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柳寻笙从春剑兰那借了土,又从秦狰那得了不少营养液,他本身还有着些修为,因此休养了两三日后根芽处的伤已经愈合的七七八八了。
      而身体不痛之后,柳寻笙就振作起了精神。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多愁伤感的性子,只是一夕之间离开了自己生活了千百年的深山,还受了重伤,觉得前路渺茫,所以才会有些悲春伤秋。
      
      柳寻笙说到底也就是盆花,只要每天有人给他浇水,适当晒晒太阳,周围的环境稳定着,他就会慢慢高兴起来了。
      
      今天还正巧是个艳阳天,日头比昨天还好,柳寻笙大半身体都缩在窗户阴凉处,朝有光的地方伸着枝叶,等那几片叶子晒暖了就换另外的几片过去晒。
      
      他回忆着自己昨天唱的《牡丹亭》,觉得自己唱的不太好——毕竟他好久没唱昆曲,都有些生疏了。
      
      以前在山里时他的伙伴是多,但是伙伴多了也就意味着柳寻笙不能随便唱歌,不然就会扰了别的花的清静。现在虽然有些寂寞,但柳寻笙倒是可以肆意唱歌了。
      他询问过春剑兰的意思。春剑兰告诉柳寻笙他唱歌不会打扰到它,所以今天清早柳寻笙醒来后就一边晒太阳一边开始在窗台上吊嗓,打算把基本功先练回来。
      
      不过柳寻笙才开口“啊……”了一声,连调子都还没提上去,书房门口处就传来把手被转动的咔嗒声响。
      
      柳寻笙听到后赶紧噤声,佯装成一盆普通植物安静地看向书房门口。
      
      进来的人是秦狰,他似乎并没有听到柳寻笙刚才那一小声的叫唤,进屋后径直走向书桌,打开抽屉不知道拿走了什么东西后就又离开了书房。
      
      书房的门还未关紧时,柳寻笙听见秦狰在与范阿姨说话:“范姨,听弦约了我,晚上我不回来吃饭,傍晚你也不用过来这边了……”
      
      后续他又交代了范阿姨一些话,但因为书房的门被关上了,所以柳寻笙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不过他也不在意,他已经得到了最重要的消息——今天秦狰不在家,范阿姨也不会过来。
      
      要知道别的时候他可以憋着不吱声,可唱歌是得开嗓的,周围有人的话他就不能出声了,不然就会被人发现他不是一盆普通的牡丹。
      昨天他唱曲倒是唱的尽兴了,不过现在他仔细一想,才明白昨天范阿姨进书房来可能不是找东西,而是听见了他在唱曲。
      
      看来以后只能在房子里没人的时候的时候开嗓唱曲了。柳寻笙心道。
      
      ——就比如今天!
      
      家里没大人,柳寻笙独自在秦狰的湖景别墅里自娱自乐玩的还挺开心。
      
      相比之下,早早出了门的秦狰心情就很一般了。
      梁都百花宴挂羊头卖狗肉,去了简直就是浪费他的时间,回来后薛书安排的伏鸿轩鉴赏古画局还行,是正规的风雅活动,只是展示出来的那些古画也没几幅特别的,不足以叫他心动买下。
      
      暮色浓厚时分,秦狰应沈听弦的邀约,在太华湖筑与他一起吃饭。
      
      虽然说是沈听弦约秦狰吃饭,不过吃饭的地点却是秦狰定的。
      
      太华湖筑中,沈听弦转头四下打量着太华湖筑包间里的景致——太华湖筑,顾名思义,这地方的布置就是按照着古时的模样来设计的,包间外头的湖边还放着制雾机,特地在湖面上人工造出朦朦胧胧的雾气,连服务员穿的都是衣袂飘飘的汉服,让人置身于其中还真有种回到了古时的错觉。
      
      沈听弦一边看着,一边捏着筷子夹起片自己面前的鱼肉,端详着道:“我瞧着这鱼肉和西餐厅里做出来也没什么太大口味的区别,怎么你从来都不去吃西餐呢?”
      
      秦狰习惯食不言,他坐在窗边,窗外投进的湖光将他的面庞轮廓勾勒得更加深邃,他却如一尊大理石像漠然,低垂的眼睫半敛去眼底所有的情绪,听着沈听弦的叨叨头也不抬,面无表情道:“我不爱吃西餐。”
      
      沈听弦立马说:“可是我爱吃啊。”
      
      秦狰这回干脆连话都不说了,只是沈听弦能听懂自己发小默不作声下的真实话语:你喜欢吃西餐关我屁事?
      
      其实沈听弦也不是特别钟爱于西餐,他这么说只是因为每次和秦狰出来吃饭,如果让秦狰挑地点,他肯定会挑这种古色古香的饭店——理由不用问也知道,这种地方风雅,品味高雅的秦老板就喜欢这种带仙气的地方。
      
      想起品味高雅的秦老板家里种树都只种竹松,养花也只养兰花,沈听弦就不由担心自己送出的那盆“俗气”小牡丹是否还安好。
      
      虽然他在电话里已经问过了一遍了,但沈听弦还是满腹狐疑道:“秦老板啊,我送您那盆小牡丹,你真的有在养吗?”
      
      “有。”秦狰如实道,“等会回去我还要给它给我那盆春剑兰浇水的。”
      
      “真的吗?我不信。”同为男人,沈听弦换位思考,觉得他自己肯定是没耐心去好好养一盆花的,“你把它养在哪了?”
      
      秦狰言简意赅:“书房里。”
      
      然而他的回答却让沈听弦更怀疑了:“不会吧?你没在你家随便找块地给种着吗?”
      
      居然养在书房?还和那盆春剑兰放在一块好好养着?
      
      秦狰听着沈听弦像盘问犯人那样问半天,问的还都是些废话,就有些烦了——笑话,他会把牡丹在家里随便找块地养起来吗?那岂不是去他家的每个人都能瞧见他养了株牡丹?
      就算能去他家的人不多,但秦狰还是不愿意,他把那盆昆山夜光放在书房里就行了,平时浇浇水,在书房办公时把窗帘一拉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也没什么影响。要是种在院子里的,别说是来客,就算是邻居都有可能看见。
      
      不过这么多话秦狰懒得和沈听弦解释,随口道:“你实在不信等会跟我去我家看看。”
      
      结果沈听弦当真了:“行啊,去就去。”
      
      “我也好久没去你那玩过了,我想念范阿姨做的饭了。”沈听弦摸着下巴,思忖几秒后和秦狰说,“干脆我在你那住一晚吧?” 
      
      秦狰的别墅不缺给沈听弦住的一间屋子,沈听弦要住,秦狰也不会拦他,毕竟要是没遂沈听弦的愿让他看看那盆牡丹,接下来估计好几天沈听弦都要在他耳边念着这盆花,还不如现在就让他看个够。
      
      于是秦狰立马拿起手机给范阿姨发了条微信,告诉范阿姨沈听弦今晚要在他那住,让范阿姨去主别墅给沈听弦收拾一间客房出来。 
      
      待在小别墅的范阿姨收到秦狰的微信后,就即刻仆仆朝主别墅赶过去。然而她在路过二楼书房楼下时,又听到了那阵幽幽的戏腔——
      
      “……春风处处放桃花,山深路辟无人问,谁道村西是妾家?” 
      
      昨天她听到的戏腔幽怨中含着哀伤,今天这曲唱的倒是不哀了,声音绵软轻俏,可问题是现在天已经黑了。
      更别说现在主别墅里头黑魆魆的不见一丝光线,唯一的光源就只有阴阴的月光和小路上的几盏路灯,范阿姨站在书房底下听着上面的曲声,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瞬间炸开了,激得她头皮窜麻。范阿姨很想转身跑回小别墅去待着,但是她的职业素养还是支撑着她开门进了主别墅。
      
      在她打开别墅客厅灯的那一刹,那若隐若现的幽幽戏腔声就消失了,房子里安静的没有丁点声音,范阿姨站在客厅里,却觉得主别墅这里不管有没有声音都异常可怕。
      她将电视打开随便调了个台放着,还特地将声音调大了些,又把别墅大部分的灯都打开了为自己壮胆,只是她做完这一切后仰头看了眼二楼书房的房门,终究没胆子在夜里上楼看看里面的情况。
      
      殊不知在书房里头,柳寻笙也竖着耳朵在紧张地听外面的动静。
      
      唉,说起来还是怪他,他唱曲唱得太入迷,都没发觉天色都黑透了。直到他从书房门底下的缝中看到外面有灯光亮起,才猛然发觉可能是秦狰回来了慌忙闭嘴。
      
      “好像没有发现……”
      
      柳寻笙听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异常,也没见人进书房来,小声嘀咕一句后觉得自己应该是蒙混过去了,便舒展着身上的枝叶沐在月光下准备开始入眠修炼。
      
      而等到秦狰和沈听弦回到别墅时,一进客厅看见的就是范阿姨有些苍白的面庞。
      
      “秦先生,您回来了。”范阿姨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他们俩面前,身体僵硬,强扯出笑说,“沈先生,客房已经为您收拾好了。”
      
      “谢谢范姨。”沈听弦脸上的笑容倒是挺真诚,范阿姨在秦狰这工作好几年了,厨艺也好,他很喜欢吃她做的菜,现在他见范阿姨神色似乎不太对劲,还关心她道,“范姨,你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秦狰也发现了范阿姨的异样,开口说道:“范姨,如果你有哪里不舒服话就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就叫医生过来看看。”
      
      “我没事的秦先生,只是……”范阿姨连忙摆手否认,说完之后她欲言又止地看向沈听弦,“沈先生今晚真的要住在这里吗?”
      
      沈听弦问她:“是啊,怎么了吗?”
      
      “……没什么没什么。”范阿姨始终觉得这种事情不太好和他们说,毕竟眼下来看秦狰并没有听到过那诡异的戏腔声,今晚沈听弦也要住在这里,如果他们都听到了,那他们应该也会有所警觉吧?
      
      犹豫再三,范阿姨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给沈听弦和秦狰做了点宵夜后就离开了主别墅。在回去的小路上,范阿姨跑得飞快,也不敢回头看一眼二楼书房的窗户。
      
      不过她如果回头,就会看到书房那的灯已经亮起来了——里面有人。  
      
      

  • 作者有话要说:  笙笙:试图萌混过关。
    然后——啪!灯亮了。
    笙笙:咦?
    -
    鉴于评论区很多读者讨论,我提前扫雷,也算是剧透:
    1.攻的人设不是高雅,你们觉得突兀是正常的,因为他所有的高雅活动都是听从医生建议和原生家庭影响,医生已经写到,家庭的暗线还没铺开,觉得牡丹庸俗和原生家庭有关,也还没写到。
    2.昆山夜光就是喜欢晒太阳,要多晒才能长好,攻养受的方法没有任何错误,受不喜欢晒太阳的已经有了解释,真正原因还没写到。
    3.攻就是有病,心理疾病,他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从他目前的人生而言,他没有一件事是做好的,他是个失败者,也是个可怜的人,从心理到现实都是。
    4.没有受硬是仗着攻的背影要抢好电影电视剧资源的恶心情节,他从来不演主角,只演唱歌唱得好的那种人,演的烂片是那种没有他参与也是烂片的电影,受的烂片攻不帮忙刷票房,不负责安利,除了投资他不做任何外力帮助,甚至投资也不是毫无底线的投资。
    5.攻不是所谓的爱花人士,他对兰花也没那么喜欢,你们说他随大流还是没有主见也好,因为攻就是随大流,关于他的性格和原生家庭有关,也是还没写到。
    6.攻目前为止唯一做错的事,就是【揪了受的一片叶子】,除此以外照顾的很好,没有任何虐待,他说牡丹“庸俗”,已经是对受最凶的“骂”了,但是这一点后面会真香,也会道歉,文案写的就是这个。关于这个情节,在学校的时候老师会定期给草坪除草,一些园林植被也会被定期修剪,这里攻不是虐待受,只是属于养花的修剪枝杈。
    如果以上这些情节你们不能接受,可以提前结束阅读,写的不够好,让大家不满意是我的错,我以后会努力改进文笔的,希望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阅读体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