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回七零》叶禾苗 ^第6章^ 最新更新:2018-10-25 23:03:5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6章 ...

  •   柳柔柔就跟鸵鸟一样,把自己的脑袋扎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好似这样,刚才丢脸的事情就不复存在了一样。
      
      但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有如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柳柔柔的内心顿时装了千万只小猫儿般,不停地抓挠着她,让她是浑身不得劲,一边用被子埋住自己的脑袋,一边扬起双手,不断地挥舞,并时不时地抠挖着身下的床单,显得特别的焦躁不安。
      
      “啊啊啊啊!该怎么办呀!”柳柔柔烦躁呻丨吟,“等下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得努力考进电影学院,增加演技才行。”
      
      柳柔柔在黑漆漆的被窝里,规划着将来。
      
      可未来的大致方向是有了,眼下的处境还没有想到完美的解决方案。
      
      柳柔柔挫败至极。
      
      早知如此,前世时候就应该考电影学院的。
      
      在这时,柳柔柔突然灵光一闪。
      
      她有如战败的公鸡重新有了斗志那般,迅速从被窝里出来,从衣柜里挑选出相对比较淑女的衣服,又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梳理整齐,编成两个麻花辫,又在麻花辫的尾部系上翠绿的手帕,站在镜子前,练习了下温柔得体的微笑,自觉的无懈可击了,这才开门重新出去。
      
      刚才不止柳柔柔崩溃,非常看中程阳,想让程阳做自己女婿的常秋雨也是抓狂不已。
      
      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生个像柳成军年轻时候那般温柔腼腆的孩子。
      
      大儿子看起来挺随和温润的,谦谦君子模样,实际上这都是他的表面现象,高兴的时候,他会耐着性子周旋几下,一旦没有这个耐性了,最喜欢用简单粗暴的手段,直接给人拍暗砖,一拍,还必须立即拍倒,再也起不来的那种。
      
      但是在外人眼里,并不觉得他的人设崩了,只认为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二儿子就不用说了,十足十的痞子,吊儿郎当的,做起事情来有点混不吝,像极了他家的姥爷。
      
      至于小闺女……不认识的人都说,尽管她们母女俩不怎么相像,可只要站在一块儿,光看气场就能够看出来,绝对是亲生的。
      
      两儿一女,性情上都像她常家的人,基因特别的霸道强势,硬是把柳家这种文化知识分子的斯文儒雅给排挤在外。
      
      常秋雨自觉的挺不好意思的。
      
      现在好了,自打今早出门去买菜,碰上了温润清俊的程阳,常秋雨自认为她的缺憾可以弥补上了,也算是对得起柳家了。
      
      一个女婿半个儿嘛。
      
      半个儿子,也是儿子。
      
      丈母娘看女婿,那是越看越欢喜,常秋雨对程阳各种的旁敲侧击,得知程阳是来寻找昨天救他的女同志,常秋雨立即觉得这是老天爷亲自出手送她一个半个儿子呀,特别热情地带着程阳回家。
      
      看到程阳规规矩矩地端坐在沙发上,语调温柔地跟自己说话,拉家常,常秋雨顿觉如沐春风,也跟着变得温柔了不少。
      
      外面的阳光通过窗户铺洒进来,落在程阳的身上,仿佛被笼罩上了一层金光般,泛着细碎的光芒,让人觉得眼前的程阳不是普普通通的年轻小伙子,简直是菩萨座下的善财童子,恬静美好,雅人深致。
      
      常秋雨的心都飘荡了起来,恨不得当场就把这个女婿定下来。
      
      正想着怎么开口呢,她家的熊闺女邋里邋遢的出来了。
      
      看到她家闺女那副不修边幅的样,她整个人都快炸毛了,好不容易忍着暴脾气,为这搅局的熊闺女圆场,她偏偏不领情,就跟被猫儿逮到的小老鼠般,吱吱呀呀地尖叫着跑掉了……
      
      常秋雨都不好意思去看程阳的表情。
      
      深怕会看到程阳对她家熊闺女的嫌弃。
      
      但她也实在舍不得心心念念的半个儿子,就这么从自己眼前飞走,成了别人的半个儿子。
      
      电光火石间,常秋雨一本正经地说道:“那什么,刚才尖叫着跑进房间的是我家的小耗子……不,小闺女,我还有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大闺女,性情上跟她妹妹是相反的,特别的温婉端庄,知性温柔……”
      
      正努力说着一切形容淑女的美好词汇,柳柔柔打扮得体的,重新出现在了客厅里,站姿亭亭玉立,如含苞待放的芙蕖,含羞带怯。
      
      “你好!”在跟程阳打招呼的时候,音色也是娇娇柔柔的,软绵得犹如一汪春水,令人心神荡漾。
      
      看到眼前的柳柔柔,程阳回想到了前世他们初遇的情景。
      
      他如条垂危的死狗般,无力躺在臭烘烘的垃圾堆里。
      
      浑身脏兮兮,又颓败至极,途径的路人没有谁肯停下脚步,看他一眼,各自匆匆忙忙的,奔着自己的前程。
      
      他以为,这辈子就要这么交代了。
      
      出生的时候,全家欢喜,憧憬地展望他的未来。
      
      离世时候,寂静清冷,连给他收尸的人都没有,何等悲哀?
      
      轻笑一声,带着强烈不甘,又满腹绝望地慢慢闭上双眼,等待着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来勾走他的魂魄。
      
      等了又等,黑白无常倒是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他的天使,如浑身带着暖阳,走进他冰冷内心的艳阳女神。
      
      “你好!”当时,她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嘴角含笑,目光温柔,不嫌脏地蹲在地上,细心处理他身上的伤口。
      
      女神就是女神。
      
      尽管他伤痕累累,浑身无力,可成年男人的体重摆在那里,再轻也有百来斤,她轻轻松松地就背起了他,步伐稳健地带他去了医院,担心他会途中昏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她不停地跟着自己说着话。
      
      她的声音好似带着魔力一样,睡意再浓,也被她驱赶走。
      
      当时他就想。
      
      他身无长物,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他能不能以身相许?
      
      探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对此挺有信心,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长了张“下辈子只能做牛做马回报恩德”的脸。
      
      回忆跟现实相碰撞,凝望着他心目中的艳阳女神,程阳薄唇轻启,带着眷恋缠绵而又怀念的眼神,定睛直视着柳柔柔。
      
      只是他还没有开口,柳柔柔抢先说话了,“同志你好,我是刚才那个尖叫着跑回房间里的双胞胎姐姐,对于她的失礼行为,我代她,向你表示诚恳的歉意。”说着,双手叠放在小腹前,微微欠了欠身子,举止温柔得体的仿佛古代仕女。
      
      程阳微微张了张嘴,犹豫了几秒,最终把原本要说的话给全部咽了回去。
      
      而旁边的常秋雨却是递给柳柔柔“不愧是我闺女,我们母女俩心灵相通”的骄傲眼神。
      
      

  • 作者有话要说:  程阳:前世今世丈母娘和老婆的表演,我不能视而不见,我要认真参与【严肃脸】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