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回七零》叶禾苗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10-19 18:54:3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3章 修改错字 ...

  •   “小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窝囊了?”柳钢看不惯柳柔柔鬼鬼祟祟地行径,一路暗暗尾随程家姐弟,护送他们回家,“威风凛凛的霸王花变成了只缩头缩脚的大王八,妈知道了,非得揍你不可!实在是有辱我们家敢做敢当的门风!”
      
      “你小声点!”柳柔柔慌张地捂住柳钢的嘴巴,又小心翼翼从墙角探出脑袋,观察前面走着的程家姐弟,见他们并没有发觉有人在跟踪他们,柳柔柔松了口气,压低了声音,对柳钢说道:“什么缩头缩脚的大王八?我这个叫做好事不留名,学雷锋呢!”
      
      柳钢微曲手指,轻弹了下柳柔柔的额头,“你就编吧。”
      
      柳柔柔抬手捂住被弹的地方,痛呼了一声。
      
      柳钢双手抱胸,斜靠在墙上,看似姿态懒散,眼神却如刀般锋利,审视着柳柔柔,“老实交代吧,你跟这对姐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看起来跟他们很相熟,可他们对你却很陌生,但你也不感觉奇怪,而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们会遭到伏击围攻的?甚至认定了这个弟弟就是你未来的丈夫?”
      
      对于程阳在初次看到柳柔柔时候,眼神从惊喜到担心,又转变成呆滞、恍然,最后震惊结尾的瞬息变化,柳钢并没有说。
      
      依着他的经验,程阳也理应认识自家小妹的。
      
      可开口的时候,却很陌生的样子,张嘴就是生疏的女同志叫唤,这让他颇为好奇。
      
      他这个好奇,不是窥探他人隐私的好奇,是出于职业的本能,也是担心小妹被人骗了,掉进了不为人知的陷阱里。
      
      柳柔柔欲言又止。
      
      她这个离奇的经历,就算实话实话了,也没人会信。
      
      半响,在柳钢的眼神催促下,柳柔柔做出难为情的模样,支吾道:“我昨晚做梦梦见的,梦到有对姐弟被四五个男人围殴,然后那个弟弟长得特别好看,并向我保证,如果我救了他们姐弟,他就会对我以身相许。本来我也没当真,但今天不是也没事嘛,闲着也是闲着,就过去看看喽,然后我的梦就真的成真了。”
      
      柳钢显然不信,凝视柳柔柔。
      
      柳柔柔挺直背脊,回视回去,借此证明她没有心虚。
      
      过了会儿,柳钢轻哼,道:“算了,算你过关了。”既然小妹这里探不出什么,就探探那个男人吧。
      
      “程阳,怎么了?”程丽停下脚步,困惑地询问频频侧头回望的程阳。
      
      程阳笑笑,“没事,就是感觉几年没回来,这里变化挺大的,如果再晚几年回来,兴许我们会迷路。”
      
      程丽听了,也跟着感叹,“是呀,变化真大,也不知道……”
      
      不知道回去,会不会碰到曾经的邻居,她有些抗拒,又有些怀念,因为那个地方是他们姐弟从小生长的地方,有着太多美好的回忆,但同时也有不堪回首的记忆,真担心那些邻居会对她当年的遭遇,而指指点点,各种的非议她。
      
      细心的程阳察觉到了程丽情绪上的变化。
      
      他道:“我们不回家里住,在回程之前,我托朋友重新找了个地方。”
      
      程丽放心了,自卑的情绪也被转移,“是什么地方?快到了吗?”
      
      “快了,再转个弯就到了,是个四合院,独门独户。”程阳耐心介绍着他们姐弟的新家,并分出一半的心神,用余光观察后面的动静。见他们姐弟快走到家门口了,身后才有动静,慢慢跟了上来,程阳猜想着,定是他那位心思缜密的二舅哥在审问他的小娇妻,估计还弹他家小娇妻的额头了,这个推测顿时让程阳的眸色渐暗,双眼微眯,脸上微带愠怒的表情。
      
      在准备掏钥匙开门时候,程阳不小心让钥匙从手中滑落。
      
      “哐当”一声,重砸在台阶上。
      
      又因落地时候太猛,又瞬间弹跳起来,蹦到了半米远的地方。
      
      程阳抬脚去捡。
      
      柳柔柔正认真记着门牌号,看到程阳突然朝他们走过来,跟做贼一样,心虚地往后躲。
      
      程阳在弯腰捡钥匙的时候,清清楚楚看到,柳柔柔额头上的那抹红色印记。
      
      她果然被柳钢弹了额头。
      
      程阳心疼地嘴角紧抿。
      
      直起身子,似在新奇地环顾新住处的环境,目光却不经意般扫向了柳钢藏身的方向,他似有若无地轻哼了声,转身继续去开门。
      
      等程阳、程丽进了四合院,柳钢从拐角处出来,双手抱胸斜靠在墙上,右脚微曲站着,支撑着身体的全部重量,左脚则脚尖触地,整个脚掌靠着墙面,眼皮漫不经心般的微微撩起,盯看着程阳走进四合院的背影,他也几不可闻地冷哼了下。
      
      柳钢此时闲散慵懒的模样,特别招年轻姑娘的喜欢。
      
      经过这里的姑娘们,看到柳钢都忍不住频频回头驻足。
      
      柳钢唇角微勾,放下双手,懒洋洋插在裤兜里,冲着这些年轻姑娘们吹口哨,惹得这些姑娘们脸红心跳,不好意思捂脸跑了。
      
      柳柔柔觉得丢人,拉扯着柳钢离开这里,“二哥,你别耍流氓,丢我的脸!”最重要的是,她前世温柔可人的人设在程阳的跟前算是崩塌了,还没想好怎么挽回形象,可不能再让二哥拖了她的后腿,断了她跟程阳这辈子的姻缘。
      
      “丢什么脸?你二哥我高大威武,风流倜傥,只有给你长脸的份,绝没有丢脸的时候!”柳钢对自身颇为自信。
      
      柳柔柔不想在大街上跟柳钢争辩,引来侧目,继而随便应付,“嗯嗯,你高大,你威武,给我长脸了。”
      
      回到家里,常秋雨兴奋询问柳柔柔,双眼并不断朝柳柔柔身后看,“女婿呢?在哪儿?拿出来给妈看看。”
      
      柳钢抢先替柳柔柔回答,“妈,你家霸王花成大王八了。”
      
      “什么大王八?”常秋雨不解。
      
      柳钢解释,“跟人打架,救了个小白脸,担心小白脸会再受欺负,偷偷摸摸护送人家回家。这缩头缩脚的模样,可不是大王八?”
      
      “护送人家回家?”常秋雨怒其不争地虚点着柳柔柔,“真没出息!一点都不像我!不知道直接把这小白脸扛回家里呀,还护送,送什么送!一点气魄都没有!”眼神落在柳柔柔空荡荡的双手上,再问:“我的擀面杖呢?”
      
      柳钢再帮着回答,“不敢直接要求小白脸以身相许,选择落荒而逃,然后把擀面杖给丢了。”
      
      常秋雨顿时气得直拍胸口,“哎呦呦,气死我了!怎么就这么窝囊?还真成大王八了!”
      
      “怎么了?柔柔回来了?”这时,听到动静的柳成军从书房出来。
      
      常秋雨秒变脸,暴脾气全都收敛起来,一副老母亲为闺女操碎心的憔悴状,“老柳,柔柔又出门打架了……”语带哽咽,抬手并擦了擦没有任何泪花的眼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