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柳寻笙许久没好好睡过一觉了。
      
      他刚被花农从土里拔出时就疼晕了,醒来后周围都是人,他没胆子敢在那么多双眼睛下为自己处理根部的伤口——更何况他也没地找好土。
      花农给他的都是很普通的土,没什么营养,得亏柳寻笙沐月吸收了些灵气才能苟活下来。
      新到的地方夜里虽然有些黑和寂寞,可起码暂时不用再提心吊胆担忧自己今后会流落到什么不知名的地方,所以柳寻笙睡的很沉。
      
      不过睡得再沉,当浑身的叶子都被骄阳晒得发烫时也还是会有感觉的。
      
      柳寻笙懵懵地醒来,就看到将自己带回这处屋子的男人正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
      
      男人长得透着些凶相,眉形硬挺似剑,眉弓高阔,眼睛狭长邃黑,整张面庞的轮廓分明而深,因此显得他格外严厉淡漠,好像雪山顶间触及生寒的不融雪,只要靠近些便会觉得遍体发冷,叫人畏之而不敢近。
      而他的左颧骨、左眼皮,包括左上角的额头上都有着蚣状的疤,整张面庞上共有三道——这是他面相显“凶”的缘由。
      
      柳寻笙记得男人,他记得他似乎是叫做“秦狰”——将自己买下的那个男人就是这样叫他的。
      
      此刻男人正捏着一个漏斗状的透明瓶子,将瓶里装有着淡绿色水缓缓滴进春剑兰花盆的土中。男人的眼睫不密,但很长,垂下望着一处时脸上就算没什么表情,却叫人感觉他似乎并没有外表看上去的那样冷漠。因为真正冷漠的人,没有这样的耐心好好照料一盆娇贵的花。
      
      柳寻笙知道春剑兰可比自己娇贵多了,所以它盆里的土质才会那样好,但凡培育它的土质次一些,春剑兰就算能活,也不会长得这般好。
      
      柳寻笙看男人看的有些入怔了,直到窗外照进的日光更烈了几分,晒得他更热了才叫柳寻笙回过神来。
      
      结果柳寻笙就发现自己被挪了个地方。
      昨天被叫做“范阿姨”的女子将他抱进屋后是放在春剑兰身旁的,可是现在他被挪远了,在窗台的另一边,和春剑兰隔的很远,应该是这个男人搬的他。
      窗台这边有阳光直直射.入室内,他被放在这里难怪会被热醒。
      
      柳寻笙虽然不知男人往春剑兰的花盆里滴了些什么,可他嗅着那绿汁的气息就很发馋,心中想着那应该就是叫春剑兰长势强健的秘方养料。
      
      男人给春剑兰滴完绿汁后就收了手,垂下的眼睫忽地抬起,朝柳寻笙望来。
      
      柳寻笙被男人的目光唬了一跳,但他瞧着男人手里的瓶子,想着自己现在应该也算是男人养的花之一了,男人给春剑兰滴完绿汁,接下来就该给他滴了吧?
      想到这里,柳寻笙赶忙把身姿都挺直舒展了几分——他没忘记昨天男人说他蔫了吧唧像是快死了的话,现下就想让自己瞧着好看些,好叫男人注意到他,也给他滴点绿汁。
      
      秦狰的确是看到了柳寻笙,不过现在他书房的窗户是打开着的,秦狰见这盆昆山夜光枝叶好像动了两下,只当它是被窗外的晨风吹动的,并没有太过在意。
      但就在秦狰要往柳寻笙走去要给他滴他馋的绿汁时,秦狰忽然听见他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在震动——有人给他打电话了。
      
      于是秦狰转了个身就朝书桌走去。
      
      他这一走,就叫柳寻笙呆在了原处。
      
      那绿汁……他没有份吗?
      柳寻笙现在身上伤多,正需要好土愈合伤口,他昨天和春剑兰挨得很近还能和人家借点土,现在他被搬得这么远,根又没那么长,借土这事就别再想了。
      
      天要亡他。
      
      就算不说是亡,那也是好一番磋磨。
      
      柳寻笙觉得自己身上又没劲了,那春剑兰待的窗户角是阴凉处,除了正中午能晒到一刻钟的太阳,其他时候都是位于阴处的,这是因为兰花喜阴不喜阳。
      可他也是喜阴的呀。
      他现在待的地方外头骄阳火辣辣的晒,热得柳寻笙浑身发烫,叫他又渴又不舒服。
      
      但就在柳寻笙失落不已时,他面前忽然又多了一道深色的身影。
      
      男人穿着深灰色的衬衫站在他面前,柳寻笙仰望着他,视线对上男人的目光,也听到他有些低沉的嗓音:“牡丹?我养着呢……”
      
      这里只有他一盆牡丹,是在说他吗?
      
      男人不知道在和谁说话,但他没忘记给自己滴绿汁。柳寻笙见男人折而复返,也往他的土里滴了些他馋很久了绿汁,就无暇再去听男人说些什么什么,他在土里悄悄把自己受伤的根芽换了个地方埋,插.到被绿汁浸润的湿土那去。他的伤口被绿汁凉丝丝的一润,感觉也没那么疼了。
      
      等柳寻笙舒服够了,想再看男人两眼时,就瞅见男人揪住手旁的窗帘一拉,将他整盆花都隔挡住了。被窗帘一遮,柳寻笙除了窗外的景色和前头雪白的窗纱,别的什么都瞧不见,至多再能看见和他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的春剑兰。
      
      秦狰刚刚在和沈听弦打电话。
      
      沈听弦问他那盆昆山夜光牡丹没死,他好好养着吧?
      
      秦狰是那种辣手摧花的人吗?
      他不喜欢牡丹,最多照顾它没照顾春剑兰那么细心罢了,倒不至于活生生任其枯死,再说牡丹本就比兰花耐操些,没那么娇贵,照料起来也不用太过费心。
      他会让这盆昆山夜光好好活着,但不想时时瞧见这种俗话,就拉了窗帘遮住——看不见就当没有。
      
      他的书房怎么会有牡丹这种俗花呢?
      
      秦狰环视了一圈自己书香满溢的书房,嗅着春剑兰淡淡的兰香,颇为满意地扯唇笑了笑,打开电脑开始今天的日常工作。
      
      秦狰是眼不见为净了,可苦了柳寻笙。
      柳寻笙最怕烈日当头直晒,这么晒着他虽然不会枯死,却叫他像在蒸笼地狱被热气蒸烤着似的,那是生不如死。
      
      他看向待在阴凉处春剑兰,心中艳羡更深——他也想待在那么阴凉的地方。
      
      秦狰把他这边的窗帘拉上了,柳寻笙也看不到秦狰有没有出去,好在他离开书房时能听见房门落锁的声音。待那如天籁一般的“咔哒”声响过之后,柳寻笙马上迫不及待地从花盆底端的漏水口伸出自己那两根完好的根芽,扒着窗台沿缓缓朝春剑兰挪去。
      
      因着能动的根芽不多,柳寻笙挪得很慢,他头一次觉着自己这么沉重。
      
      嗯……肯定不是他沉,是这座白玉花盆分量太足。
      
      柳寻笙那两条唯二完好的根芽都快蹭秃皮了,他才挪到春剑兰身旁,将自己四分之三的身体缩到阴凉处躲着,虽然还有四分之一的枝叶露在烈阳中,可情况已经比刚才好上太多了。
      
      柳寻笙上下晃着自己最圆最大的一片叶子,做扇状给自己扇凉风,还和旁边的春剑兰聊天道:“春剑兄,还是你这处凉快呀。”
      
      论年纪,柳寻笙肯定要比春剑兰大的,他都是几千岁的花妖了——就算他偷懒修为不深,还被花农扯断了根元气大伤,现在和普通花也没多少区别,可年岁毕竟摆在那。
      不过他欠春剑兰借土的救命之恩,所以柳寻笙还是尊称春剑兰一声“兄长”。
      
      “这里就你一盆花吗?”
      
      “外头那些树能听到我们说话吗?”
      
      “春剑兄,我看树底下还有几丛菊,是白菊还是黄.菊呀?”
      
      ……
      
      春剑兰根本就没开灵智,能给柳寻笙的都是最简单的回应,两人也没法深入聊天,柳寻笙说的这么多句话,春剑兰没几句听得懂,所以更像是柳寻笙在自言自语。
      
      说那么句话都没有春剑兰的回应,柳寻笙就闭上了嘴。
      他望着窗外与他隔很远也听不见他说话的几棵常青树,只觉得这处比山里还要寂寥孤独。
      
      他很久以前也是被人娇养着的牡丹花呢。
      那处除了有仙人,还有很多灵妖精怪,都能陪他说话聊天,其中一对叫“蛮蛮”的妖兽还教了他好些戏曲的唱法。
      
      后来他流落到了深山中,就没有那么多妖精和他说话了。
      
      柳寻笙想起自己流落到山里后,偶然听见一只远行经过他头顶的鸟儿唱的昆曲,名字似乎是叫作《牡丹亭》,便回忆着那个调,也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声音轻软温柔,婉转惆怅,带着些凄凄的哀伤——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唱到黄昏余晖散尽后,柳寻笙才收了腔。
      
      不过他前脚收腔才唱完,后脚书房的门就被人打开了。
      
      春剑兰这处可没窗帘,柳寻笙都能清楚地看见进书房来的人不是秦狰,而是范阿姨。
      
      她进书房后目光狐疑地在屋里环视了一圈,又进来四处检查了番,像是在找什么东西。柳寻笙没见她拿什么,应该是没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走过来把书房的窗户给关上,束好秦狰放下的窗帘后没再停留就离开了。
      
      柳寻笙不知道的是,他下午傍晚时分的戏腔把范阿姨吓到了。
      
      范阿姨不住在秦狰的主别墅里,秦狰的这座靠湖别墅占地面积很大,别墅楼也不止这一栋,这块地方的别墅在当初设计时就留有专门给保姆或是厨师司机一类人住的独栋小别墅,范阿姨不回家时基本都住在那。只在一日三餐时会过来给秦狰做饭,或者是秦狰用通讯电话喊她过来时她才会到主别墅里来。
      
      然而独栋小别墅就在书房窗户的对面,范阿姨从独栋小别墅来主别墅时会经过书房下的一条石路小径,她今天来主别墅准备给秦狰准备晚饭的路上就听到头顶二楼书房窗户那居然有幽幽的昆曲声传来,就好像有人在书房里唱昆曲似的。
      
      秦狰书房里有人?
      
      这是范阿姨的第一个念头,可随即她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她在秦狰这里工作三年多快四年了,就没见秦狰往家里带过什么人——就算真有人过来,那也是来谈生意的,那些大老板们哪会唱戏啊?
      
      可如果屋里没人,那这昆曲的歌声又是从哪来的?
      会不会是秦狰落下了手机,或是电脑没有关好,在放昆曲的音乐呢?
      
      但范阿姨进书房看了一圈后也没发现这两种情况,而且那昆曲声她在书房外还听到了,的的确确就是书房里传来的,怎么一进屋就没了呢?
      
      真是邪门了。
      
      一瞬间,范阿姨就想起了自己以前听过那些灵神异鬼的故事,老人家总是有些迷信的,范阿姨越想心里越是发憷。
      但她又觉得无缘无故和秦狰说这种事也不太好,况且秦狰也不一定会信,她在这里呆了好几年,每天都要走过那条路,也是今天才第一次从书房里听见戏曲声。
      于是她就想着接下来几天再听听看,如果还有这种凄凉诡异的戏曲声,她再和秦狰说也不迟。 
      

  •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感觉这本书点击和留言都很少,这篇文大家不爱看吗……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