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神秘的面纱 ...

  •   那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从对方的眼睛里他看到了太多的内容,但更多的是纯粹且强烈的感情。
      
      好像在对着他说,能不能麻烦你,带我离开这里。
      
      但随即,苏枕又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可笑,一个素不相识,甚至连真面目都没看清楚的人,怎么可能会和他说这种话?
      
      苏枕笑了一下,便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和章安说:“不认识。”也不可能认识。
      
      不过章安明显有话要说,那小姑娘的眼睛没差定在苏枕的身上,也不怪她会这样,苏枕年轻帅气,身材颀长,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更何况他的家世也很厉害。
      
      身处高位的苏枕,从小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天生自带一种统治者的气场。
      
      章安在苏枕的身边久了,溜须拍马屁的本事还是有一点的:“那可能是对方看苏总您的长相万里挑一,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苏枕摇摇头,章安这个人什么都好,脑袋灵活,办事利索,就是嘴贫。他笑了,并不认同:“你今天的话有些多。”
      
      章安知道,苏枕这个人平时比较谦虚,别人夸他的话他最多听听,不会真的因为那些话而膨胀,正因如此,才成就了今天的他。所以有些话,偶尔说一下就好,点到即止,如果说多反而容易引起苏枕的反感。
      而他也根本不知道那个小姑娘的意图,只是随便开开玩笑罢了。
      要是有人当真,那才真的是个笑话。
      
      当然苏枕这个人不缺女人喜欢,但好像从来没有为一个女人动过心。
      要说苏家人不急,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早在几年前,苏家人已经开始操心苏枕的终生大事,为他殚精竭虑地介绍了一个个相亲对象。有家世好、门当户对的千金,有职场上叱咤风云的女强人,有长相漂亮身材火爆的丽人。
      但苏枕对她们,统统没有动心。
      时间久了,大家都以为苏枕是一个石头做的人——加上他的头发较长,有一些人不能接受,甚至怀疑他的性取向有问题。
      
      苏父更是气得骂他不男不女。但苏枕好像并不在乎,依然坚持自我。因为这样做,可以挡掉身边所有的桃花。
      
      天地良心,章安跟在苏枕身边这么久,可以以人格和生命担保,他们家的苏总绝对喜欢女人。
      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入得了苏枕的眼。
      
      唉声叹气当中,章安亦步亦趋地追在苏枕的脚步后面,几个人匆匆要从韩娇娇的身边经过,谁知道旁边忽然冲出几个不认识的面孔。
      
      带头的那个人手里抓着项目合同单,好像在这里等了很久,终于被他等到苏枕的出现。
      
      他也确实等了很久。
      苏枕这个人,哪怕在国内,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要想和他有一场商业会谈,比登天还难,何况他们这帮蹲点的人,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当然比苏枕行踪还要不确定的人,在国内还有一个,那就是长丰集团的董事兼总裁傅韶。
      只是这次,他们的项目更适合苏枕的公司。
      
      为了见他一面,带头人不惜花重金买通苏枕公司内部的高管,就为了拿到他的行程表。
      
      听说苏枕早在一周之前已经来到这个欧洲小国,为了什么事过来不清楚,只知道和家人有关。
      带头人连苏枕下榻的酒店,以及经常出入的医院是哪家都已经摸得一清二楚。
      
      在两个地方连续守了四天之后,都没等到人,今天终于是被他们遇上了。
      
      一见到苏枕,带头人几乎是热泪盈眶地握住他的手,边追着他的脚步边表示道:“苏先生,您好,我是澎霆技术公司的项目总监,我叫吴灏。能不能给我一分钟的时间,只要一分钟就好,请听听我介绍一下我们公司名下的产品,您听后一定不会感到失望的。”
      
      突如其来的场面,惊得苏枕身后的保镖们纷纷行动起来,一下挡在苏枕的身前。
      章安皱了皱眉,让这个突然跳出来惊扰苏枕的人退后:“不好意思,我们苏总这次是为了度假而来,一切商业洽谈概不接受。”
      
      度假?
      吴灏不可思议地看着苏枕。
      
      不仅是吴灏感觉不可思议,韩娇娇也觉得不可思议。
      
      度假会度到医院来吗?
      看苏枕的脸色,也不像身体不舒服的模样。
      那是来探谁的病吗?
      
      但是这么一来,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
      这个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混迹商场多年,韩娇娇也练就了一双火眼晶晶,是真的有真才实学,还是滥竽充数,仔细观察对方的谈吐举止便能知道。
      很明显,不远处的那个男人,谈吐和修养都属于上层。一定是从小就有优渥的家庭条件,以及得天独厚的生活背景。
      
      只见苏枕腰板挺得笔直,一双腿也极为修长,走在人群当中,气质卓绝,显然成为最引人瞩目的一道风景。
      他的头发虽然长,却一点也不叫人觉得娘。唇红齿白的一张脸,眉目竟然生得很英气。
      
      吴灏管不了那么多,他好不容易来到国外一次,反而是一个绝顶的好机会,如果在国内,苏枕身边带的保镖会更多,反而没有办法接近。
      如今可以见缝插针地多说几句,吴灏加把劲:“苏先生,我真的恳请您能够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保证这个项目一旦落实,一定会为贵集团以及我们的公司带来不可限量的效益。”
      
      苏枕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章安明白苏枕是什么意思,赶紧说:“吴先生,如果您实在想要进行项目上的洽谈,可以回到国内再说,走正规流程,我们集团随时欢迎您的商务预约。如果方便的话,还请您留下一张名片,到时候我会安排人去联系您。”
      
      吴灏知道,眼下这个机会如果错过了,很难再有。即使现在按照章安的话给了他们名片,也肯定等不到他们的消息。
      他递出的名片肯定会变成废纸一张,他不想这样。
      
      吴灏真的不想错过,绞尽脑汁想要挽留:“苏先生,请您看一眼,就一眼……”
      
      他们用的是纯中文交流,听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欧洲本国居民的耳朵里,仿佛在听天籁梵音——完全不懂说什么。
      
      他们不懂,韩娇娇却是很懂,无意间将他们一行人的对话全部听进耳朵里,瞬间了然这个人物,不仅是很厉害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一方商界大鳄。
      
      没想到在这个欧洲小国,也能巧遇国内的商界大鳄。
      
      就是目前的她没有手机,否则可以立即登上网页进行搜索——
      这样一个商界大鳄,绝对配得上在各个网页和头条里面拥有姓名!
      
      她正想着,面前不远处的吴灏,已经颤着双手将项目策划递出去。
      可是不等他的手指落下,苏枕身后的一名体格彪悍的男人,应是全方位保驾护航的保镖,瞬间伸手捏住正在讲话的吴灏。
      项目策划书散落了一地,吴灏的脸立即涨成了紫萝卜。
      
      他是真的疼。
      倒不是委屈,纯粹是疼得眼睛酸胀,嘴里抽着冷气。
      肉眼可见,被捏住的手好像能捏到变形。
      
      吴灏只能默不作声地望着自己的手,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终于,苏枕的脚步一顿,被迫停下,他的保镖直说道:“苏总给你说话的机会,不是让你得意忘形的,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说了目前在度假,不接受一切商业洽谈,你听不懂人话是吗?”
      
      吴灏一个大男人,竟然被捏得膝盖弯曲,疼得要跪在地上。
      他嗓子一抖,缓缓道出颤音:“对不起,对不起,苏先生……我、我真的不敢了,我不该、不该在您要回酒店的路上来打扰您。”
      
      苏枕看起来很温柔,那也只是看起来罢了……
      套用在苏枕的身上,有一句话很适用,叫——伴君如伴虎。
      吴灏也是第一次领教到苏枕的脾气。
      他以为苏枕是个好说话的人物,却忘了苏枕混迹商场那么多年,不管是威慑力,还是气场都比一般人要强出百倍。
      
      “好了,好了。”苏枕面向他们,温柔一笑,说,“不要伤了彼此的和气。而且在医院这个地方,尽量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扰到患者们的清修就不好了。”
      
      那保镖才闷哼一声,松开手,吴灏的手腕差点被废掉,此刻面对苏枕的“大方”劝说,半句话都不敢再吱一声。
      
      章安摇头叹息一下,真以为苏枕长相看起来好说话的样子,就以为可以尽情造次了?
      
      每回遇到这种不自量力的人,章安都想隆重介绍一下他们家的苏总——一个不仅登陆过国外的财经板块头条,还认识几个国家首领的男人。
      
      苏枕身边的保镖们也各个都是人才,大部分是退伍兵,还有国外特种部队退下的狠人。
      他们之中很多人真枪实弹的场面见过不少,其中有人甚至上过战场。
      但苏枕本人能够把他们每一个人都管制得服服帖帖。
      可能是用他的个人魅力,也可能是用别的办法。那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苏枕这个人很难揣摩,也很难接近到。
      看着温柔,实际疏离冷漠。
      
      不过在记者的镜头下,苏枕是一个很完美的人。
      不仅家世好,长相好,身材好,头脑好,学历也好,集合了所有人们梦寐以求的条件。除了一点,头发太长。
      没人知道苏枕的家里究竟有多少钱,只听说这位享誉盛名的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家里有完整的族谱,追根溯源,百年之前祖上便有达官显贵。
      
      后来弃文从商,却也不忽视文的教育,使得他们家的人都有一股浑然天成的书香卷气。
      
      苏家以前是国内的第一钟表商,之后因为独到的眼光,苏家人先后投资了汽车厂,房地产,船舶制造等等行业……家业也随着这些越做越大。
      
      到了苏枕这一代,开始把目光转向新媒体事业、医疗事业,以及电影行业。
      从原来小小的钟表商,发展到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苏家在外到底有多少个产业!
      
      庞大的家业也使得苏枕的日常生活十分忙碌,满世界的到处飞。
      
      这次能抽空过来,也是为了自家爷爷的事情。
      
      说来还是因为一段啼笑皆非的风流债,苏爷爷天生风流,年轻的时候已经招惹了不少桃花。
      苏枕小时候对爷爷的印象只有一条,爷爷是一个好的企业家,但不是一个好丈夫,一个好父亲,一个好爷爷。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爷爷越老越糊涂。
      
      最后一次的风流债最荒唐,是在几年前,爷爷宣布退位后,携着小自己五六十岁的情人跑到这个欧洲小国。
      因为家里不许那个年轻的小娇妻过门,苏爷爷一时脑袋发热,骂家里的人都是白眼狼,他为这个家操持了那么多年,到老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听他的话去孝敬他。
      
      家里也是找了好久才找到老爷子的联系方式。
      听说他后来过得很惨,被情人卷跑钱财不说,忍冻挨饿还没钱看病。
      被苏枕找到的时候,苏爷爷瘦了一大圈,一直说自己被猪油蒙了心,识人不清,还是他这个孙子好。
      
      所以苏枕这个人到三十岁还是孑然一身,也对耽误前程的女色敬谢不敏。他是真不明白爷爷怎么越老越糊涂,还想着效仿古代的帝王来一个金屋藏娇?
      
      好在苏爷爷目前的情况还算乐观,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和他一起搭载私人飞机回国。
      
      他今天过来,是为了探病,看看爷爷身体怎么样了。
      没想到还能遇到这样一件事。
      
      经过吴灏身边的时候,苏枕特地蹲下替他捡起一部分策划书,递还给他,才准备起身离开。
      
      可能是他们这一幕正好发生在离韩娇娇等人不远的地方,韩娇娇身边所有人的注意力,此刻全部集中到他们的身上,也便给她创造了一个很好的逃脱的机会。
      
      韩娇娇知道,她跑不远,不管是用她现在的身体,还是用她原来的身体,想要在几秒之内和傅韶安排的四名人高马大的打手赛跑,简直是天方夜谭。
      
      所以,她目光一凝,选择往苏枕站着的方向而去!
      
      苏枕刚站起身,才抬头走了两步,身前忽然撞来一个女人。
      很软,软到几乎无骨的一具身体。
      
      她可能是跑得太快了,来不及刹住脚步,被他结实的胸膛撞得腰肢一颤,不禁往后后退一步。
      
      眼看着她弱不禁风的身体好像随时能倒,苏枕眼疾手快地递出胳膊,穿过她的腰肢,一下将娇娇搂住。
      
      入手是特别绵软的手感。他也不知道一个女人怎么可以生得这么软,真是从未体验过的感受。
      低头,她正好仰起脸,但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只能见到一双明亮的眼眸,剩余的口和鼻到底长什么样子,不得而知。
      但只有这样一双眼睛也够了。她的眼底波光雅润,如有一泓清泉在其中弯弯流淌,又胜似明月潜藏云端,正悄悄地露出风华。
      
      苏枕抱着她,心跳莫名漏了一瞬,竟然鬼使神差地想要伸出手,揭下她脸上神秘的面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