也不知哪儿放着轻缓的音乐,叫人不自觉放松下来。
      
      凤鸣暗自点头,心生欢喜,可算见到点儿熟悉的东西了。
      
      哪怕强悍如她,骤然来到这个全然陌生的时空也难免觉得孤寂。就好像某种不可控的力量,蛮横的将曾经根植在她血液中的东西全都强行剥离出去……偌大一个世界,热闹无比,繁华如斯,却只有一个她。
      
      一架半开的小屏风后面,有位穿着灰色对襟褂子的老者正在品茶,听见有人进来,他头也不抬的说:“随便看吧。”
      
      凤鸣道:“老先生,我想买架琴。”
      
      老头儿慢吞吞道:“门口那架就不错。”
      
      凤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若是要纯摆设,未免也太啰嗦了些。”
      
      门口的古琴非但材质一般,注定了品质不佳,而且主人根本就连功夫都懒得下,看上去至少半个月没有保养了,所以完全没有细看的价值。
      
      “嗯?”老头儿斟茶的动作一顿,终于抬头,飞快的将她打量一遍,到最后似乎还是不大满意。
      
      安娜最不吃这种欲拒还迎拿架子的一套,当即上前,用不大不小的音量提醒说:“老板,时间快到了。”
      
      凤鸣嗯了声,再次看向老头儿。
      
      她确实想买,但并不意味着有兴趣陪这个不知所谓的老头儿演戏。
      
      左右天下不止他一个买卖人,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趁手的么?
      
      “唉,行行行吧,你们跟我来!”见她真有要走的意思,老头儿终于顾不上装逼,招手示意他们跟自己往里走。
      
      几人跟着走了几步,这才发现后面别有洞天:
      
      大小两个套间,一个满满当当的摆放着许多笔墨纸砚和书籍,还有几张大躺椅和不知装着什么的木匣子,似乎是老头儿自己休息玩乐的处所,另一个套间类似于展厅兼小仓库,正中央靠后的位置赫然是一把紫红色的古琴!
      
      强哥忍不住哇了一声,就连安娜也微微变色。
      
      哪怕他们两个都是门外汉,可眼前这架和之前的展示品简直犹如云泥之别,一眼就看出差距!
      
      凤鸣上前看了几眼,微微点头,“倒也罢了。”
      
      老头儿一听,差点跳脚,吹胡子瞪眼道:“当心风大闪了舌头!你倒是再找出一架比这个强的我看看!”
      
      这架古琴是货真价实的古董,原本是他花了好大力气才收来的,稀罕得不得了。本想留着自己把玩,可惜天资有限,五音不全不说,节奏感也缺失……
      
      这几年一直有不少人想高价收购,老头儿也想叫宝贝找到配得上它的主人,毕竟好物件如果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价值,与死物又有什么分别?可惜一直不能如愿。
      
      今儿这位打扰了自己清净的不速之客看着倒是有两把刷子,老头儿不愿放过机会,这才勉强带她进来,谁成想对方张口就是狂妄言语,直接就给他激怒了。
      
      凤鸣瞧了他一眼,眼神中明晃晃带了怜悯。
      
      时移世易,想不到琴这一道也凋敝到如今地步。
      
      若放在以前,这等货色……
      
      曾经富有四海,只有不想要,没有要不到的女帝满是沧桑的叹了口气:这世道堕落的也忒狠了。
      
      老头儿更气。
      
      我都把镇店之宝给你看了,你竟然还跟受了委屈似的?谁有我的委屈大!
      
      这可真是没天理了!
      
      正憋气呢,老头儿就见对方一撩风衣坐下了,然后不紧不慢的将薄风衣的袖子挽了一道,做了个起手式。
      
      不对,这是个行家!
      
      所有的不满、委屈和悲愤,都在这一瞬间随着凤鸣的动作烟消云散。
      
      她的坐姿看似随意又暗含规律,双手举重若轻的拨弄着琴弦,视线穿透前方重重叠叠的架子,好像一直看到荒原尽头。
      
      强哥想喝彩,可却不知为什么,半个字也吐不出口。
      
      大约是那双视线中包含着太多太深刻的情感和过往,如此沉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毕竟是个半吊子,具体哪儿好,老头儿实在说不大上来,可他就觉得吧,或许自己老脸皮厚拜师的那位老朋友现在弹琴,约莫也就这个味儿了。
      
      琴声浩浩,琴声汤汤,是熟悉的《高山流水》,可里头分明还多了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听起来……挺尊贵的?
      
      老头儿给自己这个总结吓了一跳,荒唐之余却又觉得理所应当。
      
      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谁,作为统领一个大集团的领军人物,有点儿久居人上的霸气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而等他再想完这个,却越发震惊。
      
      啥玩意儿?自己竟然能从一首曲子里感受到这种东西!
      
      听上去太不可思议了好吗?
      
      “音乐是心灵的表达”之类的话,老头儿之前不知听过多少,不过一直都觉得是夸大其词无稽之谈。
      
      乐器会说话的话,还要人干嘛?
      
      可现在,就在眼前,他信了!
      
      一曲毕,凤鸣总算点了头,“就这架吧。”
      
      聊胜于无吧,毕竟她有烦心时写书法和弹琴的习惯,手头没点东西摆弄还真不成。
      
      “啊,可以!”这会儿老头儿也不别扭了,痛痛快快去开票,又老脸皮厚的问电话,理由十分正经,“方便售后嘛。”
      
      饱受骚扰之苦的老朋友见他就撵,这可不就是送上门来的好师父?
      
      凤鸣斜眼瞧了他一眼,轻笑一声,也不说话。
      
      老头儿美滋滋开了票,又亲自替她打包,不光语气有了翻天覆地的转变,称呼也改了,“凤总也是个风雅人,还有什么想要的吗?但凡跟琴棋书画沾点边儿的,我都能给你弄到最好的,保管比外头的实诚。”
      
      这年头虽然时不时有人跳出来呼喊什么古文化复兴,可真正懂行的十不存一。托高科技的福,造假业突飞猛进,各类物品的品质也是参差不齐,稍不留神就能给你骗个倾家荡产。
      
      凤鸣还真点了头,张口要了笔墨纸砚十多种,听得安娜和强哥一愣一愣的。
      
      老头儿倒是眼睛发亮,“你跟我来!”
      
      一行人又哗啦啦来到另一个隔间,老头儿豪爽的将两个柜子敞开,露出来里头大小不一、粗细各异的毛笔和墨块,大手一挥,“你尽管挑!”
      
      顿了顿又道:“倒是那个纸,我平时只是写写大字,你要的有几样宣纸是专门画画和写小字用的,一时半刻的,我手头还真没有。不过我可以帮你订,算上那边准备打包的时间,发航空快递,短则两天,长则半月也就来了。当然了,要是人家没了库存,现做就另说。”
      
      这话说的老实,凤鸣点头道谢,又叫安娜付钱。
      
      老头儿嘿嘿一笑,满脸褶子依次绽放,简直美不胜收,“都是同好,谈什么谢不谢的,要是你真想还人情,有空咱们切磋一下也就是了。”
      
      要不是他自带正气,这副做派真是像极了诱拐妇女的坏分子……
      
      凤鸣戏谑道:“琴?”
      
      这几件屋子里多有茶具、茶叶和文房四宝,又明显有着经常使用的痕迹,偏偏古琴被束之高阁,可见他平时并不弹奏。而观他言行举止,既不像不喜欢,又绝不像请不起老师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弹?
      
      答案很明显:
      
      弹得不好!
      
      更进一步说:
      
      没天分,以至于这么多年、这么多钱都学不好!
      
      老头儿老脸微红,哼哼几声,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
      
      凤鸣三人离开时,老头儿还乐颠颠送出门去,皱巴巴的脸上满是红光,十分诚恳的道:“有空再来啊!”
      
      强哥和安娜看向自家老板的眼神很有点儿一言难尽:
      
      您说您撩骚小鲜肉啥的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连位老人家都不放过,是不是太道德沦丧了?
      
      等车子汇入滚滚车流中,老头儿就迫不及待的给老友打了个电话,喜气洋洋的说:“哎哎老陆,我跟你说,我遇见个能人,顺便把那把跟你风格迥异的琴卖出去……滚蛋,你才给人骗了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嗯嗯,开新坑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方便的话收藏一下啊,不胜感激!今天留言的小可爱们都有红包!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