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回七零》叶禾苗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12-04 12:46: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2章 ...

  •   前世,自打跟程阳相识,柳柔柔一直压着自己的暴脾气,不敢把本性露出来,就怕把他给吓跑了。
      
      而谎言的最高境界,是连自己也骗。
      
      装了几十年的温柔小女人,柳柔柔有时候都怀疑,年轻时候那个嫉恶如仇,能动手就绝不瞎嚷嚷的霸王花,是她的双胞胎姐妹。
      
      可一个人的性情真得能够这么容易改变的话,就不会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了。
      
      前世柳柔柔之所以装得好,从没在程阳面前暴露过,那是没有遇到让她暴露本性的契机。
      
      好比现在,契机来了。
      
      柳柔柔手持擀面杖,如君临天下的霸气女王般,威风凛凛地踩住男人魁梧的后背。
      
      脚下稍微一使劲,男人被踩得直痛苦咳嗽,连连哀求,“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求您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一求饶。
      
      其他的三个男人,也跟着跪趴在地上,向柳柔柔磕头,求放过。
      
      “放了你们?呵呵……”柳柔柔面如冷霜,阴沉冷笑。
      
      前世的时候,他们怎么就没想过放了程阳姐弟?
      
      她永远记得,初遇到程阳时候的那个夜晚,就跟被野狗狠狠撕咬过的破布娃娃一样,浑身是血的躺在垃圾堆里。
      
      探他鼻息,微弱得有如即将燃烧殆尽的烛火,一点点的掌风就能够扑灭掉。
      
      好不容易把他给救活,打断的双腿也给接上,但还是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
      
      不能走太多路,也不能太累,天气稍微不好,他的双腿就会犯病,痛得他全身都是冷汗,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以至于他不能够陪着她走完人生全程,带着歉意和不舍离开。
      
      咽气之前,意识都不太清楚了,嘴里还呢喃着,他走了,她该怎么办?谁来照顾她?谁又能照顾好她?不放心呀,他不放心呀!
      
      尽管他的眸光在逐渐变暗,可他的视线仍旧紧紧锁住她,硬撑着不想把眼睛闭上,想看她一眼,再一眼……
      
      那苦苦挣扎的画面,柳柔柔永生永世都难以忘掉。
      
      越难忘掉,她心中积累的恨意就越深,右手紧握擀面杖,冲着脚下的这些狗杂碎,高声大喝,“晚了!晚了!!”
      
      眼圈泛红,牙关紧咬,带着山崩地裂般的恨意,高举擀面杖,砸向脚下男人的脑袋。
      
      她要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住手!”
      
      “小妹!”
      
      看到柳柔柔的举动,柳钢、程阳异口同声,上前阻拦。
      
      “小妹,你要打架,二哥可以陪着你,但不能闹出人命来!”柳钢拦腰抱住柳柔柔,跟她讲道理。
      
      “二哥,你放开我!”柳柔柔用力掰着柳钢的双手。
      
      程阳站在柳柔柔的跟前,眉眼温润地也跟着劝说,“这位女同志,我很感谢你救了我们姐弟,你教训教训下他们也就够了,人命是真的不能闹出来的。”起码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闹出人命。又缓缓转身,面无表情看向前世和今世的仇敌,“你们走吧,不管曾经你们对我家做过什么事,我都不会再追究,从此化干戈为玉帛。”
      
      为首的叫董卫兵,他微微抬头,跟程阳对视。
      
      记忆里,程阳还只是个青涩温雅的小伙子,几年不见,小伙子成了大男人,变得深沉稳重了,看似还是如从前般温润如玉,可程阳那看似轻飘飘的眼神落在身上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无形中的威压,下意识躲避程阳的眼神,不敢跟他对视。
      
      思忖间,头顶上再次传来程阳不紧不慢的声音,“还不走?”
      
      音调比刚才低沉了几分,并隐隐透着不易让人察觉的威胁。  
      
      董卫兵在那个年月混得如鱼得水,当上了他那片区域的小小司令,虽然不是国家正式任命的正经司令,可在有些特殊时候,他说出的话,比正经司令还要有分量,而他能这么顺当,凭借得就是他敏锐的嗅觉,知道谁好惹,谁又不好惹。  
      
      这一跟程阳的眼神对上,董卫兵知道,别看程阳柔弱书生模样,可却不是善茬,不能跟他硬拼硬。
      
      于是,善于见风使舵的董卫兵,跟他的手下使了使眼色,灰溜溜地离开了。
      
      程阳转过身,朝柳柔柔走去。
      
      此时,柳柔柔已恢复理智,看到前世的丈夫漫步朝她走来,她紧张得小心脏都快从胸膛里蹦跳出来,特别是看到程阳眉间微蹙,双眼微眯,眸中闪动着她看不明白的情绪,并扫向了她握着擀面杖的右手,柳柔柔回想起刚才她大杀四方的威风画面,心中就不免越发慌乱了,担心程阳不会喜欢她的本性,也害怕在这世,他们会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不能再结为夫妻。
      
      一时间,柳柔柔的脑子乱糟糟的,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也不知道该如何完美解决眼下困境,下意识丢掉手中的擀面杖,说了句“不是我!刚才的不是我!真正的我很温柔的!”然后不等程阳作何反应,拉着柳钢就跑了,跑得特别的快,瞬间在程阳的视线中消失。  
      
      程阳叹息,捡起柳柔柔丢下的擀面杖,望着柳柔柔离开的方向,呢喃地回了句,“我知道你很温柔,一直都知道。”
      
      嘴角带笑,眼眸里布满了浓情和宠溺。
      
      “程,程阳……”程丽移动着僵硬的脚步走过来。
      
      刚才激烈的打斗画面,好似让她回到了不堪回首的过去。
      
      各个凶神恶煞的,无情打砸着家里的东西,对她拉拉扯扯,嘴里也骂骂咧咧的。
      
      程丽的眼神不由有些飘浮,脚步也虚浮,久久都没办法回神。
      
      程阳紧握住程丽的双手,安抚她,“姐,没事了,没事了。”把他捡起的擀面杖,塞进程丽手里,“刚才那位女同志救了我们,以后谁敢欺负你,你也用擀面杖打回去,别怕。”
      
      程丽机械般的点头。
      
      程阳耐心地平复她心情,直到她面色逐渐回暖,眸色逐渐有了光亮,他指了指附近的小山坡,道:“姐,你站在这里等我,我去下就回来。”
      
      “嗯,好。”程丽以为程阳要去方便。
      
      小山坡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藏着六个青壮年男人。
      
      看到程阳走过来,一个个从地上站起来,齐声向程阳恭敬打招呼,“程哥!”
      
      “嗯。”程阳微微颔首。
      
      名叫苟大勇的男人,从裤兜里掏出了根烟,毕恭毕敬递给了程阳,并划着了火柴,把香烟点燃,询问程阳,“程哥,刚才你向我们打手势,不让哥几个冲出来,揍那帮狗杂种。现在那帮狗杂种走了,我们还要下手吗?”
      
      程阳熟稔地抽了口烟。
      
      薄唇微张,青白的烟雾从嘴中慢慢吐出。
      
      烟雾缓缓上升,模糊了他清隽的脸庞,却让他的五官增加了几分神秘莫测,看着令人莫名在心底升起了胆颤的俱意。
      
      苟大勇他们不敢直视程阳的脸,缓缓垂下眼睑。
      
      程阳再猛吸了口烟,随着烟雾的吐出,他的声音也一字一句地落在了每个人的耳里,“下手,当然要下手,但是别把他们给弄死了,让他们跟落水狗一样活到83年。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不能干手上沾血的事,如何处置这帮狗杂碎,还是交给政府来决定吧。”
      
      苟大勇一头雾水。
      
      他听不懂程阳的话,什么83年,又政府来决定什么的。
      
      不过,他信任程阳,坚决拥护程阳所说得每句话,就算是听不懂,也重重点头,保证道:“程哥,你放心!他们就算想提前死,哥几个也会从阎王老爷那里,把人给留下来!”
      
      “嗯。”程阳挥挥手,让他们散了。
      
      苟大勇是个会来事的,见程阳手中的烟快抽完了,他懂事地又递上一根。
      
      程阳摆手拒绝了,“我家那口子,不喜欢我抽烟。”也不知道他会抽烟。
      
      “呃,嫂子?”苟大勇好奇询问。
      
      程阳斜睨了眼苟大勇,“怎么,好奇?”
      
      苟大勇吓得连连摆手,讨好道:“不好奇!不好奇!程哥的女人,我怎么敢好奇。”
      
      程阳轻哼了声。
      
      苟大勇畏惧地缩了缩脖子。
      
      等嘴中的烟味都散了,程阳才从小山坡后面出来,如平时那般,面带春风般的微笑,走向程丽,“姐,我们走吧。”再不走,在前面等着他们,想默默护送他们回家的小娇妻就该着急,返回原路来找他们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