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小少爷(三) ...

  •   第3章
      
      凌晨五点。
      随着敌方水晶爆炸,胜利的图标出现,小少爷当场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然后往后一躺。
      “我不行了。”
      时景歌眼神涣散地看着天花板,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原来打游戏还能这么累啊。”
      
      其他人深有同感地点头。
      一连打了将近九个小时游戏,中间还被防沉迷系统踹下去,能不累吗?
      时景歌看了看手机,欣慰道:“五点了五点了,解放解放,可以走了。”
      他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还没走到门口,突然又停了下来。
      
      时景歌在身上摸了摸,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卫寒上前问道:“少爷?”
      “钥匙呢?”时景歌皱眉,“钥匙在你那吗?”
      卫寒楞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连声道:“在的在的。”
      说着,卫寒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放了好几把钥匙,他把其中一只拿了出来,恭恭敬敬地递给时景歌。
      
      时景歌一把把卫寒手里那个小盒子抢了过来,没好气道:“这里面都是这里的钥匙?”
      “对,”卫寒揣摩不出时景歌的意思,只能顺着答道,“这是房门钥匙,这是大门钥匙,这是地下车库的钥匙,这是储藏室的钥匙,还有一系列备用钥匙和备用电梯卡,都在这里了。”
      时景歌拧着眉,不说话,表情看起来也很难看。
      卫寒心里有些不安,难道他又说错话了?可是他刚刚也没说什么吧?
      
      秉承着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的原则,卫寒闭上了嘴。
      结果——
      ——时景歌脸色更难看了!
      
      不仅如此,还静静地凝视着卫寒,只把卫寒看得心里发毛。
      他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刚刚那两句话,怎么听也不像有问题的吧?
      能不能给个痛快啊?
      卫寒在心里痛苦地哀嚎。
      
      房间里一片寂静,温度迅速跌破零度。
      小少爷厌弃地看了一眼卫寒,将那把钥匙飞速放回盒子里,然后抬手,将那个小盒子一扔——
      “哐当。”
      小盒子中途坠机,砸到了地板上,发出了不小的声音。
      花明衣等人齐齐看向那个小盒子,又默默看向时景歌。
      小少爷脸都涨红了,气的。
      
      “看在今天战绩不错的份上,这周房租抵了。”
      “我下周再来收房租。”
      “掉一颗星,小爷剁了你们的手!”
      
      掷地有声地留下最后一句话,小少爷飞速开了门,蹿了。
      速度快得仿佛在逃跑。
      几秒种后,他们听到小少爷趾高气扬的声音。
      “这破电梯怎么那么慢!耽误小爷的时间它赔得起吗!”
      “什么破电梯怎么还没上来?”
      
      卫寒和齐轩连忙追了出去。
      花明衣捡起那个小盒子,犹豫地看向黎卓云。
      黎卓云楞了一下,走出去想要跟小少爷告别,却只见到小少爷逃一般蹿进电梯。
      她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电梯就已经闭合了。
      不知怎么得,黎卓云突然有些想笑。
      
      刚刚,小少爷耳根是不是红了?
      还有啊,那么凶神恶煞地看着助理,是在怪助理没给自己找好“台阶”,不得不自己亲自把钥匙扔过去?
      黎卓云忍不住笑了一下。
      虽然知道小少爷和她想象的不大一样,但是这反差也太大了吧。
      
      黎卓云回到客厅的时候,花明衣正在打电话,表情并不大好。
      看到她回来,花明衣歉意地笑了笑,急急地跑进阳台,只隐隐能听到一点动静。
      听起来,似乎是在和经纪人打电话,还能听到什么解散退团的字眼。
      
      黎卓云坐到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那个盒子,数了数钥匙。
      房门的钥匙有五把,算上自己手里那把,一共是六把,按理来说,这些就是房门全部的钥匙了。
      时景歌真的是把所有的钥匙都留给她们了?自己都没留一把?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又为什么是她和花明衣呢?
      既然是选择她和花明衣,那她们肯定有相似之处啊。
      在哪里呢?
      
      可是,无论是外貌、性格、方向还是其他,她和花明衣,都没有相似点。
      那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
      相遇。
      
      她是被小少爷从吴总手里救下来的。
      那花明衣呢?
      估计也是吧。
      昨天的花明衣,真的太狼狈了,情绪也是那般失控,必然是受到惊吓的。
      
      很快,花明衣挂断电话,从阳台走了出来。
      “黎姐,”花明衣见她数钥匙,困惑道,“您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黎卓云笑了笑,“是啊,这个小区安保很好,很适合艺人居住,我在这里住了几天了,完全不用像以前一样小心翼翼。”
      而且,似乎自从她住到这边,就没再被骚/扰过。
      经纪人也不再逼迫她去什么宴会。
      黎卓云微微垂眸,楞了一下,眼里闪过一丝恍然大悟。
      这小少爷,不仅救人,还包售后的啊。
      “可是……”花明衣犹豫道,“您不怕吗……?”
      “怕什么?”黎卓云好笑道,“小少爷又不会对我们做什么,钥匙也全在这里,你要是不放心,我们还可以换锁。”
      
      花明衣当然知道小少爷不会对她们做什么,只是舆论呢?会有人相信吗?
      万一被爆出来,该怎么办?
      
      “MX昭星是不是要解散了?”黎卓云话锋一转,语气淡淡。
      花明衣表情一僵,然后苦笑道:“原来大家都知道了啊……”
      黎卓云拍了拍她的肩膀,MX昭星是个六人团,除了花明衣,其他几个人背景都不差,解散单飞是早晚的事。
      
      “被经纪人威胁了?”
      花明衣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似乎在纳闷她怎么知道。
      “你那个经纪人,人品不大好,”黎卓云意有所指道,“如果她让你做的事情,你不想做,我倒是有个办法。”
      花明衣抬头看她。
      “或许,你可以告诉她,你住在这里,暂时会一直住在这里。”
      花明衣愣愣地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
      
      黎卓云站起身来,笑道:“我在老板手底下打工,老板发不出工资,所以房租抵工资,有什么问题吗?”
      “陪玩就不是打工了?”
      “我们问心无愧啊。”
      “就是老板有点亏。”
      等到有能力了,再报答他。
      
      黎卓云对花明衣灿然一笑,转身进了卧室。
      花明衣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有些恍然大悟。
      ——她似乎得到了一份不得了的馈赠。  
      
      自从进了电梯,小少爷的脸色就很不好,尤其是看向卫寒的时候,脸色更是难看。
      上车的时候,卫寒本来跟在时景歌身后,想要坐到时景歌身边,结果时景歌亲自点了齐轩过来,卫寒只能去了前边。
      卫寒脸上的笑都僵了。
      他又恨又恼,不就是这一次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吗?至于这么落他的面子?
      果然是纨绔子弟,心胸狭窄,不中用!
      幸好他也没把宝压/在这种纨绔身上。
      
      卫寒的手揣进口袋里,解开手机密码,飞快地拨了一个电话。
      几秒后,卫寒看到通话被挂断,心情瞬间好了大半。
      车子缓缓开了出去。
      卫寒看着窗外,恰好看到一辆车在他们身后驶进小区,唇角不由微微勾起。
      虽然确确实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谁会信呢?
      
      车子开回时家大宅。
      时景歌此时只感觉头重脚轻,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还差点被绊倒。
      他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没见到时荣清,这才松了口气,整个人往沙发上一摊,大喊道:“白姨!白姨!我要吃你做的肉丝面!”
      “我的小少爷,您可小点声,一/夜未归,还是在生日当天,大少——”
      白姨急匆匆地走过来,还没说完,就对上时景歌那张憔悴的脸,惊愕道:“您这是怎么弄的?这要是大少看到,家法都要请出来了!”
      “您快去洗一洗。”
      
      时景歌当然知道自己很憔悴。
      谁通宵打了一晚上游戏能不憔悴啊?
      但是要的就是这效果。
      要不然怎么给他哥发现问题的机会啊?
      
      “我不去,”时景歌懒懒道,“我哥又不在,怕什么?”
      “您……”
      “你不告诉他不就完了?白姨你不会向着我哥吧?”
      “我当然向着您,但是……”
      白姨的话都没说完,时景歌就笑嘻嘻地站起来,推着她的后背。
      “白姨,反正我哥现在又不在,我吃完就走,绝不耽误一秒,只要您不告诉他,我就是安全的——”
      “不告诉我什么?”  
      与此同时,一个冷硬地声音响起。
      时景歌看到来人,表情一僵。
      
      白姨无奈道:“我刚刚就想提醒您,大少在餐厅。”
      时景歌:“……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应该第一句话就告诉我。”
      时荣清表情极冷,慢条斯理道:“夜不归宿?”
      时景歌:“……”
      
      时荣清慢慢向时景歌走来。
      时景歌严阵以待,头发似乎都要炸起来了。
      时荣清看着他这副蠢模样,心里的火倒是下去了一些。
      
      “你……”
      时荣清离时景歌很近了,他缓和了一下语气,刚开了口。
      可就是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时景歌瞬间绕过时荣清,爆发力在这一刻达到顶峰,直接冲上了楼梯!
      时荣清:!!
      “时景歌!”时荣清怒声道,“你给我过来!”
      “我才不过去!”时景歌在楼梯上高呼,“我又不是傻子我干什么要过去?有本事你过来啊!有本事吗你?没本事就窝着!窝着!”
      时荣清:“……”
      刚刚竟然觉得这小王八蛋有点可怜、又有点可爱的自己绝对是被魂穿了。
      
      “我给你一分钟。”
      时荣清深吸一口气,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怒火,“你现在下来,刚才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
      “好啊,你说的,我下去——”
      时荣清的表情这才好了一些。
      时景歌打开自己房间的门,高声道:“——那我就是个傻子!”
      
      “哐当——”
      时景歌关了门。
      时荣清:“……”
      这一刻,时荣清只想要掐死这个小兔崽子。
      他果然还是太温和了是不是?
      瞧瞧这小兔崽子多么嚣张!!
      
      “大少,”白姨凑过来,“您别气,小少爷就是玩心重了些,没有别的意思,您消消气,我给您做碗面吧?吃点东西,消火。”
      时家这俩兄弟口味还挺像的,都喜欢肉丝面。
      时荣清怎么能不清楚白姨的私心?不就是想趁机给那小兔崽子送一碗?
      
      “不用。”
      “把厨房锁了。”
      白姨:???
      “今天厨房不开火,”时荣清冷笑,“我倒是要看看他能熬到什么时候!”
      白姨欲言又止,时荣清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指了指卫寒和齐轩,冷道:“过来。”
      说着,时荣清转身就走,卫寒和齐轩对视一眼,只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大少、大少真的好可怕!
      
      白姨看着他们的背影,深深叹了口气。
      小少爷,白姨真的尽力了。
      只是在锁门之前,白姨偷偷往口袋里塞了两个蛋。
      
      时荣清带着卫寒和齐轩去了三楼书房。
      这个书房是给时景歌准备的,只是小少爷自小学后就没进来过,里面还有着各色作业本和很多儿童读物。
      时荣清语气淡淡:“坐吧。”
      “别那么紧张,就是随便聊聊。”
      说着,他还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让卫寒更紧张了。
      
      “小歌不懂事,平日里还需要你们多多照顾。”
      时荣清不咸不淡地说道,卫寒齐轩哪里敢接?
      卫寒连忙道:“小少爷厉害着呢,哪里需要我们照顾?都是他照顾我们。”
      时荣清瞥了他一眼,轻笑道:“现在都是老板照顾助理了吗?”
      卫寒:“……”
      他就想拍个马屁,怎么这么难!
      
      卫寒想要解释,时荣清倒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只道:“小歌昨天干什么去了?”
      卫寒也不敢抢话了,只看向齐轩,齐轩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个大概,卫寒在旁边补充了一些。
      “……打了一晚上游戏?”
      时荣清简直怀疑自己幻听了。
      
      “是的,”齐轩点了点头,拿出手机,“都是有记录的,可以查到的,您要看吗?”
      “不用。”时荣清淡淡道,他自然知道他们没胆子骗他,只是有些不敢置信。
      事情了解的差不多,时荣清心情这才好了一些。
      
      “继续。”时荣清淡淡道。
      齐轩叙述的真的非常详细,连时景歌对闻旭生那些羞耻话都重复了个大概,让时荣清的表情更加高深莫测。
      卫寒连忙接过话茬,把这些都越过去,重点全放在房子和钥匙上,委婉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想到那些钥匙,卫寒那叫一个心痛啊。
      以前他还能进去装阔,现在呢?
      
      “可以了,”时荣清淡淡道,“这个月工资加百分之十,算你们的奖金。”
      齐轩露出欣喜的表情,连声道谢,卫寒也是满脸堆笑地道谢,只是眼眸里闪过一丝不屑。
      就百分之十?
      真抠。
      
      齐轩和卫寒离开后,时荣清打了个电话,“喂,给我找个助理。”
      “等等,我没听错吧?时大少要换助理??”那边不敢置信地问道。
      “不是给我,是给我家那个小兔崽子,他身边这两个,一个太老实,一个太不老实,我不放心。”
      “多找几个,我要亲自面试。”
      时荣清飞速补了一句。
      
      “行行行,”那边好笑道,“你这哪里是当哥的?我感觉你这是当爹呢。”
      “滚。”
      时荣清挂了电话,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不是当爹吗?
      当爹都未必有这么操心。
      还不讨好。
      
      想到刚刚齐轩说得那些话,时荣清心里有些酸。
      还男神?还星星?就那么喜欢闻旭生?
      他这个当哥的都没这个待遇!
      
      时荣清又气又心酸,简直想把小兔崽子打一顿,然后再把某个手机号删了。
      只不过酸了一阵,时荣清还是叹了口气,妥协般打开了微信。
      ——【喂,兄弟,手里还有签名照吗?】
      
      自家小兔崽子,能怎么办呢?
      难得他那么喜欢一个人。

  • 作者有话要说:  闻旭生:要什么签名照,真人他不香吗?
    闻旭生:还不给我们牵个线?
    时荣清:………………
    时荣清:绝对不!!
    今天所有小可爱都有小红包~
    感谢在2021-01-29 21:00:00~2021-01-30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是莫得感情的催更机 40瓶;cz、璇 5瓶;此帐号已不存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