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回七零》叶禾苗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11-15 15:56: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5章 ...

  •   柳老太微怔,轻拍着柳柔柔后背,柔声问:“这是怎么了?谁给你委屈受了?”大部分时候,可都是这个大孙女把别人打得哇哇大哭,“在外面遇到强手,打架打输了?身上受伤了?”
      
      常秋雨跟柳钢互相对视一眼。
      
      母子俩不约而同地在柳柔柔的脑门上,盖上“戏精”这个戳。
      
      他们认为,柳柔柔这是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他们联合耍了,然后在柳老太面前哭哭啼啼,博同情,借着柳老太的手收拾他们。
      
      柳柔柔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从柳老太的怀里出来,解释道:“没有,就是想您了。”
      
      闻言,常秋雨、柳钢再对了一次眼,又在柳柔柔的脑门上,盖上“谄媚”的戳。
      
      “真是傻孩子。”柳老太轻抚了下柳柔柔顺滑的黑发,慈爱地笑。
      
      柳柔柔扶着柳老太进屋,忙前忙后地服侍着她,尽责地当个孝顺的好孙女。
      
      常秋雨暗暗摇头,跟柳钢私底下嘀咕,“你妹有点不对劲呀!她不会是在憋什么大招吧!这样吧,她的钱,我们就不要了。”
      
      “妈,你这是在向小妹投降了?”柳钢戏谑问常秋雨。
      
      常秋雨冷哼,“投降什么?这个叫做缓兵之计!你爸没教你吗?”
      
      柳柔柔不知道常秋雨和柳钢的私密话,她现在尽量弥补着前世对柳老太的缺憾,也正因为如此,她头次认真思考着,重生回来,她得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如此也不白白浪费老天爷让她重生一遭。
      
      晚上,坐在桌子前,柳柔柔拿出记事本,把她能够想到的前世遗憾都写了下来。
      
      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家人的、亲戚的、朋友的,也都一一写了上去,然后又按照时间的顺序,排列了起来。
      
      程阳被伏击的事情,她排在了首位,不过因着今天已经完成了,她就用笔在后面打了个勾。
      
      往下看,接下来就是她大哥柳钊的了。
      
      前世,大哥、大嫂,以及她妈最大的缺憾就是,大嫂因为早年掉进冰窟窿里,没有及时把她给救出来,事后也没有好好调理,身上严重受寒,导致不孕。大哥对孩子的事情,倒是看得开,也没有强求,可她妈、大嫂对此就是一辈子的心病了,尽管她妈从没在大哥、大嫂面前说过什么,但大嫂的怏怏不乐,对她妈、大哥的愧疚,脸上的表情明显能够看得出来,以及她看到二哥和她家的孩子时候,眼神里的那种渴望,她看得都心酸酸的。
      
      仔细回想了下,大嫂是在将近年关时候落水的,地点在东北。
      
      时间离现在很近,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地点离他们家却有点远……
      
      柳柔柔紧咬嘴唇,暗暗纠结。
      
      奶奶每年都会组织医疗队,全国各地的巡诊。
      
      她可以跟着医疗队去东北,就是这么一去,得要在那里待上四五个月,才能够回来,而程阳……她担心,她这么一去,等她回来了,程阳却成为了别人家的新郎,但大嫂……脑海里浮现出她在生程柳时候,大嫂看到襁褓里的程柳,眼眶里续满的泪水,那种求而不得的酸楚眼神,柳柔柔心软了,最终把记事本合上,藏在了她平时放小内内的抽屉暗格里。
      
      这个地方,家里的男人都不会动。
      
      当然了,除了她二哥,她爸、大哥也不会随意进入她房间。
      
      奶奶会进她房间,但不会乱翻她东西,就只有她妈,老是嫌弃她房间乱,各种的整理再整理,再偷偷观察她房间里有没有任何恋爱的讯息,就跟侦察兵一样,特别是如果她买了件新衣服,就会以为她有对象了,然后对她各种旁敲侧击,倒是对她放有小内内的地方,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内用的,她妈认为除非结婚了,女人才会重视自己内在的穿着。
      
      当然,这也是因为这个年代比较保守的缘故。
      
      谈对象时候,顶多偷偷摸摸拉下小手,胆子较大的,也就最多在角落处偷摸亲下小嘴,还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亲吻。
      
      藏好了记事本,柳柔柔去了柳钊的房间。
      
      柳钊正在台灯下研读医书。
      
      他遗传了爷爷奶奶爱好读书的基因,每晚睡前,必定要翻下书本。
      
      见柳柔柔找他,他放下手中医书,抬眸温声询问柳柔柔,“找我有事?”平时时候,她家小妹都是找柳钢的。
      
      柳柔柔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柳钊也不催促,耐心等待。
      
      犹豫良久,柳柔柔才支支吾吾道:“大哥,那个……假如哪天,我喜欢了个男人,但是因为某些事情,跟他错过了,你会帮我吗?”
      
      “那个男人是谁?”柳钊直接问。
      
      “这个,你不认识的。”
      
      “是程阳吧!”柳钊笃定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他的?”貌似她没说吧,不过想到柳钢,她继而明白了。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柳钊再问。
      
      柳柔柔不知道怎么说,也没有想好,就只想着人多力量大,到时总有法子的。
      
      柳钊瞄了眼迷茫的柳柔柔。
      
      他打开右手边的抽屉,拿出了个里面放有各种中药材的药包,递给了柳柔柔,道:“这是包麻药,能够让人陷入半小时的昏迷状态,不会对人有任何的影响,但足以让你在这段时间内,做你想做的事情。操作方法也简单的很,只要把这包麻药,捂住对方的口鼻一两分钟就行了,快捷又方便。想来,以你的身手,不用我帮忙,也是能够办到的。”
      
      “啊……”柳柔柔瞪大了眼珠子。
      
      她有些听明白了柳钊的话,但似乎又有些不明白。
      
      总而言之,眼前手段颇为简单粗暴的大哥,跟她前世里那个人品端正儒雅的大哥,相差也太大了。
      
      是她太疏忽了大哥,以至于不了解大哥的真正性情,还是他□□里的灵魂被调换了?
      
      整晚上,柳柔柔都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以至于,早上起来,她的脑子都是懵的,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身上穿着睡衣,脚下趿着拖鞋,精神萎靡地从房间里出来。
      
      “柔柔,家里来客人了,怎么这副鬼样子就出来了?”常秋雨皱眉斥责,又温声向坐在客厅里的程阳解释,“这孩子,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她是一时睡迷糊了。”
      
      “她这个样子,也挺可爱的。”程阳嘴角含笑,贴心回应。
      
      听到熟悉的声音,柳柔柔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
      
      下一秒,柳柔柔惊叫一声,就跟被踩了尾巴的小猫般,跳着冲进了房间里。
      
      啊啊啊啊!!!
      
      她端庄温雅的人设,再次在程阳面前崩塌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