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小少爷(四) ...

  •   第4章
      
      那边很快回了消息,是个问号。
      时荣清更心酸了。
      为了自家这个小兔崽子,他连面子都不要了。
      结果这个小兔崽子隔三差五就把他气到原地爆炸。
      
      时荣清飞速回道:【我弟弟超喜欢你的。】
      【跟你比起来,我这个当哥哥的,就是地上的野草,他都不带看一眼的。】
      为了让自己的醋意不那么明显,时荣清还发了几个卖萌的表情包。
      闻旭生很快回复道:【晚上让助理给你送去。】
      【谢了兄弟,】时荣清回道,【改天请你吃饭。】
      
      时荣清放下手机,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干脆冲到时景歌房门前,用力砸门。
      “小兔崽子给我滚出来!”
      时荣清也没指望能把时景歌叫出来,这小兔崽子从小到大不知道惹了多少事,装死的本事实属一流。
      时荣清就是发泄一下。
      结果这门还没砸两下,就开了。
      
      “哥?”时景歌睡眼朦胧地看着他,口齿不清道,“干什么呀?”
      这门一开,愣住的就是时荣清了。
      尤其是小兔崽子一副软和得不得了的样子,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声音就像是要化在嗓子里一样,又软又甜。
      偏偏这小兔崽子又长得好,还换了一身绒毛睡衣,强撑着睡意开门的模样,谁不说一句乖巧?
      时荣清就是有天大的火气,见状还怎么气得起来?
      
      见时荣清不说话,时景歌有些委屈。
      “我好困啊。”
      时景歌也不关门,踉踉跄跄地跑回床上,然后往里一缩,把脸埋在枕头上,轻轻蹭了蹭。
      “哥~”他拖着长音,声音黏黏糊糊的,几乎甜到时荣清心坎里,“让我睡嘛~”
      “求求你。”
      “我好困啊。”
      
      时荣清既丧失了先机,又被糖衣炮弹糊了一脸,还能怎么办?
      “睡睡睡,一天到晚就知道睡!”
      时荣清恨铁不成钢地骂了两句,还过去把窗帘给他拉上来,扭头路过床边的时候,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小兔崽子,在睡梦中露出了一个笑容。
      似乎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
      “你呀,”时荣清戳了戳时景歌的额头,却看到时景歌眼底的青黑,登时一阵心疼。
      
      算了,这小兔崽子昨天晚上又没做什么坏事,严格地说还做了好事。
      做了坏事要罚,那做了好事不得奖励吗?
      今天这事就不跟他计较了。
      他时荣清大人有大量,放他一马。
      
      时荣清从卧室退了出去,体贴地带好了门。
      对了,小兔崽子前几天好像说想要什么跑车来着?
      当做奖励买给他好了。
      
      时景歌初来乍到,又熬了一个通宵,自然是十分困倦,送走时荣清之后,就睡了个昏天黑地。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电话吵醒的。
      
      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锦成”两个字,时景歌轻笑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锦成”啊,全名叫木锦成,是原主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还对原主有一些压抑的欲/望。
      他渴望把原主变成他的金丝雀,渴望将原主所拥有的一切都斩断,然后将原主关进他的笼子中,只能为他哭为他笑,永远为讨好他而存在。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木锦成还真的没少做。
      
      原主母亲去世得早,父亲忙于工作,哥哥那时候大病了一场,木锦成就是在原主最孤独的时候走进原主的世界的,很快就得到了原主全部的信任。
      他给原主传递了许多错误的观点和方向,暗地里多次挑拨原主和父兄之间的关系,还将原主的朋友一个个挑拨走,最后原主身边只剩下了他,然后他又带着原主认识了许多狐朋狗友。
      原主看似是自由自在的小少爷,实际上一切都在木锦成的操控之下。
      就是原主的助理卫寒,实际上都是木锦成的人。
      
      偏偏木锦成外在表现极好,风度翩翩的大家公子,年少有为,温尔有雅,任谁都说不出半句不好。
      而原主又被木锦成蛊惑得严严实实,认为木锦成这好那好哪里都好,什么都替木锦成打掩护,除了日常打闹,半句对木锦成不利的话都不会说,谁敢说木锦成不好,他就敢跟人大打出手。
      其实以前,时荣清就因为木锦成而和原主起过几次冲突,但是原主对木锦成是真的好,时荣清也没什么办法,最后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木锦成的野心,何止这么一点?
      他早就将时家视为囊中之物了。
      
      时景歌才把原主记忆里关于木锦成的一切理清,木锦成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时景歌继续挂断。
      那边继续打。
      重复了七八次之后,时景歌接了电话,破口大骂。
      
      木锦成可能没被时景歌这么骂过,好一会儿之后才笑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
      时景歌阴着脸道:“小爷好不容易才睡个好觉,你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没完,没看到小爷不想接吗?你诚心不让我睡觉是不是?”
      时景歌越说越气,那火气上来了谁也压不住,气急败坏地骂了一串,把木锦成喷了个狗血淋头。
      他一点也没压声,声音还越来越大,不仅震得木锦成耳朵疼,周围人还都能听个大概,木锦成当即脸色就不好看了。
      
      可是他不高兴又能怎么样?
      他还能跟时景歌对着吵?
      他在时景歌面前走的可是温柔知心好兄弟的人设,他还能崩人设吗?
      当然不能!
      
      木锦成好脾气地笑了笑,正准备说什么,转移一下时景歌的注意力,让时景歌愧疚一下,结果却听到——
      “嘟嘟嘟。”
      时景歌挂了他的电话!
      木锦成胸膛剧烈起伏,差点没压住自己砸手机的欲/望。
      
      包厢内其他人面面相觑,都没人敢说话的。
      木锦成表情有一瞬间的阴郁。
      这包厢里坐着的,都是他请来起哄架秧子的狐朋狗友,木锦成根本看不起这群人。
      但是却在这群人面前,被时景歌扒了脸面扔在地上踩,木锦成哪里能舒服?
      可是不舒服又能怎么样,他不仅不能说什么,还得替时景歌圆场。
      因为这是他给自己艹的人设!
      
      木锦成勉强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说道:“小歌这起床气啊,可是越来越大了。”
      “等他醒醒神,我再打给他。”
      “咱哥几个先玩着。”
      其他人不管心里怎么想的,面上都把这件事扔一边了,气氛很快又热闹起来。
      
      时景歌挂了电话,从床上滚了一圈,舒服地叹了口气。
      只可惜不能再躺了。
      
      木锦成不仅没达到目的还挨了一顿骂,这委屈他能忍?
      必然是不能的啊。
      所以肯定还会给他打电话,而他还是要过去的,毕竟人设不能崩。
      而且他要洗白,还离不开这位好兄弟呢。
      
      时景歌懒懒地打了个哈欠,换了衣服,下了楼。
      先在客厅里勘测了一番,发现时荣清不再,这才大摇大摆起来
      “白姨,给我来碗肉丝面,我快饿死了。”
      白姨爱莫能助,“大少把厨房锁了。”
      时景歌:!!!
      白姨从口袋里掏出那两个白煮蛋,小心地塞到时景歌口袋里,“嘘——”
      “我偷偷藏下来的。”
      “果然白姨才是最爱我的!”时景歌感动得吱呀乱叫,把白姨都逗笑了。
      
      时景歌躲到一边,把那两个蛋吃完了,吃完之后更饿了。
      就在这个时候,木锦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时景歌轻咳一声,接了,不耐烦道:“有完没完啊?诚心不让我睡觉是不是?”
      “小歌,”木锦成有了经验,连忙打断时景歌,“闻旭生在这里。”
      “你赶紧过来。”
      木锦成报出一串地址,“快来快来,闻旭生也想见你呢,再晚一会儿,闻旭生就要走了。”
      
      “我艹!”时景歌一跃而起,“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木锦成:?
      “我想说来着,你也没让我说啊。”
      木锦成很无辜,木锦成很委屈。
      “你刚刚起床气上头,那么凶,谁敢跟你说啊?”
      “也就是兄弟我,被你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还不忘给你传个信。”
      
      木锦成想要引起时景歌的愧疚。
      时景歌偏不愧疚。
      他大言不惭道:“那是,咱俩谁跟谁啊,都是兄弟,搞那一套虚的干什么啊?”
      “你打扰我睡觉我都没生气,我好不容易才睡的这么好,也就是你了,要是别人,我早就给他拉黑了。”
      “唉,谁让咱们俩是兄弟呢?”
      “我就不跟你计较这些有的没的了。”
      
      木锦成:?
      何者他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还得感谢时景歌咯?
      木锦成都要气笑了。
      时景歌继续碎碎念道:“不是我说你啊,你这怎么办事的?重要的事情不知道先说,这不是耽误事呢吗?”
      “算了算了,我也是知道你是为了我,不跟你计较这个就完了。”
      “只是别人可不像我这么好脾气。”
      “你这办事方式真得改改,说话怎么都得分个轻重缓急吧?”
      “也就是咱俩是兄弟,我才跟你说这些,换了外人,小爷才懒得跟他们白费口舌呢!”
      
      木锦成:“……”
      这/他/妈是个人都知道的道理,还需要你告诉我?
      可是木锦成不能这么说。
      那就是打这小少爷的脸了。
      
      “不用谢了,咱俩谁跟谁啊?”
      “你把人拦下,我这就到啊!”
      木锦成:“……好。”
      小少爷不满道:“你还真不跟我说谢谢了?”
      木锦成:!!!
      
      忍住——忍住——
      这小少爷好不容易懂了点什么道理,迫不及待地跟你分享,这是多么信任你啊,你要理解。
      “谢谢小歌。”木锦成挤出这四个字。
      “这就见外了,还是不是兄弟?像我,我就不这么客气!”
      木锦成:“……”
      他/妈/的不是你要我说谢谢的吗!
      
      木锦成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少爷就把电话挂了。
      木锦成:“……”
      总之,人来了,自己目的达成了一半。
      这是好事。
      艹,怎么感觉那么憋屈呢?
      
      时景歌心情舒畅,只是刚走出客厅,迎面就撞上了时荣清。
      时景歌脚步一顿,拔腿就跑,然后就听到时荣清冷笑道:“把大门关了,不许放小少爷出去。”
      时景歌扭过头来,不满道:“哥!”
      “看着我就跑,连个招呼都不打,还想出去鬼混?”
      “兄弟之间聚个餐,怎么能叫鬼混!”时景歌缩了缩脖子,嘟哝道。
      
      时荣清冷笑。
      时景歌往后退了退。
      下一秒,时景歌像想起什么一样,张牙舞爪道:“而且,这不是因为你不给我饭吃,我才要出门吃饭的吗!”
      “你是不是想饿死我!”
      最后一句话,时景歌说得铿锵有力,把时荣清都给气笑了。
      
      时景歌见时荣清笑了,以为时荣清的气消了,凑过去抓住时荣清的胳膊,可怜巴巴地看着时荣清。
      “哥~我都答应人家了,你就让我去吧。”
      “我要是不去,他们肯定会嘲笑我不守信用,我这里子面子都丢干净了,以后哪里还敢出门?”
      “大哥——世界上最好的大哥——”
      “让我去吧,让我去吧。”
      
      时荣清心想,你有个屁里子面子啊,你就算放你那群狐朋狗友一百次鸽子,那群家伙也不会嘲笑你。
      但是对上时景歌那双清澈的眼睛,这些话时荣清又完全说不出口。
      小王八蛋就该狠狠栽个跟头,被那些狐朋狗友坑一把,这样才能分得清好赖!
      可是真要让时景歌跌跟头,时荣清又舍不得。
      
      算了。
      跟小王八蛋计较这些,只会把自己气死。
      
      “去可以,”时荣清慢条斯理地说道,“带着小祝。”
      时荣清身后走出一个人,带着眼镜,很是斯文。
      “时少,您好,我叫祝楚。”
      时荣清慢吞吞道:“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助理了。”
      
      时景歌那怎么肯依啊?闹着不肯接受。
      时荣清等他闹完,慢条斯理道:“你还想出去吗?”
      时景歌:“……”
      “要出去就得带着小祝,要不就别出去了。”
      说着,时荣清扭头就要走,时景歌连忙投降,不情不愿地带着祝楚走了。
      
      时景歌很快到了地方,木锦成亲自来接,看到祝楚,眼眸一沉。
      “这是……?”木锦成指着祝楚问道。
      “我哥给我准备的助理。”时景歌兴致缺缺地说道。
      “哦,幸会,”木锦成跟祝楚打了个招呼,然后凑近时景歌,低低道,“你原先的助理呢?”
      “我也不知道。”时景歌耸了耸肩。
      “那俩不是你亲自挑的吗?”木锦成又问道。
      “可能是觉得我挑的不靠谱吧。”时景歌声音有些冷了。
      
      木锦成心知这是个好机会,一只手搭在时景歌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重重叹息。
      “这也……太不信任你了吧?”木锦成压低声音,“那俩助理也没放什么错吧?就这么越过你直接处理,也不太好吧?”
      木锦成扭过头,喃喃道:“把你当什么了呢……”
      时景歌眼眸一闪,大声道:“你也这么觉得对不对!”
      声音之大,把木锦成吓了一跳。
      
      木锦成立刻意识到不妙,刚想要制止,就听到时景歌大声控诉。
      以前他这么挑拨,不过是在时景歌心里扎个刺,让他越来越讨厌时荣清而已。
      因为时景歌一向坚持家丑不可外扬,哪怕再不痛快,也只是心里膈应。
      现在,时景歌可能是已经忍耐到极致,竟然直接爆发了!
      
      木锦成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
      早知道他就不说这几句话了。
      谁知道这会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他今天也太背了吧。
      
      “我大哥就是这么独/裁专/制,什么都不理会我的意见,反正他永远都是对的,我永远都是错的!”
      “我找的人不行,他找的就是最好的!”
      “我说的话都是错的,他说的都是对的!”
      “他今天还让人把厨房锁了,我到现在连口饭都没吃上!”
      “果然,还是兄弟最懂我,我跟别人说,别人都说我哥是向着我,为我好,好个屁,谁会锁了厨房把自己弟弟饿上一整天?”
      “果然只有兄弟才知道我的苦!”
      “我就知道你一定懂我,兄弟,不多说了,认识你,真好。”
      木锦成:“………………”
      
      “兄弟你怎么不说话啊?”
      木锦成:“……”
      他说个屁啊。
      他说小少爷不好,估计小少爷当场炸成一朵烟花。
      他要是说时荣清不好,艹,时荣清安排的人就在这里呢,他这不是找死吗?
      
      可是时景歌还在催。
      “你怎么不说话?”
      “现在就你能理解我,你都不跟我说话?”
      “咱俩可是兄弟,有什么不能说的?”
      “唉,要是咱俩是亲兄弟就好了,你肯定不会像我哥那么对我。”
      时景歌诚心诚意道。
      
      木锦成:“……”
      闭嘴吧兄弟!
      闭嘴行不行!!!
      你他/妈再说下去,明天我就要被暗杀了艹!!

  • 作者有话要说:  时景歌:跟我玩这种小心眼?玩不死你:)
    木锦成:别说了,反正就是后悔QAQ!
    我本来以为这章攻能出现,结果……
    下章见!
    今天所有小可爱依然有红包呀~
    感谢在2021-01-30 21:00:00~2021-01-31 21:0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雪 20瓶;qzuser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