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楚楚动人 ...

  •   韩娇娇被撞得脑仁一阵疼,这具身体不仅是软那么简单,只要受点撞击,全身都和散了架一样。
      偏偏身体的应激反应能力是这样的——
      她抬起脸的刹那,没想过要哭,但是双眼里自动蓄满了泪。
      
      眼光莹莹,清澄明净的双眸,有时候却能成为一种最厉害的武器。
      何况韩娇娇的嘴里不知觉地闷哼了一声,那似低吟又似娇喘的声音出口,让她简直想找根针立即把嘴缝起来。
      
      可苏枕的面部表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原来一个人眼含泪光的样子,好像柔美得能把星辰都哭落。
      晃了晃神,他已经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很想揭开她脸上这个神秘的面纱。
      
      耳里是她轻轻的哼哼声。在这一刻,苏枕几乎忘记呼吸,这个小姑娘只是他刚才无心看了一眼的人,本以为会这样无心地经过,一切都和日常生活中匆匆流逝的那样没两样,没想到最后变成了这样……
      
      他的手指将要触到她神秘的面纱,下一刻就能揭下来瞧瞧她的脸到底长什么模样!苏枕却像是想定了什么,耳边行人的呼吸声、脚步声开始变得明晰起来。他的呼吸也逐渐平稳。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枕快速地将手收回,也松开箍在她腰身上的手臂,把她放开。
      
      小姑娘虽然穿着一身长袍,站在面前瘦瘦小小的,只顶到他肩膀的位置,却也能隐约看出凹凸有致的身材。
      可能是她的神秘反而让人在意,苏枕注意到,他带来的保镖,包括秘书章安,还有刚才试图拦截他的吴灏等人的目光,也统统锁定在她的身上。
      
      只不过在人群里多看了她一眼,苏枕略微蹙起眉头,决定对藏在面巾下的那副脸孔还是不要感兴趣为好。
      感兴趣就意味着有可能让对方多想。
      感兴趣也意味着他会违背自己的意愿——他暂时根本没有想过接触任何女人。
      而且对方的身份也是一个谜,两个人互不了解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好奇心那么重了,免得叫人误会。
      他和爷爷不一样,不喜欢滥情。也对女人敬谢不敏。
      
      “下次走路小心一点,在医院里也要注意,不要跑动,会撞到人的。”本是无心的一句话,可他却有意提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她真的太弱太小了,他甚至动了一点恻隐之心?
      “你那么弱,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撞倒吧?”
      
      章安诧异地看了苏枕一眼。
      天啊!
      他没听错吧?
      苏枕居然会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姑娘这么温柔?!
      让他赶紧出去看看,天是不是要塌了!
      
      苏枕没去管章安惊诧的眼神,挥挥手,让所有人全部跟上。
      他们在这里逗留的时间已经太久,原定计划是看望完爷爷就走,结果不知不觉间竟然花了快一个上午的时间。
      
      可他刚转身,身后伸来一只胳膊,纤长的手指紧紧抓住他的衣摆不放。
      
      他侧身垂头,长袍之下原来是这么一截细嫩的手臂。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真的又瘦又弱,仿佛风一吹,就能被刮跑了。
      要是没人护着她,不知道在随后的日月里,她会被雨打成什么样。
      
      不过那双手,很漂亮,和她的眼眸一样,柔柔嫩嫩的。
      她是一朵娇花,即使无法窥见其长相,也莫名的惹人怜爱。
      
      苏枕本来是想把手指按在她的手腕上移开,但是她的手腕估计只有他手腕一半粗,他竟然生出一种担心,害怕她的手腕会不会就这样被他折断了。
      
      他没有碰她,而是问:“我可以走了吗?”那么的有耐心。
      
      只有短短几秒钟的过程,章安觉得世界要大乱了!
      苏总对一个女人——竟然!这么的!温柔!!
      
      就在此时,她好像下定了决心一样,眼睛里带了担惊害怕,还有太多太多不知名的情绪。
      
      韩娇娇没有将他的手臂松开,这是她这次最大的希望,在这个人生地不熟、语言沟通困难的地方,苏枕的出现,可能是她最大的也是最关键的一次意义。
      
      韩娇娇开口说话,其实她的性格不允许她委屈求人,但是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双眼在泪水充盈的情况下,多么的楚楚动人:“帮……”才来得及说一个字,傅韶的手下们已经发现了这边的状况。  
      一声声的“傅太太!”紧随而至,大家精神紧张地齐齐朝这边跑来。
      
      如果韩娇娇在他们的面前也能走丢,等待他们的结局不是裁员那么简单,而是面对傅韶的责罚与高额违约金的赔付!
      他们每一个人在被重金招聘过来时,与傅韶也签订了一则协议。他们的一生将会奉献给娇娇。
      娇娇没了,他们也别想好。
      
      苏枕也听到那一声声的“傅太太”,目光骤然一凝,说不出是失望还是什么,但总归是有些微妙的感觉在心中产生。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他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并不了解,她的身份是一个谜,甚至连她究竟多大,结婚了否都不知情。
      唯一可以知道的事,可能要通过这双生得修长白皙的手,她不是什么人间富贵花,就是在从小没吃过什么苦的人家出生。
      她应该是一个阔太太,被金屋藏娇的那种。
      苏枕微笑说道:“不好意思,我可以走了吗?”明显这个笑,已经带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疏离。
      
      她还是没有放开他。
      
      章安也觉得事态不对了,赶紧让娇娇松开他:“这位女士,不好意思,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他本来是想说,小姑娘,你是不是看上咱们苏总了?想要让他留个联系方式?不好意思,咱们苏总不约。
      后来想想,跑来的几个人都喊她“傅太太”,那应该是一个年轻少妇。
      所以章安差点说,你一个有夫之妇,和我们家苏总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叫你老公赶紧出来!
      但是好像对人家太凶了一点。没准是个误会呢?
      最后就变成了现在的版本。
      
      “傅太太,请您和我们回去!”
      几个人同时过来拉扯她,但碍于是傅韶身边的女人,下手不敢太狠。
      也就给韩娇娇一个闪躲的良机。
      
      她抓着苏枕的胳膊,往他的身后挪去。
      苏枕的掌面不小心碰到她的指尖,目光一凛。
      她的手指很凉,好像在冰天雪地里行进很久,而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团火,她根本舍不得放开。
      
      “我不要和你们回去。你们不是好人。”她终于开口说话。
      声音明明软软的,却很坚定的语气。听得苏枕不禁侧目看向她。她正瞪着眼看他们,那副凶巴巴的小表情,好像一只随时能扑过去撕咬他们的小老虎。竟然让他觉得又可爱又有意思,明明她被撞了一下之后,身子弱不禁风到差点能摔倒。
      
      但是很快,苏枕就将这种无聊的想法从脑海里挥开。
      他这都是胡思乱想着什么?
      
      韩娇娇当然不能放开苏枕,况且傅韶还没发现这边的情况,她必须好好地利用起来。
      
      在医院里被这么监视着,逃跑的几率微乎其微,就算记住了逃跑的路线,以这具关键时刻绝对会掉链子的身体,一定会被傅韶重新逮回来。
      光躲是没用的,韩娇娇很清楚目前身处的情况对自己有多么不利,没有条件也得创造条件。
      
      没想到,这样一个好条件这么快就能被她撞上!
      
      这个欧洲小国的人的母语不是英语,傅韶早就提醒过她,而她观察之下发现也是这么一回事。傅韶没有骗她。
      所以就算她大喊大叫,用中文或者英文试图引起旁人的注意,大多数人也都会摇摇头表示听不懂,甚至有可能会觉得她是不是哪里出来的疯子。
      
      唯一一群能听得懂她话语的人就在这里,韩娇娇抓住苏枕的手都兴奋得在颤抖!
      
      苏枕却以为,她是害怕得在发抖。
      不免有心想要护她一把。
      
      “傅太太,请您不要给我们制造麻烦。跟我们回去。”为首的一个打手中文好一些,和她说得最多。
      
      韩娇娇摇摇头,仍然说:“我不要回去。你们会把我关起来。”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嗓音似乎在发颤,果然如苏枕想的一样,好像在害怕,在发抖,在恐惧。
      而且她说,他们会把她关起来?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苏枕抬起手臂,将她牢牢护在身后,英俊的脸上挂着一抹温柔的笑容,声音却是冷冽如千年不化的寒冰。
      他说:“没听见她说不想和你们回去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